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

第十九章

作者:欧文·华莱士

“静候你的吩咐。”

他迅速地走出盥洗间,看见她正在桌子上摸索着什么。

没等她摸到那个已装好的旅行包,他一把便把它抢了过来。“你的包在我这里,”他说,“我把给罗莎的便条已写好了。”

他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抓着她的胳膊。“现在,咱们去山洞,”他说。

10分钟后,他们来到了通往山洞前的斜坡,赫尔塔多的计划也最后决定了下来。

在斜坡的另一头,警察又设置了警戒线。他们只拦住那些带背包或箱子的朝圣者和游客。在通过警戒线时,检查着每一个背包和箱子。

穿过大街时,赫尔塔多对纳塔尔说:“我们不得不在这里排队,等候警察的检查。”

“没有什么问题吧?”纳塔尔轻声地问道,

“没向问题。”他回答说。

他希望如此。

他们俩慢慢向前移动着,逐渐靠近了那两位警察。已经到了他计划中应采取行动的时刻了。

他再次挽起纳塔尔的胳膊。“亲爱的,我暂时得离开一会儿,你不会介意吧?我忘记带香烟了——即使他们不愿意在上边抽烟——我觉得身上还是应该带上一盒。现在,你暂时拿着你的旅行包,我马上跑到街对面的咖啡厅去买一包香烟,在斜坡上我赶上你。”他把旅行包递给她,“还有十几步就是警察了。”

“好吧,米凯尔。”她说着一把就抓住了旅行包的提手。

他立刻离开了她,退到了参观队伍的最后面。他确信已在警察的视线之外了。如果真出了什么差错,他简直不知道他能为她做些什么。但他感到一切都会顺利的,因为警察就像大多数当权者一样,也具有平常人的一些弱点。

他伸长脖子翘首观望着纳塔尔的身影,发现她正背着包,站在两名警察的面前。他看见她伸出手在身前摸索着,看是否已经走到了警察身旁。他看见两名警察上下打量着她,一会儿盯着她的旅行包,一会儿又抬头看看她的脸。他发现其中一名警察眨了眨眼睛,清楚无误地表示他已知道她是个盲人,他又注意到另一位警察点头表示明白,伸出一只手扶住纳塔尔的肩头,一点都没检查就扶着她走进了警戒线。

赫尔塔多松了一口气,呼吸也开始平缓了。

几分钟后,他两手空空地来到了警察面前。他们打量了他一番,其中一人便挥挥手放他过去了。尽管他的鞋里有石块,走起路来一瘸一拐,他还是飞快地朝斜坡下冲去,冲到坡底时终于赶上了纳塔尔。

“我来了,”他对她说,伸手拿过旅行包。“一切都正常吧?”

“谢谢你帮我提着包,”她说,“我没想到包这么沉。”

“这是我的过失。”他快活地说,“我在里面塞了一架相机和一副望远镜。想拍一张照片和看一看远处的景色,纳塔尔,有一天你一定会自己欣赏到这些景色的。”

“如果仁慈的圣母玛利亚注意到我的祈祷,”她有些犹豫地说,“不管怎样,你必须把你看到的告诉我。”

“一定。”他许诺道。

现在,他心里暗自高兴,因为他已经把爆炸装置带了进来,离他的成功越来越近了。他领着纳塔尔向山洞走去,只见山洞前挤满了朝圣者。此处仍设有警察岗哨,但他可以从山洞旁的小路爬上去,安放炸葯。不过,爬上山很容易,可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炸葯放到圣母玛利亚塑像的后面,将导线和雷管连接好却不大可能。他不得不在夜幕降临时再返回.最好是在午夜左右,那时朝圣者都已进入了梦乡,警察都已下岗。

他发现在他前面,正对着山洞的几排长凳的最后一排位子上的一个老妪站起身离开了,他急忙领着纳塔尔走到那个空位子前,让她坐好。

他告诉纳塔尔她坐的准确位置,并告诉了她这里离山洞的距离,“你就坐在这里祈祷吧,”他说,“我带着你的包,先去把蜡烛点上,然后再去泉边灌几瓶水。”

“你真好,米凯尔。”

“我这是为我所爱的人而做,”他温柔地说着,弯下身子吻了吻她露出笑意的嘴chún,“一会儿就回来,”

他慢慢地、轻易地就穿过了山洞前拥挤的人群一除了半山腰的洞穴外,没有人会留意别的事,要从人群中脱身可以说是太容易了,他不慌不忙地朝前走,欣赏着山上的绿叶,观赏着各种各样的植物,最后消失在一片小树丛中。

