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

第十一章

作者:欧文·华莱士

午夜过去一分,圣母重新显灵在卢尔德进入了第二天。

凌晨两点,纳塔尔·里纳尔迪放在加利亚·伦德里斯旅馆卧室床头柜上的旅行闹钟便准时清脆地鸣响起来。纳塔尔立刻醒过来,伸出手,摸到闹钟,按住闹铃上的开关,以便止住闹钟继续鸣叫。她坐起来,心里完全清醒了,从先前梦乡的黑暗中醒来,又进入清醒状态下的黑暗中去。她还清醒地记得,晚餐后,她先把她的那个独特的布里尔闹钟调到清晨两点,连外套也没脱,把脚一甩将鞋子蹬掉,便上床睡了,那双鞋子应该就在床下。

由于照看她的罗莎在昨晚前不能回来带她重返山洞,纳塔尔决计在别人沉入梦乡时独自回到山洞,尽情享受圣地在她心中带来的宽慰。她双腿一荡离开床,把脚伸进她那双低跟鞋里,蓦地她的心底荡起了一股恐慌。她很想知道如果她一人离开房间去山洞,她是否真能辨别方向和记住每一个拐弯的步数。但她心底的惶惑马上又被一束束排列有序的数字代替了,从旅馆房间到前厅,到伯纳德特·苏比劳斯大街,到斜坡,再到玫瑰宫,及最后到达令人仰慕的山洞,到达这些地方每一拐弯处所需要的步数,这些她已牢牢记在心里,清晰得如同显现在电子计算机屏幕上。

想到此,她释然地站了起来,她摸索着来到盥洗室,把脸在冷水里浸了一下,然后梳理着头发。

她走过门廊,锁上房门,顺手把钥匙放进手提包里的一个小袋内,将手提包挎在肩上。

她朝右边试着走向电梯间,结果她分毫不差找到地方。她的手触摸着手提包中的念珠,想象着她即将独自一人在山洞中向冥冥之主圣母玛利亚祈福的情景。

当她听到电梯到达的声音,便充满信心地跨了进去,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止她单独与圣母交谈了。

阿纳托尔颓然地瘫在服务台后的一把椅子上,下巴抵住躶露出的一簇簇的胸毛上,呼呼地打着瞌睡。突然有一种声音传过来,这声音熟悉但又未曾预料,本能地触动了他的下意识。他猛地醒来,睁开眼睛,就听大厅那头的电梯正在下降,随后是停在底楼后的嘎嘎声传来。

他迅即瞄了一眼服务台后的挂钟,知道此刻正好是凌晨二点零五分。

有人在这个时候用电梯,还没有听说过。自从他从马赛来到卢尔德干上这份恼人的差事,阿纳托尔还从未看见这家死气沉沉的旅馆有什么人会在凌晨二点醒来。他在此干了足足一周,这期间从凌晨一点至五点这个时段,整个接待大厅静得犹如一间大停尸房。

可现在,二点过五分,就居然有人从电梯间走出来。

阿纳托尔站起来,身子前倾越过服务台朝大厅瞥了一眼。

竟然是她,那个年轻漂亮的小姐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她一出来他便认出了她,这个令人心旌摇曳的盲姑娘。

就是她,而且单独一人。真是活见鬼,她这时起身要干嘛?

但她看上去好像成竹在胸,因为她一出电梯后便毫不犹豫地朝旅馆大门和大街的方向走去。

阿纳托尔记得,像往常所规定做的一样,他在打瞌睡前就把饭店的大门锁上了。这个性感小猫定会发现大门被牢牢地锁着,使她难以前往她想去的地方。她也许需要饭店提供周到的服务,他暗自想,这也许正是一次可以接近她的机会。他没有一丝怠慢地绕过服务台朝饭店大门走去。

纳塔尔刚走到大门处就听见他的招呼:“小姐。”

她吃惊地停下脚步,转过头来。

“我叫阿纳托尔,是服务台的夜间值班。”他立刻解释说。“你知道现在是凌晨二点吗?”

“知道,”她径直地答道。

“你想这个时刻上大街?”

“我有约会,”她说。

“噢,前门锁上了,每晚客人睡觉后我们都要锁上它。不过,我可以为你打开。”

“那就请把门打开吧,”她说。

他拔开门锁插销后,又说:“如果你想很快回来,我就给你留着门。”

“太谢谢啦。”

“这边,我来开门,”阿纳托尔说。

他从她的跟前擦身而过,他的胳膊触及到她美艳鲜嫩的rǔ房,使他感到透心彻骨的享受。趁开门,他又乘机瞧了她个够。她那苍白的面容,却由于一副墨镜而显得富有生气,坚挺的双*撩人心魄。一条质地柔软的短裤紧裹住臀部,显露出两条硕长的大腿。

“门开了吗?”她问。

“开了,”他几乎听不出自己的声音。“我还能为你效劳吗?”

