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侬》

第三章

作者:普雷沃

“现在用来维持你放荡生活的金钱,肯定不是从正路上来的。”他对我说,“你用不正当的手段取得的财富,也同样会被别人夺走。神对你最可怕的惩罚,正是任你现在心安理得地享用它。”他接着说道:“我所有的劝告对你都毫不起作用。永别了!你这忘恩负义而又优柔寡断的朋友!你这样罪恶的欢宴享乐将转眼成空;你目前暂时的好运和钱财,也终将丧失殆尽。你将独自一人,一无所有;那时,你才能体会到,原来你疯狂地迷恋的享乐只不过是过眼云烟。也只有那时,你才会发现,我爱你,随时准备帮助你。但是,从今天起,我要与你断绝一切来往,我痛恨体现在所过的生活。”

他就是在我的房间里,当着曼侬的面,对我作了这番训诫的。说完,他起身便走,我想留住他,但被曼侬拦住了。她说,那是个疯子,必须让他走。

但是,蒂贝尔日的话却始终索绕在我心头,挥之不去。我发觉,有许多时候,我是有心回头的,因为在我生命中最最悲惨的时刻,是他的话,让我得到一些力量和勇气。

但曼侬的温柔很快就驱散了这件事带给我的忧伤,我们继续过着充满激情和享乐的生活。而且,财富的增加使我们的爱更加炙热了。爱神和命运女神大约从没有过比我和曼侬更幸福、更相爱的俘虏了。上帝啊!既然在人间可以享受到如此无与伦比的快乐,怎能说人间是地狱呢?但是,唉!这样的快乐的缺点就是转瞬即逝。如果它是永恒的,人们还想找寻什么其它的快乐呢?

我们的快乐与世人的无异,所以并未持续太久;随之而来的是令人遗憾的辛酸经历。

我靠赌博赢了许多钱,打算把一部分钱存起来。仆人们也都知道我发了大财,尤其是我的贴身仆从和曼侬的女仆,我们经常毫无防备地,当着他们的面谈及这些事。

曼侬的女仆很漂亮,我的仆从一直爱慕着她。他们做了一番筹划决计携财物私奔。因为要对付的是既年轻又单纯的主人,所以他们知道骗我们上当很容易;于是,就将阴谋付诸实践;他们阴险的行径从此把我和曼侬逼上绝境,再也不能翻身了。

一天,莱斯科先生请我们去吃晚餐,我们回到家时已快午夜了。我和曼侬分别叫着各自的贴身仆人,但两人都不见踪影。其他的仆人说,自过了八点,就再也没见他们在屋里出现过了;他们走之前,曾叫了人来搬走了几个箱子,说是我吩咐的。我预感到事情不妙,虽已猜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但进房间后所见到的情景还是让我大出所料:我房间的锁被橇开了,钱和所有的衣服都已不翼而飞。正当我试图理清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时,曼俄出现了,惊恐万状地告诉我,她的房间也遭到了同样的洗劫。

这一打击实在是太残酷了,我只有用超乎寻常的理智克制自己,才不让自己哭出声、流出泪来。深恐曼侬被我的绝望所感染,我强自镇定;还尽力用开玩笑的口吻对她说,我会从特朗西尔瓦尼旅馆的某个傻瓜身上得到补偿的。然而,明显可以看出,她受此事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我因此而愈加痛苦,我强装的笑颜也不过是让她不要过于悲伤。

“我们全完了!”她泪流满面地对我说。

我温情地安慰她,却无济于事。因为我自己的眼泪,也暴露了我的痛苦和绝望。事实上,我们已彻底破产,甚至连一件衬衣也不剩。

我决定立刻找人去叫莱斯科先生。他建议我立即向警察总监和巴黎宪兵队大队长报案。我马上去办了,但这却成了我更大的不幸;因为,不但我向那两位大人所做的努力没有任何结果,而且还给了莱斯科与曼侬交谈的机会,趁着我不在,他怂恿曼侬做了一个对我而言最为可怕的决定。

莱斯科向曼侬提起了g…m…先生,这家伙是个老婬棍,对于欢宴享乐总是出手豪阔。莱斯科哄骗曼侬设想一下被那老家伙供养的种种好处。曼侬早已被飞来横祸弄得六神无主,很轻易就上了他的圈套。这笔体面的交易,在我回来之前就已经成交了;而且计划第二天就通知g…m…,将其付诸实施。我回到家时,发现莱斯科还在等着我,而曼俄已经在她的房间里先睡了。她吩咐仆人告诉我说,她需要休息,请让她独自一个人呆一夜。莱斯科给了我几个皮斯托尔后也就离开了。

