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传奇》

第23章

作者:迈克尔·科迪

波士顿 天才所总部

轿车拐弯驶进天才所大院时,伊齐基尔·德·拉·克罗瓦抚弄着手上的红宝石戒指,他既感到令人陶醉的兴奋,又感到很紧张很担心,这两种感情混合在一起使他觉得很不舒服。他所有的祈祷是否最终得到了回答?

他第一眼看见彩色玻璃幕墙的金字塔形大楼就觉得不喜欢。它与圣火之洞截然相反:浮华、现代气息、明亮而高傲。没有任何与周围自然环境融为一体的意向。而兄弟会的山洞是自然界已有的一个地方,经过数百年的改造而成。与它不同,金字塔楼是强加于天才所大院绿草坪上的一个自然界之外的物体——象征着这科学家出于不安全感和虚荣心而想要控制上帝的世界。

德·拉·克罗瓦并不想到这里来。卡特让他提前寄一根带毛囊的头发,这样一个不平常的建议,也没有使他消除疑虑。但是卡特博士拒绝在电话上告诉他任何有关相同基因的详细情况,于是他不得不来一趟。“我们面对面谈会好些,”科学家两天前告诉他,“你来了就会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不愿来不仅是因为来到敌人的异教庙宇使他感到不舒服,而且他还想到这可能是个圈套。如果玛利亚供出了他和兄弟会,那么当局逮捕他最好的方法就是通过卡特博士邀请他到美国来。他与内圈成员讨论过这个问题,结果认为这很不可能。不管怎么说,如果他们已被出卖的话,政府无疑已经袭击了圣洞了。但出于谨慎,他让赫利克斯修士给他简要解释了一些科学问题,然后独自前来。如果有什么圈套,只会牺牲他一个人。赫利克斯修士会接替他掌管兄弟会,由伯纳德协助他。

到洛根机场接他的轿车停在了大门外面,他仔细看着大门周围。卡特在砂石车道上迎候他。他身边站着一位年轻的黑人女士,容貌秀丽,留着整洁的埃弗罗发式。这一定是华盛顿博士了。

他一下车主人就向他表示问候,并迈着轻快的步子陪着他走向大楼。今天是星期六,大理石地面的大厅像墓地一般安静。他虽然不喜欢这座大楼的外观,但却禁不住对内部的轻盈优雅留下很深的印象。他尤其为大厅中央三十英尺高的全息图雕塑所吸引。那色彩缤纷的dna呈螺旋式上升,形成一个双螺旋形,一直升到水晶般剔透的金字塔楼的顶端。其彩虹般斑斓的色彩呈现出来的美与圣火的纯白形成鲜明的对比。玻璃电梯载着他们越过夹层楼面来到二楼。这里宽敞明亮,他印象颇深。

走出电梯他来到一扇玻璃门前,门上刻印着“门德尔实验室——未经允许,不得入内”的字样。在这里伊齐基尔被介绍给鲍勃·库克和诺拉·卢茨。“他们两位都为分析拿撒勒基因出了力,”卡特解释说,“他们想见见你。”

“这是迦拿计划全体成员吗?”伊齐基尔问道,意思是说他们四人。

“是的,我决定尽量保密。”

“非常明智,”他赞同地点点头,这会使下面的行动容易些,他想,“确实非常明智。”

接着,科学家和他手下的人领他进门去,来到一个对他来说十分陌生的地方,那里有玻璃试管,一尘不染的工作台,发出嗡嗡声的仪器,还有一闪一闪的灯光和警示语:

警告!生物危险区。

危险!零下一百八十度——必须时时戴好保暖手套。

溴乙非啶——避免与皮肤接触。

这是一个充满敌意的环境,冷冰冰,不自然。一个鲁莽的新世界,他可不想参与其中。终于,卡特博士引导他走进另一扇门,他才松了一口气。这门上的招牌是“弗朗西斯·克里克会议室”。在这里,他看到了熟悉的会议桌和椅子,另外还有一个投影屏幕和一台奇怪的仪器,像一台机械天鹅坐在角落里。它前面的地面上有两个黑色圆形投射台。

他在鲍勃·库克旁边坐下,端起华盛顿博士放在他面前的咖啡。

“有先,德·拉·克罗瓦先生,谢谢你的光临,”卡特开始说,“你马上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请你寄那个毛囊过来。但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向你介绍我们的发现。”接下来的半小时贾斯明·华盛顿向他解释黑天鹅形状的基因检查仪器如何工作。

伊齐基尔认真地听着。赫利克斯修士已经向他解释过大部分基本内容,但不知什么原因,在这里,在这明亮、无情的地方,在古怪天鹅的阴影里听到介绍,更加感到一种震撼的力量。这些人所拥有的能量使他极为震惊。

