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侬》

第二章

作者:普雷沃

用暴力把曼侬从g…m…手中夺过来,是死路一条,只会毁了我,连一点成功的希望都没有。但我相信,如果可以和曼侬说上话,定可以打动她的心。我是那样地了解她的敏感之处!我也坚信她爱着我!至于找一个漂亮女孩来安慰我的怪念头,我敢打赌是她的主意,因为她能想到我会很痛苦。所以我决定先想办法见到她。

左思右想之后,我决定这么做:因为德t…先生从一开始就非常热心地帮助我,所以我丝毫也不怀疑他的真心和热情。我打算立即到他家去,让他以有要事为借口,把g…m…约出来。我只需要半个小时和曼侬说话就够了。我要直接闯进她的房中,但这只有g…m…不在时才能顺利进行。

这个决定使我镇定下来。那个女孩还呆在我身边,我慷慨地赏了一些钱给她,以打消她想立即回去汇报的念头。我记下了她的地址,让她以为我会去她那儿过夜。而后,我上了马车,让车夫飞快地将我带到德t…先生家。我很庆幸他在家,因为路上我一直担心见不到他。

我刚说了几句,他就明白了我的痛苦和我要他帮的忙。他很惊讶g…m…竟真的能诱惑了曼侬,却不知其中也有我自己的责任。他仗义地说,他要召集所有的朋友,用武力来解救我的情人.

我对他说他,这样大动干戈,对曼侬、对我都很不利,我说:“非万不得已,不要动武。我已想到了一个比较温和。但同样有效的方法。”他保证会严格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再一次叮嘱他说,只需着人通知g…m…说有事找他,将他拖住一、两个小时就行了。

德t…先生满口答应,并立即和我一起出发。路上,我们一直在想,用什么方法才能使他久留在外。我建议德t…先生先写张便条,特意注明是在一家酒馆里写的,请他马上赶到,有刻不容缓的要事与他相商。

“我会时刻注意着,他出门以后,”我说,“我就很容易进去了,因为只有曼俄和马塞尔认得我。这段时间你则和g…m…在一起,你可以跟他说,你找他是因为你急需钱,就说刚才赌博时把钱输光了,之后凭着信誉继续赌,可你时运不济,又输了,所以需要他帮忙。他带你去取钱,怎么着也要花上点儿时间;这样,我就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我的计划了。”

德t…先生分毫不差地照我的安排行事。他留在一家酒馆里,立刻开始写信,我则守候在曼侬的宅第附近。

很快,我就看见送信人来了。不一会儿,g…m…出了门,后面跟着一个仆人。等他走远后,我才走到那负心人的门前,强按着心中的怒火,仿佛即将进入圣殿般恭敬地敲门。很幸运,是马塞尔来开的门,我示意他别作声。虽然我并不惧怕其他的仆人,但还是低声问他,是否可以躲过别人的目光,把我带到曼侬的房间。他说,这很容易,只要悄悄地从主楼梯走上去就可以。“那就快点吧!我在的时候,尽量不要让别人上来。”这样,我就轻而易举地进了曼侬的房间。

曼侬正在看书。唉!我真要赞叹这个奇女子的性格。她见到我,既不惊恐也不羞愧,只是情不自禁地轻叹一声,稍感到有点意外;就像见到一个以为还远在天边的人一样。

“啊!是你啊!亲爱的!”她走过来,像往常那样温柔地拥抱我,“上帝啊!你也太大胆了!谁能想到你今天会到这儿来!”

我非但没有回应她的爱抚,反而挣脱出她的怀抱,轻蔑地推开了她,向后退了两三步,与她保持距离。但是,这并没使她张皇失措,她没动,目不转睛地望着我,变了脸色。事实上,尽管有那么多让我生气的理由,见到她我还是很高兴,甚至没有力气跟她吵架。但是,我的心却仍在为她残酷的行为滴血。

为了激起自己的怒火,我尽力回想自己遭受的一切不幸,努力掩去眼中闪烁的爱的火花。我一言不发呆立着,她看出了我情绪的激动,渐渐发起抖来,显然是害怕了。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折磨,温柔地对她说:“啊!曼侬!负心背誓的曼侬,我该从哪儿抱怨起呢?我注意到你脸色苍白,抖个不停,我对你丝毫的痛苦仍如此敏感,深怕我的责备会让你伤心。但是,曼侬,我告诉你,你的背叛伤透了我的心。我们是不应该这样伤害情人的,除非想置对方于死地。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曼侬,我都记在心上,这是无法忘却的。现在,由你决定该怎么做;因为,我脆弱的心已经无法再承受这么残酷的折磨了。我已心力憔悴,它马上就要痛苦得破碎了,啊!我受不了了!”

