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五十六

作者:让—雅克·卢梭

亲爱的表姐,我要告诉你一件与你有关的事情。昨天晚上,你的朋友和爱德华绅士发生了一次很可能酿成大事的争吵;事情发生的时候,多尔贝先生在场,他对事情的后果感到不安,所以今天上午来把详细的经过告诉我。

他们两人在绅士家吃晚饭,在听了一两个小时的音乐之后,他们就开始聊天,并喝潘趣酒。你的朋友只喝了一杯搀水的潘趣酒,而其他两人喝的酒都比他多。尽管多尔贝先生说他没有喝醉,但我以后将另找时间对他谈一谈我的意见。他们在谈话中自然而然地就谈到了你;你当然知道爱德华绅士是特别喜欢谈论你的。你的朋友听他谈你谈得太深,就很不高兴,出语就很不客气,而爱德华由于多喝了几杯潘趣酒,对你的朋友的不客气的话很生气,而且大发牢騒,说你对人很冷淡,但又不是对所有的人都冷淡,所以不能相信你是没有感情的人;他说,有一个对你的冷淡态度从未发表过什么意见的人,就没有像他那样受到过你的不好的对待。你知道你朋友的脾气是暴烈的,他一听绅士的话就暴跳如雷,说话伤人,而对方便揭穿他的内情,说他讲的不符合实际,于是两个人都拔出了自己的宝剑。喝得半醉的博姆斯顿,在奔跑的时候扭伤了腿,只好坐下。他的腿立刻肿了起来。于是,无论多尔贝先生怎么劝解也制上不了的争吵,立刻就静下来了。多尔贝先生对事态的发展非常注意,他看见你的朋友在走出屋子的时候,对着绅士的耳朵轻声说:“当你能走动的时候,派人来告诉我,或者让我自己来打听也行。”“用不着,”爱德华带着嘲笑的样子对他说,“你待一会儿就可知道的。”你的朋友也冷冷地对他说:“咱们就走着瞧。”说完这句话,他就走了。多尔贝先生给你的信,已详细叙述了事情的经过。此事,要靠你来慎重处理,想办法了结这件不愉快的事情,或者告诉我怎么做,由我出面解决也行。现在,这位送信的人就听候你的吩咐,按你的吩咐去办;请你放心,他会保守秘密的。

亲爱的表姐,你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是你的朋友,必须把情况告诉你。你和情人的往来,在这样一个小城镇中是不能长期隐瞒的;自从你们开始往来到现在,已经两年还未引起公众的议论,这简直是一个幸运的奇迹。如果你再不注意的话,你将成为众人的话题了;如果你不是现在这样受到人们喜爱的话,你也许已经成为大家谈话的材料了。虽说谁也不愿意听到有人说你的坏话,但如果你以为用这个办法就可侥幸避免,那就错了,就一定会招人之恨的。凡事都有一个了结的时候;我很担心,这件秘密的事情的结局于你的爱情不利。很显然,绅士之所以产生疑心,是由于他听到了什么坏话。我亲爱的好友,对于这些情况,你要好好地想一想。

那个值更守夜的人说,前不久看见你的朋友早晨五点钟从你房间里走出来。幸亏你的朋友及早听到了这个话,赶快跑到那个人家里去,想方设法制止他说出去。然而,不让人家说,这不是反倒让人家去暗中传播吗?你母亲对此的怀疑也一天比一天增加;她已经对你讲过许多次了,她也对我讲过,而且讲的时候口气是相当硬的。要不是她怕你父亲发脾气的话,她肯定会告诉你父亲的。不过,她也不敢讲,因为这样一件与你有关的事,如果由她去讲,你父亲会说主要的错误在她身上。

我用不着再三再四反复讲这件事情了。趁现在时间还来得及,你要想一想该怎么办。最好是在别人还没有议论你的朋友以前,先把他打发走;然而,他人虽然不在了,那也会引起人们愈来愈大的怀疑的,这一点,你也要预先有所防备,因为,人们会问:他在这里干了些什么呢?如果再拖一个半月,或者一个月,那就太晚了。你想一想:如果你的父亲听到了什么风声,他这样一个十分看重家庭名声的老军人一定会生气的,再加上那个脾气暴躁的年轻人一来劲,那后果就很严重了。不过,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应当用这种或那种办法,从解决你的朋友和爱德华绅士的争吵做起,因为你在这件事情没有了结之前,就叫你的朋友远远离开此地的话,他必然会生气,举出正当的理由不走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