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光》

第六节

作者:迈克尔·克莱顿

桑德斯骂了几声娘,把那几篇文章拿到复印机上复印下来,再把几叠通讯放回到架上,然后离开了新闻处。

他走进电梯,卢伊恩也在电梯上。桑德斯招呼道:“你好,马克。”卢伊恩没答理他。桑德斯按了一下到底楼的电钮。

电梯门关上了。

“我真希望你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混帐事。”卢伊恩狠狠地说。

“我想我知道。”

“因为你会把这件事搞糟,弄得人人都倒霉的,你懂吗?”

“把什么事搞糟?”

“就为你给自己惹了麻烦,问题可不在我们。”

“没人说是你们的责任。”

“我不懂你是怎么了,”卢伊恩说,“你上班迟到,说好了给我打电话又不打……你是怎么回事?家里有麻烦了?同苏珊又不快活了?”

“这同苏珊没关系。”

“是吗?可我想有关系。你接连两天迟到,就算是在这儿的时候,你走起路来也是恍恍惚惚,像在做梦似的。你是呆在那该死的梦境里,汤姆。我说,你他妈的晚上跑到梅雷迪思的办公室里去,到底想干啥?”

“她要我上她的办公室去。她是头儿。你是说我不该去吗?”

卢伊恩鄙夷地摇摇头。“你做出这付清白无辜的姿态真是胡扯蛋。你难道不该对什么事负责吗?”

“什么——”

“听着,汤姆,公司里人人都知道梅雷迪思是条鲨鱼。大家叫她‘吃人精梅雷迪思’、‘大白鲨’。人人都知道她在加文的保护之下,可以为所慾为。她想干的事就是下班后同出现在她办公室里的漂亮伙计玩摸下身的游戏。她喝上两杯酒,脸有一点发红,就想要人家效劳。不管碰到的是送货员也好,实习生也好,年轻的会计也好,什么人都行。没人能说什么,因为加文认为她走路不沾地,脚底干净得很哩。所以说,这事公司里每个人都知道,怎么就你不知道?”

桑德斯听得目瞪口呆,无以作答。他两眼看着卢伊恩,卢伊恩站得离他很近,弓着背两手插在口袋里。桑德斯脸上能感觉到卢伊恩呼出的气息,但却几乎听不到卢伊恩在说什么,就好像他的话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似的。

“嗨,汤姆,你在这同一座楼里走来走去,你和我们大家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你知道什么人在做什么,却偏要爬上楼,跑到她的办公室里去……你对会碰到什么样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梅雷迪思什么都做了,就差公开向世人宣布她想和你干那个了。整整一天,她都在碰你的胳膊,向你递那些别有用意的小眼神,捏捏你,‘噢,汤姆,又看到你真太好了。’现在你却对我说,你不知道在那办公室里会发生什么事吗?你真够浑的,汤姆,你是个饭桶。”

电梯门开了,他们面前是底楼大厅,大厅里空无一人。在6月黄昏消逝着的天光下,大厅里正变得越来越暗。外面下着毛毛细雨。卢伊恩向出口走去,但随后又转回身来。大厅里回响起他的声音:

“你明白吗?”他说,“你在所有这些事情上的表现就像个娘们,就像她们惯常做的那样,‘谁,我吗?我可从来没打算那么做’,‘噢,这不是我的责任。我从来也没想到,如果我喝醉了,亲亲他,跑到他的房间去,躺在他床上,他就会对我干那种事,噢,天哪,不。’这都是屁话,汤姆,都是不负责任的屁话。你最好想想我刚才对你说的话,因为我们当中许多人在这个公司里干得也同你一样卖力,我们不想看到你把这次合并弄砸锅,让我们大家都得不到子公司上市的股份。你装得好像不知道女人什么时候是在讨好你,那行,你想把你自己的生活弄砸了,那是你自己的事。可现在你把我的生活也弄砸了,我他妈的可就不管你了。”

卢伊恩挺胸抬头地走掉了。电梯门开始关上。桑德斯向外伸出一只手,手被门夹住了,他急忙往回抽。门重又打开。他急忙跑出电梯,向卢伊恩追去。

他抓住卢伊恩的肩膀。“马克,等一等,听我说——”

“我同你没什么可说的。我有孩子,我有责任。你是个饭桶。”

