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四十七

作者:让—雅克·卢梭

啊!你真坏,你所说的对我行事谨慎,就是这样谨慎法的吗?你想这样来捉弄我的心和掩饰你美丽的容貌吗?我认为,你自己说的话,你自己就没有执行。第一,你的打扮,你一点也没有打扮,你很清楚,你这样朴朴素素,反倒更加迷人。第二,你和蔼可亲和大大方方的态度,最容易引起人们在闲暇时谈论。你谈话比平时少,比平时更动脑筋,更有风趣,从而使我们大家都很注意,洗耳恭听;每一句话都打动了我们的心。你低声哼唱的歌曲,使你所唱的歌词更加优美;它虽然是一首法国歌,但爱德华绅士也喜欢听。你羞怯的目光和低垂的眼睛,竟意料不到是那么的明亮,简直使我心乱如麻,想人非非。尤其是,你周身似乎有一种我难以形容的和使人着迷的东西,使所有的人都转过头来看你。就我来说,我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法子。如果这就是你所说的尽量不打扮得那么漂亮的话,我告诉你,这反而使你比平常美;在你周围都是些正人君子的时候,你真不该打扮得这么美。

我担心那位可怜的英国哲学家也有这种感觉。由于我们大家都喝得有几分醉意,所以在送走你的表妹之后,他请我到他那里去听音乐和喝英国酒。当他邀请的人都到齐的时候,他一再心情激动地对我们谈到你,这使我很不高兴。我听他对你称赞的时候,可不像你听我称赞你的时候那样兴奋。一般地说,我承认,除了你的表妹以外,我不喜欢任何人在我面前谈起你。我觉得,别人的每一句话都将夺走我的一部分秘密和一部分快乐,因此,不论别人说什么,我觉得,他话中的意思都十分可疑,或者与我所想象的意思差得太多,所以,除了我自己对你的称赞以外,别人对你的称赞,我一律不听。

这并不是因为我也像你那样有嫉妒心。你的心,我了解,我心中有数,压根儿不会想象你可能变心。得到了你的保证之后,我就不怕还有什么向你求婚的人。不过,这个求婚的人,朱莉!……他的条件优越……再加上你父亲的偏见,那就可怕了。你知道,此事与我性命攸关,请你务必对此事谈一谈你的看法。只要有朱莉一句话,我就永远放心了。

晚上,我听他演唱了几首意大利歌曲;我也演唱了几首,因为有一些歌是二重唱,所以我偶尔也得参加。我不敢对你讲意大利音乐对我产生的影响;我害怕,我害怕昨天晚餐的情形也许会影响我听到的音乐的效果。我把你对我的诱惑力看作是音乐的魅力。为什么使我在锡昂觉得它令人烦恼的原因,不能在这里使我觉得它在相反的情况下令人愉快呢?难道你不是我心中的爱的第一源泉吗?你在用魔法考验我吗?如果音乐真的那么迷人,它就会对所有听到音乐的人产生影响。然而,当那些歌曲使我入迷的时候,多尔贝先生却在沙发上安然入睡;在我高兴得不得了的时候,他唯一的一句夸奖话,就是问了一下你的表妹会不会说意大利语。

所有这一切,原因何在,明天就可知道了,因为今天晚上,我们还要举行一次音乐会:绅士想把这次音乐会办好,从洛桑请来了一位拉第二提琴的人;他说,这个人相当出名。我也准备带几个节目去,几首法国大合唱曲,让我们看一看效果如何。

在回到我的住处的时候,我感到很困倦,因为我没有熬夜的习惯;不过,在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的倦意完全消失了。然而,我还是想睡几个小时。我亲爱的朋友,你快来吧,在我入睡的时候,你也别离开我。不论你的身影将打扰我的睡眠还是帮助我入睡,也不论它会不会使我联想到芳烁茵的婚礼,它都会使我获得瞬间的甜蜜;这甜蜜的瞬间即将到来,使我醒来的时候,心中充满幸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