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光》

第一节

作者:迈克尔·克莱顿

清晨,桑德斯做着起床后的例行事务,感到一丝安慰。他把电视机开得很响,想让空空荡荡的屋子里充满声音。他一边听电视新闻,一边快快地穿好衣服。6点30分时他开车进城,在班布里奇面包房前停下来买了块面包和一杯咖啡,然后便向渡口开去。

渡船驶离温斯洛码头时,他在靠近船尾的地方坐了下来,这样在船驶近西雅图市区的时候,他就不用正面看着它了。他望着窗外的乌云出神。乌云低垂在海湾深色的水面上方。看来今天又要下雨。

“嘿,天气真糟糕。”一个女人说。

他抬头看到娇小玲珑的玛丽·安妮·亨特正两手叉腰,关切地看着他。玛丽·安妮也住在班布里奇,她丈夫是大学里的海洋生物学家。她同苏珊是好朋友,常在一起慢跑。不过桑德斯很少在渡船上碰到她,因为她通常走得很早。

“早上好,玛丽·安妮。”

“我明白他们是怎么弄到这个的。”她说。

“弄到什么?”桑德斯问。

“你是说你还没有看到消息吗?天哪。你上报了,汤姆。”她把腋下夹着的报纸递给他。

“你在开玩笑吧。”

“不,康妮·沃尔什又开始发难了。”

桑德斯看了一眼头版,没看到什么,便很快翻了过去。

“在都市版上,”玛丽·安妮告诉他,“第2版,评论栏上的第一栏。读完了它哭鼻子吧。我再去弄点咖啡。”说着她便走开了。

桑德斯把报纸翻到都市版。

一抒己见

康斯坦斯·沃尔什

工作中的小猪先生

父权制社会的力量再次显现了,这次是在本地一家高技术公司里——我权且称它为x公司。该公司任命了一个富有才华、十分能干的女人担任一个重要岗位的经理职务,然而公司里的许多男人正在使足了劲要把她赶走。

其中的一个——我们暂且称他为“小猪先生”——特别咽不下这口气,他不能容忍一个女人来当上级。几个星期以来,他一直在公司里积极展开一场恶毒的影射战,以阻止此项任命成为现实。遭到失败以后,小猪先生便声称他的新任上级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对他进行了性騒扰,而且差不多强姦了他。与这项指控所包含的公然的敌意旗鼓相当的,只有指控本身的荒唐可笑。

一些读者可能会纳闷:女人怎么能强姦男人?答案自然是不可能的。强姦是一种强暴罪行,是只有男人才会犯的罪行。强姦发生的频率高得惊人,男人用强姦的方式让女人安分守己。这就是我们的社会以及在我们之前的所有社会里的深刻真理。

女人就她们本身而言,根本不会压迫男人。在男人的手中,女人是无力的。声称女人强姦是荒唐的。可这并没有挡住小猪先生,他的兴趣只在于往他的新任上级身上泼脏水。他甚至正在对她提出正式的性騒扰控告!

总之,小猪先生有父权制社会家长身上那些典型的恶习。就像读者或许会料到的那样,这些习惯在他的生活中处处表现出来。小猪先生的太太是位杰出的律师,小猪先生却逼她放弃工作,在家里带小孩。小猪先生毕竟不想让太太到外面的职业世界里去,因为太太在那里会听到他同年轻女人的风流韵事以及有关他酗酒的传闻。他很可能估计到,对于这些,新来的女上级也不会表示赞同。新上级可能还不会允许他上班迟到,因为他经常如此。

于是,小猪先生就来了这狡猾的一招。眼看着又一个富有才华的职业女性的前途就要被不公正地葬送掉了。她能把x公司的猪猡们圈在猪圈里吗?请拭目以待。

“基督啊。”桑德斯叹息道。他把文章又看了一遍。

亨特端着两纸杯咖啡回来了。她把其中的一杯推到桑德斯面前,“这儿,看来你需要这个。”

“他们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桑德斯问。

亨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看起来像是公司内部的人把消息泄露出去了。”

“可那是谁呢?”桑德斯思忖着。如果此事能见报的话,那么一定是昨天下午三四点钟就泄露出去了。那时候公司里有谁哪怕是知道他在考虑性騒扰诉讼的事呢?

