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利夫人的秘密》

第八章

作者:玛丽·伊丽莎白·布雷登

罗伯特第二天早晨坐早班火车离开奥德利,到达肖迪奇时九点钟稍为过了一点儿。他没有回到事务所去,却雇了一辆马车,直奔西布朗普敦的新月小屋。他知道根据这个地址去寻人,他是找不到这位夫人的,就象他的伯父几个月以前不曾找到她一样;但他心里寻思,尽管迈克尔爵士没有成功,可这回他有可能搞到关于这位女校长的新居的某种线索。

“按照那电报上的说法,文森特夫人生命危在旦夕,”罗伯特心中想道。“如果我找到了她,我至少可以发现这份电报究竟是真是假。”

他费了好些功夫才找到新月小屋。房子是大的,可一半儿埋在它们周围垒起来的一大片乱糟糟的砖头和灰泥中了。新的一排排房屋,新的一条条街道,新的一个个广场,把人引入歧途,令人闯进四面八方都是大块石头和灰泥的穷途死巷。大路被潮湿的泥土弄得泥泞不堪,烂泥粘在马车的车轮上,马儿踏下去一直陷到马蹄的肢关节上。遍及一个崭新而尚未完工的小区的、那种有所欠缺和挺不舒服的可怕面目--真是荒芜冷落之至--把它那可怕的烙印,打在绕着新月小屋铺设的周围街道上了;罗伯特坐着马车,在无人居住的街道上和一排排的房屋跟前跑来跑去,竭力要找那新月小屋,根据他的手表,浪费了四十分钟,而按照马车夫的估计,那就是浪费了一个钟头又一刻钟。其实,新月小屋的烟囱顶筒正颦眉蹙额地俯瞰着他哩,它们年高德劭,浑身墨黑,厕身于初次粉刷过的雪白的烟囱之林中,不论时间或浓烟都没有使它们形象模糊。

但奥德利先生至少成功地到达目的地了,他从马车上跳下来,关照马车夫在某一个街角等他,自己便踏上了探索的征途。

“如果我是一个著名的英国王室法律顾问,我就没法儿做这种事情了,”他想道。“而我的时间,一分钟就要值一个金币①光景,我就会受聘承办霍格斯控告博格斯的大案,一个特别陪审团今天正在威斯特敏斯特大厅里审理这个大案哩。②事实既然如此,我也有这个耐心把这件事承担下去。”

①这里指的是旧英国金币,即畿尼,一畿尼等于二十一先令。

②这个威斯特敏斯特大厅,是旧王宫唯一保存下来的古建筑,西欧最精美的中世纪大厅。至于那个大案,可能确有其事。

他按照道森先生给的门牌号码,去打听可有文森特夫人其人。来开门的女仆从来没听说过这位夫人的姓名,但她去问过女主人后回来告诉罗伯特说:文森特夫人曾经在这儿住过,但她在目前的房客住进来之前两个月,已经搬走了;女仆随即补充解释道:“可太太在这儿已经住了十五个月了。”

“可是你无法告诉我她离开这儿上什么地方去了吗?”罗伯特沮丧地问道。

“不,先生;太太说,她猜想这位夫人破产了,所以她突然搬走了,不希望街坊邻居知道她的地址。”

奥德利先生再一次觉得他停顿不前了。如果文森特夫人欠债累累而离开这个地方,她无疑会顾虑重重地隐瞒她的行踪。那么,他就没有希望从任何一个商人那儿打听到她的地址了;可是,在另一方面,她的某几个厉害的债权人,倒很可能以发现欠债者藏身之地为己任的。

他在周围寻找最近的店铺,在离开新月小屋几步路的地方,找到了一家面包店、一家文具店和一家水果店。这三家装着玻璃橱窗、看上去空空如也的、装模作样的店铺,露出一种假充体面、没有什么希望的暮气。

他在面包店门口站住了,它自称是制造、销售糕点、糖果、蜜饯的店铺,陈列着一些样品:装在玻璃瓶里的已经发硬的松糕,用绿纱罩着的、表面糖浆发亮的果馅饼。

“她必定要买面包的,”罗伯特在面包店门前动脑筋时,心中想道:“她很可能在最方便的地方买。我来试试问那面包店老板吧。”

面包店老板站在柜台后面,正跟一个衣衫褴褛的、斯文的年轻女人为一笔账而争论。解决争端之前,他没有费神去接待罗伯特·奥德利,但,他在账单上签字时把头抬了起来,请问大律师要点儿什么。

