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六十二

作者:让—雅克·卢梭

亲爱的表姐,还需要我为你尽最亲密的朋友的责任吗?我心中已非常痛苦,是不是要把不好的消息告诉你,让你的心也感到痛苦呢?唉!我深深知道,我们所有的感情都是共同的,因此,我不能不把我觉察到的新的不好的消息告诉你。要是我能对你隐瞒这个坏消息而又没有关系,那就好了!或者,让亲密的友谊能像爱情那样使你心醉神迷,也行!唉!但愿我能及时消除我给你带来的种种忧虑!

昨天,在音乐会之后,你的母亲挽着你的朋友向她伸去的胳臂,你挽着多尔贝先生向你伸出的胳臂,你们都走了,只剩下你的父亲与我的父亲和爱德华绅士在一起;他们谈论当今的政治;我很不喜欢这个话题,不愿意听,因此就回到我的房间里。半小时后,我听见他们好几次用相当激烈的声音提到你朋友的名字。我发现他们谈话的内容变了,于是我就侧耳细听。我从他们的谈话中知道:爱德华建议让你和你的朋友结婚,并正式宣称你的朋友就是他的朋友,因此他要以朋友的身分向你的朋友提供一个适当的住处。你的父亲以轻蔑的态度拒绝了爱德华的建议,于是,他们的谈话就开始激烈起来。爱德华对你的父亲说:“尽管你有偏见,但你要知道,在所有的男人当中,只有他和她相配,能使她得到幸福。所有那些不是每个男人都有的禀赋,他都有,而且是得之于天生。此外,他还有只有他才具有的才能。他年纪轻,身材修长,长得很匀称,体格健壮,动作敏捷;他很聪明,有头脑,有教养,又有气魄和勇气。他的精神很完美,灵魂很纯洁。要合你的心意,他还缺什么呢?缺财产吗?财产他将来会有的。把我的财产拿出三分之一,就足以使他成为沃州地区一个最富有的人。如果需要的话,我甚至可以把我的财产分一半给他。缺贵族的头衔吗?这个头衔在这个地区有害而无益,只是一个虚名。不过,请你放心,他也有他的头衔——这个头衔不是写在老羊皮纸上的,而是用不可磨灭的字迹刻画在他心里的。总之,如果你按理智行事而抛弃偏见,如果你爱你的女儿胜于爱你的头衔,你就把你的女儿嫁给他好了。”

听了这番话,你的父亲大为生气。他说爱德华绅士的想法很荒唐可笑!“什么,绅士,”他说道,“像你这样有声望的人请想一想,一个有身分的人家的最后一个根苗能把她家的名声断送在或败坏在一个连住处都没有、甚至靠人家施舍过日子的无名之辈的手里吗?……”“住嘴,”爱德华打断你父亲的话说,“你谈论我的朋友,就要知道我把别人在我面前说他的一切坏话看作是针对我说的;骂一个有体面的人,其实正好骂的是那个骂人的人自己。像他这样的人虽无名气,但比欧洲所有的乡绅都更值得尊敬。我敢说:你再也找不到任何其他的办法比朋友的敬重和赠与更能使他体面地走上成功的途径了。虽说我提请你考虑的这个女婿不像你有一长串谱系难以查清的祖先,但他将像你的第一位祖先成为你家创基立业的人那样,成为他家创基立业的人。你能说你家创立基业的祖先的婚姻有损于你的体面吗?你那样说它不是看不起你自己吗?许多有名望的家族的名望之得来,是靠一个受人尊敬的人开创的基业,因此,如果他们只靠这点资本的话,他们终将依然落得默默无闻!我们从现在的情况就可推知过去的情况:靠诚实的办法使自己出人头地的公民只有两三个,而跻身于贵族之列的无赖每天都以千计;他们的子孙后代引为骄傲的贵族头衔,不是靠他们祖先①以偷盗和卑鄙的手段得来,又靠的是什么呢?我承认,在平民当中有许多坏人;但拿平民和姦诈之徒相比:每二十个平民当中总有一个好人,而有一家姦诈之徒就必然出一个贵族。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把人的出身放下不谈,单谈一个人的功勋和劳绩。你在一个外国国王的军中服役,而我的朋友的父亲却无偿地为他的祖国效力。虽说你干得很好,但那是因为你领了许多薪饷的缘故;不论你在战争中得了多大的荣誉,一百个平民的功劳加起来总比你多嘛。”

