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传奇》

第13章

作者:迈克尔·科迪

三天后 日内瓦

自从玛利亚·贝娜瑞亚克在意大利海岸盯梢卡特博士和杰克·尼科尔斯,已经过去三天了。她现在坐在拉·西科尼饭店富丽堂皇的门厅里,一边等候被召见,一边欣赏着闪光的木板和优雅的大理石。她以前曾经来过这秘密的地方几次。都是为了见神父。她知道伊齐基尔·德·拉·克罗瓦神父喜欢这儿,因为这家饭店品味高雅且不张扬,对待客人总是很有礼貌,而且从来不问什么问题。他在这里包了一个套房,每次来这座城市检查兄弟会的银行利息都住在这里。

玛利亚看了一眼服务台旁边装饰华丽的立式大钟。她已经等了近二十分钟。往常神父总是很快就见她,她想也许今天他有很多事情要做决定。她交给伯纳德修士的那些照片和笔记就够他想一阵子的。她交叉着双腿,摸摸自己朴素的海军蓝裙子,慢慢喝着矿泉水。她并不特别着急。

大理石地面上传来脚步声,她便掉过头朝电梯这边看着。只见伯纳德修土肥胖的身躯向她这边走来,她拿起公文包,站了起来。他穿着一身严肃的深色西装,山羊胡子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乱,但他撅起的厚嘴chún却仍然含着他惯常的讽刺。

没有任何寒暄,他只是招招手,很简短地说了声“过来”!便转身朝电梯走去。他们乘电梯来到三楼。出了电梯又沿着长长的镶着木板墙裙的走廊来到标有“310”套房的门前,其间一句话也没有说。玛利亚很想问问他对那些照片的看法,或是他认为卡特博士在干什么。但她保持着沉默。自从上次她发现了科学家的计划而没有得到任何赞扬,很长时间以来她已经不再对伯纳德抱任何指望。只有神父同意才是有价值的。

她跟在伯纳德后面走进套房。右边是一间大理石装饰的大浴间,左边是豪华的卧室。前面是灯光柔和的会客区,有一张奶油色大沙发,还有两张配套的单人沙发。长沙发的一头坐着一个男人。她迅速扫视了一下这装饰讲究的房间,发现没有别人,便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失望。

“神父在哪儿?”她问。

沙发上的高个子站了起来。他瘦瘦的,戴着金属框圆眼镜,虽然已秃顶,看上去仍比伯纳德年轻好多。玛利亚几年前曾见过赫利克斯·科克汉姆两次,她不明白他现在为何在这里。他是首要使命执行人,而这次要谈的是第二使命的事。

赫利克斯修士对她笑笑说:“复仇者,伊齐基尔神父不参加这次会议。不过他让我们告诉你他很欣赏你的高度警惕。”他朝她伸出右手。“愿他得到拯救。”

她说了这句问候语的下半句,看了一眼赫利克斯面前的玻璃咖啡桌,见到了自己的笔记和照片在上面。

“我的发现不够重要吗?”

赫利克斯朝她笑笑。“正相反。这些非常重要,因此他推迟了几项有关计划的执行。”他指了指一张单人沙发,她很不情愿地坐了下来。

伯纳德修士在长沙发赫利克斯旁边坐了下来,问她,“你有没有按照我们的要求将照片原件和底片一起带来?”

她打开包,拿出一个塑料文件夹递给他。文件夹里面装有她收集到的所有“证据”。

她说:“这应该足以说服你尽快阻止科学家的行动。我已做好准备,随时听从你的命令。”

伯纳德和赫利克斯翻看着她的笔记和各种照片,她在一边看着他们。她不止一次注意到两位修士交换目光,并谨慎地点点头。

最后是赫利克斯抬起头说道:“你认为卡特博士在干什么?”

“他在干涉上帝的基因。”

“他的动机是什么?”赫利克斯问这话时好像已有了答案。

她耸耸肩。她也想过这个问题,并已研究过她收集的材料,从各方面猜想他的目的。她甚至在从意大利回来的航班上坐在卡特博士和杰克·尼科尔斯后面,想偷听到他们的计划。但是她所听到的只是“迦拿计划”这个名称。“我不完全清楚他的动机。可能他想通过证明耶稣只是一个凡人,从而否定宗教?也可能他想在某方面利用基督的力量?”她听了一会儿,在胸前画了个十字,“也许他试图克隆耶稣?”

