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朋友》

第六章

作者:莫泊桑

乔治·杜洛瓦第二天醒来,心里沉甸甸的。

他慢腾腾地穿好衣服,在窗前坐了下来,不觉陷入沉思。

他感到周身疼痛,仿佛头天挨了一顿棍棒。

想来想去,他觉得,当务之急还是设法先弄点钱来还德·马莱尔夫人,于是到了弗雷斯蒂埃家。

弗雷斯蒂埃正坐在书房的壁炉前烤火,见他进来,劈面向他问道:“今天为何起得这样早?”

“有点急事儿。我欠了一笔债,这关系到我的名声。”

“是吗?在赌场欠下的?”

杜洛瓦犹豫了一下,最后答道:

“是的。”

“数目大吗?”

“五百法郎。”

实际上,他只欠德·马莱尔夫人二百八十法郎。

弗雷斯蒂埃哪里相信?随即问道:

“是欠了谁的呀?”

杜洛瓦一时语塞,半晌回道:

“……一位名叫……德·卡勒维尔的先生。”

“是吗?他住在何处?”

“住在……住在……”

弗雷斯蒂埃哈哈大笑:

“住在一条名叫‘胡编乱造’的街上吧,是不是?亲爱的,不要蒙我,我认识这位先生。

你既然辛苦一趟,二十法郎倒还可以借给你,多了没有,你看行吗?”

杜洛瓦只得收下他递过来的一枚金币。

随后,他挨家挨户,到所有熟人家求了一遍,到下午五点,总算借到八十法郎。

可是仍缺二百法郎。他一横心,决定还是把借来的钱姑且留下,一边喃喃自语道:“算了,我犯不着为还这臭婊子的钱而如此焦急,反正以后有钱还她就是了。”

此后半个月,他省吃俭用,过着清心寡慾、很有规律的生活,坚定的决心始终未曾动遥不想好景不长,很快便故态复萌,又对女人害起相思病来了。他觉得自己离了女人好似已有许多年,如今一见到女人就像在海上漂泊已久而重返陆地的水手一样,心潮澎湃,不能自己。

这样,他在一天晚上,又到了“风流牧羊女娱乐潮,希望能在此见到拉歇尔。果然,他一进去,便瞥见了她。原因很简单,拉歇尔很少离开此地。

他伸出手,微笑着向她走了过去。拉歇尔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眼:“你还来找我干吗?”

杜洛瓦脸上堆出笑来:

“得了,别耍小孩脾气了。”

拉歇尔转身就走,走前甩下一句:

“像你这种厉害家伙,咱斗不起躲得起。”

这句话说得毫不留情。杜洛瓦听了,脸上顿时红一阵白一阵,最后只得悻悻而归。

这期间,病秧子弗雷斯蒂埃成天咳嗽不止,身体状况如今是越来越糟了。虽然如此,他对杜洛瓦却很苛刻,在报馆里天天给他支派烦人的差事,使他不得安闲。一天,他因心情烦躁,又刚狠狠地咳了一阵,见杜洛瓦未将他索要的消息弄来,顿时火冒三丈:“他妈的,没有想到你竟笨得出奇。”

杜洛瓦真想走过去给他一耳光,但他还是压住胸中的怒火走开了,然而心里却嘀咕道:“别狂,我总有一天会爬到你头上去。”

说着,他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老兄,等着瞧吧,我可要让你戴上绿帽子。”

他为自己能想出这个主意不禁有点洋洋自得,于是搓着手,往外走去。

说干就干。第二天,他便行动了起来:特意去拜访了一下弗雷斯蒂埃夫人,先探听一下虚实。

进入房间时,弗雷斯蒂埃夫人正半躺在一张长沙发上看书。

她身子动也没动,只是侧过头,将手伸给他:“你好,漂亮朋友。”

听到这个称呼,杜洛瓦觉着像是挨了一记耳光:“你为何这样叫我?”

