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

第25章

作者:欧文·华莱士

“我从来没直接给过弗鲁米任何东西,什么也没有,相信我,如果我真的背叛出卖了你,那也只是在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方面。但现在的情形已经改变了,现在你可以完全相信我。我完全献身给‘第二次复活’了,它是我的生命,我不能允许自己与这项工作分开。”

他站起来,焦虑地踱起步未,绞着自己的两只手。

兰德尔惊呆了,直盯盯地看着他踱来踱去。奈特这种态度和他所说的话与他的行为大相径庭。他一定是病了,兰德尔断定他疯了,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子。兰德尔决意要刺激他回到现实中来。“奈特博士,你怎么解释自己一方面尽力于‘第二次复活’,另一方面,仅仅几分钟前,承认自己把我们的秘密文件给了弗鲁米?你难道指望我们继续留住一个叛徒吗?”

“我不是叛徒!”奈特博士吼道,他挪向兰德尔,站到他面前,“难道你不明白?我本打算做个叛徒,我起初是,可是——一旦我了解了真相——我不能,现在你一定要留下我,要是我不能留下来,我会自杀的。”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兰德尔大叫,“你说得我一句也不懂。这太荒谬了。我算看够了。”

兰德尔开始要站起来,奈特的两只手抓住他的肩膀,按住他。“不,不,等一等,兰德尔,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来解释。我要告诉你整个事情,你会明白的。我怕,可是我看我必须这么做,否则一切都完了,请一定听我说完。”

直到兰德尔坐回去,奈特博士才移开身体,踱过来,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激情,试图说出他必须说出的话。他终于平静了些,坐回床边,盯着地板,显得有些心虚气短,开始讲道:

“你刚来这儿时,我本打算厚着脸皮说出来,我想我的坦率会使你消除敌意并能最终理解。哦,你使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是的,我做了一些坏事,但我暗下里已经改过自新,而且是信得过的。可我看你仍然以为我是个叛徒,实际上你是想解雇我。我看现在不说出真相是不可能的,我想我没有什么理由来保护别人。”

“别人?”兰德尔坐起米,他关切地听他说下去。

“而且没有理由害怕告诉你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发生的事情。”他抬起眼睛,“不知你听不听得懂我的话。”

“说下去。”兰德尔说道。

“谢谢。至于我对杰弗里斯的痛恨和愤怒,这一点是完全真实的,亲爱的休斯太不慎重,居然告诉你这一点。但是我能原谅她,她是为了我,也为了她。她已求我加入‘第二次复活’,我同意了,但不是因为她所想象的原因。我来了这儿,正如你所猜疑的,我是靠不住的。我知道‘第二次复活’有它的敌人,我知道他们是谁,我曾读过有关普卢默和弗鲁米会见的文章。我没有什么计划,但我内心深处潜在着一种意识,那就是通过我与‘第二次复活’的成员关系,我也许能拯救我自己。”

“你指钱?”

“哦——是的。如果我一定要坦白的话,我曾经以为钱是我唯一的救星。我一度一文不名,因为《国际新约》即将出版。我需要钱来恢复我的听力,我需要钱来娶瓦莱丽·休斯,我要养活她,我要过上年轻的英国学者应该过的一种真正的生活。”

“于是你找到了锡德里克·曹卢默?”

“那倒没有必要。”奈特博士道,“是他找到我头上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某个代表普卢默的人。”

兰德尔扬起眉毛。“别人?是个在克拉斯纳波斯基的人吗?”

“是的。”

兰德尔伸手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微型录音机。“如果你不介意……”

“你想给我录音?为了什么目的?”

“如果别人与你有牵连的话。”

“明白了,这会帮助洗清我的罪过吗?”

