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传奇》

第08章

作者:迈克尔·科迪

曼哈顿

一个留着长发、长着天蓝色眼睛的男人正沿着第五大街走着。他嘴里吹着《雅克兄弟》的曲调,模样十分引人注目。淡淡的夕阳照在他淡黄色的头发上,反射出亮光,似乎给他的头部和宽肩加了一道光环。他身穿黑色服装,有点像牧师,更使他的神态显得像天使一样。他右手提包里露出一些鲜红的玫瑰,下身穿着黑色紧身皮裤。只有这些暗示他也有一些世俗的慾望。他吹着口哨,五官秀气的脸上带着无忧无虑的宁静的微笑。

他引起了过路人的注意,但他们绝想不到自己的欣赏目标实际上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人。他们当然也不会想到这个女人是去执行一项“正义处决”。

玛利亚·贝娜瑞亚克不时地眨眨眼,让彩色隐形眼镜戴得舒服些,同时竭力忍住想挠挠头皮的强烈慾望。她通常戴特制的假发,但这次却不得不“借”了一顶。她非常清楚她的同行们更愿意选择一种不显眼的“灰色”外貌,尽量不惹人注意,不让人看到。有时候这很有效,一般情况下她也讨厌别人过分注意她。但也有的时候她喜欢利用自己通过整容手术变得平坦的面容和身体作为画布,在上面画上误导别人的图画让目击证人事后回忆出来。这次就是这个情况。而且,今天这副打扮能够帮助她接近猎物。

玛利亚现在已经能够看到斯莱·冯塔纳住的那幢公寓楼。从公寓的窗户可以看到公园。非常醒目。根据伯纳德修士在马尼拉文件夹内提供的信息,冯塔纳的这套公寓是他在东海岸的住处,在他需要躲开洛杉矶的时候,或是要和他所迷恋的高级模特兼男妓巴比共度时光的时候,就会来这里。斯莱·冯塔纳是一个臭名昭著的色情电影制片人,专拍赤躶躶的异性恋黄色影片。而他竟然是个同性恋,玛利亚却一点不感到这有什么矛盾。她从自己收集的资料了解到斯莱·冯塔纳有各种性变态。他得过八次戛纳色情电影金奖,控制着世界色情影业的很大份额。但是他真正感兴趣的是有凶杀纪实镜头的黄色影片:录像中的受害人,通常是女人,正在性交,然后在进入gāo cháo时被性施虐狂杀害。为了证明这些死亡是真实的,镜头一直对着受害人脖子被砍的过程,总是用特写镜头,而且常常砍得很深,脑袋几乎都被砍掉下来了。玛利亚看过一部这样的录像片。那是经过许多次转录以后的带子,与母带已相去甚远,充满划伤与雪花点,但内容清晰可见,仍可值数千美元。

那盘带子是巴比的,昨晚玛利亚去格林威治村他布置讲究的公寓拜访时看了这部片子。他的住址也记录在伯纳德修士的马尼拉文件夹里,闯进去“采访”他一下是轻而易举的事。她只用了一把刀,六分钟时间就让这位体态健美的家伙将冯塔纳所有的情况都招了出来,并且安排今天与他见面。这毫无用处的巴比被她扭断脖子后,她翻了他的衣橱,从里面选了一套黑色行头,冯塔纳喜欢他最宠的同伴穿这套衣服。

将巴比头皮割下来比她预料的要难些,就像削橘子皮,又不能将皮弄破。但是费了一番力气后终于成功了。她将头皮晾了一夜,今天早晨用爽身粉和胶带将它固定在自己剃光的头上。效果很好,只是痒得要命。

她从黑皮手提包里拿出墨镜戴上。离住宅区的公寓大楼只有几码远了。她感到一种熟悉的兴奋与对即将伸张正义的期待,就好像身体里涌动着热乎乎的、甜蜜的糖汁。

看门人站在入口处凉篷的下面。他穿着制服,看上去很高大,但却不给人威胁感。她披着金发,穿着黑色衣服走过来时,他马上避了开去。巴比说过他要穿这身衣服。巴比还对玛利亚解释过看门人认识所有为这幢公寓的富人提供服务的妓女和男妓。看门人都很明白什么时候应该不去注意进入公寓的人。想到斯莱·冯塔纳付小费给看门人,只是让杀手能够顺利地进入他的家,玛利亚的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微笑。

玛利亚几乎没看守门人一眼,就十分自信地大步跨进门去。大理石装饰的大厅光线暗淡,玛利亚径直走到电梯跟前。进去后她看了看表。十四点五十二分。冯塔纳在等待巴比下午准三点到达。有足够的时间。

