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

第十四章

作者:欧文·华莱士

这一刻他驻足在这儿,让阳光晒着身子,可仍感到粘乎乎的衣服紧紧箍着他的肌肤。于是,他像一只落水狗抖落水珠一样起劲地抖动着身子,以使衣服宽松起来。就在他抖动身子的一瞬间,一个糟糕而又无法预料的事发生了。他的嘴和下巴上的东西倏忽掉到地上。

惊异中,他盯视着脚下,他被他看到的东西惊骇万分。他不由自主地伸手胡拉了一下那洗得干干净净的嘴chún和下巴,除了那颗肉疣外,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原来他那撮粗大的毛茸茸的小胡子,由于头被浸在水里而打湿,失去了粘性,掉落在地上。他心惊肉跳的四下看了看,是不是有人发现了,是否发现了他带着假胡子这一事实。最后,他快速弯下腰,抄起了地上的那撮胡子,一眨眼功夫又把它贴到上chún处原有的地方。在他担心胡子安得是否妥当的当儿,他开始喘起了粗气并四处扫视着,看这短暂的露怯是否被人发觉。

他朝正前方望去,那正在减退的恐惧一会儿又猛地加大了。他看到那位无处不在的导游,吉塞尔·杜普雷正用照相机对着他。眼前的景象令他眼睛都瞪大了,随即,惊恐便开始减退,因为他意识到她也许没有把焦点对着他。就在他前面微微朝里偏一点的地方,正站着约有十二、三人的朝圣团,他们正对着导游吉塞尔摆好姿势,她为这批最迟的朝圣团拍下了另一张照片。

季霍诺夫心烦意乱,仍站在山洞一侧的那个地方没挪窝。他无法确定吉塞尔是否在他的胡子掉地时已为他拍了一张,还是照相机只是指着这个方向,而焦点是对着离他只有几尺距离的朝圣团。

他无从知道。

他只想转身溜掉,可当他正慾起步时,他发现吉塞尔已看见了他。她把照相机放下,满脸微笑着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朝他挥了挥。

“塔利先生!”她招呼道。“你好吗?”

“好,好。”

“你来洗了澡了?”

“洗了。”

“你得继续洗,”她又说道,“如果你想好些的话。”她眨了眨眼睛,“希望尽快再见到你。”

她闪身加入了她的队伍,季霍诺夫迅即转过身子,他要将她和那山洞尽快抛之脑后。他竭力重新琢磨着她刚才对他说过的那些话,但没发现能表明她已拍过一张他的照片的任何暗示。见着他,她所表露的仅是吃惊、快活罢了,仅此而已。

他觉得他已患了严重的妄想症。

她没有看见。没有一个人看见。

他很安全。

他一定会康复。

雷杰·穆尔身穿外罩小马甲的蓝色细条纹周日礼服,他最后穿这件最得意的服装还是在伦敦庆贺他同让一克劳德·詹姆特合伙的晚宴上。今晚,雷杰兴高采烈地提醒他妻子,同詹姆特的合伙会使他们变得富有起来。即将进行的这次更为盛大的庆祝活动,是为了庆贺他们在卢尔德经过修整和扩建的餐厅的正式开张。在离开伦敦之前,伊迪丝就准备好了她那件最昂贵华丽的带圆点花纹的粉红色缎面外套,今晚她也把它从衣柜中取出来穿上。

他们从饭店出来后,沿着伯纳德特·苏比劳斯大街走了两个街区。尽管夜晚舒适宜人,可这个时候,整个大街的行人却格外稀少。现在正是晚上七点整,多数的朝圣者和游客们在去参加本地的晚间烛光游行之前都正吃晚餐。

七点过五分时,雷杰让伊迪丝停下来,他指了指街的另一面拐角的一家餐厅:“就是它,”他说,“咱们的金碗就在彩虹的尽头。”

伊迪丝盯着那餐厅,它刚刚粉刷成深蓝色和橙黄色的外表。看着雷杰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她也会心地笑起来。“看上去起码算得上三星级。”她说。

“是的,是的,起码是三星级的。”雷杰附和道,同时,他紧紧地勾住她的臂弯,跨过马路。“当合股的事确定后,让一克劳德没有时间进行翻新,不过他已经计划准备了。因此,经我同意,他重新粉刷了餐厅的外表,内部进行了现代化的装修,又增设了一个鸡尾酒厅和第二间餐厅。他特意将重新开张的日期选在我们来卢尔德的那天,生意可从来没有这样兴隆过。”

“我太高兴了,雷杰。”