我上床时已近四点,由于始终想着要如何赚回那些钱,辗转反侧,很久才睡著,以至于醒来时已是十一二点钟。我立刻起床去询问曼侬的健康情况,仆人说,她一小时前已经和她哥哥出门去了,是她哥哥用出租马车把她接走的。尽管她与莱斯科一起出行让我觉得很奇怪,我还是强逼着不让自己胡乱猜疑,只得借看书来打发时间。最后,我再也无法克制内心的焦虑,起身在屋内不停地踱步。我突然瞥见在曼侬的房间里,有一封封好的信放在桌子上。地址表明是写给我的,而且正是她的笔迹。

我颤抖着拆开它,里面写着如下内容:

“我向你发誓,亲爱的骑上,你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在这世上只有你才能让我心甘情愿地献出我的心。但是,我可怜的宝贝,难道你不认为,在目前的这种情行之下,忠诚是很愚蠢的吗?如果连面包都没有,我们还怎么能够彼此相爱呢?饥饿会使我犯致命的错误,但总有一天,我会带着对爱情的眷恋离开这个世界的。我是如此的深爱着你,请相信我。但是。请给我一些时间来积累我们的财富。啊!那是将陷入我网中的人的不幸!我工作是为使我的骑士既富有又快乐。我哥哥会把你的曼侬的消息带给你,他也会告诉你,她为了不得不离开你而哭泣。”

我无法描述刚读完信时的心情。甚至至今我仍不明白,当初是为怎样的一种情感而激动不安。这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所独有的感受,很难有人再有过类似的体验。我也无法向别人解释,因为他们不会明白,甚至连我自己都理不清。因为这是一种独特的感觉,与记忆中其它曾经的情感毫无关联,也无法同我们所体验过的其它感情相比较。但是,无论当时是怎样的情感,毫无疑问,这其中包含了痛苦、怨恨。嫉妒和耻辱。可是要是其中没有对曼侬的不尽的爱意,就好了!

“她是爱我的,我愿意相信这一点,但是,”我叫着,“难道她非得像魔鬼一样对待我吗?我原本有权利要求她,但我又要求了什么呢?在为她做出了所有的牺牲之后,我还得为她做什么?然而她还是抛弃了我!这负心的人还以为只要言称她始终爱我,就可以躲得过我的唾骂!她怕挨饿!爱神啊!这是何等粗俗的情感!完全配不上我的优雅!我从未害怕过挨饿,我如此心甘情愿地为她放弃了幸福和家庭的温暖,甚至为满足她的任性而放弃了自己生活的必需品。她居然还说她爱我。你这忘恩负义的人!如果你真的爱我,便会知道该征求我的意见,而不会离开我,至少不会连再见都不说。只有我能说出被迫与爱人分离有多痛苦;愿意接受这种残酷的折磨的人,一定是疯了。”

一个意外的来访打断了我的连连抱怨,来人是莱斯科。

“刽子手!”我拿起剑冲他喊道:“曼侬在什么地方?你把她怎样了?”

他被我的举动吓坏了。连忙对我说,如果在他来帮我忙时,我还用这么恶劣的态度对待他,他转身就走,再也不会踏进我家一步了。我跑到房门口,小心地关上门。

我转身对他说,“不要以为你还能把我当傻瓜,再用那些无稽之谈来骗我。小心你的性命吧,除非把曼侬还给我。”

“啊!你也太激动了,”他说:“我正是为此而来!我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是你根本想不到的,没准儿你还要感谢我呢。”

我要立刻搞清楚。

他说,曼侬素来惧怕贫穷,尤其是害怕必须一下子放弃我们的马车,她就恳请他把她介绍给德g…m…先生认识,因为她早听说他是个慷慨的人。但莱斯科不小心说漏了嘴,告诉我这完全是出自他的主意,甚至在带曼侬去之前,他就已安排好了一切。

“今天早上,我带曼侬去了那儿。”他继续说道,“那位彬彬有礼的先生,是那样喜爱她,当即邀请曼侬一起去他的乡间别墅小住几日。而我呢……”

