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侬》

第一章

作者:普雷沃

我的陪伴和德t…先生的殷勤奉承很快驱散了曼侬的忧伤。

“忘掉我们可怕的过去吧!亲爱的厂刚到,我就对她说,“让我们重新开始更幸福的生活吧!毕竟,爱情是美好的主宰,它带给我们的快乐,足以弥补命运的折磨。”

晚餐是快乐的,有了曼侬和一百皮斯托尔,我比全巴黎最富有的、家中财宝成堆的征税官还要志得意满。知足者长乐;我已别无所求,对未来也不再担忧什么。我几乎可以笃定,父亲会供给我在巴黎堂堂正正生活的费用;因为我已年满二十岁,有权支配母亲留给我的财产。

我没向曼侬隐瞒,我只剩下了一百皮斯托尔。因为我们正在等待一笔更大的财富,这笔钱足够让我们安心地应付到那个时候。而且无论是靠继承财产,或是靠赌博,那笔财富都应是我的囊中之物。

这样,头几个星期我只想着如何享受。一方面,荣誉感在作怪,另一方面,我也忌惮警方的搜查。所以尽量拖延着不与特朗西尔瓦尼旅馆的合伙人联系,只在几个不起眼的夜总会赌博,而命运之神也让我避免了靠欺诈取胜的耻辱。

我每天下午抽一些时间进城,而晚上则回夏约吃晚餐。德t…先生常和我们在一起,我们的友谊也日渐深厚。曼侬也找到消磨时间的方法,她结识了附近几位来度春假的年轻女士。她们在一起或去散步,或做一些女人们爱做的事。偶尔小赌一把,用赢来的钱付车费。她们也常到布劳涅森林,去吸新鲜空气。每天晚上回去的时候,我都觉得曼侬比前一天更美丽、更快乐、更动人。

但我们的天空并非晴空万里,仍有几片阴云威胁着我的幸福。后来当然都被驱散了。曼侬爱闹着玩儿的性格,使这件事的结局具有十足的戏剧性;就是到今天,我仍忘不了她的温柔和可爱之处。

一天,我们唯一的仆人将我拉到一旁,很尴尬地对我说,他有一个重要的秘密要告诉我。我要他放开胆子说出来。他拐弯抹角了半天,我才听明白,是有一位外国大公好像爱上了曼侬。我顿时热血上涌。

“她也爱他吗?”为了弄清楚,我突然打断他的话。我的冲动吓坏了他,他忐忑不安地回答,他了解得还没这么深入。但是他观察到,一段时日以来,这位外国大公每天都来布劳涅森林,一下马车便独自走到平行侧道上,好像在伺机偷看小姐或碰到她。于是他就想到去结交这位外国大公的随从,好打听出他们的主人是谁。从随从那儿得知他是个意大利大公,而且他们也在猜测,主人可能会有什么艳遇。仆人又颤抖着说道,他没能再打听到其它消息,因为那位大公已经从森林里出来了,亲切地走近他,询问他的名字;而后,因为猜到他是我们的仆人,就恭维他有幸能侍候这世上最迷人的女子。

我迫不及待地等候下文,他却抱歉地说他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我想,一定是我的冲动让他害怕了。于是催他不必掩饰继续往下说,但却徒劳无功。他向我保证只知道这些,而且他刚刚告诉我的,就是前一天的事,他也没有再看到大公的随从。为了使他安心,我不只夸了他,还赏了他些钱。我在他面前没有流露出对曼侬的疑心,只是用平静叮嘱他,好好留意那外国人的行动。

事实上,他的惧怕引起了我的怀疑,曼侬可能已事先禁止他把全部真相告诉我。但是,想了一会儿,我不再惊慌,甚至后悔自己的懦弱。我怎能因为有人迷恋曼蚀而责怪她呢!很显然她并不知道自己有了一个爱慕者,如果我这么容易就嫉妒的话,我要过的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啊!

