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

第20章

作者:欧文·华莱士

一旦兰德尔的出租车西姆卡离开该城进入罗斯福兰大道,司机便开始加速了。他沿着开阔的牧草地和森林区风驰电掣地开着,只有在车驶到伯勒兰接近医院时才稍稍放慢了速度。兰德尔告诉汽车司机,如果他能在7点半以前赶到医院,就多付10荷兰盾,那司机自然志在必得。

这时,从西姆卡的窗口,兰德尔可以看见那个似乎是新建的医院大楼的漂亮外观。他们把车驶入用花床苗圃间隔空出的汽车行道,清晨时分,唯一收入眼底的便是这花团锦簇的色彩了。

片刻之后,车在医院门口停下,司机得意地对他说:“7点30分还差6分呢。”兰德尔高兴地付了车钱,又加给他10盾的小费。

兰德尔对这“异乎寻常的事”困惑不解。下车后他急急忙忙走上医院的石阶,走进旋转门。当他向那走过去时,那女职员先向他问道:“兰德尔先生吗?”她见他点了点头之后又说,“请稍等一会儿,惠勒先生刚才电话说他下来接你。”

兰德尔烦躁地点上一支烟,然后打量着墙上的图画,其中一幅描绘的是夏娃正从亚当的肋骨中出来;另一幅描绘的凯思和埃布尔;还有一幅画的是耶稣在为一个小孩治病。就在他开始对这些画发生兴趣时,听见有人叫他。他转过身,只见惠勒已出现在他的面前。

惠勒满面笑容地走过来,他把那宽大的手掌放在兰德尔肩膀上,高兴地说:“史蒂夫,你回来正好赶上这件事实在太好了。从这件事一开始我就觉得需要你知道。虽然这个故事你现在还不能运用它。我们在完全确定前还得暂时保密。不过只要医生们说可以,我们就要你把这件事宣扬得让世界上每一个人都知道。”

“惠勒,你究竟在说些什么呀?”

“我以为我告诉你了,也许我没有。走吧,等我们一上去我会尽快地告诉你。”

惠勒领着兰德尔走向楼梯时,压低了声音,但却无法压抑语声中所包含的兴奋。“是这么回事,”他说,“昨天晚上我不在,因为盖达先生请客吃饭。后来接到内奥米打来的电话,她只是把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她建议我们大家都到医院里来,我一整夜都在这儿,你看我眼下面的浮囊就知道了。”

“惠勒,”兰德尔不耐烦地说,“请你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好,当然可以。”他们已来到电梯间的前面,但是兰德尔却把惠勒拉向一边,“到目前为止,对这件事我知道极少,就是在你办公室里的那个女孩子,她对考古学懂得很多,她叫什么来?你看我一下子把她的名字忘了。”

兰德尔差点儿说出安杰拉,但又一想惠勒根本还不认识她,于是便知道他所说的是他公共关系部门里的一位女职员。

“你是说泰勒小姐吗?是个美国——”

惠勒“啪”地一拍手。

“对,就是泰勒小姐。昨天晚上,刚在午夜之前,她接到洛丽·库克,你的秘书,也就是那跛脚女孩子一个不知所云的电话。洛丽正在低声哭泣,她一直说她看到了一个景象,泰勒小姐问她看到了什么?她又说在她看到那道景象之前,她正在祈祷能让她走路正常,等那景象消失以后,她居然能像你我一样地正常行走了。”

“什么?”兰德尔不信地喊叫起来,“你说话当真吗?”

“你不是听我说过了嘛,史蒂夫,她可以正常地行走了,而且她一直在电话上说她感到晕眩和发烧,有些恍恍惚惚的样子,她得马上找个人过来帮忙才行。因此,你可想象得到的,泰勒小姐放下电话后就跑去看她了。一到达她住的公寓里,只见洛丽瘫痪在地板上,但是在她听完洛丽告诉她的事情以后,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所以她就打电话给我,我不在,内奥米接到了电话,于是立刻叫了辆救护车把洛丽送到了医院里。然后内奥米又打电话告诉我,而我又打电话给‘第二次复活’的医生法斯,同时把我所知的告诉了他。我还打了几个电话给别的人,他们都匆匆忙忙地赶来了。史蒂夫,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在这叙述的过程中,兰德尔想起他第一次见到的那个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瘦小女孩,也记起了她各处进香朝圣盼望奇迹却一直失望,但并不怨恨而只是流露出无可奈何的心情。

