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

第十七章

作者:欧文·华莱士

“如果真有秘闻的话。”阿曼达说。

“你还怀疑吗?”利兹紧接着说。

米凯尔·赫尔塔多步履艰辛地又一次回到加利亚·伦德里斯旅馆。他觉得在他的一生中,很少有比今晚更令人沮丧困惑的了。

他今天试图在山洞旁安置炸葯和雷管,结果一连三次被人打断受阻。

在慢慢返回旅馆的路上,赫尔塔多把他今天偷袭与失败的全过程又重新回顾一遍,试图从中找出原因。午后不久,他便背着他那一旅行袋的炸葯整装待发,信心十足地去完成他今天的第一次使命。他来到人群拥挤的伯纳德特·苏比劳斯大街的一角,试图混入朝圣团的人流,穿过大街,走过斜坡顶,然后一鼓作气走下斜坡,进入行动地段。

可是一走入人行道,他便遇到交通堵塞,而且堵得死死的。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刚跨过大街来到斜坡顶,又在那里遇着一群警察和一辆红白杠相间、顶部蓝光闪闪的警车。警察今天好像是倾巢出动,封锁了通往斜坡和山洞地段的各个要道,警惕地注视着每一位参观朝圣者,还不时地拦住一些人问些什么。赫尔塔多不清楚警察到底在那儿干什么,但他们确实呆在那里,而且就在昨晚他看见他们聚集的原地,一点也没有挪动。他意识到不敢再靠近他们,又考虑到旅行包里装的东西,所以便返身往回走,回到了旅馆。

在旅馆的房间里,他从箱子里取出一副纸牌,专心致志地开始玩着这种没完没了的单人纸牌游戏。不一会儿,他又有点厌烦这玩意儿了,便拿出一本卡夫卡的平装本书,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津津有味地读起来,直到头昏脑胀,昏昏慾睡。窗外一阵阵歌声把他惊醒,原来是傍晚的烛光游行已经开始。他瞟了一眼床头柜上的表,已是5:30了。这个时候,他希望,不管警察干什么也早该结束了。他洗完脸和手,又背上旅行包,今天第二次来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穿过大街,他看到的情形同三、四个小时以前完全一样。一大群人拥挤在那儿,大声抱怨耽误了他们前往山洞。与此同时,看得见斜坡上临时设置的障碍口,便衣警察正在认真地检查每一位游客和朝圣者。赫尔塔多又一次意识到,在确定警察撤走之前,他是不敢冒这个风险的。

又回到旅馆的房间后,他把旅行包扔到一边,感到有些饿了,于是马上乘电梯到餐厅去进晚餐。他在那张八人大餐桌边定了个座位,看见他的邻居和新朋友纳塔尔·里纳尔迪已经坐在那儿开始进餐,而且她旁边还空着一个座位。他就在这个位子上坐下,向纳塔尔和法国客人打了招呼,对迟到表示歉意,然后便要了他的晚餐。这些客人们包括纳塔尔,正热烈地讨论着过去十年里在山洞和温泉浴室发生的令人不可思议的康复病例。由于对这个话题毫无兴趣,赫尔塔多决定不参加谈话。他吃着他的美味佳肴,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如何早早进入山洞。

晚餐还未结束,其他客人便起身离开去参加晚间的烛光游行了,直到此时,赫尔塔多才试图同纳塔尔谈几句话。他提出护送她回她的房间,她十分感谢地接受了。当电梯快开到二楼时,她问他今天都做了些什么。他马上编造了一个谎言,说为了给他在圣巴斯蒂安的母亲买件合适的礼物,逛了好几个小时的商店。走出电梯后,他也十分有礼貌地询问她是怎样度过这一天的。在山洞,当然,她告诉他,在山洞,祈祷。他突然想到,这是搞清楚警察为什么倾巢出动的机会,便问她去山洞的路上是否遇到了什么麻烦。她回答没有什么麻烦,并很奇怪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他只好对她讲,斜坡上站满了警察,去山洞的人如何被长时间耽误,对突然出现这么多的警察他感到很好奇。来到她门口时,纳塔尔记起来了,晚餐刚开始时,有几个同伴曾讨论过这个问题。是的,是有一些警察,这些人估计警察是在查找那些狡猾的小偷和妓女什么的,饭桌上没探听到什么,但赫尔塔多仍觉得他已明白了一些什么、看见纳塔尔进了解房间,他向她道了晚安,便马上朝在隔壁的他的房间走去,心里大受鼓舞。