第二天我去了巴黎,只想着大赌一把,多赢点儿钱。这样,万一发生什么令人担心的事,我们就可以立刻离开复约。当晚,并没有得到任何于我不利的消息。那个外国人又出现在布劳涅森林,并以两天前曾交谈过为由,接近我的心腹仆人;他倾吐了他对曼侬的爱,但是从他的话中还听不出他和曼侬有什么瓜葛。他向我仆人问了很多事,最后竟想用数目不小的一笔钱来收买我的仆人。他还拿出一封早已准备好的信,用几个金路易贿赂我的仆人,请他转交给曼侬,但都被我的仆人拒绝了。

这样,风平浪静地过了两日。不料,第三天,风云突变。那天,我从城里回来时已经很晚了。刚到,仆人就告诉我,曼侬在散步时离开过她的同伴们一会儿;期间,她示意那个一直在不远处跟着她的外国人走到她的身边,然后递给他一封信,他兴高采烈地收下了。曼侬转身离开了,他也只能多情地吻着那封信来表达他的兴奋。而曼侬,在剩下的时间里,却异常快活,直到回家后仍是如此。

当然,仆人的话字字都叫我胆颤心惊,我忧伤地问他:“你能确信你没有看错吗?”他对天发誓说绝对没有。

要不是曼侬一听到我回来,就迫不及待地跑到我面前,抱怨我这么晚才回来的话,我真不知当时内心的痛苦会把我折磨成什么样。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曼侬就已用她的亲吻和拥抱淹没了我。当我们独处时,她开始强烈地斥责我晚回家的习惯。我的沉默反倒让她说个不停。她说,这三个星期以来,我没有陪她过过一个整天,她无法忍受每天都有很长时间与我不在一起,她请求至少每隔一段时间,我可以从早到晚陪她一天;而且就从明天开始。

“我会的,不用担心。”我相当粗暴地回答了她。她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忧伤,仍处于一种亢奋的快乐中,兴奋地向我描述她一整天都是怎么度过的。

奇特的女子,我自言自语,这序幕之后等待我的是什么呢?我顿时想起了我们第一次分离的情景。但这次,我觉得她的快乐和爱抚是真心的。

本来晚餐时,我还因白天赌博的损失而自责,现在却已轻易地将它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我很高兴让我明天留在夏约是她提出的。这对我很有利,为我的计划赢得了时间。因为我的在场,可以完全驱散原本对明天的担心。即使没看到什么特别的,非逼我揭露我的怀疑,我也已决定后一天就搬到城里,搬到一个不必与王公贵族有任何牵连的街区去。这安排让我睡了个安稳觉,但这并不能消除我对新的背叛的担心。

我醒来后,曼侬对我说,虽然一整天都要呆在屋里,她却不想让我就此随随便便,她要亲自打理我的头发。我有着一头漂亮的头发,她以前就玩过好几次;但这次她比以往更细心。为了满足她,我不得不坐在她的梳妆台前,住她用想出的各种方式梳理我的头发。其间,还不时让我把脸转向她,然后她双手搭在我肩上,好奇地看着我;接着,会吻我两下,表示她的满意;再要求我坐回去,让她继续完成她的作品。

我们一直这样德戏到午餐时分,她的快乐是那样的自然,没一点儿做作的痕迹。我根本无法把她这样的表现与卑鄙的背叛联系在一起,好几次都想向她敞开心扉,卸下那份让我难以承受的心事。但每次又都以为,她会主动跟我说;又预先视此为情场的胜利。

饭后我们回到她的房间,她又开始整理我的头发,我则随她摆弄。就在这时,有人来通报说,某位大公要求见她。这个名字激怒了我,“什么!”我推开她喊道,“谁?什么大公?”

她丝毫没理会我的问题,“让他上来!”她冷冷地对仆人说。

她转身对我说,“亲爱的,你是我深爱的情人。”她继续迷人地说道:“请你再忍耐一会儿,一会儿,就一会儿;我会更爱你,胜过现在的千百倍,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我惊怒交加,说不出话来,她再三的恳求我,我则做出各种表情拒绝她。但是,当她听到客厅的门已经开了,立即一手抓起我散在肩上的头发,一手拿起梳妆镜,使尽全身力气把我找到了房间门口,用膝盖把门顶开。

她就把这一幕展现给了那个外国人;他可能听到了我们的声音,正茫然地停在房间的中央,看到这样的场景,非常惊讶。他衣饰华丽,但长得实在不敢恭维。这一幕让他颇为尴尬,尽管如此,他还是深深的鞠了个躬。

曼侬不等他开口,便把镜子递对他说:“瞧瞧吧!先生!请您好好照照自己,然后请你评评理。你向我求爱。你看看我所爱的人,我发誓要爱一辈子的人。你自己比比看!如果你以为可以你有跟他争我的心,你告诉我体有什么资本。而且,我要告诉你,在贱妾眼中,全意大利的大公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我现在所抓住的一根头发。”

