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传奇》

第06章

作者:迈克尔·科迪

同一天上午

波士顿 天才所动物实验室

“哦,诺拉,怎么样?”汤姆一边推开弹簧门进来,一边问。弹簧门连接着门德尔套房的主要实验室和动物实验室,也就是大家所说的“老鼠屋”。汉克·波兰斯基注射完第一针基因,并没有出现副作用,汤姆就马上匆忙赶到这儿,急不可耐地要了解试验结果。这可是决定霍利的未来的试验。

诺拉·卢茨正在往手提电脑里输入数据。这时抬起头跟汤姆打招呼,她总是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一些。诺拉不到五十岁,个子小小的,胖胖的,棕色头发剪得短短的。戴着一副大的玳瑁眼镜,看上去像只猫头鹰。她是一位工作认真负责的实验室技术人员,汤姆知道虽然她生性爱抱怨,实际上她是很喜爱这份工作的——因为工作可以让她不必呆在家里。诺拉是位老姑娘,和她那爱挑剔的母亲,还有五只猫一起住在查尔斯顿。她靠在椅子里,卷起白色外套的袖口,指指身后的八个空鼠笼。

“刚刚做完,”她说,“所有四十八只白鼠都已解剖完。肿瘤转移的数目已经计算好。”

汤姆点点头。他不喜欢用动物做实验,他设计的许多试管实验计划都尽量不用动物。但有时候,特别是在基因疗法领域,用动物做实验是无法避免的。

这个试验当中,所有白鼠都染上了星形细胞瘤的癌细胞。然后其中一半注射了一种经过基因处理的专门用来杀死脑癌细胞的逆转录酶病毒,而另一半只用简单的生理盐水治疗。最后对这些老鼠的大脑进行解剖,比较脑肿瘤的大小和数目。如果注射逆转录酶病毒的老鼠比用盐水治疗的对照组含肿瘤的数量小,那么这项实验就是有效果的。这一点至关重要。否则,能及时为霍利找到治疗方法的微弱希望就完全破灭了。

“你感觉结果会怎么样?”

诺拉看了他一眼,意思是说:“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然后摇摇头,“要等到鲍勃把信封里的资料带过来才能知道结果。”

进行新的脑癌治疗研究的三个小组都还不知道霍利的情况,汤姆决定暂时不告诉他们是出于几种考虑。知道霍利困境的人越多,她自己知道真相的风险也就越大。他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在适当的时候,如果需要的话,他会告诉小组成员这件事,但目前他们只需要知道这个研究项目头等重要。

目前只有诺拉·卢茨和鲍勃·库克这个组在开发脑癌基因疗法方面有了一些进展。在短短五周多的时间内,他们取得的进步是很了不起的。但是汤姆看着诺拉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的表格程序,内心感到的紧张不安远远超过兴奋激动。表格程序左边一栏是每只老鼠的编号,旁边一栏是肿瘤的数目——在汤姆看来这些数字惊人的高,再旁边是肿瘤的大小。只有一个栏目是空白的:每只鼠接受的是哪种治疗方法。只有鲍勃·库克才有这些资料。

好多年以前汤姆就认识到避免个人偏见影响实验结果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硬性规定天才所的一切实验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他了解即使最谨慎的科学家也无法抵御“发现”自己希望得到的结果。所以鲍勃·库克负责最初的针剂注射,并在软盘上记录下哪些编号的老鼠接受了基因处理的病毒疗法,哪些接受了盐水注射。然后鲍勃将这些资料封在一个棕色信封里,并且在统计肿瘤数目时禁止使用这些信息。

“鲍勃现在在哪里?”汤姆问。

“在门德尔。我去叫他?”

“不用了,我去叫。你把这些数据统计完。”

汤姆走出老鼠房子进入小走廊,出了主实验室的玻璃拉门。他朝着前面那一片白色和镀铬玻璃门扫视过去,一眼就看到鲍勃·库克。这人整个外貌以及身体语言使他和实验室所有其他人都显得不同。其他科学家都弯腰俯视着各自的实验桌,而这位四肢灵活、皮肤晒得黝黑的金发加州人却躺在椅子里,对着光线看着一张显微镜的载物玻璃片。他看上去像一位观察波浪的冲浪者,而不大像一位科学家。有些人因为他无拘束的笑容和随和的举止而低估他。在许多方面,这个年轻人的不羁风格让汤姆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已经能看到鲍勃桌子上的棕色信封,他竭力忍住一股要冲上去抓起信封的慾望。

鲍勃看到了他,朝他笑笑。他动作异常敏捷,他放下玻璃片、拿起信封、站起身来这几个动作几乎是同时完成的。“你找这个?”

