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二

作者:让—雅克·卢梭

小姐,我在第一封信中说的那些话,是完全错了!不仅没有减轻我的痛苦,反而使我遭到你的鄙弃,使我的痛苦愈益增加;而且,我觉得,最糟糕的,是使你心里感到很不愉快。你沉默的表现,你冷冷淡淡的庄重态度,显然表明我即将遇到灾祸。虽说你部分满足了我的请求,但那也只是为了更加严厉地惩罚我。

现在,爱情已使你变得处处留心,

让金黄色的头发这着你的脸儿,

温柔的目光低垂,聚集在你的自身。

你在众人面前虽不再做出那种使我大为不满的天真随便的样子,但你私下对我却变得更加严肃;你这种颇有心计的严峻态度,无论是在你对我表示好意或表示拒绝的时候,都同样地充分流露。

你毫不理解你冷淡的态度使我多么难堪!你对我的惩罚是太过分了。我很不愿意旧事重提,但愿你没有看到我那封带来严重后果的信!因为我怕再次惹你生气。所以,要不是由于我写了头一封信的话,我就不会再给你写这封信了;我不能再重复我的过错,而要对它进行弥补。为了平静你的心,需不需要向你说明是我自己错了?需不需要申明这不是出自我对你的爱情?……我,我哪能说出这种虚伪的假话!罪恶的谎言,能出自一个真心爱你的人之口吗?唉!我愿意成为一个不幸的人,如果需要我成为这种人的话。尽管我行事冒昧,但我绝不说谎话,也绝不做卑鄙的事;我的心所犯的罪过,我的笔是不会否认的。

我早已知道你表示愤慨的严重含义,我等待着最后的结果;我把这最后的结果看作是你应当给我的一种恩惠,如果你不给我其他恩惠的话;因为,虽说把我弄得筋疲力尽的情慾应当受到惩罚,但不应当遭到轻视。请你怜悯我,不要让我陷入自暴自弃的境地,你至少要替我的命运做出安排;请告诉我你心里是怎么打算的。不管你吩咐我怎么办,我都服从。你要我永远沉默吗?那也可以,我可以强迫自己永不开口。你要把我从你身边撵走吗?我向你保证,我今后就再也不来见你。你要命令我去死吗?咳!那也不是一件太难办的事情。除了不允许我再爱你的命令以外,其他的命令,我无不服从。何况你即使命令我不再爱你,如果可能的话,我也照办。

今天,我曾经无数次想跪在你的脚前,抱着你的脚哭泣,请求你让我去死,或者对我表示宽恕。但我总感到无限的恐惧,鼓不起这个勇气;我两腿颤抖,不敢跪下去,我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我心里没有把握,怕惹你生气,所以一直没有说出来。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的处境更可怕的事情吗?我心里当然明白这是犯罪的,但我没有办法不犯这个罪。罪过和悔恨搅乱了我的心,我不知道我今后的命运如何,只好忧心仲仲,听凭命运的安排:既抱着得到宽恕的希望,又怀着受到惩罚的恐惧。

不,我什么也不希望,我也不应该抱任何希望。我期待着你给我的唯一恩惠,就是提早让我受到我应受的酷刑。请你给我一次我应当得到的报复。看见我被逼得亲自向你请求报复,难道还不够可怜吗?请你惩罚我,你是应当惩罚我的;不过,如果你不是残酷无情的人,就请你不要再用那使我陷入绝望境地的冷淡和愤懑的样子对我。当人们把一个犯人送去处死的时候,人们是不会对他发什么脾气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