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臣家的人们》

第八节

作者:司马辽太郎

秀吉死后,时局发生了动乱。庆长五年(1600)夏天,石田三成举兵,说要讨伐姦贼家康。从三成来看,这一切全都是为了秀赖和淀姬。他认真地考虑了这件事,认为必须维护丰臣政权,责无旁贷。因此,毋宁说他是怀着悲壮的心情这样想,这样做的。

天下的诸侯分成了东西两派。

这期间,北政所住在京城里,为了举行佛事,超度秀吉,她落发为尼,佛号高台院。她坚决作家康的后盾,想通过家康来保存丰臣家。她极力劝说受她影响的武将们,参加家康的阵营,并大致上取得了成功。她所唯一担心的是愚昧无知的秀秋。她怕他会听了西军的甜言蜜语而上当受骗。军旗指向何方,唯独这个青年人,难以预料。高台院差人把秀秋叫到京城,细心地开导他说:“江户阁下是你的恩人。你可千万不能以怨报德,搞错了方向啊!”秀秋听罢,默默地点了点头。

但是,由于秀秋已经身在大坂,大势所趋,不得不加入西军。再加上石田三成以秀赖的名义,答应在打了胜仗之后赐给他一百万石封地,秀秋有些动摇,心想:“还是参加西军吧。”

不过,他也给关东派去了使者。

与此同时,他加入了西军,参加了攻打由东军一支小部队防守的伏见城的战斗,并攻下了这座城池。秀秋究竟属于哪一方呢?何况在这之后,他对西军的指示,显得行动十分迟缓。例如,他把部队长期地驻留在近江的高宫这个与战局无关的地方,按兵不动。

石田三成对秀秋的举动产生怀疑,心里暗自想道:“此人将会成为友军的大害,不如趁早除掉他。”

他曾几次制造机会,企图把秀秋叫到跟前,但是秀秋没有上钩。

不只是石田三成如此,就连关东的家康也不敢相信他。

家康心里思忖道:“这小子反正是个傻瓜,谁也不知道他会如何变卦!”因而对秀秋派来的密使,也没有给以象样的答复。

家康离开江户前往战场,途中在东海道的小田原宿营。这时秀秋的密使又一次来到家康的驻营地。家康手下的永井直胜接待了他,随后把情况禀报给了家康。密使带来了秀秋的口信,说是准备背叛西军。

家康当即就拒绝道:“没有必要接见。”

在这前后,家康曾竭尽全力暗地里对加入西军的各将领进行策反工作,由于这样的缘故,幕僚们对家康的这种出乎意料的态度,感到十分惊讶。小早川秀秋所率领的部队,在西军中是一支屈指可数的大军,将士的人数众多,不可等闲视之。况且,这并不是我方去请他这么做的,而是对方主动提出愿意从内部策应,对于来人,竟然连见都不见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小人之言不足信,别去理他。”

关于拒而不见使者的理由,家康作了这样的说明。倘使疏忽大意,上了秀秋的当,那么临到紧急关头,不知会吃他多大的亏。家康大概认为,这事比起胜负来更为重要,因为关系到自己的名声。五天之后,当家康抵达白须贺的时候,秀秋派出的密使第三次进入他的营地。然而,家康却只是派了个手下人去应付了一下。

关原之战,开始于庆长五年(1600)九月十五日的早晨。当时秀秋虽然仍属于西军,然而他却按兵不动,在位于关原盆地西南部、海拔二百九十三米的松尾山山顶布了阵,居高临下地观望着山下的战况。

“金吾到底拿的是什么主意?”

东西两军的将士们仰望着山顶上秀秋的军队,都这么疑惑不解地说。秀秋的阵地高得就如布在天上一般,不用说,这样子是不容易进行野战的,甚至连到底想不想打也叫人怀疑。

然而,已故的秀吉当初派给金吾的平冈石见和稻叶丹后两人,早已在开战前夜,通过东军的黑田长政,保证从西军内部策应东军。家康也以让黑田长政负责的形式,答应了秀秋的请求。而且不单单是口头上的保证,还从德川家派了奥平贞治,从黑田家派了大久保猪之助,来到秀秋的军中,分别担任联络和监视的工作。另一方面,西军方面也极力笼络秀秋。

开战之前不久,三成用“为秀赖阁下而战!”的口号来劝说秀秋,试图巩固他参战的决心。三成知道,光对他讲忠节的道理是苍白无力的,便向秀秋作了许诺,答应给他巨大的利益。所谓利益,是指:“在秀赖长到十五岁之前这段时间里,完全由金吾阁下执掌天下事务。”这大概是说要推戴他担任关白吧。在这样巨大的利诱面前,秀秋相当动心了。