一回到他的房间,他又决定再试一次,他感到这次一定会成功。当然现在——这个夜幕早已降临的时刻,警察早就把那些可恶的罪犯扫荡干净,路卡也已撤除,朝圣者的交通又恢复正常了。当他准备第三次进军、刚要背上旅行包时,突然有些犹豫不决,一种不可名状的原因使他决定还是小心为妙。他决定还是先去侦察一下那个地段,看看去那里的路是否畅通无阻。一旦确定了已无障碍,他就赶快返回旅馆背上旅行包,再返身去山洞。在那里他将全力以赴,做好一切准备工作。

他第三次步行到大街拐角处,第三次发现情况并没改变。他看见那些被耽搁了许久的游客,正排着队慢慢朝前移动,身穿制服的卢尔德警察排成了一堵人墙站在斜坡口。赫尔塔多感到非常沮丧,但由于没带炸葯,又觉得轻松安全了些,他决定这次一定要接近一些,好好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漫步来到皇家咖啡厅,找了一个临街的座位,要了一杯可口可乐,两眼越过街面,紧紧地注视着对面的一切动静。当他把稻草吸管放进杯子里时,终于明白了对面正在发生什么。他注意到警察只是拦下那些提包挎篮的朝圣者和游客,然后把包一个个地打开检查,查完一个放一个。真奇怪,他暗自想道,这些可恶的家伙到底在找什么呢?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他暗自庆幸自己没背着旅行包贸然撞来。

现在,他仍感到迷惑,只好又回到了旅馆。

走进旅馆大门,他从钥匙柜里取出206房间的钥匙,迈步走进接待大厅,他留意到那里只有那个丰满风騒的接待领班法国女郎伊冯娜。同往常一样,她正在服务台后忙忙碌碌地分类排号,就在看见她的那一瞬间,他一下子又有了主意,也许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像她这样在旅馆做事的人知道很多事,包括这座城市的要闻趣事和流言蜚语——也许她会告诉他。

赫尔塔多从电梯里退出来,脸上堆满笑容,大踏步地向服务台走去。

“你好,伊冯娜。”他向她打招呼。

她抬起头,朝他嫣然一笑。“晚上好,赫尔塔多先生。你为什么不去参加烛光游行?”

这开场白正中下怀,他立刻追问道:“到那儿去太难了,每个道口都是警察,出了什么事?”

“噢……”她十分为难,没有回答,

他马上给了她一个具有强烈挑逗性的微笑。“啊,美人儿,伊冯娜,我听说,你什么都知道的。”

“不是什么都知道——而是知道某些事。”

“这么说,你不愿意给我这个可怜的朝圣者一个机会?”

“那好吧,不过这是秘密——只限于你我知道——”

“我以圣母的名义起誓。”

“真的,赫尔塔多先生——”

“事实上,为了报答你的好意,我发誓就在这个礼拜请你喝杯酒。如果我没守信,就欠你两杯,甚至三杯。”

她站起来,身子朝前一靠,越过柜台,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他也立即响应,把头凑过去,离她的头很近,她压低嗓子对他说:“你不会失信的,是吗?这是绝对机密,我是从我最好的朋友玛德莱那儿听来的——她,啊,她同巡察官封丹有特殊关系。封丹是卢尔德宪兵队头子——”

“真的吗?”

伊冯娜悄悄地说:“警察已得到情报,就在这个礼拜,恐怖分子试图炸掉山洞,或许什么都想炸毁。”

赫尔塔多心里一紧,但他竭力使自己的声音平缓下来,“我不相信,”他说。“没人会干这事儿,当然也不会在这个礼拜。这个情报,你说的是情报?”

“这是一个匿名电话。巡察官没再告诉玛德莱更多的情况,但是他在每一个通往山洞的路口安置了宪兵,检查每一个去山洞的人,搜查炸葯。他们办此事很认真。事实上——”她把声音压得更低。“他们现在甚至开始在每个旅馆搜查外国人。我——我其实不该告诉你的,就在此刻,他们正在我们加利亚·伦德里斯旅馆搜查,巡察官亲自率领大批人马来的,他们有所有房间的钥匙,此刻正打开所有空着的房间,查查房间里有什么。他们还要检查住了客人的房间,看看住的都是些什么人。”

赫尔塔多听得喉头发干。“他们正在这儿,现在,警察?”

