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传奇》

第18章

作者:迈克尔·科迪

波士顿 克里克实验室

贾斯明·华盛顿坐在克里克实验室,看着丹进行基因组排序,她抑制着自己要发抖的感觉。她知道这基因检查仪复杂的大脑并不理解它正在做的事情意义有多么重大。尽管它极其锐利的眼睛能看得见,但它并不认得所看到的东四。尽管它聪慧的大脑能阅读,但它并不理解所读的内容。丹只是机械地扫描放在它“锐眼”下面的染色dna基因字母。同样,它的“虚拟脑”也只是机械地解译dna的密码,判定这些密码是为哪些氨基酸,最终哪些蛋白质编排的。

基因检查仪不会去关心它所分析的标本的属主是谁;它只分辨组成该标本的基因。对丹来说,部分相加并不大于整体。相反,它相信部分构成了整体,这是最重要的。与贾斯明不同,这基因检查仪并不在乎它现在分析的dna里含有生活在两千多年以前的一位木匠的基因结构图;这就是被世人称为耶稣基督的人。

汤姆从特拉维夫回来已有两天了,见到他安全返回,她和别的人同样松了一口气。但他一开始把带回来的牙齿和铁钉给她看时,她却无法像别的人那样显示出极大的热情。尽管这两件样本并没有对她有关基督升天的信仰构成任何威胁,但一想到这些样本可能是真的就让她感到不安。她无法摆脱一种时时刻刻在她脑海响起的,一点都不科学的想法:这些样本可能包含的秘密应该继续成为秘密。

她看看站在另一边的鲍勃·库克。这位加利福尼亚人虽然皮肤晒得黝黑,此时却显得苍白,而且他看上去异常紧张。他的桌子上、他旁边的诺拉·卢茨的桌子上放满了移液管、凝胶,还有摆放整齐的埃朋道夫试管,里面全是染过色的dna。“快了。”她说。

“是的,”鲍勃紧张地笑了一下说,“七分钟。烧一块牛排的工夫。”

“汤姆最好快点来,”诺拉说,“否则他就赶不上了。”

“别担心他。”贾斯明说。汤姆一个小时之前悄悄离开去检查病房里的病人了。不过他知道什么时候该来。“他会来的。”

当初汤姆说服她接受迦拿计划时,她纯粹是出于对他的忠诚和对霍利的关心才这么做的。她从来没有真正相信他会找到真正的标本,即使找到的话,她也不相信标本里真的会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但现在她可不那么有把握了。这两天,她和鲍勃、诺拉一起帮助汤姆准备这所谓的“拿撒勒样本”。她看见钻子钻进可能真的是耶稣基督的牙齿,并从牙齿深处抽出dna。而巨她亲手从那颗可能真的将基督钉死在十字架上的铁钉上刮下残存的血块。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这真的很可怕,她觉得有点不能自持。一会儿,再过一小会儿,她就能肯定地知道拿撒勒样本是否是真的,它们是否含有上帝的基因。

“进行得怎么样?”汤姆冲进实验室,问道。

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蓝眼睛激动得闪闪发亮:“快出来了吧?”

她点点头,“是的,快了。还有几分钟。”

实验室的门又打开了,杰克走了进来,在他后面进来的是阿列克斯。在丹要揭示为什么基督与众不同的原因时,大家都不愿错过这个亲眼目睹的机会。

基因检查仪的轰隆声突然改变了声调。曲线优美的黑颈上的灯闪亮起来。

“结果出来了。”她说。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汤姆·卡特已经三天没合眼了,但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清醒,注意力更集中。他还没有从参观珍宝库的兴奋中完全恢复,现在他最迫切想看到的就是丹对样本的分析。

他看到贾斯明站了起来。“在丹开始宣布结果之前,有几件事必须让你们了解,”她说,“首先,按照程序设置,基因检查仪将给我们宣布铁钉和牙齿两个样本的结果。铁钉的结果先出来。但由于样本腐蚀程度太深,如果能解读出三分之一的基因组就算很幸运了。所以大家不要失望。牙齿样本应该好得多。两个样本的结果都会出现在显示屏上,同时由丹的音箱配音。”

汤姆看见基因检查仪旁边的大屏幕突然闪亮起来,显示着天才所的标志语。

贾斯明补充说,“一旦发现什么有意义的东西,我们就启动模拟现实受话器,以便能详细地观察任何基因。”大黑天鹅警告地发出声音。“请大家安静。丹,你准备好了吗?”