回到动物实验室,卡特不禁盯着诺拉的脸,看看是否能读到一点线索。因为她已经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研究这些数据。如果结果很明显,那么软盘就不需要了。如果所有白鼠都同样有大量肿瘤,试验显然就是失败的,如果一半白鼠完全没有肿瘤,试验当然就是成功的。然而诺拉那张猫头鹰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鲍勃模仿诺拉的样子皱起眉头。“最佳影片的提名是……。”然后撕开信封交给她。

诺拉对这位加州上司苦笑笑,把软盘放进电脑,开始运转软盘程序,表格程序马上开始传达这些信息,汤姆可以看到表格右边空着的栏目很快填上了“是”或“否”,表示哪些白鼠接受了逆转录酶病毒治疗。

求求上帝,他心里想着,让两组白鼠之间显出区别。但他默默的祈祷还没完毕,屏幕上的结论已经出来了。诺拉失望的声音告诉他是坏消息。

“没有什么区别,”实验室技术员简短地说,“没有任何有统计学意义的区别。”

“该死!”他简直无法相信。结果比他担心的还糟。基因疗法一点效果都没有。

“有什么不对头吗?”诺拉问道。

汤姆皱起眉头,交叉手臂,右手指在左臂上不停敲打着。“也许病毒没有到达肿瘤?也许血脑屏障挡住了病毒?”

“但是病毒都是经过处理的,可以越过屏障。”鲍勃的声音异常平淡。

“嗯,是的,也许它们没有作用。也许病毒已经进入目标,但基因在细胞里没有正常发挥,或者没有产生足够的蛋白以取得效果。不管是哪种情况都要等到对肿瘤细胞做过分析以后才能确实。但主要结果是这该死的病毒没有起作用。”

他右边的门被打开,贾斯明走了进来。平常她脸上总是充满喜悦,现在却若有所思。

她说:“我能跟你讲几句话吗?很重要的。”

显然她要讲的事情是不宜公之于众的,所以他跟鲍勃和诺拉打了招呼后跟着贾斯明来到小走廊。

“对不起,”贾斯明说,“我有个坏消息。”

他只好笑笑:“太棒了!好吧,你可是来对了地方。让我们看看你的坏消息能不能比得上我们的坏消息。”

“我发现有人试图闯进个人基因组排序库。”

汤姆心里暗暗叫苦。这真是雪上加霜:“闯进来没有?”

“没有。但我估计他了解了排序库大概包含些什么内容。”

“是什么人?你知道他们从哪里来?”

贾斯明摇摇头:“不知道。这事很怪。不是三个主要区域中的任何一个。信号不是来自欧洲,远东,或是美国。”

“你能肯定吗?”

“肯定。”

“能不能发现更多的线索?”

“不,不能。我踉杰克谈过,他也弄不明白。所有可能对数据库感兴趣的大保险公司或生物技术界的竞争对手都在三个主要地区。这事解释不通。”

汤姆揉揉太阳穴。他甚至不愿意去想如果这些数据库落到保险公司、新闻媒介,或别的什么人手里会引起什么复杂的后果。“有没有可能是官方?”

贾斯明摇摇头:“不会,这是三个小时前的事。如果是官方,他们现在已经会找我们的麻烦了。”

“那么你估计可能是谁?”

“不知道。可能是某个黑客随便乱闯。但给人的感觉不是这样。我有个很明显的感觉,无论是谁,他们对自己的目标很清楚。不管怎么样,我已经加强了安全系统,而且要更紧密注视。”

“如果他们再来的话会怎么样?”

“他们进不来。这一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他们了解到我们有这个数据库,不知他们下一步会干什么。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有好消息。基因精灵软件看起来大有希望。”

听到这个汤姆笑了起来:“好极了。做得好。一旦软件完善了,你就告诉局里的卡伦·坦纳。”

“你的坏消息是什么?试验没成功?”