“我想象不出会是谁,”亨特说,“我去问问看。”

“康斯坦斯·沃尔什是什么人?”

“你从来没看过她的文章吗?她是《邮报》的固定专栏作者,”亨特说,“女权主义的观点,就是那一类的东西。”说着她摇了摇头。“苏珊怎么样?今天早晨我试着给她打电话,你们家里没人接。”

“苏珊要离开几天,带着孩子。”

亨特缓缓地点了点头。“这可能是个好办法。”

“我们觉得是这样。”

“这事她知道吗?”

“知道。”

“你真的在提出性騒扰控告吗?”

“对。”

“天哪。”

“是这样的。”他点点头说。

玛丽·安妮一言不发地同他一块坐了好久。她只是和他一块坐着。最后她说:“我认识你有好久了,我希望这事能有个好结果。”

“我也这样希望。”

又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最后,玛丽·安妮推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来。

“回见,汤姆。”

“回见,玛丽·安妮。”

他知道她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过去当公司里其他人受到性騒扰指控的时候,他就有过这种感觉。人与人之间突然就产生了距离,不管你认识这个人有多久了,也不管你们是否曾经是朋友。一旦你受到了这种指控,每个人都会躲开你,因为事实是:谁也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样的。你不能支持哪一方——即使那是你的朋友。

桑德斯目送着她走开。她身材苗条结实,穿着运动服,手里提着一只皮公文包。她身高几乎还不到5英尺,渡船上的男人们比她要高大得多。桑德斯记得,她曾经告诉苏珊,说她练跑步是因为怕被强姦。“我要跑过他们。”她说。对这点男人们是一无所知的,他们不理解这种恐惧。

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只有男人们才会体验到的恐惧。他看着报纸上的那个专栏,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深。文章中的关键词从里面跳出,向他扑过来。

咽不下这口气……恶毒的……不能容忍一个女人……公然的敌意……强姦……男人才会犯的罪行……往他的新任上级身上泼脏水……同年轻女人的风流韵事……酗酒……上班迟到……被不公正地葬送掉……猪猡们圈在猪圈里。

这些描写不仅仅是不符合事实,不仅仅是让人不舒服。它们很危险。约翰·马斯特斯的事就是一个例子。这个故事曾在西雅图许多上年纪的人当中激起过阵阵余波。

马斯特斯有50岁,是米克罗西姆公司的销售经理。他为人持重,是个可敬的公民。他结婚25年了,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在上大学,小女儿上初中。小女儿同学校有点麻烦,她的成绩下降了。于是父母就送她去看一个儿童精神病医生。那医生听了小女儿的叙述以后就说:你知道,这是一个典型的受到性虐待的儿童故事。你过去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吗?

咦,女孩说,我想没有的。

回想一下,精神病医生说。

开始女孩拒绝说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可是精神病医生不停地催逼着她:回想一下,试着把它记起来。过了一会儿,女孩开始有一些模糊的记忆。没有任何具体的事情,可是现在她觉得什么事什么事是可能的了。爸爸可能做过什么错事情,在很久以前的什么时候。

精神病医生把自己怀疑的事情告诉了马斯特斯的太太。夫妻俩一起和和睦睦地过了25年,可是现在两人间生起了气。太太到马斯特斯跟前去对他说:承认你做的好事吧。

马斯特斯像是碰到了晴天霹雳,简直无法相信。他否认一切事情。太太说:你在撒谎,我不想要你呆在这里了。她把他赶出了家门。

大女儿闻讯乘飞机从学校赶回家来。她说:发什么疯嘛?你知道爸爸没做什么事情。清醒一下吧。可是太太怒气冲冲,女儿也怒气冲冲。事情一旦开始,就再也刹不住了。

州里的法律要求精神病医生报告任何有性虐待嫌疑的病例,于是她把马斯特斯报告给州里。法律要求州里进行调查,来了个社会工作人员,同女儿、妻子和马斯特斯谈,后来又同医生、学校的保育员谈。没过多久,人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指控的话传到了米克罗西姆公司。在结果出来以前,公司不让他上班,说他们不想被别人作负面的宣传。