“你问我怎么想的吗?”兰德尔重复着,“这很难说。我得先把真相弄清楚。你知道,惠勒,我是始终不相信会有什么奇迹的。”

“算了吧,你自己不是还说《国际新约》就是一项奇迹吗?”惠勒提醒他说。

“我可从来没有说那是真正的奇迹,我那只是夸张的说法。我们的《圣经》就是产生于科学时代的考古发掘,它只有理性的事实基本。可是,如果说奇迹的医疗——”他拖长了声音,心里忽然想到洛丽曾经说过这本新《圣经》对她极端重要的话,一丝疑念不禁掠上心头。

“乔治,关于洛丽的事还不止那么多。她有没有说可能是什么事情引起了她所见的景象和所谓的奇迹?”兰德尔问。

“你算说着了,本来我就要告诉你了,”惠勒更为起劲地说,“你猜得对极了,那确是事出有因的,而且那原因还是由于我们的公共关系部门兰德尔先生的泄密所引起。你应该负直接的责任,不过鉴于所发生的事情,我们便决定不再追究了。”

“你是说我违反了保密的规定?”

“一点不错。你回头想想看,戴克哈德博士把那本新《圣经》借给你看一晚上的时候,是不是已经谈好了条件要你在次日上午亲自归还给他,而你却让洛丽送去的对不对?”

“对,我想起我说过。本来那天早晨我正要亲自送的,可是正巧内奥米找我商谈我的访问日程,于是我就叫洛丽把那些材料送去,我相信她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无论如何,也许我还是该亲自归还,可是叫洛丽送去又能错到哪里去呢?”

惠勒露齿一笑。“昨天晚上在救护车还没有到达洛丽的公寓之前,她曾对泰勒小姐说你叫她只能把那些校样交给戴克哈德博士,而不能交给任何人,是不是?”

“是这样。”

“所以那孩子就把你的话奉为圣旨了。她去送校样给戴克哈德,恰巧他不在办公室,洛丽又不肯把那个封套交给他的秘书。她决定要一直等他回来。可是那本书对她的诱惑太大了,洛丽承认她故意要晚一点吃午饭而躲在一间储藏室偷看。事实上,如果她说的话可信,在她把书归还给戴克哈德之前,一共读了4遍之多。”

“我相信她是读了4遍。她,她还说发生了什么?”

“她在整个这一周中,占据着她心灵的便是詹姆斯所记述的一切。她连梦寐中都在想耶稣所留下的事迹,他的复活,冒险前往罗马,还有詹姆斯在耶路撒冷面对死亡时仍然能把这故事写在纸草上。昨天晚上,她带着那个幻觉单独留在房间里,于是闭上眼睛,把两手置在胸口上默默向詹姆斯祷告希望能医治她的残疾。但当她祷告完毕,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一圈刺目的强光划过她的面前,越过房间,同时那满面胡须穿着长袍的詹姆斯举手向她祝福。她说她当时吓得简直魂不附体,因而跪到地上闭起眼睛,并且再度祈求詹姆斯救她。片刻之后,当她又把眼睛睁开时,那影像消失了。她站起来试着走了几步,这才发现腿疾已经痊愈。她当时高兴得哭了,并大声喊叫着:‘我好了!我好了!’然后她打电话给泰勒小姐,泰勒小姐赶到的时候,洛丽正晕倒在地板上。哦,史蒂夫,其余的你都知道了。现在我们上楼吧。”

他们乘电梯上了4楼,匆忙地越过两间6人床的病房。以后,只见一些人聚集在一个病房门前,不用说,洛丽·库克就住在那儿。

走近那群人以后,兰德尔首先认出了泰勒小姐,她手里拿着笔记本,还有红头发的摄影师埃德隆,身上当然仍是背着照相机。其余他还认识的有盖达先生、里卡迪先生、特劳特曼博士和扎奇里牧师。

走到这群人中后,兰德尔只见大家正围着一位身穿白色上衣的医生,他此刻正向大家说话。站在医生旁边的是一位相当吸引人的护士。惠勒低低地告诉兰德尔他就是“第二次复活”的特约医生,名叫法斯。

“是的,库克小姐一住进院来我们就给她照了x光,”他在回答一个人的问题,“当她在夜里被送进来的时候,我们就把她放在一张活动的床铺上,这样对于诊断和照x光都比较方便些。现在再回到你的老问题上,关于洛丽小姐在发生这件事之前的状况,我们还不能作肯定的说明。目前,我们想尽快和她的父母取得联络,并且希望能得到她年幼时的病历表。根据洛丽小姐的描述,我判断她以前患的是骨髓炎。”

兰德尔插口问道:“请问大夫,你能把那种病症说明一下吗?”