“今晚是正式开张。从今晚起,餐厅就要收一项特别服务费和特别菜肴费。”

“客人愿意付这钱吗?”伊迪丝好奇地问。

雷杰对着他的心上人笑起来:“客人有一串理由乐意付这笔费用的。一是这餐厅可不是那种廉价旅馆附设的乏味的餐厅;其二,它是为数不多的单门独户的豪华餐厅之一;其三,也是最重要的,我们可以向客人提供其它地方无法提供的服务。”他引着她沿餐厅墙边朝前走,接着他用手一指,“瞧啊。”

伊丝一抬眼,一个巨大的霓红灯招牌正五颜六色地闪烁着,连餐厅的玻璃门也映得光彩夺目。招牌上书写着:穆尔太太奇迹餐厅。

雷杰的双眼盯着妻子,她的嘴张开着。“什么——”她一下完全懵住了。“什么意思?”

雷杰咧着嘴:“在卢尔德只有一个伊迪丝·穆尔,就是我的穆尔。”

伊迪丝似乎仍未清醒,“穆尔太太奇迹餐厅”,她站在那儿喃喃地嘟念着。

“你高兴吗?”

“我——我不知道。雷杰——我想这有些使我难为情。我是说,让我赶这风头,也许这用不着;也许该是——”

“你很配得上,这是你自个儿赢得的,”雷杰说。他拉开门,“不过好戏才开场,等着瞧吧,里边还有呢。”

俩人进入门厅,雷杰观察着妻子,见她正专心地留意着整个主餐厅。主餐厅空间很大,深蓝和橙黄两种格调色在灯光下交相辉映。蓝色的是墙和座位,橙黄的是盖着桌面的台布。每张餐桌上都放置着一个银色的细花瓶,内里插着一朵粉红色的玫瑰,透露着别致高雅的情调。在每张餐桌的正上方,那镀铬的吊灯给人以暖融融的感觉。主餐厅里已人满为患,另有一部分人挤在远处的鸡尾酒厅里。

“太妙了。”伊迪丝不由惊叹道。

“这是我们的,”雷杰傲然地说。“走吧,让你看看能使你大吃一惊的东西。”

当他俩在餐桌间穿行时,詹姆特急匆匆赶过来站在他们面前。他那副高卢人特有的面庞在欣然地笑着。“欢迎你,伊迪丝。”他边打着招呼,边捧着她的一只柔软的手轻轻吻了吻。“今晚的庆祝活动要开始了,雷杰和我陪同你到你的座位上。”

这是主餐厅中最大的一张圆桌,只有一个座位空着。座位前的台面上放着一块小牌子,上面写有烫金小字:为获得奇迹的太太伊迪丝·穆尔和她的客人们而备。

“噢,不——”伊迪丝脱口而出,但她随即又用手捂住了嘴。

“你最配,”雷杰边说边同詹姆特一道领她到放有牌子的座位前。

“我——我实在是难为情。”伊迪丝辩白着,但她仍被迫地坐在那位子上。她扫视了一番圆桌一周的另外九把椅子后问道:“贵宾们,我们都同什么样的贵宾一道进餐?”

“知道吗?就是那些想见你的人,那些渴望亲自聆听你那精彩故事的人,那些一想起要见你就激动不已的人,”雷杰一副欢喜雀跃的神态。“我们印了一些传单,今天它已传遍整个卢尔德。上百游客来电预定座位,足够把这张桌子一周的座位排满。让-詹姆特的先前的生意从未这样叫好过。”

“但是,雷杰,下星期一后会发生什么呢?”

“什么下星期一后?”

“下星期一后我就不在这里了,那时我回到伦敦了。”

雷杰犹豫片刻,“我——我倒希望也许我能说服你,让你再呆上一周。”

“可我有我的工作。哦,即使我可以推迟回去,那第二周后你又邀请谁坐在这儿呢?”

雷杰有些吞吞吐吐:“我们正考虑找个替身。”

“一个什么?”