顿时鸦雀无声。只有大家向显示屏靠近的脚步声。在一片寂静中丹开口了:“拿撒勒铁钉检视完毕。结果已出来。请选择屏幕上显示的选项:重要发现;染色体分析;详细基因搜索。”

“请出示详细基因搜索,丹。”贾斯明命令道。

屏幕显示突然变了,字母迅速掠过,快得来不及看清楚。移动的字母不时地停下来一会儿。这时屏幕上布满了无数的字母,三个为一组。每一组都是一个密码,代表一个特定的氨基酸:

atg aac gat acg cta tca agc ttt dta aat cgt

aac gac gct tta ggg ctt aat cca cca cat ggc ctg

gat atg cac att acc aag aga ggt tcg gat tgg tta

tgg gca gtg ttt gca gtc ttt ggc ttt ggc ttt ata ttg cta

tgc tat gtt gtg atg ttc ttc att gcg gag aac aag

ggc tcc aga act aga gca gtc ttt gtc aac gac

acg cta tca ttt ata ttg cta tca ttg cta cta gct cca ttc ttc gag

tta tgg gca gtg ttt gca gtc ttt acg ttt tta aat

cgt ggc gtt gtg atg ttc ttc att gcg gag aac aag

ggc tcc aga ttg act aga aca gtc ttt ggc aac gat

acg aac gac gct tta ggg ctt aat cca aat cca cca cat ggc

ctg gat atg aaa gtt agc aag tct aca ggt gaa gtt

caa gtc gaa ttt ttt aac cac gtc tac aga ggt tcg

gat tgg tta tgg gca gtg ttt gca gtc ttt ggc ttt

ata ttg cta tgc tat gtt gtg atg ttc ttc agy gcg

gag aac aag ggc tcc aga act aga gca gtc ttt

ggc aac gat acg cta tca gtg gca gtc ttt ttt

ata ttg cta gct cca ttc gag ctg gat atg cac

att acc aag gcg gag aac aag ggc tcc tac ttt

atc tgt tgg ggt cta agt gat ggt ggt aac cgy att

caa cca gac gca gtc,ttt ggc aac gat acg cta tca

ttt ata ttg cta gct cca ttc ttc gag tta tgg gca

gtg ttt gca gtc ttt tta aag cgt ggc gtt

ggg atg ttc gtg atg ttc ttc att gcg gag aac aag

ggc tcc aga ttg act aga aca gtc act aga aca gtc ttt ggc aac gat

acg aac gac gct tta ggg ctt aat cca cca cat ggc

cgg gat atg tcc aga ttg cat aga aca gtc ttt ggc

aac gat acg aac gac gct tta ggg cat aga ggt tcg

gat tgg tta tgg gca gtg ttt gca gtc ttt ggc ttt

ata ttg cta tgc tat gtt gtg atg ttc ttc att cgc

gag aac aag ggc tcc aga ttg act aga gca gtc ttt

ggc aac gat acg cta tca ttt ata ttg cta gct cca

ttc ttc gag tta tgg gca gtg ttt gca gtc ttt acg

ttt tta aat cgt ggc gtt gte agt tgc gtg atg gtc

ttc att gcg gag aac aag ggc tcc gag ttg acg aga

aca gtc ttt gct cca ttc aga ctg gat atg cac

att acc aag gcg gag aac aag ggc tcc ttg tac ttt

atc tgt tgg ggt cta agt gat ggt aac cgy att caa

cca gac gca gtc ttt ggc aac gat acg cta tca ttt

ata ttg cta gct cca ttc ttc aga tga tgg gca gtg

ttt gca gtc ttt acg ttt tta aat cgt ggc gtt gtg

atg ttc……

每当屏幕上的字母停下来时,就出现一个闪动的数字,代表着这个dna密码与二十三对染色体中的哪一对有关系。数字旁边是一个百分数,表示全部基因组已经分析了多少。然后字母又开始快速移动,直到所有基因组部分分析完毕。最后的百分数是百分之三十二。

屏幕显示最后一次变动后,出现了一个表格,左边一栏是所有二十三对染色体,右边一栏是每对染色体中可分析dna的百分比。

“所有染色体损坏,”丹解释说,“可分析部分未发现特殊基因。需要更多的信息来推断缺失部分。”

“不行?”阿列克斯问。

“不行,”汤姆回答,“因为我们只能读出样本的三分之一,所以得不到很多东西。dna是很坚固,但由于铁钉锈蚀,而且时间太长血球腐烂了,所以基因密码的主要部分已难以辨认,或者已损坏。我们能肯定的只有一点:在可分析的三分之一里没有特别基因。”

“那么现在怎么办?”

“我们等待牙齿dna的分析结果。有牙齿表面的珐琅质保护,应该没有问题。从埃及法老的dna研究来看,有的比这个样本还早一千年,从牙齿或骨骼内取得的基因物质是所有基因物质中保存完好的。”

和平常一样,阿列克斯总想多了解一些东西。“但你怎么知道那里面没有特殊基因?”

他父亲喜欢文字,不喜欢呆板的数字,而且他不习惯自己是班上惟一看不懂黑板的学生。于是汤姆从丹旁边的打印机上扯下一张打印出来的结果。“瞧,你看这,”他把纸摊在手上说,“看印出来的原始数据要容易些。”

杰克也走过来和他们一起看。

汤姆将印着结果的纸举起来让大家都能看到,“这应该更清楚些。”

“这些是染色体吗?”阿列克斯戴上眼睛,指着编号的标题问。

“是的。想像这是一张美国地图。只有二十三个州。二十三对染色体就是这些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基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