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传奇》

第21章

作者:迈克尔·科迪

波士顿 天才所总部 信息技术部

离信息技术部不到四十码的地方,“利刃巴斯”正全神贯注地设法打破保护“黑洞”的壁垒。她的手指准确而迅速地在键盘上移动,同时双眼紧紧盯着屏幕上的模拟世界。

显示屏上方的数据库正式名称时时提醒她这次任务以及万一被抓住其后果的严重性。屏幕中间闪烁的红色警告语起着同样的作用:保护系统-捕猎者五号第三版本。这可能是目前世界上最牢固的dna数据库,而她已经闯过了三道口令防线,就快要将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红灯变成绿色,闯入最后一道防线进入文件。

一旦进入数据库本身,捕猎者系统会立即发现她,并且在一分钟内追踪到她使用的电脑。她必须在六十秒之内寻找基因相符的人,然后立即退出,不留下自己的任何资料,任何痕迹。假如延误一秒钟她就会被困住,无法退出,同时系统拥有者就会追踪到她的地点。那些人绝对不是贾斯明或“利刃巴斯”愿意打交道的人。绝对不是。

突然屏幕上开始闪动,好像有冲击电流。然后屏幕下方的最后一盏灯变成了绿色。她闯过了第四道口令防线。

到目前为止还算顺利。能闯到这一步感觉不错,确实不错。她深入到数据库背后复杂的程序语言,将这些重写了很大一部分,同时没有惊动系统本身。

她将箭头对准了屏幕上起电子“芝麻开门”作用的图形,只要一点鼠标就可以进入数据库。她停顿了一会儿,让自己镇定下来。只要一按下去,捕猎者系统就开始倒计时,也就没有别的机会了。

她伸出左手,解下手表,试了试数字语音报时。“五秒”,手表发出单调的声音。她满意地点点头,设定好报时,将表放在键盘旁边。她重新握住鼠标,将箭头移到包含拿撒勒基因的文件图标。这个压缩电子文件里只存有这三个混合基因的序列。贾斯明编制了这个序列是为了加快寻找相同基因的速度。将这份文件插入数据库,启动“搜索”功能,就能找到数据库里任何基因组里可能存在的相同序列。她将图标移到屏幕中央,以便快速将它插入数据库。

“利刃巴斯”深吸了一口气,揿下手表旁边的一个按钮,然后将箭头对准进入窗口,点下鼠标。

现在她进入了数据库。

她的手指闪电般迅速移动着,将拿撒勒基因文件插入搜索窗口,选择“标题快速搜索”。紧接着,捕猎者系统就启动了。屏幕上力闪烁着红色的“警告”字样,音箱里传未短促清脆的声音:“已启动跟踪。请在六十秒之内给出个人身份密码与批准进入信号。”

突然,屏幕右上方出现一个很大的数字六十,并立即开始倒计时。五十九、五十八、五十七……“利刃巴斯”感到自己的前额快要冒出汗珠来了,但她保持着镇静。她不去理会那些逐渐减小的数字,以免分散注意力,双眼紧盯着屏幕中央的搜索窗口。一条白色宽条横跨窗口,从左到右逐渐变黑。下面是一个百分比数字,以五为单位递增,表明数据库已检索过的部分。

现在白条上已有十分之一填上了黑色,下面显示着“已搜索百分之十”,然后,似乎过了好长时间白条上又填了一块黑色,百分之十变成了百分之十五。

右上方的时钟继续在倒计时。四十二、四十一、四十……

白条变黑的速度很不均匀。从百分之十五变到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二十五。然后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达到了百分之三十。

三十二,三十一,三十,倒计时钟滴嗒滴嗒响着。

“三十秒钟,”身边的手表语音报时响了起来。

她简直不敢紧盯着屏幕,“标题快速搜索”功能提供潜在目标的最简略的介绍,但至少可以在允许时间内搜索完数据库的百分之百。但是看来成功的希望很小,非常小。

十七秒。

现在已完成百分之七十八。

然后,非常突然也非常简单,相同基因找到了。

“谢谢上帝。”她轻声说道,迅速行动起来。她没有去打开找到的文件,检查里面的内容。她只是将它选出,复制,下载到她的备份磁盘里。接着,她快速地点着鼠标,移动箭头,将拿撒勒基因取出搜索窗口,然后退出。

