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二十四

作者:让—雅克·卢梭

是的,是的,我看得很清楚,幸福的朱莉永远是你亲爱的人。我在你上封信中又感受到了从前在你眼睛中闪耀的爱情的温暖,我在你信中又获得了使我恢复活力的热,因此,我的心情又振奋起来了。亲爱的朋友,命运虽使我们分在两地,那也没有用;我们要把我们的心紧紧地结合在一起;我们将通过书信的往来,用我们心中天然的热情去驱散我们因分离和失望而产生的凄凉。我们要使一切可减弱我们相爱之心的事情反而有助于不断加深我们的爱。

你看我是多么的天真,自从收到这封信以后,我便感觉到信中所谈之事的迷人的魅力。那个小小的护身符,虽然是我自己制作的,但对我也有诱惑力,因此,对我来说也真有护身符的法力。白天,当我孤单一人的时候,我无数次突然全身战栗,仿佛觉得你已来到我的身边。我心中想象你手里拿着我的画像,于是,我一阵狂喜,好像感觉到你在抚摩它,亲吻它;我立刻张开嘴来接受你的吻,让我的心来领略你的吻的甜蜜。啊,美妙的幻觉!啊,甜蜜的遐想!不幸的人们的最后的依靠!唉!这一切,如果能成为事实,那多好啊!对那些毫无幸福希望的人来说,只有你们还能给他们带来一点安慰了。

至于我这幅画像的来历,那要归功于爱情,不过,请你相信,如果爱情能创造奇迹的话,则它想创造的,将不只是这一奇迹。现在,让我来告诉你这幅画像的来历之谜。不久以前,我们这儿来了一位意大利肖像画家,他持有爱德华绅士写的信。爱德华绅士的目的,也许正是要他来作画的。多尔贝先生希望利用这次机会给我表妹画一幅像;我也希望给我画一幅。她和我母亲都希望得到一幅我的画像;于是,在我的要求下,那位画家秘密地照着原画又再次给我画了一张副本。之后,我也不管哪张是原画,哪张是副本,只管从三张画中挑选画得最逼真的一张寄给你。我这次是大着胆子捣鬼,从中拣好的挑,因为,画像逼真的程度多一点或少一点,对我的母亲和表妹来说,没多大关系;但是,如果你对一张不像我本人的画像表示敬意的话,那是一种不忠实的行为,尤其是,如果画像画得比我本人好看的话,则你这种不忠贞的行为给你带来的危害就愈大。不管出现哪种情形,我都不希望你喜欢看我本来就没有的那种美。我本来想穿扮得随便一点,但他们不听我的意见;我父亲还几次亲自指示,硬要把我画成这个样子。我必须把这一点告诉你:除了头上戴的东西以外,其他都不是照着我的样子画的。那位画家完全按他自己的想法办,给我身上添加了一些从他头脑里想出来的东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