《新爱洛伊丝》

书信三十九

作者:让—雅克·卢梭

我的好友,你说的话,我无一句不赞成;不过,在还有一些比我们更可怜的人在苦难中呻吟的时候,在我对他们的痛苦感到内疚的时候,别再对我谈什么欢娱的事了。请你看一看附来的这封信,不过,不要着急;我了解写这封信的可爱的和善良的姑娘,因此在看信的时候流下了许多伤心和同情的眼泪。我的疏忽大意铸成了大错,对此,我心里十分难过;我感到非常羞愧的是,我忘了尽我的第一个责任,从而把其他应尽的责任也全都遗忘了。我曾经答应过要关心这个可怜的姑娘,把她安置在我母亲身边,由我照看。但是,由于我自己也不知道怎样照料我自己,因此就没有管她,把她忘记了,使她受到的苦比我所受的苦大。一想到我承担的这件事情,如再耽误两天就难以挽回,我就不寒而栗。贫穷和他人的引诱,将毁掉一个纯朴和聪慧的姑娘,而她将来是可以成为一个贤良的家庭主妇的。唉,我的朋友,为什么在世界上有那么一些人竟坏到不要良心,给别人制造苦难,以为用金钱就可以买到一个饥饿的女人的甜蜜的吻!

请告诉我,你对我的芳烁茵之孝敬父母和为人真诚,无动于衷吗?你对那个为了减轻他的情人的痛苦而去当兵卖命的年轻人,也无动于衷吗?为他们结成美满的婚姻作贡献,你难道不愿意吗?啊!如果我们对那两个被强迫分离的人不给予同情,他们又指望谁去同情他们呢?就我来说,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我也决心要弥补我对他们的过错,使这两个年轻人结婚。我希望上天保佑我做成这件事情,并希望这件事情成为我们将来幸福的前兆。我以我们友谊的名义请求你,如果可能的话,于今天,或者至迟于明天上午,就动身到纳沙特尔去,和德·梅尔维耶先生商量,让那个忠厚的年轻人回来;你不要怕费chún舌,也不要吝惜金钱,要千方百计地求他答应。你把芳烁茵的信带去,只要是有感情的人,看了这封信是不能不感动的。总之,不论我们要花多大的代价,要牺牲多少快乐的时间和金钱,都只有在克洛得·阿勒确实获准离开军队之后,你才回来,否则,在我一生中,即使得到了爱情,我也不会有真正的快乐的时候。

我预感到你的心将对我提出反对的意见,你以为我的心就不像你的心那样感到为难吗?我之所以坚持要你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必须使美德不成为一句空话,要为实践美德作出牺牲。我的朋友,我的可敬的朋友,一次约会没有实现,将来有千百次约会来补偿;几个小时的欢乐的时间像闪电似地转瞬即逝,不再回来。然而,如果一对诚实的人的幸福是掌握在你的手里,你就要想一想你该怎么办。我告诉你,为他人造福的机会之少,远非你所能想象,机会一去,就再也找不到了。这件事情,将使我们终生满意或终生遗憾,那就要看我们怎么办了。请原谅我说了这一番多余的话;对一个诚实的人来说,这番话已经是多余的,而对一个情人来说,就更用不着这样反复讲了。我知道,你对那种只知道自己享乐,而对他人的痛苦熟视无睹的人,是深恶痛绝的。你本人就曾经说过千百次:不能为尽人的天职而牺牲一日之乐的人,必遭祸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