他又继续向上爬了一截,直到山洞本身都被遮挡住了。他发现了大橡树后面他早先放过东西的凹坑,里面落满了尘土、树叶。他连忙放下纳塔尔的旅行包,跪在地上用双手清理这些杂物。当他清理完后,心里非常高兴,这个凹坑足够容纳下他的爆炸装置。

他从纳塔尔的旅行包中取出塑料瓶和蜡烛,又小心谨慎地将他那个装有爆炸装置的小包拿出来。他朝四周扫视了一下,看看是否有人碰巧跟着他,或者附近有没有另外的攀援者,看后他非常满意,这里就他独自一人,他立即着手他的工作,他先把爆葯小包放在坑底,然后盖上一个购物包,接着将凹坑旁的杂士、落叶、枝条等一起埋上去,直到将购物包埋住,将所有的爆炸装置都盖得一点也看不见为止,

他直起身,又检查了一遍刚才的工作。凹坑填平后,表面上覆盖的那些落叶,看上去像是完全自然散落在上面的,没有一点人工痕迹。他又小心地将纳塔尔的那些蜡烛和塑料瓶一件件地放回到旅行包,然后用手拍掉衣服上的泥迹和青草,拎起旅行包,仔细抹平了脚印,便开始动身往下走,一路上他随时留意着每一个明显的标志,以便晚上他返回时能顺利地找到目标。

离开小山时,他确信几乎没有一个人看见他,就是有人看见他,也只是会对他如此热爱大自然和独特的锻炼方式有点儿好奇罢了,准备挤入山洞前拥挤的人群中时,他记起了手中的旅行包。他曾告诉纳塔尔,他去点蜡烛和装泉水,因此他朝浴室方向走去,看到附近有好几排燃烧正旺的蜡烛,他走上前去虔诚地点燃了纳塔尔带的那支蜡烛,并同其他蜡烛插在了一起。接着,他又同其他朝圣者一样.在一个泉水龙头前排好队,等着依次灌满各种各样的容器,终于,轮到他了,他拧开纳塔尔的那几个空塑料瓶盖,其中有几个瓶子外形很像圣母玛利亚。他一个一个地灌满那据说可以治病的泉水,再把盖子拧紧,然后把它们全都放进旅行包里。

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到纳塔尔身旁,领着她回旅馆去吃午饭。

他在山洞前长长的队伍中穿行,心里急切想念着纳塔尔,他渴望着她那极富魅力的胴体,更为她的激情所倾倒,他觉得再也无法安心等待,只想立刻回宾馆房间,再来一次难以忘怀的做爱,他很想知道,他到底爱她多少,渴望与她建立怎样一种关系,难道她就是那个他时常幻想希望的能与自己共度余生的女人吗?让一个女人奉献给一位长年或者说是永远处于动荡不安中的男人,这可能吗?他不知道,或者不可能知道,她是否愿意将她的生命托付给一个前途渺茫的巴斯克革命者——一个职业地下工作者。唉,他自言自语,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

他原以为她会同他离开时那样,戴着一副墨镜坐在长凳上默默地祈祷、沉思。相反,他发现她时,她正同一名妇女在交谈着,这个妇人依稀有点面熟,身材很高大,黑黑的头发梳成几个小发卷在脑后,正坐在纳塔尔的身旁,

看到她们俩,他感到有些疑惑,他向她们走近时,那妇人正滔滔不绝地说着,纳塔尔认真地听着。他等着那妇人讲完后,就立即靠近一些,用手抚摸着纳塔尔的肩头。

“纳塔尔,”他说,“我是米凯尔,我把瓶子全灌满了——”

纳塔尔转过身来,面对着他,脸上露出了笑容,同时抓住了他的手。“米凯尔,你一定看到了这位同我亲近的人,这就是我告诉过你的罗莎·泽拉诺,我们家在罗马的朋友,也是在卢尔德照料我的人。”

“是的,当然,”赫尔塔多说着,向罗莎微微鞠了个躬,友好地笑了笑。“就是我们给留条的那位吧,很高兴见到你,泽拉诺太太。”

“我也很高兴,”罗莎说,“纳塔尔刚才还一直同我说着你——”

“也不全是。”纳塔尔向赫尔塔多说,满脸飞红。

“——看来我得让位于你了,”罗莎最后说。

“我不想这样,”赫尔塔多说,“刚才我看见你们谈得正欢,我真的一点也不想打搅你们。”