在这狭隘的关原盆地里,约七万名东军和约八万名西军互相对峙着。清晨,当昨夜以来一直下着的雨停止了的时候,两军开始交战了。越接近晌午时分,战况变得越激烈。由于石田、宇喜多和大谷等西军的主力部队殊死作战,使东军受压,旗色明显地变坏。这样,终于过了上午十一点钟。这时候,东军的一部分已开始显露出败色来。

然而,此刻,秀秋率领的八千人马仍然按兵不动,甚至一点也没有要从山顶下来,加入东西军中任何一方的意思。

秀秋自己以目前的战况感到十分意外。正因为他预料自己所属的西军将吃败仗,这才向敌方的东军保证从内部策应的,想不到目下的战况却对西军不利。站在山头上的秀秋,按他自己的方式思索着。他想,还是再看一看再说,到时候看哪一方胜,就加入哪一方,没有比这样做更合算的了。

另一方面,对于家康来说,石田三成所率部队的奋战情况,更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开战以后,他不知有多少次抬头仰望松尾山。

家康自言自语地说道:“金吾还没有动吗?还不反戈一击啊?”

然而,插满了小早川家军旗的山头上,没有动静,弄不清他的去从。秀秋这种举动,果然不出家康的所料。

将近十二点钟的时候,家康终于用牙齿咬起自己的手指甲来,这是他处境狼狈时的一种习惯。

家康情不自禁地反复说着:“上了这小人的当,真叫人窝心哪!”

随后,他采取了非常手段——恐吓。立即命令一支洋枪队向前进,到达秀秋部队所驻扎的松尾山阵地的山脚下后,便向山上连续射击,激烈的枪声就象是家康冲天的怒火似的。

对于秀秋这个人,这是最有效的一着了。山头上的秀秋听到从山下射来的枪声,又惊又惧,差不多是在周章狼狈的情况下发布了军令。

这时正是正午。小早川的八千人的大军,冲下山来,杀到了自己人的阵地上。战局在这一瞬间,开始了逆转。

打了胜仗之后,将领们都络绎不绝地到盆地西边家康的军帐中来祝贺,而唯独在取得这次胜利中功勋最大的秀秋,却还一直留在自己的阵地上挨着雨淋。

“要挨家康骂了。”

秀秋害怕家康斥责他,也似乎不大明白自己所起的作用到底有多大。

过了一会儿,家康在自己的军帐中说道:“金吾阁下好象还没有来嘛。”

他命令负责联络的村越茂助去把秀秋接来。家康心想,这个蠢货真费手脚。

不一会儿,秀秋来了。黑田长政把秀秋搀进了家康的军帐之中。

家康唯独对秀秋以宾客之礼相待。他先是从坐着的案桌前站起身来,接着又解去了穿在身上的甲胄。

家康一边向秀秋点头致礼,一边说道:“中纳言阁下,此次足下战功卓著,想必足下今生无憾了吧。”

秀秋跪伏在地上向家康顶礼膜拜。这一举动完全象一个乡下人见到了皇帝一般。就如他一下子返回到了从前卑贱的身份似的。而这就是丰臣家的后代啊。这种卑躬屈膝、低三下四的样子,使在座的原丰臣家的各位将领们都感到害臊,大家都掉转了目光,不愿意看他。黑田长政忍不住对身边的福岛正则低声说了一句。

正则回答说:“那还用说吗?这是小雀朝见大鹰嘛!”

意思是说,因为有天壤之别,故出现此种情景,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不过,似乎连正则自己也没有充分理解事情的真相。他所说的小雀却曾在几小时之内,一直掌握着历史的关键,最后由于过分的恐惧,而跳出来参战,从而帮助家康取得了天下。唯独家康知道其中的奥妙。连在九泉之下的秀吉,恐怕也未能料到,这位养子竟能成此大业——为摧毁丰臣家而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家康嘉奖了秀秋的战功,战后,给了他备前、美作五十万石的封地,作为对他的战功的犒赏。但是,在这之后,秀秋日夜疯疯癫癫、婬佚无度,稍一饮酒,便醉了。

每次酒醉之后,他都说:“关原之战的头功是我的。”

他还把侍女们叫到一起,拔剑乱舞,做着打仗的动作。辅佐他的老臣们也都害怕他这种狂暴的举动,几个主要的老臣差不多都在他生前四散了。不久,他便患脑疾,于庆长七年(1602)九月在冈山城病殁。这时,离开关原之战刚好两年。

住在京城里的高台院得知这个侄子的讣报时,自言自语道:“已经过世了吗?”

她连秀秋死后的戒名都没有过问,仅仅说了这么一句。她一手造就的这个养子,只是在历史上担当了一名摧毁丰臣家的角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丰臣家的人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