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传奇》

第07章

作者:迈克尔·科迪

约旦南部 圣火之洞

杀死他还是和他合作?这是一个难题。

在卡特的世界的另一面,在上帝的手指——五块巨石的下面,伊齐基尔·德·拉·克罗瓦揉着疲倦的眼睛。标志领导地位的宝石戒指曾经带着很紧,现在却感觉松松的,几乎要从他骨节突出的苍老手指上滑下来。这个难题比魔鬼催得还紧。如果他现在选错路线,肯定会危及兄弟会有关第二次降临的首要目标。

在他身后的圣火之洞里,圣火仍然发出蓝白色的光。过去三十五年来一直如此。但还能延续多久?他害怕在找到新救世主之前火焰会变色,或者自己会死去。想到自己已经九十多岁,他孱弱的肩膀不禁颤抖了一下。时间是不等人的。

他坐在大橡木桌的首座,看着围桌而坐的五个人为此事争论。每个人都穿着黑色西装,白衬衫,打着鲜红的领带。他们的肩上挂着绣着紫色十字的白色缎带。三个地区的首领坐在另一端。半闭着眼睛的哈达德修士是圣地的首领,那里是兄弟会最古老最有权威的地方;包括中东和黎凡特。坐在他对面的是满头银发的高个子卢西恩那修士,他掌管第二重要地区基督教世界,包括欧洲。他旁边是地区首领中最年轻的灰黄皮肤的奥拉扎巴修士,他控制新世界。三个人都已过了七十岁,和兄弟会其他重要成员一样,他们都与兄弟会创始人拉撒路的早期信徒们有远亲关系,每个人在兄弟会外的世界里都有重要地位。在兄弟会内,他们这些内圈成员都是举足轻重的。但他们都畏惧坐在伊齐基尔两边的人,而这两个人又十分畏惧伊齐基尔。

伊齐基尔转脸对坐在左边的修士说着什么。伯纳德·特里埃已七十多岁,见过圣火变色这一重要时刻的内圈成员中,除了伊齐基尔以外,就是他仍然活着。这位壮实的修士蓄着山羊胡子,头上已有一缕缕白发,他曾经是德国军队的军官。自从被提升为兄弟会第二使命的执行人以后,他就辞去了兄弟会以外的所有职务。这在内圈成员中也是独一无二的。第二使命对兄弟会组织的安全保护要求很高,同时要搜集正义刺杀目标的信息,管理两名执行正义刺杀的杀手。专职做这些就已经够忙的。首要使命执行人赫利克斯·科克汉姆修士比他职位更高,担负兄弟会寻找新救世主的首要任务,就连他也仍然保留牛津大学物理教授的职位。即使伊齐基尔本人除了担任兄弟会领袖之外也抽出时间过问他们在世界银行的庞大利益。

这次在圣洞举行的每月例会上和往常一样,伯纳德修士和赫利克斯修士又争论起来。他们意见不合也是可以理解的。五年前赫利克斯继承达赖厄斯的职位成为首要使命执行人。伊齐基尔知道伯纳德嫉恨赫利克斯的地位。赫利克斯修士五十岁,不仅比伯纳德修士年轻二十岁,而且也是历史上最年轻的首要使命执行人。

这位戴着金属边眼镜的秃顶高个男人代表着兄弟会迫切需要的新鲜血液。赫利克斯在最著名的大学里受过教育,对当代的科技发展了如指掌,有能力引导古老的兄弟会在当今世界复杂的现代迷宫中生存并发展。伊齐基尔选择他是为了给他们的探索注入新的思想和主意。

然而这引起很大争议的主意是否太过分了?太激进?还有,令伊齐基尔担心的是,仅仅因为复仇者六周前在斯德哥尔摩出现的从未有过的失误才有可能考虑这个主意。

伯纳德先是怒不可遏地看着他,然后转向赫利克斯,后者摆弄着他的手提电脑和调制解调器连接线,显得和圣洞的一切格格不人。“赫利克斯修士,”伯纳德说,“你不可能真的期望我们会推迟正义清洗,仅仅是因为你的……”他指着手提电脑说,“因为你的这个异想天开。”

“这不是异想天开,”赫利克斯平静地回答,“这能帮助我们找到新救世主。”

“但是你怎么知道会有效?”卢西恩那修士问道,他的手烦躁不安地梳着头发。

赫利克斯耸耸肩。“我不知道。但肯定比老方法好。火焰变色时我才十五岁。从那时起兄弟会的网络组织一直在全世界寻找新救世主。但是有什么结果?”

哈达德修士半睁半闭的眼睛眨了眨:“我们仍然在找。”

“但是找到了什么?”