我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提站了,立时跌坐在一张椅子上。她一直没有回答我;但当我坐下的时候,她双膝落地,头靠在我的膝盖上,脸藏在我的手中。很快,我就发现双手已被她的泪水打湿。天啊!我怎能不激动呢!

“啊!曼侬!曼侬!如果你已置我于死地,现在流泪也已太迟了。你装着无比悲伤的模样,但恐怕最令你痛苦的事,可能正是我的出现吧!我总是纠缠你,妨碍你的享乐。睁大眼睛!看看我是谁!如果你背叛了一个人,并残酷地抛弃了他,你是不会为这个可怜的家伙流下温柔的泪水的。”

她没有改变姿势,一直吻着我的手。

我又说:“水性杨花的曼侬,你这背信弃义、没有信誉的女人,你的许诺和誓言都跑到哪儿去了?你这见异思迁又残酷无情的情人,你今天还向我发誓保证的爱情在哪儿啊?天可怜见!”我继续说道:“难道一个负心的人,神圣地在你面前发誓后,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嘲弄你吗?难道背誓者反而可以得到奖赏,而忠贞不二者却要饱尝绝望和被抛弃的滋味吗?”

这些话让我倍感辛酸,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曼侬听到我在哭,终于开口说话了,“我让你这么痛苦、激动,”她忧伤地说,“当然是我的错。但是,如果是我早知会这样,又或是我故意要使你这样的话,定遭天谴!”

我觉得这段话毫无意义又毫无诚意,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狂怒,喊道:“虚伪的掩饰!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看得清楚你只不过是个荡妇,是个背信忘义的人,现在我才彻底认清你这卑鄙的本性。永别了!可耻的女人。”我站起身继续说,“我宁死也不愿再同你有任何的瓜葛,我再多看你一眼,定遭天打雷劈!和你的新情人鬼混去吧!去爱他、恨我、与一切名誉和理智告别吧!我什么都不在乎,我会笑对一切。”

她被我的狂怒吓坏了,仍然跪在那张椅子边,抖个不停,屏息静气地望着我。

我又向门口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盯着她。可是,只有丧失人性的人才能硬起心肠,祝她的千娇百媚于不顾。我还远远做不到这一点,心一软,转身朝她走去,或者说是毫不犹豫地向她扑去。我把她抱在怀里,吻个不停,请她原谅我的冲动,不住地忏悔,说自己是个粗鲁的人,说自己不配被像她这样的女孩爱。我扶她坐下,自己则跪在她的面前,求她听我说话。

就这样,我用一个完全顺从而又狂热的情人可以想出来的最恭敬、最温柔的话,向她道歉,请她原谅我。她任双臂垂到我的脖子上,说她才需要我宽宏大量地忘掉她带给我的痛苦;她开始担心我不会接受她的辩解。

“我!”我马上打断她,说,“啊!我根本不需要你的辩解,我支持你所做的一切。我根本就不要求你解释你的行为。只要我心爱的曼侬还爱着我,我就心满意足了!但是,”我边想着自己的命运,边继续说道,“伟大的曼俄啊!你可以任意地带给我快乐或痛苦,在这般低声下气地向你表达我的歉意后,难道我还不能同你谈谈我的忧伤和痛苦吗?你能否指点迷津,告诉我该怎么办。你是否真的要和我的情敌过夜,毫无挽回地置我于死地?”