卢伊恩晃晃肩膀,甩掉了桑德斯的胳膊。他推开大门走出去,顺着马路很快走远了。

就在玻璃大门关上的时候,桑德斯看到玻璃上有金黄的颜色在闪动。他转过身去。

“我想这有点儿不公平。”梅雷迪思·约翰逊说。她正站在他身后20英尺远的地方,靠近电梯。她穿着体操服——海军蓝的紧身裤和短袖圆领紧身衫——手里提着体操袋。她看上去很美,身上明显地透出一种色迷迷的春意。桑德斯感到紧张。大厅里除了他们两人外再没有别人了。

“是的,我想是不公平。”

“我是说对女性。”梅雷迪思说道。她把体操袋甩到肩上,这动作扯起了她身上的圆领紧身衫,露出紧身裤上端的腹部。她摇摇头,把脸上的头发往后撩撩,停了一会儿又说:“我想告诉你,我对这一切感到抱歉。”她不慌不忙、十分自信,几乎是昂首挺胸地向他走来。她说话的声音很低沉。“我从来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汤姆。”她走近了一点。她慢慢地向前挪动着脚步,就好像桑德斯是一只可能会被吓跑的动物似的。“我对你只有最温柔的感情。”又走近了一点。“只有最温柔的感情。”走得更近了。“如果我仍旧想要你的话,汤姆,我就忍不住。”走得更近了。“要是我做了什么冒犯你的事的话,我表示道歉。”这时她已经走到非常近的地方,她的身体几乎碰到了桑德斯,她的rǔ房离他的胳臂只有几英寸远。“我真的很抱歉,汤姆。”她柔声柔气地说,好像动了感情。她的胸脯一起一伏,两眼朦朦胧眬的,带着恳求的意味抬头望着他。“你能原谅我吗?求求你了。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桑德斯重又体验到那种曾经有过的感觉,那些曾经有过的騒动。他咬紧了牙关。“梅雷迪思,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别说了,好吧?”

梅雷迪思马上换了一种声调,指着街上说:“听着,我有辆车停在那儿。我可以捎你段路吗?”

“不,谢谢。”

“天在下雨,我想你也许会想要搭车的。”

“我并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仅仅是因为下雨。”

“这里是西雅图,”桑德斯道,“这里一直都下雨。”

梅雷迪思耸了耸肩膀,向大门走去。她趴在门上,撅起屁股,随后又回过头来面带微笑地看着他。“提醒我,以后在你身边的时候再也不要穿紧身裤。真不好意思,你让我很兴奋。”

说完她转身推开门,快步走向等候着她的汽车,从后门钻了进去。她关上门,回过身来看看他,高高兴兴地挥了挥手。车开走了。

桑德斯放开了紧攥着的两只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它慢慢吐出来。他感到全身紧张。等到车子再也看不见踪影以后,他才走到外面。他感觉到脸上的雨水和凉爽的晚风。

他叫住一辆出租车,对司机吩咐道:“四季饭店。”

桑德斯坐在出租车里,看着窗外,深深地吸着气。他感到透不过气来。同梅雷迪思的邂逅偏偏这么紧地跟在他和卢伊恩的谈话之后。

卢伊恩的话使桑德斯感到苦恼,不过对马克是什么时候也不能太当真的。他是个艺术型的人,性子很急,发脾气是他缓解自己创作紧张的方式,他大部分时候都在为某件事情光火。他喜欢发脾气。桑德斯认识他已经很久了。从自己的角度看,他怎么也不理解马克的妻子阿黛尔怎么会受得了。阿黛尔属于那种差不多是粘液质的女人,她的安详平和令人惊叹。阿黛尔可以一边打电话,一边听任自己的两个娃娃在她身上到处爬,使劲拉她,问她问题。阿黛尔也能同样地听任卢伊恩发脾气,而自己接着做自己的事。实际上,公司里人人都听任卢伊恩发脾气,因为人人都知道他的脾气最后都不当真。

不过话说回来,卢伊恩也的确有察知公众意见和动态的天才。这是他作为一个设计员取得成功的秘密。卢伊恩会说:“颜色淡一点。”大家都发出哼哼的声音表示反对,说新设计的颜色看上去一团糟。可是等到两年以后,新产品从装配线上下来了,淡一点的颜色正好就是大家都想要的颜色。因此桑德斯不能不承认,卢伊恩说自己的这些话,别人很快也会说的。卢伊恩说出了公司里的想法,他桑德斯正在把每个人的机会给弄砸锅。