他带贾斯明回到动物实验室,示意她看诺拉的手提电脑:“你自己看看。”

贾斯明向显示屏走来,诺拉让开去给她看。

“失败了。”鲍勃说。

贾斯明将数据展示在屏幕上,仔细看着,汤姆也在一边默默地看着。

“这是什么?”她突然指着肿瘤计数栏目里的一个零说道。

他弯下身更仔细地观察。

诺拉眯起眼看着屏幕上贾斯明指的地方。“c370号鼠没有肿瘤,完全没有。”这位实验室技术员用一种迷惑不解的声音说。

“这个重要吗?”贾斯明问。

鲍勃·库克耸耸肩:“也许一开始就没有染上癌细胞。”

诺拉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会,我记得c370号,因为它肯定有肿瘤,但已经坏死了。”她看着贾斯明,“死的。”

“一个偶然病例?”鲍勃转向汤姆问道。

“一个偶然,”贾斯明指着右边栏目里的“否”说,“这只鼠是对照组的,只接受了一针盐水。但它却自己治愈了。”

诺拉询问地看着汤姆。“自动痊愈?”

汤姆忧郁的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他从来没有亲自碰到过完全自动痊愈,不管是在实验室里还是在病房,这是第一例。这样的病例很少,有过文献记载的很多但实际发生的很少。没人能弄明白或者解释清楚为什么一些人的免疫系统突然无缘无故决定除掉癌细胞。医学记录了很多这样不治而愈的例子,但却不能解释这个现象。他对鲍勃·库克说:“实验之前有没有碰巧做过dna检查?”

“恐怕没有。实验计划里没有这一项。为什么问这个?”

汤姆也不能确定,但他感觉到一个想法正在他脑子里形成。“也许我们能找到为什么这只鼠能自愈的线索。如果我们能将它患病前的细胞、它的癌细胞和癌症治愈后的细胞做个比较,也许能找出引起自动痊愈的基因密码排序。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是从理论上、试管里寻找治疗方法。为什么不去发现自然界已经存在的、很稀有的方法,并加以复制?”他停下来看看大家的反应,见到鲍勃和诺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贾斯明看了汤姆一会儿,光滑的额头微微蹙起。“但是你有把握答案是符合科学的?”

“哪么该怎么解释?信念?精神战胜物质?算了,贾斯。”

“为什么不是?”贾斯明说,“许多无法解释的自愈就是由于信念。我小的时候,惟—一次父母带我们到欧洲度假就是和生病的安淇拉姨妈去洛尔德斯。”

诺拉点点头:“两年前我带我妈妈去过洛尔德斯。有一段时间她觉得好多了。”

“我姨妈也是,”贾斯明说,“一些最著名的、记录最全面的自愈是在那儿发生的。”贾斯明开始掰着手指数起这样的病例来。“一九四七年四月有一个名叫露丝·马丁的人子宫癌完全自愈,一九六二年维多里·米切利在圣水里洗过以后几天,大腿上的肿瘤就完全消失了。一九六六年克劳斯·康斯特喝过圣水后肾癌自愈。”

汤姆笑笑。只有贾斯明拥有计算机一样的脑子,同时仍然相信上帝。“我以为浸礼教派不相信洛尔德斯之类的东西。我以为只有天主教徒才信。”

“不是。如果你需要奇迹,你就会到奇迹发生的地方去。”

“嗯,有一点是肯定的,”鲍勃指着屏幕上肿瘤计数一栏里的零插话说,“如果是信仰的原因,那么c370号鼠一定是一个极好的信徒。”

大家全都笑了起来。但汤姆却不愿放弃自己的想法。“我的意思是说那只老鼠的基因结构一定发生了变化。不管你称之为科学,自然或其他什么,肯定值得我们去弄明白怎么才能复制这个变化。”他顿了顿,看看每个人的眼睛,“请耐心听我讲一会儿,好不好?我们都清楚自动痊愈的作用,但我们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发生。一般来说,癌细胞是身体自身的细胞闹反叛,所以免疫系统不去管它们。在自动痊愈的病例中,由于某种原因免疫系统突然认识到癌细胞是异类,它们不属于自身。然后免疫系统开始攻击肿瘤,肿瘤便消失了。对不对?”

他停下来,听的人都耸耸肩表示同意,贾斯明也在内。

“为了让这个过程发生,那些坏细胞的基因密码必须有所变化,向免疫系统的抗体发出警报说那些肿瘤细胞是异类。我们这个试验基本上也是这个目的。我们试图用经过处理的逆转录酶病毒来改变肿瘤细胞的dna,是为了能引起身体免疫系统的注意。”

“那么?”