弗雷斯蒂埃夫人笑道:

“前不久见到德·马莱尔夫人,才知道她家里都这样叫你。”

一听到她谈起德·马莱尔夫人,杜洛瓦心头不觉一阵紧张。不过见她始终是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他也就很快镇定了下来。再说,他又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弗雷斯蒂埃夫人这时又开口道:

“你把她惯坏了。至于我,一年之中也难得有个人,会想来看看我。”

杜洛瓦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带着一种新奇,将她仔细端详了一番,如同一位收藏家在鉴赏一件古玩。她生着一头柔软而又温馨的金发,肌肤洁白而又细腻,实在是一个难得的尤物。

杜洛瓦心里想:

“同那一位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对于她,杜洛瓦认为自己必会成功,宛如摘树上的果子一样,不过是举手之劳。

他于是毫不犹豫地说道:

“我没来看你,是觉得这样会好些。”

弗雷斯蒂埃夫人不解地看着他:

“这是怎么说?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看不出来吗?”

“没有,我什么也没看出来。”

“知道吗?我已经爱上了你……不过还不太深……我不想让自己完全坠入……”弗雷斯蒂埃夫人反应一般,既没有深深的惊异,也没有不悦之感,更没有芳心遂愿的得意媚态。

她慢条斯理地说道:“啊,你要来看我,就尽管来好了。不过任何人对我的爱,都不会长久。”

杜洛瓦怔怔地看着她,使他感到惊讶的与其说是这番话,不如说是那沉着的腔调,他随即问道:“何以见得?”

“因为这完全是徒劳,其中道理,你很快就会明白。要是你早点说出自己的担心,我不但会打消你的顾虑,而且会让你放心大胆地常来。”

杜洛瓦不禁伤感起来,叹道:

“这样说来,感情难道可以随意控制?”

弗雷斯蒂埃夫人转过身,向他说道:

“亲爱的朋友,对我来说,一个钟情的男子将无异于行尸走肉。他会变得愚不可及,岂止愚蠢,甚至会非常危险。凡对我因萌发恋情而爱着我或有此表示的人,我同他们一律断绝密切往来。因为首先,我讨厌他们;其次,我觉得他们很像是随时会发作的疯狗而对他们心存疑虑。因此我在感情上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直到他们彻底‘病愈’。此点请务必铭记于怀。我很清楚,爱情在你们男人看来不过是一种慾念的表现,而我却不这样看,我认为爱情是一种……心灵的结合,男人们是不信这一套的。对于爱情,你们男人的理解仅限于表面,而我看到的却是实质。请……把目光转过来对着我。”

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面色平静而冷漠。接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请听清楚,我永远不会做你的情妇。如果你死抱住自己的想法不放,到头来不仅是一场空,甚至会对你造成有害后果。好了……话既然已经说开……我们仍可成为两个好友,两个名副其实,没有任何杂念的好友,你觉得如何?”

杜洛瓦意识到,话既已说到这个份上,毫无挽回的余地,任何努力都将劳而无功。他因而立即果断地拿定了主意,就按她的意思办。为自己能结交这样一位异性知己而感到由衷的高兴,他将双手向她伸了过去:“夫人,从今而后,我将一切按你的意愿行事。”

弗雷斯蒂埃夫人从话音中感到,他这是由衷之言,于是将两手也向他伸了过去。

杜洛瓦在她的两只手上分别吻了吻,然后抬起头,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唉呀。我要是早结识一位像你这样的女人,我会多么高兴地娶她为妻。”

这触动心扉的恭维话语是所有女人都爱听的,弗雷斯蒂埃夫人也不例外。这一回,她倒是感动了,因此迅速地向杜洛瓦瞥了一眼,这目光既充满感激,又令人魂不守舍。

随后,见杜洛瓦未能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下去,她也就将一只手指放在他的胳臂上,十分温和地说道:“我可要马上就尽我这朋友的职责了。亲爱的,你也未免太粗心了……”说到这里,她犹豫了一下,接着问道:“我可以坦率直言吗”“当然可以。”

“什么也不必顾忌?”

“对。”

“那好,瓦尔特夫人一直很看重你,你应当去看看她,设法博得她的欢心,她是个正派女人,听清楚没有?非常正派。不过你仍然可以因此而恭维她两句。埃你可不要心存希望……想从她那里捞点什么。如果你能给她留下良好印象,将来的好处是少不了的。我知道,你在报馆里地位低下,至今毫无起色。

不过这方面倒不必担心,报馆对所有编辑都一视同仁。因此请相信我的话,找个时间去看看瓦尔特夫人。”

杜洛瓦微笑道:

“谢谢你的关照……你已成为我的保护神。”

接着,他们又谈了些别的事情。

为了表明他很愿同她呆在一起,他坐了很久。临走之前,他又问了一句:“咱们已成为朋友,这可是说定了?”

