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五十八

作者:让—雅克·卢梭

绅士,我给你写这封信的目的,绝不是来抱怨你。你之所以骂我,那一定是我在不知不觉中对你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否则,一个诚实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地破坏一个可敬的家庭的人的名声呢?如果你认为你有理由骂,那你就尽量发泄你心中的怨恨好了。这封信告诉你用一个很简便的方法,就可把一个因为冒犯了你而内心永远不得安宁的可怜的姑娘置于死地;你既然想毁掉她的名声,她现在就把她的名声交给你去随意处理。是的,绅士,你骂得对,我确有一个心爱的情人,他已经占有了我的心和我的身,只有死才能拆散我们极其亲密的关系。这个情人也是你与之有深厚友谊的人;他配享你的友谊,因为他爱你,而且他本人是一个有道德的人。然而,他即将死于你之手;我知道,荣誉受到侮辱,那是要用血来洗雪的;我知道,正是由于他有勇气,所以他必死无疑;我知道,在一场你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怕的格斗中,他那勇敢的心将毫无畏惧地来迎接你那致命的一击。我要制止他这种头脑冲动的鲁莽行为,我要他倾听理性的呼声。唉!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我这样做是没有什么用处了,因为,不管我对他的道德是多么敬重,但我不相信他的道德就高超到能使他抛弃一种错误的荣誉观,因此,你一定可以享受得到你刺穿你的朋友的胸膛时的乐趣。不过,野蛮的人,你应当知道:你在看见我流眼泪和陷入绝望境地的时候,你心里是不会有什么乐趣可言的。是的,我要以我心中哀伤不已的爱情的名义发誓,并请你为我这个绝非空话的誓言作证:我决心和我所爱的人同日而死,绝不比他多活一天。你将获得这样的光荣:你一剑就把两个不幸的情人送进了坟墓,而他们根本就没有故意冒犯你的心,并且对你一直是衷心尊敬的。

绅士,人们说你有高洁的灵魂和富于感情的心;虽然你的灵魂和你的心能让你安然享受报仇(我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仇)的乐趣,让你很得意地使一些人成为可怜的人,但当我不在人间的时候,我希望你的灵魂和心能多多照看我那无人安慰的父亲和母亲,因为他们剩下的唯一的孩子一死,他们将终生痛苦,悲伤不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