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

第十三章

作者:欧文·华莱士

已是午后,米凯尔·赫尔塔多仍在加利亚·伦德里斯旅馆的二楼房间里酣睡,要不是床头柜上的电话铃鸣个不断,他也许会睡一下午。

电话铃一遍遍响着,最终吵醒了他。意识到来了电话,他伸手去抓话筒,往回扯时,几乎把电话弄翻。

“是谁?”

“请米凯尔·赫尔塔多接电话。”有个操着英语的女音从话筒另一端传来,声调有些熟悉。“米凯尔,是你吗?”

“我是米凯尔,你是谁?”

今天凌晨隔壁房间里的那起强暴事件映入他的脑际,他想着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他把那个色狼狠狠教训了一顿,而那个孤独又漂亮可爱的盲姑娘对他感激的情景。姑娘的名字叫纳塔尔,起初他还以为是纳塔尔为感谢他而打来的电话。

但电话的另一头声音很低沉,且马上又转成了连珠炮似的巴斯克语:“我一直在给你打电话,”她说,“正要搁电话就听到你的回话。米凯尔,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我是朱莉亚,我从圣巴斯蒂安给你打电话。”

朱莉亚·瓦尔德斯,他的巴斯克地下运动组织的战友,是她在给他通长途电话。

他即刻厌烦不已,继而变得气忿起来。

“咱们不是说好你不要往卢尔德给我打电话吗?”他气吼吼地说,“我在这儿不想有什么电话,你发疯了?”

“可我不得不同你通话,”朱莉亚恳求说,“这事关重大。”

他妥协了,说道:“什么事这么重要?”

“命运攸关。”朱莉亚压低声音说。

她这个人擅于夸大其辞,他这样告诫自己,她太年轻,显然还不成熟。因此,他自己需要保持冷静。

“命运攸关?”他问,“你在说些什么?”

“某种程度上说,这是我的错。”朱莉亚在讲着,“听我解释好了。奥古斯汀今早来找过你。”

奥古斯汀·洛佩斯是eta组织领袖,通常情况如果不是有迫在眉睫的任务,他很少有时间同他见面。赫尔塔多纳闷是否暗杀布诺部长之事又列入计划。他马上警觉起来。“你知道他找我干嘛?”

“他说他必须见你。路易斯·布诺已决定在圣母重新显灵后立即在马德里召开有关自治问题的会谈。部长对圣母显灵之事充满信心并据此确定了会谈具体日期。奥古斯汀想向你通报此事,商量会谈应采取的战略对策和议程。”

“会谈,”赫尔塔多轻蔑地说。“奥古斯汀当真以为会举行会谈并且会取得什么结果吗?他真昏了头。朱莉亚,你给我打电话就为这些?”

“米凯尔,不,我还没说完。奥古斯汀坚持要必须见到你。当然,我不能告诉他你在哪里,因此我尽量闪烁其词。但这鬼精的老头,他开始起了疑。他硬逼着我说出你在何处,什么时候返回住处。我立即向他保证说你几天后就会回来。米凯尔,可他仍旧让我告诉他‘从什么地方回来?’他不停地追问,‘他到什么地方去了?’他看出我在隐瞒什么,因此他不停地威逼我,看样要发脾气了——你是知道他的脾气的。米凯尔,他已在说我在隐瞒什么啦,他要求知道这一切,并说如果不对他坦诚,他将强迫我回答。我不得不告诉他。”

“就是说你告诉他真相了?”米凯尔凶吼吼地打断她。“你告诉他我在哪儿?你告诉他我要来卢尔德?”

“米凯尔,我别无选择,只有如实相告,”她恳求道。“他能看穿任何谎言,历来如此。我被迫说出你已去了卢尔德,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奥古斯汀马上便明白了一切。他不会让我蒙混过去的。‘就是说我们的米凯尔突然信仰宗教了?希望趁此机会去见圣母玛利亚?’他朝我吼着。后来他说,‘一派胡言!他是去招惹事非,去做傻事,他能做出任何事来,使我无法与布诺谈判,迫使我同意采取直接行动,实行恐怖主义。’奥古斯汀反反复复地重复着这些话,试图让我承认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当我拒绝承认时,他失去了耐性,他过来抓住我的手腕,把我反拧起来——”

“这听起来不像他那种人干的。”

“是啊。可他的确失去了控制,不停地喊。他说,‘如果米凯尔疯了,想在卢尔德的任何地点采取那些暴力行动,那他应该知道,他在摧毁我们同西班牙和平解决问题的机会,他真的要尝试采取某种暴力行动,是吗?’米凯尔,他开始了对我毒打。我被迫无奈告诉了他真相。”

赫尔塔多怒火中烧。“你告诉了他?”