唔,滚他们的蛋吧,他想。

至于梅雷迪思——他明白地感觉到:刚才在底搂大厅里时她是向他调情、逗弄他、耍他。他不明白她为何如此自信。桑德斯正在对她提出非常严肃的指控,而她却表现得像是没有受到任何威胁一样,身上带着一种满不在乎、无动于衷的神气,这使桑德斯深感不安。这种神气的意思只能是说:她有加文在给她撑腰呢。

出租车开上了饭店的回车道。他看到前方停着梅雷迪思的车。她正在对司机说话。她回头看了一下,看到了他。

除了钻出车门往入口处走以外,别无他法。

“你在跟着我吗?”她笑着问。

“不是。”

“肯定吗?”

“是的,梅雷迪思,我很肯定。”

他们踏上从路边通往饭店大厅的自动扶梯。桑德斯站在她身后。她回过头来看着他,“我真希望你是在跟着我。”

“是啊,唔,我并不希望。”

“那样会很好的。”她诱人地笑着说。

桑德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摇摇头。剩下的一段路上他们没有说话。到了高大宽敞、装饰华丽的饭店大厅以后,梅雷迪思说:“我在423房间,什么时候都可以来看我。”说完她便朝电梯间走去。

等到梅雷迪思的身影消失以后,桑德斯才穿过大厅,拐到左边的餐厅去。他站在餐厅门口,看到多尔夫曼正坐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边上同加文和斯蒂芬尼·卡普兰一道用餐。马克斯滔滔不绝地高谈阔论,边说边做着有力的手势。加文和卡普兰都欠着身子在听。桑德斯回想起多尔夫曼曾经是公司的总管——根据流传的说法,是个权力非常大的总管。早在还没人能看到电脑和电话之间有什么关系的日子里,是多尔夫曼说服了加文,把产品从调制解调器扩展到无线电话和无线通讯的范围内。现在,电脑和电话之间的关系是一目了然了,可是在80年代初的时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却是不太看得出来的。那时候,多尔夫曼就说过:“你的生意不是搞硬件。你的生意是搞通讯,是进入信息业。”

多尔夫曼还为公司的人事安排定了形。据称,卡普兰升到现在的职位,就是归因于他的大力支持。桑德斯来西雅图是靠了多尔夫曼的举荐。马克·卢伊恩受到雇用也是因为多尔夫曼。多年来,有好几个副总经理都销声匿迹了,因为多尔夫曼觉得他们缺乏眼光和勇气。他是一个有力的盟友,也是一个致命的对手。

在这公司合并的关头,多尔夫曼的地位仍然很有份量。虽然他多年前就已从总管的位置上退休了,但他仍握有数字通讯公司大量的股份,加文还是听他的话的。他在商界和金融界仍然有关系,有威望,他的关系和威望使眼前这样的合并要容易许多。如果多尔夫曼认可合并的条件,戈德曼萨克斯和第一波士顿等银行里服他的人就会轻而易举地筹集到款子。可要是多尔夫曼不满意,要是他暗示说这两个公司的合并不明智,那么合并的事就黄了。人人都知道这一点,人人都很清楚他握有权力——尤其是多尔夫曼他自己。

桑德斯在餐厅门口犹豫地站住了,不太想往前走。过了一会,马克斯抬头望见了他,嘴里仍旧说着话,短促地摇了摇头,不,然后又边说话边用手拍拍表,对桑德斯做了个不显眼的手势。桑德斯点点头,回到大厅里坐下来,把那叠从《通讯线》上复印下来的材料放在膝盖上。他翻看着这些材料,重又开始琢磨梅雷迪思是用什么办法改变了自己的容貌。

几分钟后,多尔夫曼滚着轮椅出来了。“啊,托马斯,我很高兴你还没有对自己的生活感到厌烦。”

“那是什么意思?”

多尔夫曼大笑起来,指着餐厅那头说:“他们在那儿别的什么事都不说,今晚唯一的话题就是你和梅雷迪思。大家都是这么激动,这么发愁。”

“也包括鲍勃吗?”

“当然,也包括鲍勃。”他把轮椅滚到离桑德斯更近一些的地方。“我现在不能跟你细说。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我想你应该看看这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暴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