贾斯明介绍完毕后,他一句话也没说。一个男人的三维图像出现在眼前时,他只是惊奇地张大嘴巴。起初他只是对他们凭空造出一个看起来像真人一样的形象感到惊奇,接下来使他大为吃惊的是发现这个身材瘦小结实的年轻人竟是六十年前的他自己。看着眼前自己年轻时候的幽灵,他感到一阵悲哀。多年前认识的人,但早已消失了。

“全息投射仪显示的人像是身体细胞被采时的年龄。但是如果我们想看到不同的年龄的话,丹可以加上年龄数据,”贾斯明解释道,“这个显示的是刚刚三十岁出头。”

“这真是难以置信,”他轻轻地说,现在他比任何时候都确信卡特是个危险人物,“确实令人难以置信。”

卡特解释基因检查仪怎样从基督的牙齿里发现了一个新的基因。伊齐基尔听着科学家简单介绍了所谓拿撒勒一号和拿撒勒二号基因的性能,还有看起来不可测知的第三个基因。接下来卡特继续解释由于很难弄清这些基因的功能,他现在也致力于找到与基督有相同基因的人。但伊齐基尔还没来得及就这个问题向他询问,另一个投射台已射出第二个人像。这个人像比他自己的全息图高些,留着棕色长发,一张长长的聪慧的脸。棕色的眼睛充满智慧,那眼神让伊齐基尔感到心神不宁。

卡特博士说,“这是三十多岁时的耶稣,大约与你的全息图同龄。据说他就是在这个年龄被钉死在十宇架上的。”

伊齐基尔·德·拉·克罗瓦睁大眼睛看着基督全息图像,好一阵子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为这个无神论者重现了基督的形象而感到愤慨?还是为除了兄弟会创始人以外,他是惟一见到原先救世主容貌的首领而感到高兴?“你用他的牙齿粉末可以做出这个来?”他最后问道。

“是的,”卡特轻轻答道,“就像我们用你的头发做的一样。”

伊齐基尔对自己所见到的一切以及自己怎么能有机会见到这些的,感到同样惊异。卡特比飞近太阳的伊卡罗斯①走得更远。他在操纵上帝的本质。这一刻,尽管卡特说话的语气是尊敬的,甚至是谦恭的,但伊齐基尔对他仍然感到仇恨。他理解了玛利亚为什么固执地要阻止这个人触动大怒的过分之举。卡特不只是从知识树上摘下一只苹果,他把树枝上所有的苹果都一个个摘了下来。

①希腊神话中的巧匠代达罗斯之子,与其父双双以蜡翼粘身飞离克里特岛,因飞得太高,蜡被太阳融化,坠爱琴海而死。

虽然伊齐基尔·德·拉·克罗瓦的脑子里想着这些心思,他的脸上却保持着一副漠然的表情,谈话时只关心到这里来的目的:“你说你们已找到一个与基督基因相同的人,情况怎么样?”

华盛顿与卡特交换了一个忧虑的眼色,沉默了一会儿,“我们找到了一个活着的基因相同者,”卡特终于说,“但是有一个问题。”

科学家的语气让伊齐基尔感到吃惊,“一个问题?这是什么意思?你们找不到他吗?”

“不是,我们很清楚这个人在哪儿,”卡特说,“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我来解释。”贾斯明·华盛顿自告奋勇地说,同时朝桌子一端的黑色麦克风跟前靠了靠。“我在国际刑警组织的dna数据库里找到了这个基因相同的人。这是一个提供联络的数据库,设在巴黎。它本身没有很多信息,但却是通向世界各地成员组织数据库的大门。苏格兰场、联邦调查局,还有国际刑警组织主要机构都与它联网。这个数据库高度机密,有很强的保护措施,因为你一旦进去,你就能接触到世界任何地方警方档案中的任何个人的资料。

“为了进一步提高安全系数,这个系统里的每条基因组都有一个代号。实际上三周多前我就找到了相同的基因,但无法找到代号后面的名字。后来,上星期这个人又做了一次dna检查。这一次,因为我们的中央电脑得到指令要收集我们在世界各地所有基因检查仪上所做的每一次检查结果。所以,这人的基因在被输入巴黎的数据库的同时被秘密输入了个人基因组排序数据库。”

伊齐基尔皱起了眉头,“那么,你们已经找到基因相同的人。有什么问题呢?”

“这个问题在于你的期待是什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

“在这个数据库里存有信息的都是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判了刑的人。”

沉默。

伊齐基尔有一阵子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但他越想越觉得这很合理。基督不是曾被投人大牢吗?第一位救世主不是被判死罪,被当做罪犯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吗?