“以库克小姐的病例来看,她的骨髓炎是发生在胫骨,也就是在她的右膝和足踝之间,她患的可能属于急性。因而造成骨质的破坏——我们的x光照片也许会证明这一点——这可以从她的记忆中有肿、痛和持续性的发烧等症状判断出来。因为治疗的不适当,而且又没有动手术,所以才会变成了瘸子。”

“法斯大夫,”是惠勒在说话,“昨天晚上的事你怎么个解释法呢?无论如何,她的痼疾是痊愈了,不是吗?她现在不是走路正常了吗?”

“不错,有理由这样说,她现在是能正常行动了,”法斯医生说,“她的行动已令我们的物理治疗医生感到满意。我们的神经精神治疗医生今天下午也要和她谈谈。目前,她正接受两位医师的检查和询问。至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想我不便说什么。不过从另一方面说,她可能在幼年受过心灵上的震撼,而不是生理上的疾病。因而昨天晚上由那种幻想产生的自我暗示才把那种震撼克服。若是这样,我们可以说她是长时间的神经衰弱的牺牲者,而她的康复自不能算是发生了奇迹。可是——”

法斯医生环视了身边的这一小群人,他眼眸中顿时闪现出光彩。

“如果她的踢足证明确属生理上的疾病,而她的痊愈又不是来自科学的帮助,那就又当别论了。关于这一点,我原想引用十六世纪一名医生对某一病人所作的手术报告,那就是:‘我把他包扎好了,但却是上帝治愈了他。’”法斯医生作了个抱歉的姿势。“好了,对不起,我现在要进病房去看看。也许再过一两天,可以准许你们问她一些问题。当然,她在医院里至少得住两个星期,以便我们对她详加观察。”

当法斯医生和护士们推开他身后的门进去的时候,兰德尔挤着人群也到了打开的门道,他向室内瞥了一眼。

洛丽那又瘦又小的身影正坐在病床边上,右裤管高高地卷起,一名医生俯下身子在她的小腿上摸着,另外两个人在一旁观看,显得很有兴趣的样子,而洛丽好像对医生的检查无动于衷。她只是抬头注视着天花板,脸上露出神秘的微笑。

然后,病房的门又关上了。兰德尔转过身来,只见那原先围拢的人群已逐渐散去,而惠勒却正向他招手。

和惠特一道的还有盖达先生和里卡迪先生。兰德尔加入他们之中以后,四人便一同走到邻近的来宾休息室里坐下。

“你对此有何看法,里卡迪先生?”惠勒问道,“你们天主教对这类事的经验很多。”

里卡迪先生拉了拉他前面的袍子。“惠勒先生,这件事尚言之过早。天主教对这类的事一向保持谨慎的态度。我们总是不轻易相信。”

“不过,这很明显的是一个奇迹!”惠勒大声地说。

“初看上去,库克小姐的痊愈是相当令人奇异的。”里卡迪同意地说,“不过,我们还不能轻易下判断。奇迹是有的,我们甚至还可以说奇迹天天都在发生。可是话得说回来,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奇迹呢?我们认为那便是发生的极不寻常的事件,也就是人力所办不到而必须有神的介入才成。因此,并不是所有似乎是因信仰而获得痊愈的病例均属奇迹。根据调查统计结果,真正的奇迹,在一般人所认为的奇迹中的比率,连1%还不到。”

“因为靠想象的太多了,”盖达先生像是颇为内行地说,“想象,也就是暗示的力量,可以产生惊人的结果。举个例子来说,就是假受孕。英国的玛丽女王曾经因渴望有个孩子而假受孕两次,尽管一切都像是真的一样。我记得在30年代法国巴黎的一位神经治疗医生曾对一名病人作过这样的试验:他先把病人的眼睛蒙起来,然后以火焰靠近他的手臂并告诉病人说‘你的手臂灼伤了。’于是他的皮肤上很快地就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箴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