马斯特斯看着他的生活在崩溃。小女儿同他不说话。太太同他不说话。他一个人住在公寓里。经济上有问题。同事们躲着他。不管他转向谁,看到的都是一副指责的面孔。有人建议他去找律师。他心烦意乱,六神无主,自己也开始去看精神病医生了。

他的律师进行了调查;令人不安的细节出现了:那个提出指控的精神病医生在自己的病例中找出的性虐待案的百分比很高。她报告的案例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州里开始怀疑其中有个人偏见的因素存在。可是州里没有任何办法;法律要求所有的案例都必须进行调查。被分派调查此案的那个社会工作人员以前曾因在追查证据不足的案子时表现过分热心而受到过处罚,并且普遍被认为是个缺乏能力的人,可是由于通常的原因,州里无法解雇她。

这项指控从来也没有正式提出过,但最后马斯特斯被说成是在自己女儿上三年级时的那个夏天对她进行了性騒扰。马斯特斯回想之下有了个主意。他找出作废的旧支票,翻出了过去的工作日历。结果表明:那年整个夏天他女儿都在蒙大拿州的一个夏令营里。8月份她回到家里时,马斯特斯正在德国出差,开学以后他才从德国回来。

那年夏天他连见也没见到过他女儿。

马斯特斯的精神病医生觉得,他的女儿所回忆起的时间竟然是性虐待不可能发生的时间,这一情况很有意义。医生的结论是:女儿有一种被丢弃的感觉,并且把这种感觉转换成性虐待的记忆。马斯特斯和妻子女儿当面对质。她们听完了证据,承认说她们一定是把时间搞错了,但依然固执地认为性虐待的确发生过。

不过,马斯特斯那年夏天工作日程安排的事实,使州里停止了此案的调查,米克罗西姆公司恢复了马斯特斯的工作。可是马斯特斯已经错过了一轮晋升的机会,而且一种模糊的偏见意识仍然笼罩着他。他的前途无可挽回地被断送了。太太始终不肯和解,最后起诉离婚。他再也没能看到过自己的小女儿。大女儿在家庭双方的纷争中进退两难,随着时间的过去,见他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马斯特斯一个人过日子,他挣扎着要重建自己的生活,碰到了一次几乎使他送命的心脏病发作。病好以后,他去看了几个朋友,不过现在他的脾气很坏,酒喝得很多,同他呆在一起没什么意思,所以朋友们都躲着他。他老是问这样的问题:我做了什么错事了?我本来该做什么?我怎么才能阻止这件事发生呢?这些问题的答案没人知道。

因为他肯定没法阻止事情的发生。这年头里,不管男人被控告犯了什么罪,大家便都假定他是犯了这种罪。在这样的气候下,马斯特斯是没法阻止这种事情发生的。

男人们自己有时也议论说,要同提出虚假指控的女人打官司,要就这些指控造成的损害追究刑事责任,但都只是说说而已。在说的同时,他们却全都改变了自己的行为。现在有新规矩了,每个男人都知道这些规矩:

在街上不要对孩子微笑,除非你是同太太在一起。不要摸不认识的孩子。不要和别人家的孩子单独呆在一起,哪怕是很短的一会儿。如果一个孩子请你进他或她的房间,不要去,除非有另外一个成人,最好是女的,也在场。在晚会上不要让小女孩坐在你腿上。如果她自己想坐上来,就轻轻把她推开。万一在什么场合看到赤身躶体的小男孩或者小女孩,赶紧地把目光移开,最好是走掉。

为了谨慎起见,对你自己的孩子也要小心,因为一旦婚姻破裂,你太太可能会对你提出指控,那时就会有人从不利于你的角度来检视你往日的行为:“说起来,他真是个亲切的父亲——也许有点太亲切了。”或者:“他同孩子们呆在一起的时间真多,他老是呆在家里……”

这是一个由女人完全不知道的规则与处罚构成的世界。要是苏珊看到一个核子在马路上哭,她就把孩子抱起来。她会不假思索地自动这么做。桑德斯就怎么也不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暴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