“谢谢,不用了。”

她毫不迟疑地从他面前走过,朝大街走去。她刚跨上人行道,即刻调头朝右拐去。他也跟着走出旅馆,注视着她的背影。她的步履极有分寸且显得信心十足,看上去大有傲然不羁的感觉。阿纳托尔呲牙笑起来,真是个令人垂涎的小妞,床上的表现想必是一流的。他贪婪的视线不住地在她的背影、她那双美不胜收的大腿和轮廓毕现的臀部间扫来扫去。此时的他已*火中烧。

在马赛的时候他与许多娘们儿有染,但大多是些妓女,正是这些臭婊子耗去了他靠低劣的工作得到的微薄的收入,再有就是几个可以和任何人干的衣衫褴褛的老醉妇。他从未玩过年轻女人,也没搞过稍稍像样的娘们儿,更别说像眼前这位楚楚动人的小妞了。

他仍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渐去的背影,看着她在远处的路灯下逐渐消失。她走到大街拐角处,非常熟悉地走下人行道,穿过大街,走过咖啡厅。

“去赴约会,同谁呢?”

他恍然明白过来。是去山洞。她一准是去山洞等待圣母显灵。这个小傻妞,她怎么期盼能见到圣母或是什么人呢?等她明白过来世上原本没有什么圣母的时候,她也许会想别的什么人,一个真正与她为伴的人。

他转身慾回旅馆时,他那两腿之间的物件坚硬地竖了起来,以致行走都不自如了。

虽然借着远方闪烁摇曳的烛光,从靠近放置圣母玛利亚塑像壁龛的那处绿地爬到那片矮树丛非常困难,但米凯尔·赫尔塔多仍手脚并用地继续攀登着。

一个半小时前,当他在饭店里刚从瞌睡中醒来时,最先想到的是将炸葯和雷管带到山洞,或是把装置藏起来,或是把它安装好。但当他穿衣时,又有了另外的想法。还在昨天,他趁晚间去山洞周围查看了一下,觉得条件很对心思。现在,他决计趁着夜深人静,山洞中已无朝圣者时,再去踏勘一番。不过,那里也许有守夜的。但他在西班牙的经验告诉他,为行动目标物色好安全处所是必不可少的。因此他搁下爆炸装置,只身一人下楼来到接待大厅,然后由睡眼惺忪的侍者领出饭店大门,顺着空寂的街道向山洞走去。

站在大街斜坡坡底的阴影处,赫尔塔多能够对他目的地周围的地段进行最初的观察。玫瑰宫前空地上没有一个人影,通往上宫的大街两边的人行道上也空无一人。山洞的入口处也沓无人迹。这个地图上标名教堂圣地的这片地方直至尽头不见任何人的踪迹。

赫尔塔多慾要迈步走出阴影,一个人影,从离他不远处的不知什么地方突然冒了出来,是一个身着蓝罩衫,肩挎手枪,上了年纪的守夜人。严格地说,他不是在走,倒是像拖着疲惫的步子,他可能从远处的门过来,走进教堂圣地,向玫瑰宫的方向折过来。他不断打着哈欠,并未四处寻睃。当走到玫瑰宫前的台阶时,他坐了下来,开始抽烟,烟抽了足足有五分钟,最后他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把它熄灭,随后站了起来,又开始了他在这一区域的夜巡任务。

望着守夜人离去,赫尔塔多开始瞧着自己的手表,他决计记下守夜人往返一趟所需时问。他蜷缩着身子,后来干脆坐在斜坡路的另一侧、外人不易察觉的地方,耐着性子等待。约有25分钟后,他看见守夜人的身影从这个地段的尽头朝玫瑰宫方向折回,快35分钟的时候,巡夜人又踱到玫瑰宫的入口处,再次坐下来,点燃香烟,津津有味地吸着。过了五分钟,巡守人又开始了巡逻。

测毕时间,赫尔塔多十分满意。守夜人约每隔30分钟回到这附近的地段一次,而且基本上很准时。一旦守夜人离开,赫尔塔多便立即行动,进入山洞。他得先把山洞周围及上边的灌木、草丛好好巡视一番。一旦知晓此地段仅有一名守夜人,那安全撤退便毫无问题。