屏幕上的倒计时钟指向三。

“六十秒。”她的表再次报时。

直到这时,“利刃巴斯”才有空擦去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同时长长吁了一口气,放松下来。她赢得了奖品。电脑大王深入到了“黑洞”的心脏,又安全退出,丝毫不留痕迹。她安全了。

突然,显示屏发出嘶嘶声,接着显示出主菜单。她皱起眉头,意识到一定是调制解调器线路出了故障,或是被切断了。

她伸手抓起电话,按了大厅接待处的内线号码。没有声音。死一般寂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站起身走出办公室,来到电脑房。在那里她透过彩色玻璃朝大厅看去。两张台子都没人。斯德哥尔摩事件以后,杰克规定,任何时候大厅两张台子或大门门房无人警卫,就将责任人解雇。她出来走到靠近些的台子跟前。

这时她看到一只擦得雪亮的黑皮鞋。

这看上去很不正常,鞋子从桌子另一边伸过来,角度很怪。她疲倦的大脑过了一秒钟才发现这只鞋里有一只脚。她感到越来越恐惧,便朝桌子的另一边绕过去。她看到了一只脚踝,接着是一条穿着裤子的腿,另一条腿伸向左边;最后她看到了警卫人员乔治的整个身体。她喜欢乔治;去年夏天公司举行的烤肉野餐会上她见过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他睁着眼瞪着她,但那双眼睛却像空白的电脑显示屏一样。他的胸口和脖子上有三个整齐的子弹洞,一层滑腻的血在大理石地面上朝她这边淌过来,就要到她的脚下了。

贾斯明抑制住恶心的感觉,跨过这摊不断漫延的粘湿湿的血迹,摸摸乔治还有点体温的手腕,看看是否还有脉搏。然而他的眼睛已经说明了真实情况;乔治的妻子已成了寡妇,他的两个儿子已失去了父亲。她的胃里又一阵翻腾想要吐的时候,她看到了另一张台子后面躺着的第二具尸体。

她用手捂着嘴,竭力抑制着越来越强的恐惧感,本能地抓起电话。她机械地将电话放到耳边,又一次听到一片寂静,她暗骂自己真蠢。动脑子想想!该死!想想!

快跑!离开这里!现在就跑!她的心里冷冷地、本能地发出这些命令。与此同时她感到一阵恐惧。现在不再只是为这两个人的遭遇感到震惊;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也可能遭到同样命运,不禁毛骨悚然。她转身离开这些血淋淋的尸体,这些台子,眼睛盯着通向地下停车场的台阶,几乎没去注意闭路电视的监视屏。

电视监视屏。

她见到屏幕上的白大褂只有一微秒的瞬间,但上面的图像却牢牢印在她的视网膜上。她希望是自己看错了,便强迫自己停下脚步,再去看看桌前的监视屏。身穿白大褂的人在标有“克里克实验室”字样的屏幕上走动着。

汤姆还在这里。

就在这一瞬间她明白了“传道士”已进入金字塔来杀他。

她的脑袋里有两种声音在说话。一个声音仍然在喊:快跑!喊声比刚才更大、更有说服力。跑到车上去!这声音说,找人来帮忙!不会有谁要求你做更多。另一个声音则轻得几乎可以被忽略。这声音对她说找人帮忙已来不及了,只有靠她来帮助她的朋友,给他提个醒。

“但是我该怎么办?”她一边大声说,一边不由自主地朝通向车库的台阶,朝安全地带走去。突然她想到了什么,便停下脚步。她转身走到乔治的身边。她尽量不去看他的眼睛,将他翻过身来。

枪套已经掉下来,但那枝丑陋的黑枪还在。

她的手指颤抖着打开皮枪套,检查了一下枪膛,就像她哥哥以前教她的那样。里面装满了子弹。她拉开保险栓,两手握住枪,感受着它的重量,心里想着死去的哥哥男子汉的语言——只有在你准备用枪时才带枪。

她准备用枪吗?去做她发誓永远不做的事,去用枪瞄准某人射击?朝电梯走去的时候她感到嘴里发干,两腿发软。

不!她脑袋里的声音发出了命令。不要乘电梯!杀手会知道你上来了。不要让她知道你在这儿。从步行梯上去!

