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二

作者:让—雅克·卢梭

夫人,我怀着今生难以消失的痛苦心情跪在您的面前,其目的,不是为了我压抑不住的后悔之心,而是为了赎一项我身不由主地犯的罪,表明我决心放弃所有一切能使我的生活美满的东西。由于人的感情从来不像您可爱的女儿使我产生的感情那么深,因此,也绝不可能有任何能像我这样为最可敬爱的母亲作出这么大的牺牲。朱莉曾反复叮咛我:在应尽的义务面前,个人的幸福必须放弃。她一再勇敢地为我做出了榜样,因此,我至少要照她那样做一次。如果单单用我的血就足以治好您的创伤的话,我将默默无言地把我的血流出来,遗憾地表明我只能拿这一件事情来证明我的真诚,然而,要我割断把两颗心紧紧联在一起的最甜蜜的和最圣洁的关系,啊!这件普天之下都无人能叫我做的事情,如今就要看您是不是叫我去做了。

是的,我现在答应您,您要我远远地离开她多久,我就离开多久;我不再去看她,也不给她写信;如果为了让她活着而需要我这样做的话,我对您宝贵的生命发誓,我一定这样做。您打算怎么安排她和安排我,我心中虽然害怕,但也完全眼从,不出一句怨言。我还要进一步说明:只要她幸福,我虽受苦,我也感到欣慰;如果您把她嫁给一个配得上她的丈夫,我纵然死了,我也甘心。啊!但愿您能找到这样一个人,但愿他敢对我说:“我比你能更好地爱她!”不过,夫人,即使他拥有我没有的东酉,那也枉然,如果他没有我这样一颗心,他就没有朱莉能看中他的东西,而我所有的,正是这样一颗诚实而温存的心,除此以外,唉!我就别无他物了。爱情能使任何人相结合,但不能提高人的人品,它只不过能增进人的感情而已。如果我敢按照我的感情行事的话,我有好多次和您谈话的时候,就亲切地用“母亲”二字称呼您了!

请您相信我的誓言绝不会成为一句空话,相信我绝非一个骗人的人。如果我将来有一天要辜负您对我的敬重的话,我辜负的第一个人,就是我自己。我的阅历虽不多,但我什么危险也不怕;我唯一担心的,是我没有时间远远逃走,我还没有从您女儿那里学会以爱情战胜爱情这一厉害的手法,虽然她曾教过我许多次。我劝您把心中的忧虑通通抛弃。这个世界上,哪一个人的安宁、幸福和荣誉,能比您的安宁、幸福和荣誉更受到我的珍视?没有。我说过的话和我的心,就是我以我的好友和我本人的名义承担的义务的保证。请您放心,我再也不会鲁莽行事了;即使我即将死去,我也不让任何人知道我是因为什么痛苦的事情而死的。请您不要再难过了,否则就有伤您的健康,使我更加担忧。请您擦干您使我心碎的眼泪,养好您的身体。您可爱的女儿为了您,已牺牲了她的欢乐,现在,请您使她重新快乐起来。看到您的女儿高兴,您本人也会高兴。总之,您要活着,才能使她热爱生活。啊!尽管我们在爱情上犯过错误,但您作为朱莉的母亲,仍然是一个没有虚此一生的有福之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