到了七楼她走出电梯,在楼梯井那儿等着。这里很黑,一片漆黑。黑暗总是让她感到不舒服。她深吸了一口气,提醒自己黑暗只是暂时的。她看到右边有一个定时开关,一闪一闪的像灯塔一样。一按开关,顿时一片光明驱走了她心中的不安。她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副和避孕套一样薄的rǔ胶手套。她很熟练地将手套戴上,然后检查了一下包里的东西。她先看了一下摄像机是否在里面,当然没有会留作证据的录像带,但这已足够了。包的最下面,摄像机旁边,是她的可靠武器阔头弯刀。她在红玫瑰下面摸出其余三件小东西:一卷高粘度、高强度的胶带,一根勒杀绳,一支黑钢笔。她把前两样东西放在夹克口袋里。钢笔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拔掉笔套后却露出了特别长的笔尖——不比皮下注射针头短多少。她对着笔尖吹吹,确信笔尖是干净的,然后套上笔套,又放回包里。一切准备就绪。

她感到胸中一阵正义的震颤。她是复仇天使,是上帝的鞭子。今天这个日子里,罪恶的潮流会暂时得到遏制,许多罪恶之头之中将被砍掉一个。

她打开进入七楼的门,看看走廊里。她清楚地看见走廊尽头深色木门上醒目地镶着铜制门牌“70”。那扇门后面,斯莱·冯塔纳应该是独自一人,等待着三声敲门声和门垫上的一束红玫瑰:这是巴比特别的招呼方式。多么感人,玛利亚想着,chún边没有一丝笑意。

手表上的脉冲闹钟无声地震动着她的皮肤。她低头一看:十四点五十九分。是时候了。

她踩着厚厚的地毯走过去,将玫瑰花放在70号公寓门口,然后在门左边贴墙站着。她的右手在口袋里摸着勒杀绳,仿佛那是一串念珠。她控制好呼吸,将手指关节靠在门上。

笃、笃、笃。

移动的声音。有人朝门口走过来的脚步声。

她听到门闩被拉开,门链被拿开。然后是钥匙转动,接着又是一把钥匙。倒是很注意安全,玛利亚带着一种阴郁的幽默想道。她听见门打开了,感觉到空气温度有些变化。公寓内很暖和。她听到深吸一口气的声音,然后是兴奋的笑声,同时看到一个男人弯下身子去捡地上的玫瑰花。

玛利亚调整了一下姿势,不让光线直接照到自己,低下头让巴比长长的金发披在脸上,然后走到冯塔纳跟前,她紧身皮裤的前裆在他的头上方几英寸。虽然冯塔纳弯着腰,但她看得出这个黄色影片制作人是个矮个,不到五英尺零七。长着一头细细的、蓬乱的黑发,大号的丝衬衫也掩饰不住他皮肉松弛的身体。

她看着他拿起玫瑰,慢慢站起身。他那双贪婪发亮的小眼睛看着她,想看清她长发遮掩下的脸。这使她想起过去在孤儿院的一段日子,她希望忘记的日子。

“你好,巴比。”冯塔纳兴奋地说,他的手下意识地摸着裤裆。“上帝,很高兴你来这儿。自从我们通话后我好像随时会爆发。”他退回到房间里面,示意她跟进来。

玛利亚的手一直在背后忙着准备好勒杀绳。她用脚踢着手提包,走了进来,将门在身后关上。冯塔纳看了一眼地上的包,舔舔嘴chún。“你带了一些玩具来一起玩吗?”

“可以这么说吧。”玛利亚尽量模仿巴比的咬舌音回答道。

但也许她模仿得不够像,也许头发不再遮住脸,冯塔纳突然盯着她看。“你是不是长高了,还是别的什么?”他问。

玛利亚向前一步笑了笑,身后的手绕到前面来似乎想拥抱他。“不是。我多年来一直这么高。”

冯塔纳皱起了眉头,眼中的慾望变成了怀疑与恐惧。他意识到事情不对头。但玛利亚并不在乎:已经太晚了,她已经进来了。她一边看着他的口型变化着好像要质问:“你到底是谁?”一边迅速将勒杀绳绕在他的脖子上,用外科医生般的熟练手法把他的问题挤了回去。冯塔纳立即扔掉玫瑰,拼命地去抓陷进脖子里的钢丝圈,一边像高水的鱼一样大口喘气,全身扭动。