她这番疯狂的演说显然是事先想好的,其间,我一直在试着岔开话题,但是都没有成功。一位像外国大公这样有地位、有身份的人,遇到了这等尴尬事,让我感到很同情,试图想用礼貌来补偿他所遭受的轻微的侮辱。但这位外国大公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粗鲁地回击了曼侬的话,也就打消了我的那个想法。

“小姐,小姐!”他强作笑颜,说,“我总算是大开眼界了,你可没我想得那么嫩啊!”说完,看都没看曼侬一眼,就立即走掉了,边走还边低声说,法国女人并不比意大利女人好。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也没什么必要去改变他对女性的看法。

曼侬松开我的头发,倒在沙发上,放声大笑,笑声回响在整个房间里。我不否认,她为爱而做的牺牲,让我深深感动。但是,她这个玩笑实在有些过份,于是我数落了她几句。她告诉我,我的情敌在布劳涅森林以各种方式向她示爱,纠缠她好几天后,竟然在一封由马车夫转交给她的信中,赤躶躶地表达他的爱意,介绍了自己的姓名,并列出了所有的头衔;还许大愿说,可以让她拥有炫目的财产,并永远爱她。她本打算回夏约就告诉我这件事,但想到可以从中找到乐趣,便无法抵制来自想像力的诱惑;她做出了讨人喜欢的答复,告诉那位意大利大公可以随时到家里来。同时又为自己找到了另一个乐趣,那就是让我毫不知情地卷入她的计划。我绝口不提自己从另一途径得到的消息,完全陶醉在这爱的胜利之中,对她所做的一切赞不绝口。

我发现,在我这一生中,上帝总是选择在我生活最稳定的时候,用最严厉的手段来惩罚我。曼侬的爱情和德t…先生的友谊,让我觉得无比幸福,甚至想不到还要担心什么新的不幸。然而,上帝正在酝酿一个更悲惨的不幸,它将使我沦落到您在帕西所见到的情形,而且一步一步把我逼进可悲的绝境,甚至让您很难相信我说的句句属实。

一天,我们正和德t…先生共进晚餐,听到有一辆马车停在旅馆门前;好奇心使我们想知道是谁会在这个时候到这儿来。下人告诉我们是德g…m…公子,也就是我和曼侬的死敌,那个把我关进圣·拉扎尔、把曼侬送进收容所的老婬棍的儿子。

他的名字使我热血沸腾,‘提上帝把他带到我这儿来!”我对德t…先生说,“让我能报他父亲卑鄙行径的一剑之仇。如果不用到和他较量一下,我是不会放他走的。”但是,德t…先生与他相识,还是他最要好的朋友,所以他力图改变我的看法。他向我保证,这是个很可爱的年轻人,绝对和他父亲的事无关;等我见到他,不可能不尊重他,甚至还会想赢得他的尊重呢。又说了一大堆他的好话之后,德t…先生请我允许他邀请小德g…m…来与我们同座,并与我们一起继续进晚餐。

他料到,我反对这个建议,是因为我不愿冒险让仇人的儿子知道曼侬的住处;所以,就以他的名誉和信用担保,如果小德g…m…认识了我们,他只会成为我们最热心的保护者。有了这个保证,我也就不再阻拦他。

德t…先生先向德g…m…解释了我们是谁,才把他带过来。一见之下,我们果然对他产生了好感。他热情地拥抱我。我们重新落座,席间,他赞美曼侬、我、以及属于我们的一切。他吃得很香,为我们的晚餐增色不少。饭后,话题开始变得较为严肃;谈及他父亲对我们的所作所为,他垂下了眼帘,恭顺地向我们致歉。

“我不愿多说,”他对我们说,“不愿再回想那件让我倍感羞耻的事。”

如果他的歉意从一开始就是真诚的,那么接下来的话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我们的谈话还不到半小时,我就注意到,他已被曼侬的魅力深深地吸引,他的目光和举止也越来越温柔。虽然他在言语中没有流露出什么,但凭我在爱情方面丰富的经验,也无须嫉妒心的作祟,就完全猜得出这是什么缘故。

他一直陪我们到半夜,临别时,一再表示很荣幸能够认识我们;并请求我们允许他为我们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曼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