她转身朝楼梯跑去。她推开门时竭力想像自己已不再是贾斯明,而是从前的“利刃巴斯”——挣脱虚拟世界的限制来到真实世界漫游的电脑大王。她有一支枪,有自己的行动方式。

她还想再要什么?

勇气,她想道,我想要更多的勇气。

她深吸了一口气,让颤抖的双腿镇定下来,开始从黑漆漆的楼梯道往上爬。

楼上,汤姆叹了一口气,看着这个人的眼睛。

“告诉我第三个基因的情况!”他命令道,“告诉我它们的功能!”他举起一只装满新基因血清的玻璃瓶,在这人的眼前晃动。“告诉我它有什么功能?”他问道,“这三个基因结合在一起,究竟有什么功效?该死的,告诉我!”

但这人什么也没说,只是瞪着他。汤姆恼怒地挥手打他的脑袋,但他的手只是在空中划过,什么也没碰到。这就是全息图像的缺点:他们不善言谈,也不能作拳击沙袋。

汤姆不耐烦地摇摇头,打了一个哈欠。他回到丹面前。丹的“虚拟大脑”仍在无数次地反复运算,试图解开第三个基因这个难题。他俯身在键盘上敲了两下,基督的全息图像消失了。从早晨八点半开始——是昨天早晨——汤姆一直在研究所有的发现,但没有任何结果。

他拿起一只标着“拿撒勒三号-e感菌素”的培养皿,这是诺拉工整的笔迹。他迎着光线看了一会儿。没有蛋白质,什么也没有。他又拿起“三基因混合-e感菌素”培养皿看了看。已产出一种全新的蛋白质。而且有很多。但它到底起什么作用?

也许这些基因没有任何作用,他疲倦的大脑不无嘲弄地想道。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知道的东西。汤姆看了看表,走到电话机前。他想知道贾斯明是否还在楼下工作,搜索相同基因的人。这也不是她第一次通宵工作了,他抓住听筒,放到耳边。然后他摇了摇听筒,再次听着。真是急死人,电话里一点声音也没有。

他摔下电话,转身向电梯走去。看到门廊暗处一个身穿制服的人影,他大吃一惊。

“乔治,是你吗?电话机出了什么毛病?”

“我把它们关掉了,卡特博士,现在我们单独在一起。只有你和我。”

这深沉的女人声音使他大感意外,他脖后的汗毛开始竖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他妈的是什么人?”

阴暗处的人影走到实验室明亮的灯光下。“你知道我是谁。”

汤姆僵在自己的工作台旁,一股冰冷的恐惧感攫住了他的胸口。这人比他略矮,但仍然比一般人高些,他有一副有力的肩膀,身材像运动员。那张脸太符合传统美的标准,几乎没有什么特色,坚实的下巴,端正的鼻子,雕塑般的颧骨。只有那奇怪的声音,还有那引人注目的猫眼——一只蓝色一只棕色,告诉汤姆眼前的这人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人。他想起曾见过这双眼睛。是在“传道士”的全息图上见到的。他毫不怀疑自己现在看到的是杀害奥列维亚的凶手。

这时候,即使他看着那女人从包里掏出了手枪,他也不再害怕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愤怒。汤姆紧盯着这女人的眼睛,同时,他的手在工作台上移动着,寻找到身后的键盘。

玛利亚·贝娜瑞亚克向卡特走去,手里掂着格洛克手枪的重量。弹盒里的子弹已经用掉了八颗,所以枪变得轻些了,但还有九颗子弹。杀死大厅里的警卫太容易了。她已经封住了通向医院的门,所以夜班护士不会过来。这意味着她可以全力对付卡特一个人。

在近处看他的眼睛是天蓝色的。她盯着他的眼睛,从中看不到悔恨和害怕的影子,她心头十分恼怒。但是,等她用到那些钉子,这一切就会改变了。等到杀死了他,她会用他的血写下留言:“增加了知识的人也增加了痛苦。《传道书》第十八卷第一章。”

她用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对准他,笑了起来。这确实是个正义的时刻。“卡特博士,”她说,“罪恶的代价是死亡”。

“我有什么罪恶?”他马上反问道。他的声音只有一种情感——愤怒。

她用左手将包放在旁边的一张大桌子上,右手则握着手枪对准他。“你有什么罪恶?我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基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