“那个我可不能保证,奈特博士。如果你有正当理由,我把它录下来于你有利。如果我对你的故事不满意,我会把磁带还给你,这样你就可以直接向五位发行人去讲你的故事。”

“够公平的。”兰德尔把音量调到最小放在他们俩人之间的地板上。奈特博士看着这个录音机,说道,“我的陪审团,它会鼓励我忏悔,我会尽可能做最充实,公正的辩护。”

“你刚才说到你到这儿时,住进了克拉斯纳波斯基,一个不是普卢默的人来跟你交涉?”兰德尔催促他。

“一个不知怎么了解我个人情况的人,他知道《耶稣的故事》的未出版的情况,还有我的残疾,以及我的愤慨、需要、渴望。他建议说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使我得到本应属于我的钱,我拒绝了。我不能使自己背叛一个信任自己的人,我不愿意看见自己成为犹大。那段时间他仍然来找我。我有个习惯就是只要是我收到的秘密计划或我听到的重要东西,我就要记录下来。直到那人再次来找我时我仍是什么也没干。我问他我的服务值多少钱,那人问我能提供什么。我一时冲动想试探一下,就把我收藏的‘第二次复活’计划的一小部分文件递给了来找我的人,那之后不久我就被带去见普卢默,他态度很谦和,告诉我说我所提供的东西非常有用。”

“这就是他们怎么知道了我们计划在皇宫举行记者招待会的日期和向全世界传播的情况?”

“是的。普卢默告诉我那些资料都很有用,但还不够,他叫我继续提供他新的资料。同时最重要的是能弄到一本新的《圣经》,或至少也要得到里面的具体内容。普卢默还说,他另有别的办法可以弄到。”

“亨宁?”兰德尔问道。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接着说吧。”

“他们不愿碰运气,他们想要加倍的保险。于是,普卢默说了价钱,那个价码——一个令人心动的价码啊,那数目足以解决我所有的问题,不可抗拒。我同意了帮他们弄到新的《圣经》,或者至少是圣经里面的那些新发现的资料的抄写本,我答应过昨天交给他们的。”

兰德尔再一次震惊了。“你怎么能保证你能弄到一份呢?那本书可是加了锁的,而且钥匙在印刷商手里,所有的校样都保存在地窖里。”

奈特博士摇了摇手指头。“不都是,但是请不要把我的叙述岔开去。我昨天本打算搞一本新《圣经》的稿本的,但没搞到。因为我不能交给他,所以我急于缓和一下和我的——我的碰头人的关系,并来证明我的好意。于是我找了一点零星的东西给他们,其中就有你写有‘马太’字样的备忘录。”

“明白了。”

“当然,他们还是不满意。他们想要的是新《圣经》。那天晚上我觉得肯定能弄到一份的,也就是指昨天晚上。”

“但是,你没能弄到。”兰德尔道。

“相反,我能弄到,而且确已弄到手了。”

兰德尔身子倾向前,“你拿到了《国际新约》?”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兰德尔。你知道,不是所有的校样都在地窖里。每个主要负责任的神学家都有一份,杰弗里斯博士也有一份。不要忘了,我们的关系是很近的,我可以看到他所有的参考书。我知道他把自己的那份《国际新约》锁在他的公文包里,他另外还有字码锁在上面。但是,他这个人很散漫,心不在焉的,经常把什么都记下来以免遗忘。我在他的房间里找那个字码,正如我所料,是写下来的,我于是记住了字码。我必须在他出去的时候弄到他的公文包,他本打算前天晚上出去的。但又推迟了时问。我知道昨天晚上他又要出去,等他走了以后,我进了他的房间,打开了公文包,取出《国际新约》校样。我偷偷地把书带出旅馆,拿到一个我早些时候就发现的一个晚上也开的复印商店去,把这份新资料复印了下来,也就是彼得罗纳斯羊皮纸报告和詹姆斯福音书的译本。我把这些都复印下来后,又回到杰弗里斯博士的房间,把它又放回公文包锁好,拿着我的复印件回了自己的房问。”

兰德尔气都透不过来了,“你把这个交给了他们?”

奈特博士又摇了一下手指。“我本打算要这样的,我打算拿起电话叫我的碰头人来取,同时换回昨天晚上交上去的30页零零碎碎的材料。可是,你知道,我仍然是我——一个学者,一个富有好奇心的学者,在没有变成一个精神务实的商人之前,我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读一下这个詹姆斯福音的想法。”

“你读了。”兰德尔缓缓地说,“后来又怎么样了呢?”

“奇迹啊!”奈特博士很简单地说。

“什么?”