“他们大约一刻钟前开始搜查一楼的,现在正在上二楼。”

赫尔塔多摇摇头。“我简直不敢相信,卢尔德警察在一周内这样兴师动众。”

伊冯娜耸耸肩。“疯狗总会跳出来的。”

“谢谢你的小道消息,伊冯娜,我欠你一杯。”

他正要转身时,突然又想起了某件事,便再次无意地对伊冯娜说:“顺便说一句,差点儿忘了告诉你。我要出城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大约一、两天,可别让人住我的房间,我还要回来的。还有——哦,对了,如果警察想知道为什么206房间空着——你可要肯定地告诉他们,还有人住着,行吗?”

“没问题。”

他转过身,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朝电梯走去,但事实上,他的双腿如铅灌般沉重,他立刻意识到这里已经发生的事给了他多么大的打击。他差点忘了昨天早晨朱莉亚从圣巴斯蒂安打来电话一事,在电话中她承认已经告诉了他们的头儿奥古斯汀·洛佩斯他来此地的目的。他又记起了在电话里如何对着朱莉亚蔑视奥古斯汀,而她则警告他,如果他仍一意孤行,奥占斯汀会设法阻止他的。他已是执迷不悟了,那个胆小鬼奥古斯汀·洛佩斯就给卢尔德警方打了匿名电话,告诉他们警惕可能发生的恐怖行动。

赫尔塔多清楚,他必须赶在警察之前回到二楼他的房间,他必须藏好炸葯。

这才是真正的危险。

他感到他的额头已是大汗淋漓。

他心急如焚地等待着电梯。

赫尔塔多终于进了自己的房间,呼地一声把门关上,他一头靠在门上,喘着粗气。

刚才,他提心吊胆地把头伸出电梯,心里不停地祈祷,但愿警察还没有走上二楼。如果警察已经上来,他已下定决心立刻钻下楼去,开动汽车,尽快逃跑。警察要有那么一会儿才可能在他的房间里发现炸葯和雷管。他可能会在通缉令发出之前逃之夭夭。但是当他走出电梯时,迅速朝二楼走廊掠了一眼,他意识到走廊仍是空空的,此刻他很安全。他立即冲向自己的房间,扭开房间,一头便栽了进去。

眼下,他呼吸急促,一身大汗,靠在门上等待身体稍稍安定下来。就在那一瞬间,他试着琢磨他的下一步行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他本人和炸葯必须离开这个房间,这家旅馆。但下一步呢?去另一家旅馆或提供膳食的寄宿处?这两处都不能保证他的安全。也许他应该回到租的那辆车上,离开卢尔德到附近的某个城镇,如波城,在那里住下来,可以和卢尔德保持联系,很安全地观察它的动静。不久,警察可能一无所获,放松了戒备,撤走了岗哨,可能认为匿名电话不过是某个人的恶作剧。一旦这些警察开始麻痹大意,他又可带上炸葯偷偷溜回来,完成他的使命。

滚他妈的蛋!奥古斯汀·洛佩斯,他心中已是怒不可遏,我说过你过去无法阻拦我,今后也休想。

但眼下首先要做的,是必须尽快离开这家旅馆,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他蓦地站直,拎起他的箱子,把它放到床上,打开,然后又检查了一遍旅行包中的炸葯。他把他仅有的几件随身用品收拾妥当后,居然在箱子中留出了一个空间装进炸葯。他又环视了一眼整个房间,看看是否还有什么遗漏。他忽然想起在盥洗室里还有牙刷、牙膏、刮胡刀等梳洗用品,他赶紧跑去拿来塞进箱子里,最后把箱子关得紧紧的。

一秒钟也不能耽误了。

他紧紧地抓住箱子手把,一下把它从床上提起,打开房门,朝走廊两头看了看,仍空无一人,时间仍然对他有利。他心里安定了一些,便急忙走出房间,关上房门,迅速朝电梯奔去。来到电梯门口,他暗自渴望电梯停在那里,但是他发现电梯并没有停在那里,有人正在使用电梯。除了从电梯旁的步行楼梯奔向底楼大厅,他已别无选择。当他疾步冲向楼梯口时,突然听到一阵响动,那是由下而上的沉重脚步声,还夹杂着一些人的谈话声。谈话者说的都是法语。他悄悄靠在楼梯一边的扶手向下一瞥,一眼看见几名穿蓝制服的警察正朝楼上走来,离他近在咫尺。

赫尔塔多发现他已身陷绝境,但是并没有惊慌失措。在西班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