①在本世纪颁发的贵族证书是很少的,因此这种证书在本世纪确曾一度受人重视,至于用金钱得来的贵族头衔,靠借债买来的贵族头衔,我认为,它们使人得到的唯一荣耀是:有这种贵族头衔的人享有不被人绞死的特权。——作者注coc2 爱德华绅士继续说道:“你引以为荣的贵族头衔有什么可光荣的?对祖国的荣誉和人民的幸福有什么益处?它是法律和自由的死敌;在贵族头衔吃香的国家里,它除了为暴政助威和压迫人民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的作用?在一个共和国里,你敢以这个践踏道德和鱼肉百姓的身分自豪吗?你敢说你善于奴役他人和羞于作平民吗?你看一看你们国家的历史①,你凭什么功劳配得它的赐与?在为你们国家的解放作过贡献的人当中,有贵族吗?菲尔斯特、泰尔和斯图法舍②是贵族吗?你吹嘘的那种无聊的荣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它为一个人眼务,纯粹是浪费国努。”

  ①句话有许多说得不确切的地方。沃州根本不属于瑞士,它被伯尔尼人所抢占,它的居民既不是公民,也不是自由民,而是臣民。——作者注

②菲尔斯特、泰尔和斯图法舍,瑞士民间传说中的三位民族解放英雄。

亲爱的表姐,你想一想,当我看到这个诚实的人这样不恰当地严重损害他一心想为之效劳的朋友的利益时,我是多么难过。是的,爱德华绅士的话讲的都是一般的大道理,但也含有十分尖刻的训斥的意思。你的父亲听了以后,非常生气,并开始对爱德华进行人身攻击。他直截了当地对爱德华绅士说,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像爱德华这种身分的人讲过这类信口开河地乱说一通的话。“你别枉费心机地为别人的事操心,”他粗声粗气地说,“不论你是多么大的绅士,我都不相信你能处理好我们谈论的这个问题。不用说你为你的所谓的朋友说亲,想娶我的女儿,就是你本人也不见得配得上娶她为妻。我对英国贵族相当了解,因此,我从你的谈话就可看出你这个人没有什么了不起。”

“是的!”绅士说道,“不管你对我怎样看法,我感到遗憾的是,除了一个已经死了五百年的人的功绩以外,我就拿不出其他的证据来证明我有什么可称道的地方。既然你了解英国的贵族,你就必然知道英国的贵族在欧洲是最开明的、最有教养的、最通达和最正直的人。至于英国的贵族是不是最古老的贵族,我没有必要去说,因为你谈的是英国贵族现在的情形,所以用不着我说明他们过去的情形。事实是:我们不是国王的奴隶而是他的朋友,我们不是人民的酷吏而是他们的领袖。作为自由的保护者,作为国家的栋梁和王位的支柱,我们是人民和国王之间的不可缺少的平衡力量。我们首先是对国家负有义务,其次才是对统治国家的人负有义务。我们服从的不是他的意志而是他的权利。我们在贵族院中是法律的最高执掌人,有时候甚至是立法人。我们承认人民的权利,也承认国王的权利。我们绝不容许任何人说:‘凭上帝和我的剑。’我们只能说,‘凭上帝和我的权利。’”

“先生,你看,”绅士继续说道,“这才是可尊敬的英国贵族;他们的历史之悠久,并不亚于任何其他国家的贵族。他们引为骄傲的是他们的才能而不是他们的祖先。你对英国的贵族发了一通议论,但实际上你对他们并不了解。在这个光荣的等级中,我并不是居于最低层;尽管你自以为了不起,但我相信我在各方面都比得上你。我有一个待字闺中的妹妹,她长得很端庄,年纪又轻,很讨人喜欢,又很富裕;她只是在某些你认为不重要的优点方面不如朱莉。如果允许这个看中你女儿的美的人另外去追求别人的话,我将非常愿意让我的妹妹嫁给这个我拿出我的一半财产代他向你的女儿求婚的人!”