不会有问题。再无别的守夜人。

当那名守夜人再次从视线中消失时,赫尔塔多匆匆走下斜坡,尽可能悄无声息地拐过教堂的一角,迅速接近山洞。山洞依然人迹皆无。直到天亮前,朝圣者们都在梦中熟睡,山洞弥漫在一片孤寂清冷中。

赫尔塔多快速地走过一排木凳和几排正在燃烧的蜡烛,连山洞也来不及看一眼,就直接向山洞旁的那块草坡奔去,想从那里找到通往山洞上边那个陡峭的斜坡。他不想走原路,因为从原路到山洞顶部要远得多。所幸在那个杂草丛生的草坡上,还有一条已被遗弃了许久的小道,早年那些胆大的游客曾从那里攀上土坡朝上宫那边走,以便能俯瞰整个山洞下面的景况,赫尔塔多爬到山腰,这个位置大约与洞中放置圣母玛利亚塑像神龛的位置平行,他立即停止上爬转而向左边的神龛方向,以便使他在更近处搜寻一下,可以仔细考虑安置炸葯和牵引导火线切实可行的位置。

他停止了搜寻,开始研究各方面的每一细节,而后他又开始了攀爬,向着那更为茂密的树丛,他要在这儿找到更为隐匿的放置爆炸装置的最佳地点。不到十分钟,他便发现了一处理想的位置。那是一处枝叶繁茂的橡树根基躶露的四处。他把这一四处牢牢地记在心上,明晚,可以说将万事俱备。

他抬起腕上的夜光手表在黑暗中凑近看了看,是离开的时候了。守夜人此时可能已经离开教堂周围地段,去巡查本区的另一些角落。

他又站了起来,稍稍紧张地向下挪着,寻找每一个滑溜溜的落脚点。不一会儿,他下到被蜡烛的辉光所映及的顶部。在走完余下的路程前,他弯下腰,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山洞前面的区域是否有人。

确实空无一人。

不,有人!他的心像是被撞击了一下。有人在那儿。

他身体紧缩着,依住一棵矮而粗的树木的枝干,全神贯注地紧盯着下面的那个人影。他终于看清楚,下面这个人影是个黑发妙龄女郎,她戴着一副墨镜,正双膝跪地像在做祷告。她放在胸前的双手紧握着,显然她在山洞前默默地做着祈祷。如此神态是他非常罕见的,她那伫立不动的身影,专注而恍惚的表情,显示着她祈祷的虔诚。从她身上,赫尔塔多发现了某种他熟悉的东西,仿佛觉得他从前曾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一会儿,他想起来了——那一头秀发和别致的墨镜——就是昨晚晚餐时从他隔壁房间出去的那位姑娘。但在这茫茫的黑夜,一个女子竟然独自一人到这里向圣母玛利亚倾诉,显然已超越了纯粹的宗教信仰。

然而,她的出现却使他不能按计划离开此地,因为他实在不能冒被人发现的危险离开。他不得不一直藏着,直到她结束对圣母玛利亚祈祷为止。

他正继续紧盯着这位一动不动的姑娘时,只见她的身体出现晃动,甚至开始激烈地晃动起来,最后竟然仰面朝天瘫软无力地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显然,这是由于对宗教的过度虔诚和精神过度集中所至,使她昏厥过去。她瘫倒在地上,状若死去一般。

赫尔塔多本能地慾要立即冲下去——至少尽可能迅速地攀援下去——救助她。但她一旦又恢复了知觉,他势必要暴露自己。一俟爆炸发生,在搜寻嫌疑分子的过程中,她也许因认识他而出面证实对他的指控。他渴望能趋前帮助一下这位柔弱的女子,但又对可能出现的危险极度担忧,故而内心十分为难。此刻,他只是希望那个巡夜人能尽早转过来发现她,帮助她苏醒过来。然而,即便巡夜人从远离山洞的那端过来至少也得需要20分钟,更要命的,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则更令人难以发现。

正在他内心激烈矛盾的当儿,意想不到的情况在下面发生了。

又一个身影,一个年轻人出现了。只见他径直朝着躺在山洞前的虚弱女子奔去,并迅即地跪在她身边。他搓擦着她僵硬的手腕,并用手掌轻轻地拍着她的双颊,继而又把她扶起来,开始试图将她弄醒。终于,她的头开始转动、摇晃,知觉渐渐恢复。那男子持续不断地说着什么,直到她点了点头。那人立起身来,奔向邻近的几个水龙头,不多会儿便用手捧着水回来。他用手巾蘸着水轻敷在她的脸上,这使她很快便清醒过来,并开口说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