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暴光》

第四节

作者:迈克尔·克莱顿

“这样的性騒扰史有文件证明吗?”

“没有,”布莱克本答道,“我可以肯定没有。”

“很好,那就让他威胁吧。你给桑德斯留下了什么条件?”

“我们告诉他,最迟明天上午回到公司干他原先的工作,否则就被解雇。”

“好,”加文说,“那我们谈正经事,我们弄到了他的什么材料没有?”

“我们正查询那个重罪的起诉,”布莱克本说,“时间很长了,但我认为有希望找出破绽。”

“有没有女人方面的材料?”

“没有任何与女人乱来的材料。我知道几年前桑德斯姦污了他的一个助手,可我们在计算机里找不到这件事的记录。我想是他进了计算机室将记录抹掉了。”

“他怎么会得手的呢?我们已经封了他的路。”

“他一定是早些时候干的,他是个狡猾的家伙。”

“为什么他早些时候会干这种事呢,布莱克本?他不应该会想到以后会发生这种事的呀。”

“我理解你的意思,然而我们现在就是找不到这个记录。”布莱克本稍作停顿,“鲍勃,我认为应该提前举行新闻发布会。”

“提前到什么时候?”

“明天晚些时候。”

“好主意,”加文说,“我来安排。我们甚至可以安排在明天中午。约翰·马登明天上午坐飞机来,”他说完又和康利-怀特公司的总裁商量了一下,“就这么办。”

“桑德斯计划在星期五之前做完准备工作,”布莱克本说,“我们就给他狠狠的一击吧。我们已按计划封锁了他的信息,他无法进入公司的档案库,他也无法和康拉德及其他公司取得联系,他已孤立无援,现在到明天这段时间里,他无法提供出不利于我们的任何材料。”

“很好,”加文说,“那位记者呢?”

“我想她将于星期五登出那篇文章,”布莱克本说,“她已写好了,我不知道那消息来自何处,但她不可能失去这次攻击桑德斯的机会的。这故事太精彩了,她不会放弃的。等到文章登出来后,他就成了一具僵尸了。”

“棒极了。”加文说。

梅雷迪思·约翰逊下了数通公司的五楼电梯,正好碰见了埃德·尼科尔斯。“你没参加上午的会。”尼科尔斯说。

“是的,我有一些事要办。”她说。

“能对我说吗?”

“不能,”她回答,“都是些烦人的事,就是有关爱尔兰那个厂免税的几个技术性问题。爱尔兰政府想扩展我们在科克的那家工厂,而我们没有把握。这个问题已拖了一年多了。”

“你面带倦意,”尼科尔斯关心地说,“脸色有点苍白。”

“我身体很好,等这些事办完后,我就高兴了。”

“我们大家都会高兴的。”尼科尔斯说,“有空一起吃晚饭吗?”

“也许星期五晚上有空,如果你那时还在城里的话。”她微笑着说,“不过,我说的是真话,尼科尔斯,就是税务方面的事。”

“是的,我相信你的话。”

他挥手道别,沿走廊走去,梅雷迪思则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她一眼便看见斯蒂芬尼·卡普兰正使用着自己桌上的那台计算机。“很抱歉用了你的计算机,我一边等你,一边正好浏览一下帐目。”

梅雷迪思将钱包扔在长沙发上。“听着,斯蒂芬尼,”她说,“现在我就直说了吧。我在管理着这个部门,任何人都改变不了这一点。就我而言,这是一个新任副总经理考验部属的关键时刻,谁支持我,我将铭记在心;谁不支持,我也不会忘记。我们彼此都理解了吗?”