莱斯科接着说:“忽然想到这对你会有什么好处。我很有技巧地暗示他,曼侬刚刚遭受了一场重大的损失。我抓住了他的慷慨大方,他立马送了曼俄两百皮斯托尔作为礼物。我说目前两百皮斯托尔固然很不错,可是,将来我妹妹还会需要更多的资助,因为自从父母去世后,她就担负起抚养一个小弟弟的责任。如果他真的认为曼侬值得他重视,就不该让她因这孩子受苦,因为她把这个孩子视为自己的另一半。这段话果然感动了他,他着手为你和曼侬租一间舒适的房子。因为你就是那个可怜的小孤儿。他还答应,要为你们配备合适的家具,每个月为你们提供整整四百里弗耳,我没有算错的话,每年就是四千八百里弗耳。在动身去乡间别墅度假之前,他就已吩咐管家去找一间房子,在他回来时把房子准备好。到那时,你又可以见到曼侬了。她请我代她问候你,并向你保证,她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爱你!”

我颓然坐了下来,冥想着命运的奇特安排。我心绪无比纷乱,难以平静下来,我呆了许久,丝毫没有理会莱斯科接二连三的一大堆问题。正是在这种时候,荣誉和道德强烈地谴责着我的良心。我叹着气,目光向亚服,向我的家,向圣·絮尔皮斯望去,向所有那些我曾经清白地生活过的地方望去。可我现在离那种幸福的境地是多么遥远啊!我只能远远地望着这一切,如同烟云一般,虽仍让我悔恨和渴望,但却微弱得不足以激励我去努力抗争。

我自言自语,是怎样的厄运让我成为罪人呢?爱情本是一种圣洁的情感,为何在我身上,却都变成了苦难和放荡的源头呢?是谁阻止了我平静、正直地和曼侬生活在一起?为什么我不能在获得她的爱之前娶到她呢?父亲是那样地疼爱我,如果我遵照正当的途径恳求他,难道他会不同意吗?啊!父亲自己也将会喜爱这么一个迷人的、完全配得上他儿子的女孩的!我会幸福地生活在曼侬的爱、父亲的慈祥和正直人的尊重中,而德行和正当的财富也会让我心安理得!谁知情形却远非如此!现在别人建议我做的,又是怎样卑鄙的勾当啊!什么?竟然要我去分享……但曼侬既已这样安排,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如果我因拒绝而失去了她,那该如何是好呢?

像是为了驱散这些令人心伤的想法,我闭着眼喊道:“莱斯科先生,如果你真想帮我的忙,我会很感激你。你实在是应该用更诚实的办法,但现在木已成舟,不是吗?我们只好充分利用你的好心,完成你的计划了。”

莱斯科正因我的怒气和随之而来的沉默不语而忐忑不安,看到我作的决定与他原先担心的完全不一样,他禁不住喜出望外。其实,他根本就不是出放什么好心,这在后来会得到更好的证实。“是啊!是啊!”他连忙回答我说,“我可帮了你一个大忙。你会看到,好处比你所想的还多得多呢!”

我们开始商量,当德g…m…先生见到我比他所想像的高一些、年龄也稍微大了点时,该如何防范,使他对我们的姊弟关系丝毫不起疑心。我们想不出什么更好办法,只有在他面前,装出一副乡下人的单纯样子。并让他相信,我想去当教士的,故每天都要去中学上课。我们还决定,在我第一次被允许会见他的时候,尽量穿得破烂一点。

三、四天后,他回到了城里,并亲自带曼侬去他的管家已精』已准备好的房子那儿。曼侬立即叫人告诉莱斯科她回来了;莱斯科接着通知了我,我们一起来到她的家中。那老情人正好出门了。

我虽然听从了曼侬的安排,但见到她时,仍然无法压抑心中的怨恨。在她面前,我显得既忧郁又颓丧。见到她的喜悦,无法替代她的背叛带给我的忧伤。但她,见到我似乎欣喜若狂,甚至还抱怨我的冷淡。我却忍不住开始数落她的忘思负义、她的不忠,并不断地叹息着。开始,她还嘲笑我的单纯。但是,当她见到我一直忧伤地望着她,以及因要违心地做一些大修自己性情的事,而痛苦不堪时,就独自进了房间、过了一会儿,我也跟了过去,发现她泪流满面,不禁问她为何流泪。

“你应该很容易看出才对。”她对我说,“如果我的存在,只是带给你忧愁和阴郁,你让我怎么活下去呢?你到这儿已经有一小时了,对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曼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