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獠牙》

第03章 伽 南 香

作者:水上勉

势良来访的第二天,木田民平整个上午都忙于门诊,一完事,便骑上摩托车直奔泷堂村治作的家里。

由于本田的及时处置,治作的伤口没有化脓,但还需要换敷料。他之所以风驰电掣地驶往治作家,其原因与其说是去看病,不如说是想从治作嘴里详细打听一下结城宗市的情况。

然而本田间来间去,治作和妻子阿金的回答并没有什么新内容。他期望着结城来这里时曾与穿浅黄色工作服的男子不期而遇,但治作的家里没来过那样的人。

“结城先生在这儿碰见的只有木田先生您哟!”阿金说。

木田不由地苦笑了。看来,结城宗市可能去过的怪病患者家必须都走走。

木田决心这么做。结城活动的范围大致是清楚的,那就是不出发生怪病的村庄。他很可能是在那里遇见了穿工作服的男子。那个人进奈良屋时说了句“在街上约好的”,就算结城曾与他在街上同行,但相逢何处呢?怪病村里?途中公共汽车上?还是水潟市内?是的,木田自己不就是在山崖上与结城接触的吗?像自己那样跟他搭话的,肯定还有人在。

木田给治作换完绷带,猛然看见了扔在檐廊边上的荣次郎糖盒。5日那天,他读过包装纸上的文字。木田想起从那包装纸上曾闻到一股扑鼻子的伽南香味儿。

“有一张纸包着这个空盒的吧?弄哪儿去了?”

“啊?”

治作闪着迷惑不解的目光。阿金似乎想起来了,走进里间,马上又出来了。

“有的,先生,要它做什么呀?”

“把这张纸给我吧,还有那个空盒子。要是安次拿它当玩具,等我从家里给他带个更大更好的消炎膏盒子来。”

治作和阿金笑了。装进衣袋前,木田间了闻包装纸的气味,不禁大失所望。香水的伽南味儿没有了。但刹那间,木田的双眼又熠熠生辉。

香气消失了。这么说,是香水熏染了包装纸。沾附的香气过些时间便飞散净尽……看来在那天的前一天或两天,糖盒一直放在有香水的地方……结城宗市是男性,他使用香水吗?不会的。那么,莫非在前两天左右他曾接触过某个女人?

木田的脑海里又浮现在山崖上与结城相遇那三天的情景。当时结城的神色似乎一天比一天萎靡不振,清澈的眼睛里泛出郁郁的光泽。可是,当本田谈起怪病发生的来龙去脉时,他简直像换了一个人,精神焕发,一再提出问题。

也许在他脸色变化、心灵憔悴的背后有个女人。如果有个女人,那么她是谁?是来水潟后遇到的,还是从东京跟来的……必然有一个香水的原主。

木田使劲儿耸了耸扁平的鼻子。

“你有香水吗?”晚上,木田问妻子。

“香水?真是怪人!你给我买过香水什么的吗?”妻子静枝理着一堆洗净的绷带,往拴在走廊里的铁丝上搭。“哦,要是过去的,也许有吧。干什么?”

“有一点就行,想做一下试验。”

妻子找出一个拇指大的透明小瓶,瓶底还存有黄色的液体,木田把它摇了摇。

“顺便把手帕借给我。”

木田将手帕浸上香水,和包装纸紧贴在一起,放在枕头旁边,然后便躺下了。

“喂,夜里可别把这东西给蹬跑了!”

这个试验证明了一个事实:沾染的香气从次日早晨保持到傍晚,7点来钟消失了。由此推断,那色荣次郎糖在前一天夜晚是和香水放在一处的。“前一天夜晚”就是4日。是不是在奈良屋结城曾住过的“竹间”呢?

事情越来越奇怪。结城宗市并没有叫女人去奈良屋,那他是在哪里接触过女人呢?为什么把糖盒放在香水旁边呢?糖是东京一家自诩为老字号商店的,这么说,或许在结城的皮箱里,从东京来时就已经放入了妻子的香水或手帕么……

木田当即给势良挂电话,恰好他正在署里。

“你在奈良屋查看过日常用品吧?”