“我和我们的主交流过之后发生了奇迹,兰德尔先生。如果你很了解我的话,你会知道我这人对宗教很感兴趣,但我不是一个纯粹宗教人士。我一直从旁观的角度,客观地认为,耶稣是一个学者,我从来没有走近过他或者从内心里接受他。但是昨天晚上,我读了詹姆斯福音,坐在这儿,就像我现在坐在床上,我哭了。第一次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耶稣,第一次感受到了他的爱心,他的伟大。我被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强烈的感情巨浪给攒住了。你能理解吗?”

兰德尔点了点头,但仍然保持着沉默。

“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奈特博士越来越激动,“我被主耶稣的爱浸润着,被我对他由衷的信仰,被一种希望配得上他的慾望包围着。我一定是睡着了,梦中,也许在醒着的间歇,我看见了耶稣,我能看到他袍子上的折边,我听到他对我说话,我乞求他宽恕我的罪孽,已往犯过的以及还没有犯的所有罪过。我发誓我要一生忠于他。他,于是祝福我并声明以后我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以为这段插曲、这个梦或者白日梦说明我快是个疯子、狂人了,是不是?如果不是后来又发生的事情,我倒也是这么想的。”

奈特博士有点不能自己了,陷入了深深的内省当中,停止了谈话。兰德尔试图把他拉回到现实中来,“弗洛里安,后来呢?”

奈特博士眨了眨眼睛,“不可思议,”他说,“今天早晨我早早就醒来了,阳光透过窗户在我的身上游移。我被灵感浸透着。我想洗涤掉我的卑鄙,我感到一种平和,我静静地躺着,后来我听到一声甜美可爱的鸟的瞅瞅声,它在窗外叫着。一只鸟,我听到一只鸟在唱歌。我,多年了没有听到过一声鸟叫——我甚至很少听见过人说话,除非他站在我旁边大声喊叫。我聋了这么多年,我听到了一声鸟叫,而且我当时没戴助听器,我并没有戴助听器上床。看,就在那儿,在床边的桌子上,我昨天晚上就放在那儿了,我现在也没戴,你还没注意到吧。可是我能清清楚楚地听见你在这间屋里说的每一句话,不费一点力气就能听见。今天上午,我激动得要发疯。听到鸟叫后,我从床上跳起来,打开我的半导体收音机,音乐流淌出来传人我的耳朵。我冲向门口,打开房门,我能听见仆人们在大厅那边叽喳。我向主保证过,我将把自己交给他,他宽恕了我,恢复了我的听力,他治愈了我,这就是奇迹啊!你相信我吗,兰德尔!”

“我相信你,弗洛里安,”兰德尔被深深地打动了,他想知道下一刻又要发生了什么,他不能等得太久。

“当我恢复平静后,我打了个电话,给我的——我的接头人。我告诉他我准备见他,我没有去上班,却在阿姆斯特丹郊区他的偏僻的隐居的房子里见了他。我立刻告诉他说我没有能够为他弄到新《圣经》,我告诉他我为自己作过的保证遗憾,甚至为曾经交给他那些不重要的材料遗憾。事实上,我要求过他归还我昨天交给他的东西,你的所有的备忘录。他说还不了,那个在别人手里,大概它已在弗鲁米手里了,尽管我并不知道。”

“是的,是这样。”

“这时,那个人——也就是我的接头人——他催促我继续试着为他们弄到《圣经》。我说我一想到这儿就反感。他说他肯定他们会付给我大大多于答应过的数目,我说我对讨价还价不感兴趣。于是,他就开始威胁我说,我要是不合作,他就会揭发我参与过这件事情。我告诉他说我顾不了那么多,我就离开了他。我回到这儿,把我弄到的《国际新约》的复印件撕掉了,以免这些内容落到弗鲁米的手里。随后我听说你要来见我,现在你明白了我欠这本书,欠詹姆斯,欠这项工程什么了吧?明白了为什么我乞求你不要解雇我吧?我一定要呆下去,我一定要为这项好的工作尽绵薄之力。”

兰德尔一直在倾听、思索。毫无疑问,奈特博士的听力是恢复了,不管什么方式:或奇迹、或心理因素。在某种程度上,是的,这确实是个奇迹。洛丽·库克的奇迹是否是个骗局不再重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箴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