“那么是不是某种天然的逆转录酶病毒杀死了肿瘤细胞?”

“什么?”鲍勃喊出了声。

汤姆举起双手让鲍勃安静下来。“你们看,逆转录酶病毒侵入身体细胞,然后将细胞的dna变成它自己的,逆转录酶病毒就是通过这样的方法起作用。它是这样繁殖的,因而也是非常危险的。它打乱了我们天然的基因密码并且散布到全身。看看爱滋病病毒做起这个效率多高。现在请想像有一种极稀有的逆转录酶病毒,它个是打乱dna,而是重新理顺它,修复它?”

“自然产生的逆转病毒?”诺拉问道,她的猫头鹰式的眼镜后面的双眼睁得大大的。

“是的。这种病毒能注入杀死癌细胞的基因,或者修复受损伤的细胞。想一想,许多基因能修复dna;我们知道这一点。还有许多基因命令细胞死亡;我们也了解这一点。如果正确的基因注入到正确的细胞甲去,排序就能恢复。”

“这可能吗?”贾斯明轻声问,“自然产生的逆转病毒能做到这个吗?”

鲍勃耸耸肩。“我想可以。只是以前从未有人问过有益的逆转病毒是否自然存在。但这并不奇怪。拿微生物做个比较。过去我们总是把真菌、细菌看做是有害的东西而加以控制和防备,因为我们可能受感染。但后来弗来明发现了盘尼西林,那是从天然霉菌中提取出来的,可以抗感染,杀死坏疽和梅毒,拯救了无数条生命。”

“完全正确,”汤姆说,“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应该搞搞清楚。”

“我同意,汤姆。但怎么搞?”诺拉问。

汤姆没说话,在思考最佳方法。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贾斯明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们需要用丹来分析曾经历过自动痊愈的人的dna,”她说,“我们可以检查他们患癌之前、患癌期间及痊愈以后的基因物质。看看他们dna前后的变化。”汤姆看到贾斯明的眼中闪着兴奋的光,好像她突然记起了什么。这位计算机科学家走到房间一角的电脑跟前;和诺拉的个人手提电脑不同,这台电脑是上网的,与互联网相联。“但是你说的这些人很少。”贾斯明似乎在自言自语。

“是的,而且我们需要一个活着的病人。”汤姆提醒道,看着贾斯明启动电脑并进入国际联网的全球医葯新闻网页。

“我肯定几天前在《医学观察》服务栏看到过什么。我正在浏览时见到一个熟悉的名字。”贾斯明转过脸对卡特说,“让·吕克·珀蒂?”

汤姆点点头。让·吕克·珀蒂是一位法国肿瘤专家,曾多次访问天才所来观察基因检查仪的运作并参观病房。“是的,我和他很熟悉。一个好人。在巴黎开一家肿瘤研究部。他有什么消息?”

贾斯明用鼠标点了一下,屏幕上出现一个图像。“他在《医学观察》消息栏的‘趣闻集锦’上发了一些东西。”

汤姆来了兴趣。“他病房里有经历过自动痊愈的病人?活着的病人?”

贾斯明点出另一个图像,按了两个键。屏幕开始变化,出现了一页法文。“这就是。我说我看过。”

汤姆往前凑凑,心想幸亏在巴黎巴斯德学院做了几个月交换学者。但是他看到的内容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决定再看看屏幕下面的英文译文。

“哦?”他身后的鲍勃问道,“这位法国的医生的病房有这样一位病人吗?”

“不,让·吕克·珀蒂不是有一位病人,”贾斯明说,她调皮的五官绽开了一个开朗的笑容,“他有两位。”

鲍勃和诺拉不相信地瞪大眼睛看着她。

“发现一位已是够不容易的了,”鲍勃的两只手梳着自己的金发,一边说,“但同时发现两位,特别是同一病房……”他不知说什么好,便打住了。

“他们不可能从一个人身上得到治疗方法,然后再传给另一个人,对吧?”诺拉问。

汤姆耸耸肩,惊异得有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仍然在苦思冥想这件事可能意味着什么。“贾斯,”他终于说话了,“你在关机之前能不能再回答我一个问题?”

贾斯明的手指在键盘上敲着,笑得更加灿烂。“让我猜猜,汤姆。”她说。这时屏幕换了一个图像,出现了法国航空公司订票服务。“你是不是想问下次去巴黎的航班?”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基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