“我别无选择。接着奥古斯汀问,‘你知道在哪里能直接找到他吗?’我说知道,但我绝对没对他讲。我告诉他,你可以先杀了我。他说,‘从我离开的这一刻起,你得设法同米凯尔联系上。找到米凯尔。你命令他立即停止打算干的一切,以我的名义勒令他停止行动。你命令他立即返回圣巴斯蒂安。这是最严厉的命令,如果他试图置之不理,他将会受到严惩。我期望今天得到他的消息。’米凯尔,这些都是奥古斯汀的话。请你一定听他们的。奥古斯汀最清楚该做什么。”

赫尔塔多火冒三丈。“狗日的奥古斯汀。你也是他妈的蠢货,居然把什么都向他坦白了。”

“米凯尔,”电话那头朱莉亚在恳求着,“你要理智一点,他比我厉害精明,即使我不告诉他,他也会知道,他是很精明的。”

“他还是你的父亲。你的权威偶象,你还想要他爱你呐,”米凯尔这样想着。他给自己几秒钟时间平静下来,变得理智些。“好吧,朱莉亚,我不责怪你,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

“是啊,米凯尔,我的处境不太妙。很高兴你理解这一切。”

“但我不会原谅他的,不会宽恕他突如其来的妥协退让,”赫尔塔多仍气愤难平。“他要今天得到我的回答?那我此刻就给他今天要的回答。你去给他说,我绝不返回圣巴斯蒂安。你告诉他,不做完来卢尔德要干的事我绝不离开。听懂了吗?”

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不语,最后朱莉亚有些颤抖的声音传了过来。“米凯尔,你——你不是真的要去——去做——做你告诉我的要做的那事吧?”

“不错,我正要去干那件事。”

“米凯尔——”

“别再搅缠,朱莉亚,我的计划不可改变,没人能阻止我。”

朱莉亚的回答完全沙哑了。“米凯尔,如果你见着他,你会知道的,他不会放过你。他将会阻止你,他会称这是为了我们的事业与利益,但他决不会让你继续干下去,他会阻拦你。”

赫尔塔多还她以愤怒的咆哮,“让我试试看。”

说完,他搁下了电话。

他仍坐在床上,双腿盖着毛毯,思考着。他不希望出现新的情况,但米凯尔坚信,事情的最终结果定是奥古斯汀放弃以伤害运动组织斗士为代价的这一计划。最终,奥古斯汀也会自行恢复理智,恢复对运动的忠诚。现在这一切只是为显示权威而发出的空洞的威胁。奥古斯汀·洛佩斯不会真的采取什么行动阻止他的。

想过这些,赫尔塔多感到轻松许多,透过窗子他看着窗外亮丽的景色。此时,山洞里也许已塞满了游客,他得再等几小时,等到晚餐时山洞内游客走光后再带上爆炸装置到那儿。在那儿,他首先把该装置安放在壁龛上方的灌木丛中,然后再步行返回饭店享受一顿丰盛的晚餐,此后再想个法子消磨一段空闲时光。等到午夜,也许是午夜后一到二小时,再重返山洞去干他的活儿。

在加里亚·伦德里斯旅馆吃完一顿令人惬意的午餐后,吉塞尔·杜普雷决定驾车带这位富有而慷慨的客人回到塔布,收拾好他们的行李衣物后返回卢尔德。如果她能为季霍诺夫在卢尔德的某家饭店订到房间(她肯定能为他找到一个房间的),她会从他那里得到四百法郎的辛苦费,这令她大为鼓舞。吉塞尔清楚,时间还早,至少还有两个多小时她才会按计划去接待来自南特的朝圣团,引导他们去山洞。季霍诺夫相当赞同她的这一新计划。

她此次开的是一辆红色雷诺赛车。极快的车速令他们不多功夫便到达了她父母在塔布的家。进门后,她十分麻利地收抬好她的两个箱子,等她带行李返回客厅时,季霍诺夫已等在那儿。他的行李很简单,只有一个大行李包,而昨晚他几乎未打开它。她匆匆给父母留了张条子便又急急地上路了。