沉默。

“正是这样!三十年来我们一直派出感觉最敏锐的人去调查那些声称能预卜未来或有特殊本领的人。但是,虽然我们找到了一些符合古老标准的候选人,但他们当中没有一个完全吻合。我们和先前的修士们等了两千年才等到标志着救世主已再次降世的圣火变色,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寻找救世主的光荣使命能落在我们的时代,落到我们的肩上。是的,这个光荣使命已经落在我们肩上了。新救世主降临到人世已有三十多年,而我们仍然没有找到他。”

伯纳德修士烦躁地捋着山羊胡子:“但是赫利克斯修士,你期望能帮助我们寻找救世主的人是上了我们正义刺杀名单的。卡特博士是个敌人,不是盟友。”这位大块头修士的声调开始平稳下来,但威胁的意味丝毫未减,“赫利克斯修士,我们都佩服你在技术上的高超本领。而且我肯定你的才能将来会对我们的组织有很大用处。但现在还不到时候。也许我应该提醒你第二使命的内容和目的。”

伊齐基尔还没来得及阻止他,伯纳德修士就已经自命不凡地清清嗓子,傲慢地背诵起古老的誓词:

“从事正义清洗活动,目的是从世界上除掉那些破坏二次降临兄弟会的价值观念、信仰和目的的人,除掉那些对正义拯救人类的事业有威胁的人。这个危险的科学家是我们清洗名单上首先要杀的人之一。他相信通过干涉基因结构,人类很快会掌握足够的知识,使我们的主成为多余。他在扮演上帝的角色。正是这个原因,我们所有人,也包括你,赫利克斯修士,都同意斯德哥尔摩的清洗行动。我觉得惟一需要讨论的是何时完成这个行动,是否再次派复仇者或改派娥摩拉①。”

①娥摩拉(gomorrah),《圣经·旧约》里的城市,因为其居民罪恶深重而毁灭。兄弟会的杀手取此名意为要毁灭罪恶深重之人。

赫利克斯缓缓地点点头,他的眼睛在圆眼镜厚厚的镜片后向露着笑意。和往常一样,伊齐基尔心里很佩服这位年轻修士没有被气势汹汹的伯纳德吓倒。

“谢谢你提醒我们你的重要作用,伯纳德修士,”赫利克斯不无讽刺地说,“但是我确信我不需要提醒你寻找救世主这个首要使命优先于其他任何使命,——特别是当其他使命妨碍寻找行动时。”

对于卡特博士突然从被清洗目标变成合作对象这样突然的转变,伊齐基尔也不满意。但他同样不愿意在彻底弄清这位科学家会有什么用处之前就杀掉他。

“赫利克斯修士,”伊齐基尔在伯纳德回答之前抢先说,“你说你需要这位科学家的技术来寻找基因符合的人。但你为什么偏偏需要他?”

“有两个原因,”赫利克斯回答,“首先,我们无法通过常规渠道来检查基因。天才所在世界各地的实验室都有严格的道义方面的规定,要做基因检查他们肯定要问各种各样的问题。要越过关卡,惟一的办法是让卡特博士本人批准基因检查。第二,要找到基因符合的人,我们需要他的帮助才能使用个人基因组排序数据库。”

“我们不能付钱使用数据库吗?”卢西恩那修土问。

“不能。正如我解释过的,个人基因组排序数据库不是对公众开放的。事实上数据库的内容是保密的。我只是在为伯纳德修士调查这位科学家和他公司的情况时偶然发现的。之后我只设法闯入主页看看有些什么内容。”

“赫利克斯修士,”伊齐基尔打断他,“你为何不直接闯进数据库本身,直接寻找基因符合的人?”

“因为防范太严密了。就是看看大概内容已经很不容易了。该系统的设计师是一个名叫华盛顿的人,在她的领域里可是顶尖人材。她使得个人基因组排序数据库几乎无法侵入。”

“于是你需要卡特博士的帮助来做最初的检查,帮你进入这个个人基因组排序数据库?”伊齐基尔总结说,这些名词和术语让他感到伤脑筋。

赫利克斯点点头。

“但这科学家为什么要帮助我们?”伯纳德对此嗤之以鼻,“我们怎样才能控制他?”

赫利克斯耸耸肩:“我现在不知道。但只要他活着就有机会找到方法。”赫利克斯摘下眼镜,擦擦镜片,然后对神父说,“伊齐基尔神父,你一定了解卡特博士对我们的首要使命有多么重要?守着圣火却找不到救世主是不可饶恕的,而只是依赖我们的寻找力量纯粹是发疯。毫无疑问我们要用尽一切方法去寻找那个被上帝选中的人,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但是,神父,”伯纳德·特里埃修士马上反驳道,“不但让第二使命不能顺利执行,而且直接和清洗对象合作,这样做的后果不能不考虑吧?”