“都是闲聊,”罗莎说,“我正给纳塔尔讲山洞旁放在壁龛里的圣母玛利亚雕像。”她用指了指,“就在那,你不要遗漏了它。”

赫尔塔多凝视着远方,心中有点发虚,不敢承认他知道那个地方,而且比她俩更近地看过它,他更不敢承认他要让它永远毁灭的计划。“是的,”他说,“非常地吸引人。”

“但是,伯纳德特并不这样认为,米凯尔。”纳塔尔又转过身去,伸手在空中寻找罗莎的胳膊,摸到后紧紧地抓住。“罗莎,告诉米凯尔塑像的事——他会很感兴趣的。”

罗莎没有拒绝,马上开始了第二次叙述这个故事。“从前,卢尔德的老乡曾在山洞紧邻的壁龛里放有一个圣母玛利亚的石膏小雕像。里昂的姐妹俩人,完全对山洞顶礼膜拜,想用一尊更大一点。更接近伯纳德特所见圣母显灵时的形象的塑像来代替这个石膏小雕像。她们委托里昂艺术学院著名的雕塑家约瑟夫·法比希来办理此事、法比希为此事专门来卢尔德找伯纳德特谈话,聆听她描绘当圣母显灵、声称是圣灵怀胎时的模样。伯纳德特描绘了当时所见到的一切。法比希后来写道,‘伯纳德特站了起来,那样纯洁无瑕,双手合拢,仰望天穹,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美妙动人的画面……不管是米洛德·费苏里,还是裴路儿诺,还是拉斐尔,都没有描绘过像这年轻女孩那样甜美、专注的神情,她完全沉浸在回忆之中。’一半是根据伯纳德特的详尽描绘,一半是艺术家的大胆创新,法比希在一块大理石上雕刻出这尊大雕像。当佩拉玛尔神父在卢尔德收到这尊雕像时,他让伯纳德特前去观看,但是这个女孩一下子惊叫起来,‘不,根本不是这样!’”

纳塔尔很开心。“伯纳德特从来都不会撒谎的。”

“伯纳德特没有隐瞒她的观点,”罗莎继续说道,“她认为塑像太高,模样太成熟,外表太花哨。她坚持说雕塑家只让圣母的双眼而不是整个头部仰望上苍。给人一种像是患了甲状腺肿大的感觉。尽管这样,在1863年4月4日还是举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礼,但没有让伯纳德特出席仪式,据说是因为怕那些好事者找她麻烦。其实,我怀疑是有意让她呆在一边,因为她太直率,说不定会当众捅出她对塑像的相反看法。”

“非常的有趣,”赫尔塔多说,心里比以前任何时候都问心有愧,“噢,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你,泽拉诺太太,同我们一起去吃吧?”

“谢谢,”罗莎说,“我很荣幸。”

“米凯尔,请先走一步,我想和罗莎单独呆一会儿,讨论一些私事,我们很快会赶上你的。”

“好吧。”赫尔塔多说着起身离开了。

但是没走几步,他就听见纳塔尔和罗莎用英语在高声地交谈着,好像是有意让他听见似的。

纳塔尔说:“罗莎,他不错吧?我要从各个方面去了解他。你能不能——能否告诉我他看上去怎么样?”

罗莎回答说:“他如同罪犯一样丑陋,就好像戈雅画的魔鬼一样可怕,泡泡眼,扁鼻子,歪歪扭扭的牙齿,猩猩一样的体魄。”

“我知道这不是真的,”纳塔尔笑着说,“你是在开玩笑,是吧?”

“当然是开玩笑,亲爱的,他正如你所希望的那样英俊、潇洒,他看上去像是一位艺术家——”

“他是一个作家——”纳塔尔说。

“这我相信。他大约有五英尺十英寸高,不很粗犷但十分强健,面孔刚毅,有一双深情的黑眼睛,笔直挺拔的鼻子,饱满的双chún,坚决果断的下巴,还有一头剪得很短的深褐色头发,总之让人觉得他充满强烈的渴望,是那种知道追求、而只会全力以赴去取得成功的男人。”

听到这些,赫尔塔多轻轻地咕哝了一声“阿门”,然后便大踏步地朝斜坡走去。

对吉塞尔·杜普雷来说,这是一个悠闲自得的上午,因为到下午她才去给一个旅游团作导游,因此睡了一个大懒觉后,才决定穿上衣服,出去走走,买些零星杂物。

她在伯纳德特·苏比劳斯大街停了下来,买了一些化妆用品——眉笔,chún膏,润肤油等等——以支持她的最新决定,重新开始化妆打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