卡普兰从桌子后面走出来,“理解了,当然理解,梅雷迪思。”

“别骗我。”

“没敢想过,梅雷迪思。”

“很好,谢谢你,卡普兰。”

“不用谢,梅雷迪思。”

卡普兰离开了办公室。梅雷迪思关好门,径直走向自己的计算机,全神贯注地盯着计算机荧光屏。

桑德斯走在数通公司的走廊上,感到一切都变了一样,自己也成了陌生人似的。凡是在走廊上迎面走过的人都将视线移开,匆匆擦肩而过,一言不发。

“我已不存在了。”他对弗尔南德斯说。

“别管它。”她说。

他们从这一层的中心部分经过时,只见人们在齐胸高的隔间里工作着,几个人熟睡发出的呼噜声清楚地传来,还有一个人在轻轻地唱着:“因为我曾占有了她,可是现在都完啦……”

桑德斯停住脚步,转身走向那个唱歌的人。弗尔南德斯一把抓住他的膀子。

“别理他。”她说。

“可是真气死……”

“不要扩大事态。”

他们经过咖啡饮料机时,只见旁边有人用胶带贴了一张桑德斯的照片,作为他们玩飞镖游戏的靶子。

“胡闹!”

“往前走。”

就在他转弯来到通向自己办公室的走廊时,他看见唐·彻里迎面走来。

“嘿,彻里。”

“你把这事搞得糟透了,汤姆。”他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就连唐·彻里也是这种态度。”桑德斯边说边叹了口气。

“这种事你是预先就料到的。”弗尔南德斯说。

“也许料到了。”

“你是料到了,事情的发展肯定会是这样。”

来到自己办公室门口时,辛迪看见他后赶紧站起来,接着说:“汤姆,玛丽·安妮请你一到就打电话给她。”

“好的。”

“卡普兰说,请你别担心,她已找到了所需要的材料,她还说,嗯,不要给她打电话。”

“好的。”

他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关上了门。他在办公桌旁坐下,弗尔南德斯坐在他的对面,掏出公文包里的蜂窝式移动电话,拨起号来。“我们要做好一件事的准备工作——请转弗里斯女士办公室……我是路易丝·弗尔南德斯。”

她用手捂起话筒。“这件事不能拖到——哦,埃莉诺吗?你好,我是路易丝·弗尔南德斯,我打电话给你是想问问康妮·沃尔什的事。嗯,嗯……我确信你一直在和她润色那篇稿子。是的,我知道她非常主观。埃莉诺,我只是想向你证实确有一盘那次事件过程的录音磁带,那磁带证实了桑德斯先生的观点,而不是梅雷迪思女士的观点。是的,其实我能办这件事。严守秘密吗?行,我可以办到。好的,就沃尔什的线人这一问题来说,现在数通公司负有很大责任,所以,如果你们刊登了一篇失实的报道——即使其中内容是由线人提供的——那么我想他们会采取不利于你们的行动。哦,是的,我完全相信布莱克本先生会提出诉讼的,因为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为什么你不——我明白。嗯,嗯,好的,这可以改变,埃莉诺。嗯,嗯,请不要忘记根据小猪先生的案子结果,桑德斯先生现在正考虑提出诽谤罪的起诉。是的,你当然可以这么做。谢谢。”

她挂了电话,转身面对桑德斯说:“我们一起上过法律学校。埃莉诺办事很有能力,而且十分谨慎,如果她不大信任康妮线人的话,那她首先决不会同意发表那篇报道,而且现在是决不会考虑这事的。”

“还有呢?”

“我确信是谁把消息捅给她的了。”弗尔南德斯边说边再次拨起号来。

“是谁?”桑德斯问。

“现在重要的问题是梅雷迪思·约翰逊,我们必须用证据来证明她以前曾对手下的雇员性騒扰过,以后一直有这种行为模式。我们还必须想方设法打破与康拉德计算机公司的僵局。”她转过身去。“哈里吗?我是路易丝。和康拉德公司谈过了吗?嗯,嗯,还有呢?”沉默了片刻后,她焦躁地摇了摇头。“你有没有向他们解释清楚他们的不利处境?嗯,嗯,混蛋!那么我们下一步怎么办?因为我们现在有个时间问题,哈里,这是我所担心的。”

