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四十四

作者:让—雅克·卢梭

我的朋友,不要对我母亲的突然回来发那么多牢騒。她这样回来,反倒对我们有利,而我们此次出于慈悲之心让你去办那件事,其好处之多,是我们无论怎样巧妙安排,也达不到的。如果我们按一时心血来潮的想法行事,你看,将有怎样的后果。要是恰恰在我母亲回城的头一天我到乡下来了的话,也许还未和你会面,她就派专人来找我了,而且,我必须马上回城,来不及通知你,使你干着急,使我们在舍不得分手的时候,必须分手。再说,他们要是知道我们两个人都在乡下,不管我们多么小心,他们都可能认为我们两人是在一起。至少,他们会起疑心;这就够我们受的了。如果不适当地贪恋现在,我们将失去未来的许多机会。对一件好事掉以轻心,把事情办糟了,将会使我们后悔一生的。

现在,请把我刚才讲的话和我们目前的情况加以比较。首先,你不在这里,这就很好。那位监护神似的人①,一定会告诉我母亲,说她在我表妹家里很少看见你。她是知道你到外地和去外地办什么事的,因此,这又增添了一条使人尊敬你的理由。在他们的想象中,相处得很融洽的人,当然会趁这仅有的一点儿自由会面的时间,到僻静的地方去会面的!我们要用什么花招才能排除他们这种极有理由的怀疑呢?在我看来,诚实的人所能采取的唯一办法是:在人们难以相信的一件事情上,作出诚实的样子,从而使人们把一件努力去做的事情当作一次无所谓的举动。我的朋友,用这种手段来掩饰爱情,对享受爱情的人来说,是很甜蜜的!此外,帮助两个受苦的情人结合在一起,使两个配享幸福生活的人得到幸福,这也是令人快乐的事情。我的芳烁茵,你已经看见过她了。你说:她长得美不美?难道她不值得你为她办那件事情吗?她长得太美,而她的生活又太苦,所以不可能安安稳稳地一辈子不嫁人。至于克洛德·阿勒,他善良的天性使他奇迹般地熬过了三年当兵的生活,如果再让他去受那么多苦,他能不像别人那样变成一个无用之人吗?现在好了,他们能彼此相爱,并将结为夫妻;他们虽穷,但将得到人们的帮助。他们是诚实的人,而且永远是诚实的人。我的父亲已经说了,他将设法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家。你已慷慨地为他们和我们花了不少钱,你不说,我也得感谢你!我的朋友,这就是你为实践美德而作的牺牲所产生的明显的结果;如果这种牺牲是值得的话,则虽有牺牲,那也是很快乐的。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任何人对自己做了一件好事感到后悔的。

①指巴比;见书信三十六。

我猜想,你会仿效我的表妹那样称我为“说教人”。是的,我同那些以说教为职业的人一样:做的没有说的好。不过,虽然我的说教没有他们的说教那样动听,但我感到高兴的是,我的说教至少是不像他们的说教那样一风吹。我绝不为我自己辩护;亲爱的朋友,我要把疯狂的爱情使我失去的美德全都奉献给你;由于我已经不能正确估计我自己,所以我要以你的看法来衡量我这个人。就你来说,只要你真心爱我,一切都会自行好起来的。当你看到要还的风流债愈来愈多的时候,你要高兴才好!

我的表妹已经知道你和她的父亲谈论过多尔贝先生;通过我们和她的友谊与我们对她的情分,她也猜想得到你们谈了些什么。我的上帝!我的朋友!我是一个多么幸福的姑娘啊!我为人所爱,得到别人的爱,我认为的确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父亲、母亲、朋友、情人,所有我周围的人,我想爱他们都爱不成;他们不是抢在我的前面先爱我,就是他们给我的爱比我给他们的爱多。世界上所有最美好的感情好像都在向我的心涌来,而我感到遗憾的是,我只有一个心来享受我所有的幸福。

我忘记告诉你:明天上午要来一位客人。这位客人名叫博姆斯顿绅士,是从日内瓦来的,他在那里呆了七八个月。他说,他从意大利来的时候,在锡昂看见过你。他发现你当时十分忧愁,而且还说了些我想也想得到的情况。昨天,他在我父亲面前所说的称赞你的话,是说得那么好和那么得体,以致我也说了几句称赞他的话。的确,我觉得他讲的话很有意义,很有味道,而且充满了热情。在谈到高尚的行为时,他的声音提高了,眼睛闪闪发亮,好像人人都能做高尚的行为似的。他也津津有味地讲了许多有趣的事情,例如意大利的音乐,他简直把它捧上了天。他的看法,我听起来好像和我那个可怜的弟弟的看法差不多。另外,他的谈话,刚劲之词用得多,优美之词用得少,因此,我觉得他这个人是一个刺儿头①。再见,我的朋友。

①这是当地人用的词儿,在这里作隐喻用。它本来的意思,是指一个模起来感到粗糙的表面,它像—把毛很密的刷子或乌德勒支出产的绒布那样感到扎手,很不舒服。——作者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