“就是代替你的人。我们认为她应是你的一个好朋友,得先把你的故事,就是有关你康复的故事排练好。也许这人应有你的照片,上有你的签名,人们就会感到受到护佑。”

伊迪丝甚为沮丧:“噢,雷杰,这听起来太可怕了。”

“他们不会白花钱的,相信我好了。”雷杰急切地说。说完他转过身子,开始用手扳自己的手指,使它发出卡吧声。詹姆特匆忙地举着一份菜单,就像举着一面旗帜般地走了过来。

雷杰一把抓住合伙人的衣袖,拖到身边。“让-克劳德,我妻子想知道我们这些客人是否在这儿白花钱,快,快些告诉她。”

“这可是一顿盛餐,帕夏似的盛宴。”詹姆特边说边打开菜单,清了清嗓子,准备报菜名:“美味佳肴,仅此一桌。”他开始读了起来。“西瓜解热饮料和本地产的未经任何加工的火腿,接下来是香芹菜卤鸭,然后是比利牛斯山产的干酪,餐后甜点是巧克力糖,最后是每人一小筐水果。”

伊迪丝举起手。“让我看看菜单。”

詹姆特瞥了雷杰一眼,接着耸了耸肩,然后将菜单递给了她。她迅速浏览了一遍,抬起头,脸上露出了不快。“你们居然要收这么多钱——我真不敢相信,还有这么昂贵的服务费。”

“可是这一桌具有特别的吸引力,”詹姆特说,“每个人都已准备付这笔钱。哦,很抱歉,我必须去招呼客人,他们正在等着呢。”

伊迪丝瞪着眼盯着雷杰。“我不要这样,雷杰,我不能这样,像这样地玩弄利用人们。这纯粹是剥削。”

雷杰被激怒了。“伊迪丝,看在上帝的面上,你应帮助那些需要你帮助的人,那些希望从你的康复过程中得到启示的人。”

“帮助别人是好事,但应该是无偿的,不应该敲别人的竹杠。”她晃了晃菜单,“这样就贬低了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我认为上帝对这件事也不会高兴的。”

“他会对一个妻子向她的丈夫伸出援助之手表示满意的,”雷杰极力辩解说。他朝旁边瞥了一眼。“我们过一会再争论。琼·克劳德斯正带着客人过来。伊迪丝,对他们友好一些,告诉他们你的故事,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

詹姆特已经在为客人们安排座位,客人们入座时,詹姆特一一地介绍给伊迪丝和雷杰,詹姆特非常流畅如数家珍般地介绍说:“这位是来自纽约的塞缪尔·塔利先生,据我所知,穆尔太太已经见过他了……这位是纳塔尔·里纳尔迪小姐,从罗马来,还有这位从马德里来的米凯尔·赫尔塔多光生,是马德里,是吧?……这两位是帕斯卡尔先生及太太,是来自波尔多……这两位是法雷尔夫人和她的儿子马斯特·杰米,是从多伦多来的。”詹姆特走到这位坐在轮椅上的九岁男孩杰米的身后。“唉,杰米,让我把这椅子搬开,这样你就能坐到餐桌边上了。哦,对了,坐在穆尔太太身边的这位,是穆尔太太和先生认识五年的老相识贝里耶博士,是有名的卢尔德医疗中心主任。现在,你们都已互相认识了。如果你们不介意,我得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詹姆特离开后,大家都沉默不语,有些尴尬。这时贝里耶博士很快打破了沉默。“近来怎么样,伊迪丝?我得说,你现在的气色比以前好多了。”

“我很好,谢谢你,贝里耶博士,”伊迪丝说,有些闷闷不乐。

“她确实好多了,”雷杰闷声闷气地说,“她非常地好。”

“后天可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贝里耶博士说,“从巴黎来的专家,克莱因伯格博士,明天晚些时候就到达卢尔德了。星期三早晨你与他有一次约见。不过,在此之前我会打电话通知你,以便确定具体时问。”

“多谢,”伊迪丝说。

贝里耶博士对着她旁边的一位客人。“你是从纽约来的塔利先生吧,”他说,“在旅馆里我们见过面,是我带您去的浴室。你找到浴室了吗?”

“我洗过澡了,”季霍诺夫说,但有些不满。“我觉得那过程使人太不舒服。”

这时,伊迪丝再也忍不住便插话了。“你舒服不舒服并不是主要的,塔利先生。确切地说,你到这里是来赎罪的。回忆一下在1858年,当伯纳德特第八次与圣母玛利亚见面时,圣母告诉她,‘去吧,去亲吻大地,为了那些罪人赎罪吧。’塔利先生,你应该把洗澡的不舒服看作是一种类似的赎罪行为。”

季霍诺夫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午餐时你对我的帮助很大,我来同你共进晚餐,是为了从你身上得到更多的启迪。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明天我还要去洗澡。”

这时,纳塔尔开口了。“穆尔太太,让我来告诉您我来此地的原因。当然,您是知道我的痛苦的。”

“是的,里纳尔迪小姐。”

“今天下午我从山洞很晚返回时,”纳塔尔说,“我的朋友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