他说:“第一位救世主也是被判有罪的,但他是一个正义的人。”

贾斯明清清嗓子,对着麦克风说:“显示图形。”她给电脑下命令道。

伊齐基尔的呼吸又开始平静下来,尽管他胃溃疡仍然很痛。他靠着椅背坐着,看着一个人形慢慢地越来越清晰地出现在屏幕上。

“这就是我们找到的基因相同的人。”贾斯明轻声说道。

“不!”图像最终出现时,他听到自己大声喊了出来。他瞪大眼睛看着放大的剪报在屏幕上展开时,脑子里惟一的想法就是一定是哪里出了荒唐的差错。这不可能。他感到胃酸在胃里沸腾起来,忍不住伸手去拿白葯片。

“我知道这对你是一个打击,”卡特很快地说,“我和你同样感到震惊。但是这些基因完全相同,而且它们能提供我们研制治疗方法的惟一机会。我们打算搞到血样来做化验,用这人的基因制成病毒血清。我们还准备得到允许对此人做彻底的检查,尽量搞清楚这些基因在身体内如何工作。当然,不论发现了什么,我们都会告诉你的。不过我希望沉在你能理解为什么我觉得有必要请你过来,当面将基因相同者的情况介绍给你。”

伊齐基尔只能轻轻地点点头。他完全理解,这一点卡特博士是永远不会知道的。他感觉到科学家正看着自己,但他却不能,也不敢迎接他的目光。他只是继续盯着屏幕,被上面从昨天《波士顿环球报》上剪下来的人像迷住了,黑体字大标题写着:“‘传道士’最后的传道?”下面一行字是:“被判死刑是毫无疑问的。”这些字的下面是一幅布纹照片,上面的高个子健壮女人正被推上一辆警车,她热切的目光直视着镜头,原来剃光的头上长出了细细的发茬。

伊齐基尔突然想到了他做过的噩梦,想到他献出毕生精力要拯救的救世主被人处死,而自己却在一边旁观。一阵本能的颤抖传遍他疲惫、衰老的身体。

三天后 马萨诸塞州高级法院

“请被告起立听候陪审团宣布裁决。”桑查·亨南戴法官将目光从陪审团那里转到玛利亚·贝娜瑞亚克身上,宣布道。玛利亚不喜欢这法官。她使她想起了科西嘉孤儿院的“蛤蟆”。亨南戴法官和克里曼莎修女一样,胸部肥大,嗓音深沉,戴着大眼镜。和那嬷嬷一样,她也长着一双无情的、固执的眼睛。现在这双眼睛正盯着她的眼睛。

雨果·迈尔斯试图在审判过程中证明玛利亚是为某政府机构工作的这一假设,但亨南戴法官一直阻止他这么做。传媒也许会购买,然后转卖这则杀人犯受雇于中央情报局这样的故事,但亨南戴却不会,而且她确保陪审团个要相信这一套。她严格坚持讨论核心议题,没有哪一天她不怀着正义的热情一再强调她的指导方针:

“此次审判是裁决被告在被指控在美国犯下的四十二件杀人案上是有罪还是无罪。此次审判不去猜测是否有人雇佣被告犯下这些杀人案,或者这些人的动机是什么,那将是另一次调查,另一次审判的内容。清楚了没有?”

这当然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地方检查官的工作不仅是容易多了,而且简直就是多余。正如雨果·迈尔斯提醒玛利亚的那样,证据是确凿无疑的。在冯塔纳公寓发现的玫瑰刺上的dna与被告的完全吻合。她公寓里的武器、档案,还有那些很能说明情况的,用被害人鲜血写下的《圣经》摘录,将她与美国的其他命案联系在一起。但是最有力的证据是她杀死了四名天才所保安,还有卡特博士和华盛顿博士的证词。几乎不需要控方的辩论。让那位很棒但处于困境的雨果·迈尔斯只能集中谈事实就足够定玛利亚的罪了。

当玛利亚看到那个东方人模样的小个子站在其他陪审员前面,紧张地挥动一张纸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陪审团做出了什么样的裁决。

“关于一级谋杀斯莱·冯塔纳一案,本陪审团裁决玛利亚·贝娜瑞亚克……犯有被指控的罪,”陪审团代表宣读着,他的话与玛利亚脑子里想的内容相吻合。接下来就像宣读罪犯照片集上的名字一样,其他被害人的名字一个个被念出来:武器贩子海尔默特·克洛杰,歹徒桑提诺·卢卡,邪恶的福音传教士鲍比·多利。每一个案子陪审团代表都以同样话结束:……有罪。

陪审团代表读到奥利维亚·卡特的名字时,玛利亚转过脸来看着旁听席,与科学家的目光相遇。卡特坐在他的搭档杰克·尼科尔斯和华盛顿博士之问。这之前他们只到法庭来过一次,来作证。她以为卡特博士会幸灾乐祸,便挑战似的朝他笑笑。但使她感到意外的是他的脸瘦削疲惫,他的蓝眼睛无精打采。她就要被判死刑了,而他却像是打了败仗一样,这真是奇怪。当初她用枪顶着他的脑袋时,他却那么坚强,毫不屈服。