“嗯。”

“当时你有没有发现香水啦,女人手帕啦,或者什么别的熏上香水味儿的东西?”

“没有那类东西,尽是些男人的随身物品:裤衩、衬衫、洗脸用具。把手提包都翻过来看了,不会错的。干什么又打听这种怪事?”势良觉得本田似乎有话要说,“我正要去你那儿。东京来电报了,情况严重啊!”

势良的声音很激动。

“富坂署来的吗?”

“是的,实在出乎意料。电文是‘北都大学无浦野、锦织两人,工程学博士名册上亦无。另,世田谷区之住所亦未查出’。到你那儿再说吧。”

木田放下听筒的左手像怪病患者一样抖动着。

如果曾住在宇津美庄的教授和助手二人与北都大学没关系,是捏造假姓名、假住址的冒牌博士,那可就是怪事了。

神色不安、飞奔而来的势良一到,木田先透过玻璃看了看停在外面的汽车。

“是吉普吗?”

“是的。”

“让我也坐坐这家伙,有话在路上说吧,赶快去趟宇津美庄!”

天已经黑了。吉普车沿着水潟川的土堤箭一般疾驰,米黄色的车篷发出啪啪的声响。

“喂,怎么回事啊?”

势良先开口问道。因为是石子路,车轮的响动很大,他几乎把嘴贴到木田的耳朵上。

“假如他们是冒牌货,那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不过,细想起来,这个空子钻得相当巧妙。”

势良又把嘴凑到木田的耳边,说:

“我是半信半疑。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潜伏到这儿,搞什么研究怪病原因的海水分析总是个马脚呀。女佣人也说过,他们每天晚上都趴在桌子上抠笔记。”

“要是存心行骗的话,就必须干那种把戏啊。趴趴桌子有什么难的。是些高明的家伙……,说不定那假博士和助手还把水装进试管里带回旅馆哩。因为是预检嘛,那样做也未尝不可。要哄骗无知的旅馆老板和佣人,这是最好的办法。”

“但要是有谁听到消息找上门来,说想见见博士,那可怎么办呢?不是一下子就露馅了吗?”

“所以才事先再三嘱咐老板给保密呀。”

“不错。”

“你知道外国一位大作家说的话吗?意思是‘要把树叶藏起来,森林之中是最好的地方;如果没有森林,那就栽种出森林来’。”

“这么说,汤王寺是森林咯?”

“对,汤王寺是无人注意的地方。首先,警察署长把目光盯在怪病对策会议和渔民暴动上,将其他事情都置之度外,一时半会儿是顾不上的。人们常说,没有比最紧张的警察更粗心大意的了。他们自然要钻到这里来。来到混乱的地方,就是利用混乱之中的安静。”

“潜伏的目的是什么呢?”

“那无疑是与犯罪有关,而且这犯罪可能有相当的背景。诡计不凡,智谋高超,恐怕这些家伙是和船有关系的。”

“船?”势良问道,但他的眼神儿却在说:木田的推理太离奇了。

“不是吗?宇津美庄的老板不是说他们每天早上9点钟离开旅馆,驾船出海,晚上5点钟回来吗?”

“他们在海上干什么呢?”

“你也知道,海早就完蛋了。在水潟的海上,现在连一条渔船都没有。海面上只有白花花一片死鱼。”

“他们是什么目的呢?”

“目的当然不在于调查鱼和水质,那不过是装模作样罢了。或许是另有企图吧,说不定他们打着实地调查的幌子,偷偷去远海了。”

“去远海?”

“对,或者是天草那一带。在死海上理当无事可做,而且,船漂荡在近海,一下子就会被人发现。如今海上保安厅肯定也减少了警戒沿岸渔业违禁捕鱼的巡逻船,他们就钻这个空子出了远海。”

“去远海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问题就在于不知道他们假称博士出海的目的。”