赫利克斯摇摇头。“不,现在那还不可能。即便是卡特博士也会觉得那太难。克隆人类还要再过几十年。”

她等着听听赫利克斯有什么看法。人人都知道较年轻的首要使命执行人对当代技术了如指掌。但这位高个子修士什么也没有说。“那么你认为他为什么做这些?”最后她问道。

赫利克斯不再看着她,眼光回避地看着面前的桌子。“我也说不定。可能与分离出基督的基因有关。可能他认为如果找到并利用这些基因,他就可以创造出一种神奇的葯物;一种适用于所有人,可以治疗所有疾病的万能灵葯。从商业的角度看,那可以使他更加富有,比现在还要富有。更重要的是,这会使他具有无上的权力。”赫利克斯叹了口气,“但那已经与你没有关系了。”

她十分吃惊。“你是什么意思?跟我没有关系?”

这时伯纳德修士向前靠了靠。“复仇者,让我来解释我们对卡特博士的计划;还有我希望你做的事。你在听吗?”

“当然,我在听。”

“好。这很简单。”她注意到他手里拿着一只马尼拉纸信封,“我希望你什么也不要做。在我通知你采取行动之前,你不要碰他。你现在有其他任务。其他正义刺杀需要你的技术;就在这个信封里。”

玛利亚感到浑身发冷,突然又浑身发热。“这是因为斯德哥尔摩事件,是吗?”

伯纳德修士摇摇头。“不,这和斯德哥尔摩没有关系。只是因为我们对卡特博士另有计划。”

“什么计划?你们是不是要让娥摩拉去?他缺乏想像力。他永远不会发现那科学家在做的事情。我应该有……”

“复仇者!”伯纳德提高嗓门,打断了她,“正义处决卡特博士的计划推迟到可预见的将来执行。我已经给了你其他计划的命令。去执行吧。”

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推迟了?为什么?我要求与神父谈谈。他会……”

这次是赫利克斯打断了她。他的声音很坚决,也很有分寸。“已经决定了,复仇者。伊齐基尔神父亲自批准了这个决定。请不要再管它了。”

她看到伯纳德瞪眼盯着赫利克斯,很不满这位同事试图说服自己的手下。然后伯纳德转向她,因为她竟敢当着赫利克斯的面不服从自己的权威而怒不可遏。他说:“复仇者,你已经被宠坏了。你是一个杀手,你接受内圈的战略命令,接受我的命令。如果你对我表示疑问,你的职务将被暂停,甚至让别人取代。娥摩拉可能不如你有创造性,但是他绝对服从命令。你并不是不可缺少的。你懂我的意思吗?”

玛利亚不理他,转脸对赫利克斯说话。她觉得赫利克斯看上去有点尴尬。“赫利克斯修士,你肯定神父批准了这个决定?”

“你已经听到伯纳德修士说的话了。”

“你能不能告诉我他为什么批准这个?”

赫利克斯耸耸肩,刚要开口,伯纳德面红耳赤地站起来,用手指着门。“复仇者,这次会面已经结束。把照片和笔记留下,你离开。”

于是玛利亚转身面对这位第二使命执行人,直视着他的眼睛。她不再小心掩饰,冰冷的目光里完完全全流露出对他的蔑视。她起身准备离开,却见到他的小眼睛闪了一下,避开她的目光。

她朝赫利克斯点点头。“赫利克斯修士。”

高个子修士也向她点点头。“复仇者。”

然后她大步从伯纳德身边走过,径直走出门去。

晚些时候 伦敦

当晚玛利亚赤身躺在她伦敦公寓的单人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感觉自己受了伤,像一头痛苦的野兽。她记不起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孤独无助。自从离开科西嘉岛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她和往常一样开着灯睡觉,但今晚虽然头上有四只白炽灯、六盏聚光灯让黑暗不能靠近,她却无法驱走心里的阴影。

在卡特博士逃脱她的惩处之前,伊齐基尔总是把她当做自己人,待之以尊重和爱。她是他最喜欢的人——被选中的人。但现在神父却和她疏远了,一切与她的联络都交给伯纳德修士,而伯纳德修士对自己既不理解也不珍惜。这全怪卡特博士,只有将他毁掉,一切才能恢复如初。她对此很有把握。只有到那时她才能赢得神父的爱,再次成为一名被他珍爱的家庭一员。