为什么他们总是这么做?玛利亚看着他饱含恐惧的眼睛鼓出来,纳闷地想。没有一个人行为理智,去对付她的手指,把它门一个个折断,直到她不得不松手。他们总是去抓已经陷进脖子里的钢丝。这么做真蠢,一点用处也没有。

玛利亚迅速扫视了一下开敞式平面布置的房间,将目光集中在客厅区淡色的真皮椅和最重要的电视机上。她好像拖一条呜咽的狗似的将冯塔纳从豪华的粉红大理石壁炉前拖过来,将他接到一张正对着电视机大屏幕的椅子上。电视屏幕又大又黑,像光滑的大理石,是她完成使命很合适的圣坛。

她松开勒杀绳,但冯塔纳还没来得及吸进一口气,她就从身边的咖啡桌上抓起一只小小的粉红大理石蛋塞到他嘴里。然后她从口袋里掏出那卷胶带,撕下一段,把他的嘴封住。紧接着,她用胶带把他捆在椅子上。最后将他的眼皮向上贴住,所以他全身上下只有滴溜溜转着的、充满恐惧的眼珠可以动。她又从包里拿出摄像机。现在她可以从容地为最后的表演做准备工作了。

电视机看上去光滑滑的,似乎没有按钮。她花了一些时间检查了所有控制按钮,插上必要的连接线后,将摄像机放在电视机上面,让镜头对准嘴被塞住的这个人。然后她拿起遥控器,把两台机子都打开。屏幕闪了一下,然后就看到斯莱·冯塔纳的前额充满了整个大屏幕。图像很清晰,玛利亚能看得清他开始秃顶的发际线下面往外冒着的颗颗汗珠。

“你看上去很紧张,斯莱,”她说,“我以为你现在应该已经很习惯试镜头了。”她重调了摄像机和可变焦距镜头,让冯塔纳从腰往上的部分十分清楚地展现在屏幕上。他发狂的眼睛乞求地看着她,淡米色丝衬衫的腋下显出深色的汗渍,形成越来越大的圆斑。他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扎得很紧的胶带下面用力。她微笑着摘掉假发。看到她的光头,斯莱·冯塔纳的眼睛更往外突了。接着看见她从包里拿出一把拔出鞘的阔头弯刀,他的眼睛差点从眼窝里迸出来。

“好的,”她边说边绕到他身后站定,左手拿着遥控器,右手拿着弯刀,“表演开始吧。”

她弯下身,让自己的脸与他的脸并排,两张脸都清楚地出现在屏幕上。她将嘴凑近他耳边,看见他头发上的发蜡,然后像情人一般亲密地说,“我看过你更有专业水准的作品,尽管我不指望达到你的水平,我希望你知道我的行为是向你表示敬意。记住《圣经》。所有用刀子的人终将死在刀下。”她用遥控器将镜头拉近,对着他的脖子,最后整个屏幕上几乎只看到他冒汗的喉结紧张地上下蠕动。然后她的右臂绕过去将刀锋搁在他脖子上。屏幕上弯弯的、锋利的刀片那一尘不染的银色与他在西海岸阳光下晒黑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她感觉到斯莱想躲开去,但胶带和她的胳膊牢牢地按住了他的头。

她一边慢慢地将锋利的刀口切进他的肉里,一边将摄像机镜头从脖子转到眼睛,直到屏幕上只有他的一双眼珠。斯莱竭力想闭上眼睛,想转过脸来不看屏幕,但胶带使他动弹不得。在她的右手缓慢地用刀锋抹着他的脖子,切开肌肉和纤维组织时,冯塔纳不得不瞪眼看着自己灵魂的窗户。他既是恐惧的影星又是自已被凶杀的纪实片的观众。那双颤抖的眼珠被迫目击自己的痛苦和死亡,看着玛利亚一直盼望的完美的时刻;扩散的瞳孔颤抖着,标志着一个堕落的灵魂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在那里接受严厉的判决,永远的惩罚。

刀锋快要切到喉管时,她从往外涌血的地方抽回刀子,对着他的耳朵小声说:“你现在要死了,你将永远被诅咒。”她很满意这人知道自己的罪恶得到了报应,便一刀切了下去。她和斯莱一起看着他的血从喉管里喷出来,喷得满屏幕都是。一两秒钟以后,巨大的瞳孔问了一下就变得空洞洞的了。

玛利亚不禁呼出一小口气。杀人的任务已完成了。她现在应该离开。她是复仇者,一个职业复仇者,又完成了一次无可挑剔的暗杀。但是她还不能走,还有一件事要做。

她必须留下签章,以证明她完成了这次任务。她从包里拿出自来水笔,打开笔套,露出定制的特长笔尖。然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基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