势良富太郎像被偷去了饵食的狼狗似的,双眼流露出恼怒,在昏暗的吉普车里也显得异常分明。

“好,反正是去宇津美庄,要问问他们用的是哪儿的船。”势良气咻咻地说。

吉普车驶上坡道。木田从车中凝视着前方伸向山崖顶上的发白的夜路。黑沉沉的大海在岬角下像铺着的一块板子一样纹丝不动。

那个潜伏的假博士和结城宗市是在哪儿接触的呢……

木田沉思着。在这条线上,已经嗅到女人。那个女人——香水的主人藏在哪儿呢?造访奈良屋的五十开外、穿工作服的男人是自报博士的浦野幸彦乔装改扮的吗?看来十有八九是这么回事。

浦野幸彦露面,与结城宗市说了些什么?30分钟会谈之后,浦野先走了,结城随后追出去。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结城被杀了吗……次日早晨,浦野幸彦摆出一副博士的架式,若无其事地和助手一同乘上公共汽车。就是说,事情办完了,他们要返回东京,或者隐匿到别的地方去。车站是通往鹿儿岛的干线。一登上火车,他们便摘下假面具,露出真嘴脸。这不是可以理出头绪了吗?

木田绞尽脑汁地发挥想象,继续理着他的推理线。

结城宗市接触过女人。是4日晚上,或者4日白天也可以,总之,是在香水的余香所能保持的时间里。这个女人接上了假博士二人的线。她是哪儿的呢?汤王寺的女人唯有艺妓之流……

“汤王寺现在有几个艺妓?”突然,木田冲着势良的耳根大声问道。

“少问点儿没用的吧!前几天,和防犯协会的一伙人搞宴会,来了四个艺妓。除了她们,应该还有六七个。”

“这十个艺妓都在哪儿?”

“下处吗?他们的下处大都兼营土产或杂货。”

“听说因为怪病,来温泉的人少了?”

“旅馆没生意可做,艺妓也就闲着啦。过去,东洋化工厂还偶尔请请东京的伙伴或主顾,开开宴会,但如今,听说化工厂也因为客人对吃的东西很敏感,把招待挪到有好鱼的人吉或雾岛去了。”

“汤王寺温泉被东洋化工厂给弄砸锅了吗?”

“是的。只有罐头菜可吃,那算什么温泉!”

“的确。”

土产品商店里有艺妓。木田想,因为闲着没事做,她们也许会从窗口眼巴巴地盯着过往的疗养者,恨不能数出数来。对于长时间逗留的结城宗市或浦野幸彦、锦织季夫,那些艺妓大概不会不理会。即使浦野他们没叫过艺妓,她们也可能注意到结城宗市。

势良君,这件事在你的眼里被忽略了。

吉普车转过了山岬。

盘问宇津美庄的结果,并没有比势良最初的调查增加多少新事实。但了解到,那两个人对来客非常留心,另外,他们嘴里曾提到一两次“津奈见”这个村庄的名字。津亲见村在水潟市往北大约七公里的地方,是个相当大的村落。虽然快车不停靠,但也是干线车站。它是渔业的中心村,最近出现了新的怪病患者。也许他们是从那里借的船。木田向秃了顶的老板问道:

“你知道他们是从哪家借的船吗?”

“呀,不知道。”

“一直没说过去哪儿吗?”

“啊,我记得好像说过津亲见,但因为相信他们,也没往心里去。”

“东京的客人下榻期间没把艺妓叫到你这里来吗?”

“那位客人吗……”

“当然。”

“没有,但东洋化工厂的客人叫过。”

“化工厂?是什么时候?”

“是4日的白天。”

“来的艺妓叫什么名字?”

“染七和兰子。”

木田将这两个名字牢记在心中。

“东洋化工厂也使用你的旅馆吗?”

“是的。尽管偏远些,也承蒙照顾……”

说着,老板连忙点头行了个礼。大概化工厂招待客人时,一视同仁地把生意分配给这十家不景气的旅馆。这倒是合乎情理的。

出了宇津美庄,木田和势良一起去奈良屋。老板和女佣人民江出来了。

“请再让我们看一下结城先生的日常用品。”木田不理睬势良的困惑,急不可待地说。

民江立刻把手提包和黑皮箱拿了出来。在铺地板的房间里,木田把东西摊开来,彻底查看。里面有藏青色的上衣,大概结城把茶色的穿去了。他要我的香水、手帕都没有。木田把鼻子凑到裤衩和衬衫等替换衣服上闻了闻,也没有他要找的那种香味儿。

“干什么呀!”