“你能告诉我一位文森特夫人的新地址吗?一年半以前她住在新月小屋9号的,”奥德利先生温和地问道。

“不,我不能,”面包店老板答道,脸涨得血红,用一种响亮得不必要的声音说道,“而且不仅如此,我还真希望我能告诉你哩。这位夫人欠了我十一英镑多的面包钱,我可损失不起这笔钱啊。如果有人能告诉我她住在什么地方,我将为此十分感谢他哩。”

罗伯特·奥德利耸耸肩膀,跟面包店老板道声早安告别。他觉得他要打听这位夫人的行踪,会遇到的困难超过了他的预料。他倒可以在《邮政姓名地址簿》里去寻找文森特夫人的姓名,但转念一想,一位跟债权人关系极不痛快的夫人,是不会让对方得到一个那么轻易地查明她住址的办法的。

“如果面包店老板找不到她,我怎么找得到她呢?”他绝望地想道。“如果一个象面包店老板那样果断、自信、灵敏、精力充沛的人,也办不成这件事,象我这样的一个思想行动迟缓的可怜人,怎么能指望完成这件事呢。在面包店老板被挫败的地方,我倒试图接着干下去,那可真是愚蠢得荒唐之至了。”

奥德利先生慢慢地向马车停在那儿的街角走回去时,便陷进那些阴郁的想法里去了。在面包店与街角的中途,离他身边不远,有一个妇女的脚步声引起了他的注意,而这妇女正开口叫他停下步来哩。他转过身去,发觉他面对面地和那衣衫槛褛的妇女相遇了,他刚才离开面包店时她正在和老板算账。

“呀,什么事?”他泛泛地问道。“我能替你效些什么劳,夫人?文森特夫人也欠你钱吗?”

“是的,先生,”那妇人用半是斯文的风度答道,这种风度正好同她那又斯文又褴褛的衣衫相般配。“文森特夫人是欠了我债;但,我想知道的不是债,先生,我,我倒想请问,你和她之间可有什么事,因为--因为--”

“如果你愿意的话,夫人,你能把她的地址告诉我吧?这就是你想说的话,是吗?”

妇人犹豫了片刻,颇为怀疑地瞧着罗伯特。

“你跟--跟赊购交易没有关系,先生,是吗?”她对奥德利先生的仪表考虑了一会儿后,问道。

“夫人,你说什么?”年轻的大律师大声说道,愕然瞪眼瞧着提问的人。

“我真的要请求你的原谅,先生,”小妇人明白她犯了个十分可怕的错误,大声说道。“你知道,我以为你可能是那号人。有几位替赊购商店收取欠款的先生,确实穿得十分漂亮,而我知道文森特夫人欠了许多债。”

罗伯特·奥德利把他的手按在说这话的人的手臂上。

“我的亲爱的夫人,”他说,“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文森特夫人的事情。我跟你称之为赊购交易的事毫无关系,你这种说法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也摸不着头脑。你也许是指一种政治上的阴谋;你也许是指某种新的税收。文森特夫人并不欠我什么债,尽管她也许同面目可怕的面包店老板相处得很糟糕。我生平没有见过她;但今天我想见见她,目的很简单,想问她几个问题,都是关于一位曾在她学校里待过的年轻小姐的。如果你知道文森特夫人住在哪儿,愿意把她的地址告诉我,你就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他拿出他的名片匣子,抽出一张给那妇人,她在重新开口之前,迫不及待地端详着那一张名片。

“我深信你的外貌和谈吐象一位绅士,先生,”短短的停顿后,她说道,“如果我好象不大相信你,我希望你会原谅我;但,可怜的文森特夫人遇到了可怕的困难,我是这儿附近她把地址信托给的、独一无二的人。我是个裁缝,先生,我替她干过六年多的活,虽然她并不按正规付给我工钱,先生,她只是时不时的付给我一点儿钱,我尽我所能把日子过下去。那么,我不妨把她住的地方告诉你吗,先生?你没有欺骗我,没有吧?”