“当然。”

见自己刚才的恭维话既然产生了效果,他又强调了一下,说道:“万一你在哪一天成了寡妇,我将前来顶替。”

他说完便走了出来,免得同她又生龃龉。

现在的问题是,他要去拜访瓦尔特夫人,却要费点周折,因为她的家还不是他轻易可去得的,再说他也不想贸然前往,以免闹出笑话。老板对他倒也不错,很是器重他的才干,遇有棘手事务,总是交他办理。既然如此,何不利用这层关系,进入他家呢?

因此他在一天早上起了个大早,在市场开门后去那里花十个法郎买了二十来只上等的梨。他把梨装进筐内,用绳子捆好,使人感到是从远处带来的,然后亲自送到瓦尔特夫人寓所的门房处,并留下一张名片,在上面匆匆写了几个字:这筐梨是便人今晨由诺曼底捎来的,恳请瓦尔特夫人笑纳。

乔治·杜洛瓦

第二天,他在报馆归其名下的信箱里,发现一封瓦尔特夫人的回信,信中对他所送礼物深表谢意,并说她星期六在家,请他届时过去坐坐。

这样到了星期六,杜洛瓦也就应邀前往了。

瓦尔特先生在马勒泽布大街有两幢式样相同、连成一体的楼房,其中一部分租了出去——讲求实际者皆以节俭为乐——,所余部分由自己居祝两座楼只有一个门房,设在两个门洞之间。如有客人来访,只需按铃便可通知房主或房客。门房穿着类似教堂侍卫的华丽制服,粗壮的小腿上套着一双白色的长袜,外衣上的金色钮扣和大红衬里也分外耀眼,使两座大门一眼看去就显示出一种富家宅第的气派。

会客室设在二楼,进入会客室之前是一间挂着壁毯和门帘的候见厅。两个听差正坐在椅子上打盹。其中一位接过杜洛瓦的大氅,另一位接过他的手杖,旋即推开一扇门,先行几步,随后便闪在一边,让客人进去,同时对着空无一人的客厅大声通报了一下来客的姓名。

初次来到这种场合的杜洛瓦,未免有点局促不安。他向四周看了看,忽从一面镜子中发现远处似乎坐着一些人。由于镜子所造成的错觉,他起初走错了方向,随后穿过两个空无一人的房间,走进一间类似贵妇享用的那种高雅客厅里。客厅四周挂着蓝色的丝绒,上面点缀着一朵朵金黄色小花。四位女士正围坐在一张圆桌旁低声谈论着什么,每个人的面前都放了一杯茶。

经过一个时期来巴黎生活的锤炼,特别是身为外勤记者而得以经常接触地位显赫的人士,杜洛瓦对于出入社交场合,可以说已相当干练了。不过话虽如此,鉴于刚才进门时见到的那种阵势,后来又穿过了几个没人的房间,他心中仍有点发虚。

他一面用目光搜寻四位女士中哪一位是主人,一面怯生生地说道:“夫人,恕我冒昧……”瓦尔特夫人伸过一只手来,口中说道:“先生,您来看我,真是太好了。”

杜洛瓦俯身在她的手上亲了亲,接着身子往下一沉,向她指给他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去,由于未认真看清椅子的高矮而差点摔倒。

房间里出现一阵静默。一位女士又接着先前的话题谈了起来,说天气虽已开始冷起来,但也还不够冷,既难以阻止伤寒病的流行,又不足以溜冰。几位女士于是围绕巴黎最近出现的霜冻而发表了各自的看法。话题随后转到各人喜欢的季节上,所述理由同房内飘浮的灰尘一样,十分平淡无奇。

门边传来一阵声响,杜洛瓦将头扭了过去,发现从两扇玻璃门之间走来一位胖胖的女人。

她一进入房内,女客中便有一位站起身,同众人握握手走了。杜洛瓦目送她走过一间间房间,穿着黑衫的后背上,一串黑如墨玉的珠子闪闪发亮。

因客人的一进一出而出现的騒动很快平息下来,大家不约而同地一下谈起了摩洛哥问题和东方的战争,此外还谈到了英国在非洲南部所遇到的麻烦。

女士们谈论这些事情并无独到见解,而完全像是在背台词,这种合乎时尚的“文明戏”在社交界早已司空见惯。

门边这时又走来一位金发卷曲的娇小丽人,她一到,在座的一位身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漂亮朋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