裁决宣读完毕,记者和旁听者中间像野火一样传过一阵騒动,但很快又平静下来了。这样的裁决是意料之中的,雨果·迈尔斯一直到最后都显得很有敬业精神,将一只手搭在玛利亚的肩头上表示支持,仿佛他能做点什么似的。但玛利亚没理他,她大声对法官和陪审团说:“在上帝的眼里我是无辜的。”

人群中又响起激动的嗡嗡声。法官敲响锤子让大家安静下来,接着宣布对玛利亚的判决。

玛利亚没有完全听清亨南戴法官的长篇判词,但一些关键词:施虐杀人狂——对社会的威胁——树了一个例子——二○○○年犯罪提案——死刑快速执行等等却显得分外清楚、响亮。她惟一需要知道的细节就是时间安排。迈尔斯向她解释过二○○○年犯罪提案。这个提案旨在结束以往花费庞大且不人道的上诉程序,一个犯人可能在被判死刑后忍受等待十到二十年的煎熬。但是她希望对她的执行不要来得太快。她还没有完成上帝的使命。她仍然需要去结果卡特和他的迦拿计划。

法官宣布行刑日期时,玛利亚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时间很近。两名警察过来押送她回牢房时,她又看了一眼卡特。

她投过去一个富有挑战性的微笑,举起被拷着的双手指着他,“逃脱上帝惩罚的人不过是拖延了不可避免的结局,”她的喊声压过了人群的嘈杂声,“因为他们已经在比这更高级的法庭里受到了审判。”她想让他知道事情还没有完,她还会来找他。但是她真正感到吃惊的是卡特仍然面无表情,没有得胜的喜悦,没有恐惧,没有愤怒,什么也没有。她弄不懂。他刚刚听到杀害她妻子的凶手被判了死刑,不到四周之内就要执行了。而他只是瞪眼看着她,铁板的面孔没有一丝的满足。

那一刻,玛利亚觉得他比自己更像一个被判死刑的犯人。

玛利亚被带走的时候,汤姆看着她长满发茬的脑袋。周围的人起身离开,一片嘈杂和忙乱,他却浑然不觉。他仍然安坐在旁听席第三排的那张硬木椅上,力图理清自己的思路。

自从上星期贾斯明告诉他基因相同者的身份,一周以来汤姆一直在思考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此时他再次思考这个问题时,他提出了同样的问题:我究竟该怎么理解杀死我妻子的人有可能成为我女儿的救星?这有什么道理,什么意义?为什么不是那位印第安人,或是其他显而易见的好人?

他们寻遍了全世界,为的是找到一个拥有三种稀有基因的人,这些基因原来是在两千年前一个无可争议的好人体内发现的。但现在这些可能拯救无数生命的基因,没有在一个具有相似的远见与伟大品质的人身上发现,却在一个凶残的杀手身上发现了。

汤姆一直能够接受大自然的不可预测性,但这件事即使以他的标准来看也太过分了,这看起来更像是故意的捣乱。难怪伊齐基尔·德·拉·克罗瓦会那么震惊。他一生致力于寻找的救世主竟然是一个疯狂的杀手。坚信自己到世上来的使命是屠杀生灵,而不是拯救生灵。

玛利亚被抓的时候说了句什么?“上帝考验我们所有的人。”

他低下头,看着光亮的木地板上被磨损的痕迹。他想不出所有这一切有什么积极的意义。他从玛利亚的身体检查中得到了血样本,甚至阅读了医生关于她的详细报告,但从她的基因中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如果没有她的合作,就不会找到任何线索。

当然,世界上大约还有十九名拥有三种拿撒勒基因的人,因此,个人基因组测序库仍有可能最终会记录到这些人中的一个。但在最近几周内他们当中有人做基因扫描并被记录下来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汤姆不得不正视事实。就帮助霍利这件事来说,玛利亚实际上是惟一的人选。

“我们走吧,汤姆,”贾斯明一只手放在他肩上,在他身边轻声说,“杰克已安排我们从里面走,可以躲开记者。”

他站起身,跟在她后面走到法庭前面。他又想起了从三个拿撒勒基因中提取的神秘但却显然无用的血清,想到霍利最终逃不过要做脑外科手术以及这种手术的风险。他一阵恶心,感到喉咙里一股苦味。除了恳求玛利亚试试为女儿治疗,他面前只有这些选择。

他们经过证人席时,杰克从左边赶了上来。

“汤姆,事情还没有完结。”

他转过身去看着他的朋友,摇摇头,“是吗,杰克?”

不用杰克给他一线希望来分散他的注意力,他很清楚未来的前景。迦拿计划已经死去,而且毫无疑问,霍利很快也会死去。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基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