势良在一旁笑起来。木田向民江问道:“你没发觉结城先生拿着糖盒吗?”

“糖吗?”

“叫荣次郎糖,是红色的盒装。盒子外面有白地红绿花纹的包装纸……”

“哦——”

“那么,从2日到7日那几天里有女人来找过他吗?”

“女人找结城先生……不知道啊!”

“在那段时间里,还住着别的客人吧?”

“嗯,在新馆住着东洋化工厂的客人。”

“多大年纪的人?”

木田目光灼灼,注视着民江的面孔。

“是东京来的客人。”

“东京来的?”

“对。那是4日的白天,工厂秘书科来电话说,化工厂新建耐火砖车间,眼下正在水潟川河口施工,……似乎来的客人和土木建筑有关系。一位好像是职位不低,有四十四五岁,和一位三十七八的工程师……”

“两人住了几天?”

“到7日。因为也是住了四天,所以记得的。”

“他们每天从这里去水潟吗?是乘公共汽车吗?”

“不,工厂来车接送。”

木田死死地盯着民江的脸,盘问着。

“那两位客人叫过艺妓吗?”

民江张开下chún,愣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原态。

“嗯,四天里都叫过。”

“是谁?”

“染七、兰子……竹子。”民江好像在回忆,磨蹭了一会儿,点出了艺妓的名字。

“当时你没看见过结城先生在走廊里碰上艺妓,或者说了什么话吗?”

民江歪着头思索了一下。

“没有。艺妓们经常打乒乓,那时候结城先生也不在场。”

木田微微一笑,转向势良:“势良兄,好不容易来这里一趟,洗个澡再回去吧。”

势良富大郎脸上略露犹豫之色。

“请!”民江微笑地说。

“我想去看看公共浴池,这可是职务上的需要呀!”

木田说了这么一句,就先挪步了。势良迟迟疑疑地跟了过去。

公共浴池很宽敞,伸向海滨。朝海一面开着大玻璃窗,冲窗户摆放着细长的浴盆。墙壁上镶着一个很大的伊势虾,是陶瓷的。热水从红褐色的伊势虾嘴里喷涌而出,像瀑布似地落下来,浴盆里满满的。白色的水蒸气从敞开的窗口飘逸出去,弥漫在大海的蔚蓝之中,渐渐消散。

木田全身泡在水里,对把身体避到一旁跨进浴盆的势良说:“今天真消停啊。无论问哪家旅馆,住的都只有化工厂的客人。他们到人吉或雾岛搞招待,而且还往这里安排哪!”

“是呀,虽说因为怪病,鱼不能吃了,可也不能不讲情面啊。化工厂应该尽力关照这个温泉。”

“是互相帮助吗?应该说,这里是化工厂的寝室……喂,你们在宴会上叫过染七和兰子吗?”

“唔,不怎么样的女人。”

势良边说边出了浴盆。

“可不是嘛……回去让我见见那个染七和兰子。”

“干什么?”

“连结宇津美庄和奈良屋的女人只有她俩呀。”

木田往桶里打满水,坐在登子上。猛然,他吓了一跳,有什么金属东西扎了脚掌。原来是一枚谁丢下的黑发卡。木田拾起它,陷入沉思。

木田渐渐从沉思中醒悟过来。

想得未免太玄了吧?可是,香水是从哪里出来的?连结宇津美庄和奈良屋的线,似乎唯有这艺妓了……

这时,势良躺在浴盆旁边哼起了五木摇篮曲。

这个永久牌刑警,真是个无忧无虑的人!

木田冲势良大喊一声:“该洗完了吧!”

那声音冲破了腾腾雾气。

返回水潟的途中,木田民平顺便到染七和兰子的住处绕了一下。她俩都住在叫“松岛屋”的土产品商店的二楼。染七是佣金制,兰子还负债累累。那个兰子不在家,木田问四十六七岁的老板娘:

“她去哪儿了?”

“说是去熊本,s日早上就走了,一直没回来。”

“8日早上?”

木田愕然失色。大凑巧了!其中有假……

------------------

书香门第独家推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海獠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