从你父亲回答绅士的话就可看出,他们的谈话必将愈来愈激烈;尽管我对爱德华绅士的心胸开阔深表敬意,但我觉得,像他这样一个固执己见的人插手这件事,必然把事情弄得更加糟糕,谈话愈来愈僵,因此,我赶快回到他们那里去,以免他们的话愈说愈难听。我一去,就把他们的话打断了,一会儿以后,他们就相当平静地分手走了。至于我的父亲,我发现他在这次争吵中表现得很好。开始,他极力支持爱德华绅士的提议,但是,鉴于你的父亲不愿意采纳,两人的争执又愈来愈激烈,他就从理智出发,转而支持你的父亲,时而说一两句语气温和的话,打断他们的争吵。他把两个人都控制在快要失去理智的程度以内(如果只是你的父亲和爱德华两个人的话,他们一定会失去理智的)。你的父亲和爱德华绅士走了以后,他就把事情的经过悄悄地告诉了我;正如我所预料的,事情果然闹到了这个地步,因此,我急忙对我的父亲说:事情既然成了这个样子,他们话中涉及的那个人再这么经常来看你,就不适宜了;不过,一次也不让他来,也不妥,因为这样会使人以为他对他的朋友多尔贝先生生了气。我请他带那个人来的次数少一点,同样,带爱德华绅士来的次数也最好是稀疏一些。亲爱的表姐,为了对他们两人都不完全关上我家的大门,我目前只能这样做。

事情并未到此结束。我发现情况对你不利,使我不能不重提一下我在前面提出的建议。爱德华绅士和你的朋友的争吵已闹得满城风雨(这一点,我是早已料到的),尽管多尔贝先生对吵架的原因严守秘密,但有好多迹象表明还是把它泄露出去了,所以要隐瞒是隐瞒不住了。人们已开始怀疑,开始猜测,并提到你的名字。夜间巡逻的人通报情况的话声并不是低得谁也听不见的。你要知道,在公众的眼睛里,他们常把所怀疑的事情看作十有九成是真的。现在,我能告慰于你的是,人们普遍认为你的选择是对的,都希望看到你们结为一对美满的夫妻。从这一点看,我认为你的朋友在这一地区的表现是好的,他受到人们喜爱的程度并不亚于你。然而,公众的声音对你倔强的父亲能产生什么作用呢?人们的流言已经或者即将传到他的耳里。我很担心,如果你事先没有做到使他不发脾气的话,人们的议论必将产生严重的后果。你很可能挨他一顿严厉的训斥,说不定还会对你的朋友做出更坏的表示。我想,像他这样的年纪,虽不一定愿意和一个他认为不值得玷污他的剑的年轻人比试,但他在城里很有势力,如果他愿意的话,他可使出千百种方法让你的朋友遭殃的。我真担心,他盛怒之下是真会这样做的。

我亲爱的朋友,我跪下来求你,你要注意提防你周围的危险;它们的严重程度每时每刻都在增加。情况如此紧急,而你迄今还一直平安无事,这真是出乎意料。因此,趁现在时间还来得及,必须采用最慎重的办法对你的秘密的爱情做出安排;切莫以为侥幸的事情可以一直做下去,结果,不但你倒霉,而且还把那个给你造成这么多麻烦的人也牵连进去。我的好表姐,让我告诉你:将来的情况如何,现在还很难说,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找到一些更好的办法,但在目前,我已经向你说过,现在再强调一遍:必须让你的朋友远远地离开此地,否则,你就完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