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五十三

作者:让—雅克·卢梭

我们的计划全打乱了,我们白等了许多日子;上天将使之如愿以偿的火热的慾望,遭到了人们的遏制!我们成了那变化无常的命运的卑贱的玩具,被虚幻的希望无情地愚弄;难道说快乐的事情真是可望而不可即,我们只能不断地向往,而永远不能得到它吗?那盼望已久的婚礼,本来是定在克拉朗举行的,但恶劣的天气与我们作对,只好改在城里。我们也只好在城里想办法会面了;我们两个人的身边总有一些令人讨厌的人跟着,要完全避开他们,那是不可能的。两个人当中,如果一个人躲得远远的,另外一个人就无法和他见面了。虽然能找到方便的时候,但那位狠心的母亲会来把方便的时候给我们赶跑的。就只差这么一点儿时间,两个可怜的人就生米煮成熟饭,成为幸福的人了!重重困难不仅没有打消我的勇气,反而激励了我。我不知道是什么新的力量在鼓舞我,我心中感到有一股我从未有过的大胆劲。今天晚上,如果你也有这种大胆劲,你今天晚上就可得到我答应给你的东西;让这笔风流债一次就了清。

我的朋友,你要好好想一想,要考虑一下你想不想活命,因为我向你提出的办法可以把我们两人都置之死地。如果你怕死的话,你就别看这封信;如果你今天不像从前怕麦耶黎的深渊那样怕利剑的话,我也敢同样冒险,决不犹豫。告诉你,平时在我房间里睡觉的巴比已经病了三天了;尽管我完全愿意照料她,但他们不按我的话办,把她送到别的地方去了。她现在已经好些,因此也许明天就会回来。人们吃饭的地方离通向我母亲和我的房间的楼梯很远。在吃晚饭的时候,除厨房和饭厅以外,其他地方都没有人。在这个季节,吃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在夜幕中,街上的行人是看不清楚的,而你对这座房屋的情况是很熟悉的。

我有些什么想法,你从上面这几句话就完全可以看出来。你今天下午到芳烁茵家来,我再详细给你讲其他的事情,并把必须注意的事项告诉你。如果我不能当面直接告诉你,我就写信,把信放在我们原来放信的地方;你按我以前告诉你的方法,去取我的信。此事太重要了,所以不能托任何人带交。

啊!我的心现在跳得多么厉害呀!我能想象得到你心里是多么高兴;我心里也同你一样高兴嘛!是的,我亲爱的朋友,如果我们不领略一下我们甜蜜的幸福,我们就绝不离开这短暂的人生;不过,你要知道,我们相会的一刹那间也是充满了死亡的恐怖的。你到这里来,这本身就是一件可能会遇到千百种意外的事,屋子里到处都是危险,要撤退是极其艰难的。如果我们被人发现的话,我们就完了;必须一切顺利,才不致于被人发现。我们绝不能抱侥幸心。我了解我的父亲的性情,所以很担心到时候他将用剑刺穿你的心;虽然他也许不首先刺我的心,但他肯定是不会饶我的。我这样说,你是不是以为我只让你去冒危险,而我不分担你的危险呢?

你要知道,这件事情不涉及你有没有勇气的问题;这与你的勇气无关。因此,我绝对不允许你带任何自卫的武器,连你那把剑也不许带。你带剑来,是没有用处的,因为,如果我们突然被人发现,我就马上扑到你的怀里,把你紧紧抱住,让他把我和你一剑同时刺死,要死就和你死在一起,决不与你分离;我这样死了,也比活着高兴。

我希望我们有一个较好的命运,我总觉得我们的命运应当是好的,命运不会老是那样对我们不公平。因此,我的心上人,我的性命,你一定要来,来与你自己的亲人相会,在温柔的爱情的怀抱中,接受你由于听我的话和为我作出牺牲而应得的奖励,在快乐的享受中,对我说:两个人的心相结合,这才是我们最大的乐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