在塔布到卢尔德之间的高速公路上,除遇少数车辆使她放慢车速外,吉塞尔把车开得飞快,此刻,季霍诺夫只是僵直而神情紧张地坐在她的身旁。一进卢尔德,她调过车头向格罗街方向驶去。靠近夏托城堡山脚的地方就是此行的目的地。这时,她打破了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沉默:“快到了,”她对季霍诺夫说,“我带你去格罗特旅馆去。这家旅馆非常安静优雅,离山洞及几个圣堂仅有十分钟路程。”

“你能肯定在那儿给我找到一个房间吗?”季霍诺夫焦急地问。

“用不着担心,塔利先生。我同这儿的关系没得说。”

她的确同这家旅馆的关系不错。她曾给旅馆接待经理加斯顿不少好处,作为回报,他也给予她不少照顾。俩人都明白,通常饭店都留有专为那些愿意多付辛劳费的客人备有的房问。

兀立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白灰粉刷的五层楼的旅馆,在顶楼横亘着“格罗特旅馆”几个大字。吉塞尔驾着她那辆雷诺车通过大敞开的黑色铁门,开进前院,接着顺着一条弯弯曲曲带有蓝色遮篷的通道穿过几道玻璃门的入口处,最后钻进一个已停放了一半汽车的停车场。

“你在这儿等一会儿,”吉塞尔说着离开了车。“我去找找朋友,看看给开个房问。”

“我在这儿等你。”季霍诺夫说。

吉塞尔疾步走进饭店,随即奔向服务台。服务台无人照看,这时,她看到她的朋友加斯顿从主厅旁的一个蓝色休息室里出来,走进服务台。

“加斯顿,”她大声招呼着。身材瘦小,着黑色西服、系着蝴蝶结的加斯顿一下站住,朝这边看了看,当认出是她时,他满脸堆着笑,迈着小碎步走过来。他俩先是拥抱,互亲着脸颊,然后才言归正题。

“吉塞尔,我的孩子,等了一会儿吧。”

“这样值得。听着,加斯顿,我需要一个房问。你有吗?”

“这得依情况而定,”加斯顿狡黠地说,“你知道,眼下可是非常之旺的季节。”

“有一位非常重要的美国客人,就在外面的车里,”吉塞尔说,“从纽约来的一位教授。他为找到房间出额外四百法郎的小费,一半归你,一半归我。”

“那我去查查,记得三楼好像还有一个空房问。”

吉塞尔兴奋地拍了下手,她招手示意一个侍者跟着她,匆忙奔向停车场。

几分钟后,她带着季霍诺夫回来,接着把他介绍给加斯顿,并简单说了一下季霍诺夫的背景。最后,她低声提醒她的客人现在是付小费的最佳时机,季霍诺夫便掏出四百法郎钞票,她把二百法郎递给加斯顿,另一半钱攥在手里。当季霍诺夫顺利地登记完毕后,就有一名侍者前来领着他走向电梯间。准备带他去房问。

“塔利先生,待会儿见,”她在季霍诺夫身后嚷道。

“谢谢你,杜普雷小姐。”他答道。

她返回车里时,意识到离午后的导游时间还早,还有时间去两个地方,便立即驱车去她第一个去处,在巴拉迪街她把车停在靠近珍妮咖啡馆的一个拐角处。她朝咖啡馆走去,朝内瞧了瞧,看清她的朋友多米尼克正在清理酒吧旁的一张桌子。

吉塞尔走进去。“多米尼克,房间空了吗?我想把我的东西搬进去。”

“空着而且为你备好了,”多米尼克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吉塞尔,“你可在星期天晚上回来时还给我。”

多米尼克应一位名叫莱巴勒·克里斯蒂安的有钱的顾客要求,陪伴他去戛纳度五天假。

“我会一直等你的,”吉塞尔答应道。“好吧,能来杯咖啡,一块蛋糕吗?我看见外边有张桌子。”

吉塞尔买了份《费加罗报》朝门外那张桌子走去。她刚在一把黄藤椅上坐下来,多米尼克就端着一杯咖啡走出来。吉塞尔边啜着咖啡,边把这份来自巴黎的报纸在面前摊开。报的头版被三个俄国人的头像所占满。照片上面的标题是:“s国总理病危,谁将成为总理继任人?”

吉塞尔被这头版文章吸引住了。据s国官方新闻社的一条短讯,该国政府首脑斯克雷亚宾已在首都病重住院,据悉他的病情十分严重。尽管官方新闻社没有正式提到谁将是总理的继任人,但有猜测s国政治局正在考虑由三名老资格的政治家中的一位来接替这一职务。

吉塞尔的注意力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