她在打电话时,桑德斯则转身去看电脑,电子邮件的灯在闪烁,他拨了一下开关。

有17条电文等待处理。

天哪,真不敢想象会有这么多电文。他按下了“阅读”揿钮,电文按先后顺序闪现出来。

发自:空中走廊程序编制组 唐·彻里

发往:每个工作人员

我们已把模拟现实信息环境的一套设备寄给了康利-怀特公司的人,因为他们今天给我们提供了中继线,所以现在他们公司的日记账已经使用了这套设备。约翰·康利要求寄一套给四季饭店的一个套房,因为他们的总裁将于星期四上午抵达那儿,届时想看一看。模拟现实信息环境一流的工作人员将带给各位另一个程序编制的杰作。

伟人唐·彻里

桑德斯立即调到下一条电文。

发自:诊断组

发往:尖端产品程序编制组

对星光驱动器作了分析,控制器调速线圈的症结看来不是来自芯片本身。我们查证,供电装置的电流有微弱的波动,这种波动显然腐蚀了控电板上低于标准规格或不适当的电阻。不过,这种波动变化微弱,不能说明我们的驱动器未达标准的原因。分析工作正在继续进行之中。

桑德斯漠然地看着这则电文,因为它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只是字里行间掩盖了一个根本的事实:他们仍然不清楚问题的症结所在。他想抽个时间亲自去一趟诊断组,逼着他们刨出问题的根底。可是现在……他耸了耸肩,又向下一条电文看去。

发自:棒球中心

发往:全体棒球队员

关于:夏季棒球新时间表

按一下计算机上bb72,就可得到刚修订的夏季时间表。棒球场上再见!

他听到弗尔南德斯对着话筒说:“哈里,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揭开这个秘密。他们在森尼韦尔的办事处什么时候下班?”桑德斯继续看着下则电文。

公司电文没有了,你想看私人电文吗?

他咔嚓一声按下了揿钮。

为什么你就是不承认你是愉快的呢?(没有署名)

他不想费心去查询这则电文发自何处了,他们也许人为地输进了加文的地址或类似这样的署名。他本来可以通过计算机系统查出其真实地址,但由于他们剥夺了他存取信息的权利而无法查询。他继续看下一则电文。

她比你的助手漂亮,因此看来你是不会反对占有她的。(没有署名)

桑德斯咔嚓一声按下了揿钮。

你这个卑鄙的姦刁小人——滚出公司去! 忠告

天哪,他想。下一条电文是:

小汤姆有只啄木鸟,

每天他们尽情玩耍。

一位女子想抚摸它,

小汤姆连声斥责她。

诗句未完,一直排至荧光屏底部,然而桑德斯不再看了。他揿下了按钮,看下则电文。

如果你不这么频繁地占有自己的女儿,你也许就能

他越来越快地揿着按钮,匆匆浏览着一条条电文。

像你这种笨蛋败坏了男人的名声。

鲍里斯

咔嚓一声换了个画面。

你这个卑鄙可耻、喜欢说谎的公猪。

咔嚓一声换了个画面。

有人正起劲地发牢騒说怪话,我就讨厌那种只责怪别人而不责怪自己的人。rǔ房和责怪是与性密切相关的特征,这两个特征都是女性染色体的产物。

继续来往

他快速地揿着按钮而不再看电文内容了,由于电文跳得很快,他差点漏掉了这则电文:

刚刚获悉,穆罕默德·加法尔生命垂危,他仍住在医院,估计不会活到明天早晨。我猜想这种巫术可能有什么名堂。

阿瑟·凯恩

桑德斯凝视着荧光屏。一个男人将死于巫术?他想象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垂死者的思想仿佛属于另一个世界,而与这个世界无缘了。此时他听见弗尔南德斯在说:“我不在乎,哈里,只是康拉德公司有关系到性騒扰的材料,无论如何我们要从他们那儿得到它。”

桑德斯咔嚓一声,看了最后一条电文。

你查错了公司。

艾弗兰德

桑德斯将电视机转到弗尔南德斯可以看到的地方,她一边对话筒讲着一边皱起了眉头。“哈里,我要走了,你尽力去办吧。”她挂上了电话。“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查错了公司?这位朋友究竟是如何知道我们行动的?这条电文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桑德斯瞧了瞧电文的上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暴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