她想了一会儿,逐渐恢复了镇静,回答说:“我的骑士,如果你一开始就单刀直入,也不致让自己这么狂乱,也就不会让我如此痛苦了。既然你只是苦于嫉妒,我愿意立刻陪你到天涯海角来治愈它。我原以为,是那封当着德g…m…和那个送信的女孩的面所写的信,让你痛苦呢;我还以为你会把我的信当作对你的嘲笑,再把我派去的那个女孩,当作是我抛弃你而依附德g…m…的表现。是这一想法让我忽然惊慌失措起来,因为我发现,尽管自己是无辜的,表面上却没有什么对我是有利的。”

“但是,”她继续说:“清等我把事情说清后,再来评判。”

于是,曼侬开始讲述,她在这儿找到g…m…后发生的一切。他真的把她当公主一般地接待:带她参观了所有的房间,这些房间的格调都很高雅。他在她的房间里给了她一万里弗耳,额外还有一些珠宝,其中包括以前他父亲曾送给过她的项链和珍珠手阈。之后,他又领她到一间尚未参观过的客厅,在那儿请她品尝了许多精美的点心。他专门为她雇了新仆人,吩咐他们从此把她当作女主人,并要精心服侍她。最后,他带她去看了马车、马匹,以及其他的礼物;然后提议在吃晚餐前先玩一会儿。

“我承认,”曼侬继续说:“我被这种豪华的气派震住了;心中暗想,只带走一万法郎和珠宝,却放弃这么多的财富,实在太可惜了。这是上天赐给你我的一笔财富,我们可以快乐地靠着德g…m…生活。所以我没有建议他去法兰西喜剧院,而是乘机想试探一下他对你的看法,以便明确我下一步的计划。这样,以后我们见面就会容易些。”

我发觉他性格很好。他问我对你的感觉,还问我离开你是否有点遗憾。我对他说,你很讨人喜欢,而且一直真心待我,我当然不会恨你了。他承认你的优点,甚至还想继续和你做朋友。他问我,你对我的离开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尤其当你知道我是去投奔他时。我回答说,我们相爱已经很久了,彼此也有些厌倦了。何况,你最近并不很顺利,也许并不认为失去我是多么大的不幸,因为这反而卸下了你肩头的重负。我又说,因为很清楚你的反应会很平和,所以我也没多呷嚷,直接告诉你要来巴黎办事,你也同意了。而且你自己也要来巴黎,所以我离开时,你并没有显得很不安。”

“他对我说:‘如果他仍愿意与我友好相处,我会是第一个帮助他,敬重他的人。’我向他保证,以我对你个性的了解,我相信你也会对他以礼相待的。我对他说,自从你与家人关系恶化后,许多事情都一团糟,问他是否能帮忙。他立刻打断我,向我保证可以尽他所能帮助你;甚至如果你想要另寻一份感情,他也可以给你找一个漂亮情人,就是他原来的情人,他为我而离开了她。”

曼俄继续说道:“我非常赞同他的意见,既是避免他生疑,也是为了有时间部署我的计划,因为我正愁不知怎么通知你这一变故,好让你不必因我未如期赴约而惊慌。所以,我建议他当晚就把新情人送给你,也好趁机给你写信。我实在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因为我不能指望他给我一点儿自由的时间。他听了我的建议后,很高兴,立即吩咐仆人到处去找找,把原来的女主人找来。”

“他本以为那女孩必须到夏约才能找到你,但我告诉他,我与你分别时,答应你要到法兰西喜剧院门口与你会合,如果我有事不能去的话,就让你在圣安德烈街口叫辆马车等我。所以,最好是让那个女孩直接去那儿找你;而这对我而言,只是为了不让你在那儿苦等一个晚上。我还对他说,最好给你写封信,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你,免得你摸不着头脑。他同意了,但是我必须当着他的面写这封信,所以我不敢说得太清楚。以上就是事情的经过。”

曼侬又说:“无论是我的行为或我的计划,我都没向你隐瞒一丝一毫。再后来,那女孩就来了,我发现她很漂亮;而我也知道,我不在你身边会让你很痛苦,所以我是诚恳地希望她能为你排除一时的忧愁,因为我只要求你在灵魂上忠于我。我要是能派马塞尔去通知你就好了,但我找不到机会把我的计划告诉他。”

她终于讲完了,还告诉我,g…m…收到德t…先生便条时很尴尬。

“他当时很犹豫是否要离开我;然后,他向我保证很快就会回来。这就是为什么你在这儿让我很担心,也是我见到你时感到惊讶的原因。”

我耐心地听她讲完;其中当然有很多既残忍又侮辱人的地方,她的背叛是显而易见的,甚至根本就没打算向我隐瞒。她总不会奢望g…m…会整晚奉她为贞女吧!那么她已打算与他过夜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曼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