她的手伸到床头柜上,用手指摸着冰冷的钢刀。触摸刀锋使她浑身战栗,感到既恐惧又兴奋。这一战栗斩断了她的焦虑,使她看到了解脱的希望。她的手紧紧握住刀柄。

她从床头柜上抓起匕首,举在头上。她迎着头顶上灯泡的亮光仔细打量阔头刀弯曲的刀口,另一只手的拇指试着刀锋。她使了一点力压下去,拇指的皮肤被切开,流出一滴血,滴到她的左眼上。她看着眼睛上的血滴变得越来越大,尽力不眨眼睛,最后这温暖的血滴在她睁开的眼里破碎开去。

接下来,她用手稳稳地扶着刀片顺着身体往下移,移到还没完全愈合的伤疤那里。她看也没看,就将锐利的刀锋朝下,向大腿压下去。她慢慢地摇动刀片,直到感觉钻心的疼痛,皮肤破开,鲜血开始往外涌。

在玛利亚十五岁生日的前一天,克里曼莎嬷嬷叫她去她的书房。克里曼莎是卡尔威附近的科西嘉孤儿院的大主管。玛利亚紧张地拖着脚走进书房,站在那张很大的书桌前面。这凶狠的女人毫不掩饰她对玛利亚的厌恶。她是一个胖胖的女人,戴着引人注目的大眼镜,眼镜框差不多搁在她那圆鼓鼓的突出来的脸颊上。她的厚眼皮眼睛在镜片的后面闪着不祥的、邪恶的光。在玛利亚看来,她就像一只肥胖的大蛤螺,蹲在书桌后等待苍蝇飞过。当这只大“蛤蟆”瞪着歹毒的眼睛开始说话时,她觉得那尖尖的红舌头随时会飞出来伤害她。

“玛利亚,你知道,安杰洛神父要来视察。他巡视完了以后要求派一个女孩到塔楼书房里读书给他听。实话跟你说,有很多更合适的女孩,我更愿意让她们代表我们去他那里。但不知为什么他直接指定你。听着,玛利亚,这是一个荣誉,你要给安杰洛神父留个好印象,这很重要。所以表现要好些,如果你不听话我会知道的——你知道我会怎么治你。”

玛利亚点点头,她当然很清楚这“蛤蟆”会施出怎样的惩罚,自从她出生三天被抛弃到这里这么些年来,这“蛤蟆”的大多数惩罚都是落到她头上。

“蛤蟆”的薄嘴chún轻蔑地撇出一丝笑容,但她的眼睛里却一点笑意也没有。“好的,那么赶快去吧,他在等你。”

中心塔楼是这所破旧孤儿院的主要建筑。玛利亚沿着石阶往上走,一边纳闷安杰洛神父为什么指定让她去。安杰洛神父是孤儿院最高层人士之一,她当然知道他是谁,可是他只是上次来时见过她一次。那次他四处溜达时发现她在洗衣房干活,便偷偷看了她一会儿。那就是克里曼莎主管所说的“巡视”。他只是偶然注意到她的。她和别的女孩不同,她总有一大堆活要干,没空被介绍给来访的大人物。

玛利亚早就不再白费力气去想明白为什么修女们都恨她,她只知道她们确实恨她。她们总是将她挑出来,找出各种借口来惩罚她。她知道这与自己的外貌有关。因为她的眼睛,一些修女叫她“魔鬼的女儿”,她们将她的红棕色头发剪得很短,短得连头皮都能看见。“不要以为长的漂亮就很特殊。”自从她记事起她们就这么说。玛利亚不再试图去想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只知道她恨自己的长相,希望自己的相貌平常些,不再引人注意。那样的话她就不再使孤儿院难堪,她就会有朋友。

玛利亚一边向小书房关着的木门走去,一边再次问自己为什么安杰洛神父要她去,而不是要别的“更好的”女孩。但她一点也不感到荣幸,她只感到紧张得胃部在缩紧。毕竟安杰洛神父在教堂有很重要的地位,他一定直接与上帝通话;甚至克里曼莎嬷嬷这只蛤蟆,在他来时做事也战战兢兢的。

到了书房门前,她举手要敲,但又犹豫了一会儿。她在想如果自己转身回到洗衣房去,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她知道自己肯定会被惩罚,也许会被关进可怕的小黑房里。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怯生生地在门上敲了三下。

“进来!”里面传来瓮声瓮气的声音。

她的手颤抖着,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基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