伊齐基尔尽量不露声色,他不想马上做出决定。当然赫利克斯是对的;他想都不敢想最后找不到上帝选中的人。但他对伯纳德的想法也有几分赞成。想到要和他们想要清除的危险的亵渎上帝的人合作,他浑身不自在。

大桌子的中央放着大盘大盘的食物和一坛坛芬芳的美酒。伊齐基尔拿起酒坛,将醇香的红酒倒进六只高脚锡镴酒杯,并把酒杯传给各人。其他人把这看做是开始吃喝的信号,而他则思考最后的决定。年长的修士们开始享用他们面前排开的大盘子里装得满满的无花果、肉等食物。但赫利克斯的手指在敲击电脑键盘,并急切地盯着伊齐基尔身后的圣坛;圣洞里照明用的蜡烛和火炬在他的厚镜片上反射出光来。

伊齐基尔敬佩这位比他年纪轻的人所具有的激情。同时他痛苦地想,兄弟会存在了两千年,他不能为了一个鲁莽的计划拿所有的一切去冒险。

他的目光越过自己的肩膀,越过圣火和圣坛,落在纪念室封着的石门上——同时想到门后存放的物品。他突然感到肩上担负的两千年的重担使他不能胜任;他又想到兄弟会的创始人拉撒路曾在这里教导他的第一批信徒。他想起耶稣在十字架上钉死的那天夜里,拉撒路梦见茫茫沙漠上,有一组孤零零的手形的石头,石头下面,大地内部,燃烧着一团火焰。他将门徒集中到这个秘密地点,策划着准备基督重新归来,以保证殉难事件不再发生。然后拉撒路向他们讲述了自己在梦中见到的预言:

下一位救世主并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正义的人们若要确保自己得到拯救,他们必须找到他并且为他举行涂油仪式。没有伯利恒①的星星引导他们,只有在大地深处燃烧的圣火给他们指引。当火焰变白时,新救世主就已降临人问。但必须在白色圣火变成橙色之前,在最终审判来到之前找到他并为他举行涂油仪式。因为只有二次降临兄弟会才能靠近圣火,所以这项使命便落在他们的肩上。人类的拯救要靠他们。

①西南亚巴勒斯坦地区著名古城,耶稣基督诞生地。

伊齐基尔很羡慕拉撒路的坚定信念。如果耶稣基督将你从死亡中拯救回来,你心中就会坚信此人是神圣的,值得为他奉献一切。

他怀着敬畏的心情摇摇头。第一个千年间,兄弟会成员在圣地一带秘密扩大影响,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同样被吸收到他们的阵营中。所有人都为寻找新救世主这个首要使命而团结在一起。

伊齐基尔看着修士们尽情吃喝,一边想着有关第二使命的事。在十二世纪的十字军东征期间,圣殿骑士离开欧洲,开赴圣地,决心将耶路撒冷从穆斯林手中夺回来,于是和兄弟会有了联系。这些勇士们回到欧洲的教会以后将兄弟会的影响传遍了整个基督教世界。但是他们同时也影响了当时的内圈成员,让他们采取更具进攻性的方针来实现首要使命。他们相信不能只是观望、等待救世主降临,兄弟会应该在等待期间致力于清除邪恶的人。

于是就产生了第二使命。但只有内圈成员,还有两名正义清洗执行人才知道第二使命的存在。两名执行人的代号永远是“复仇者”和“娥摩拉”。日益增多的占据世界各地重要位置的兄弟会一般成员永远只知道首要使命。

第二使命在过去不可避免地引起过麻烦。但都不是这次刺杀卡特博士这种麻烦。伊齐基尔知道以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正义刺杀对象手里掌握着可能实现首要使命的钥匙。不过话又说回来,圣火以前也没有变成白色。

他感到赫利克斯修士恭敬地敲敲他的胳膊,“伊齐基尔神父,您有什么决定?”

伊齐基尔皱皱眉头。卡特博士是个威胁,而且他的权力日益增大。一定要阻止他。

“除非能让我相信卡特博士愿意帮助我们,否则我惟一能做的决定就是:杀死他。”

“但是假如能说服他呢?”赫利克斯试探地问,“你愿意推迟刺杀行动吗?”

“也许,”伊齐基尔转向伯纳德,“最快你什么时候能万无一失地清除这科学家?”

“嗯,现在他的周围加强了保卫,但只是些表面文章。娥摩拉太忙,不过复仇者做完在曼哈顿的清洗之后,可以在两周内干掉他。”

伊齐基尔想了一会儿,又掉过头对首要使命执行人说:“赫利克斯修士,我们再推迟两周。你有一个月的时间让我相信我们可以安全地有效地和卡特博士合作。但过了这个时限,我会亲自召见复仇者安排刺杀行动。你清楚吗?”

赫利克斯对着皱眉头的伯纳德修士笑笑,得胜地吧嗒一声关掉电脑。“完全清楚,伊齐基尔神父。完全清楚。”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基因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