“我以我的名誉担保,没骗你。”

“那么,先生,我就告诉你,”女裁缝说道,把声音放低了,仿佛她认为她脚下的人行道,她身旁屋子前面的铁栏杆,会有耳朵听到她说的话似的。“她住在佩克汉丛林路金合欢村。我昨天从文森特夫人那儿抄下这地址的。”

“谢谢你,”罗伯特说,一面把地址记在他的笔记本里。“我十分感谢你;你可以放心,文森特夫人决不会由于我的缘故而弄得为难的。”

他脱下帽子,向那小个儿女裁缝鞠躬告别,转身走回马车去了。

“我无论如何是胜过那面包店老板了,”他心中想道。“现在要进入第二阶段,追溯爵士夫人以往的经历。”

从布朗普敦到佩克汉丛林路有一段漫长的路程,罗伯特·奥德利在新月小屋与金合欢村之间有充裕的时间从容思考。他想到他的伯父体弱微恙,躺在奥德利庄院府邸的栎木房间里。他想起注视着迈克尔爵士睡眠的那对美丽的蓝眼睛,照料他醒时的需要的、那柔软白皙的手,安慰他的寂寞的、那低低的音乐般的说话声,凡此都恰悦着安慰着他的晚年。这将是一幅多么有福气的图画,如果他能一无所知地瞧它,不比别人多瞧见什么,不比一个陌生人能见到的瞧得更深的话。但,那一团他所见到的,或者是他幻想他所见到的乌云,笼罩在这幅图画之上,使它仿佛是一大嘲弄,一个可怕的错觉!

佩克汉丛林--在夏天是够怡人宜人的--在一个暗淡的二月天里是面目相当凄凉的,那时树木光秃秃的,叶子都落尽了,小小的花园也是荒荒凉凉的。金合欢村和它的美丽名称并没有什么名符其实的地方,它的拉毛水泥墙垣面向着大路,只有两棵高高瘦瘦的白杨遮荫着房屋。大问柱子上挂一块铜牌,用这个方法向人宣告:它就是金合欢村,对眼睛锐利的马车夫说来,这点儿标志也就够了,他把奥德利先生送到了那小门跟前的人行道上。

金合欢村在社会地位上远远低于新月小屋,那个来到低矮木门口与奥德利先生交谈的小女仆,显然是习惯于隔着这道薄弱的防栅对付冷酷无情的债主的。

关于她的女主人的行踪,她喃喃地说些经常听得到的、由女仆们编造的、含糊不足情的话;她还告诉罗伯特:如果他愿意说出他的姓名和他要办的事,她倒可以去找找看,文森特夫人是否在家。

奥德利先生掏出一张名片来,用铅笔在自己的姓名下面写道:“已去世的格雷厄姆小姐的一个老相识。”

他叫那小女仆拿着这名片去见她的女主人,自己静静地等候结果。

女仆五分钟后带着大门钥匙回来了。她开门让罗伯特进去时对他说,她的女主人在家,见到绅士先生她会很高兴的。

罗伯特被迎进方方的会客室,室内每一样零星装饰品,每一件家具,都一目了然地打上了她这种贫困的烙印,由于这一切是永远变动不了的,便令人感到极不舒适。一个机修工,在他那小小的起居室里购置了六只藤椅子、一张折面桌子,一只荷兰钟,一面小小的镜子,陶器做的牧童和牧女,一套漆得花花绿绿的铁皮茶具,这些东西合起来构成了他那有限的主要家产,一般来说也设法从中获得了某种程度的舒适;但,这位夫人丧失了她不得不放弃的房屋内的漂亮家具,在某个更加狭小的居室安营扎寨时又带着某些破破烂烂的残余家具--某些慈悲的朋友在她的财物被拍卖时给买回来的--这就给她的居室带来了一种独特的面貌,硬装体面的凄凉,华丽庸俗的贫困,若论其凄惨可怜之状,贫穷所能显示出来的任何其他迹象,是很难和它匹敌的。

罗伯特·奥德利正仔细打量的房间里,摆满了破破烂烂的东西,都是从压到那位住在新月小屋的不谨慎的女校长身上的灾难里抢救出来的。一架小型立式钢琴,一只五斗橱(就这个房间而言,这橱大了六号,豪华得可怕的镀金嵌线都断了,裂成缺口了),一只摆在光荣柱前的细腿牌桌,三者构成了客厅里的主要家具。一方磨损的布鲁塞尔毛圈地毯铺在房间的中央,成为一大片退色粗毛绿地毯的沙漠里的一块玫瑰与百合的绿洲。针织的帘子遮着窗子,窗口挂着铁丝吊篮,里面种着形状可怕的仙人掌科的植物,象某种疯狂的草木一样往下生长,它那有刺的、蜘蛛似的叶片都喜欢倒挂哩。

铺着绿色台呢的牌桌上,点缀着华丽精装的年鉴或美容书籍,都放在右角上;但罗伯特·奥德利并没有随手翻阅这些文娱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奥德利夫人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