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兆》

第13节

作者:斯蒂芬·金

库乔的两眼死死地瞪着从蓝色汽车里出来的那个男人,它胸中充满了不断高涨的仇恨。

就是这个男人使它痛苦的,它确信无疑他就是它所有痛苦的来源。

这个男人令它的每个关节都那么疼痛难忍,是这个男人造成了它脑袋中那使它焦燥不安腐朽难堪的刺耳的轰鸣声。门廊下面的枯叶难散发出腐烂的臭气,全是这个男人的过错;而每次当它看见水时,它都忍不住发出呻吟,扭头而去,尽管它焦渴得难以忍受,它还是要远远地逃开有水的地方,这些也都是这个男人的过错。

它紧实厚重的胸膛深处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咆哮,与此同时它的两条腿在它的身体下面屈了起来。它能够闻到这个男人的气味,嗅出他由于出汗和兴奋而发出的油汗味,以及他的骨头上结实的肌肉。咆哮声更低更沉了,紧接着变成了一声巨大的声嘶力竭的狂怒的叫声。

它从门廊底下一跃而起,向那个造成了它全部痛苦的男人猛扑过去。

在刚开始的关键时刻里,班那曼甚至都没有听到库乔的低低的、渐渐变大的咆哮声。他已经靠近了品拓汽车,能够看到靠近驾驶员座位的车窗上靠着一丛头发。他开始想到的是这个女人一定被人开枪打死了,但是弹眼在什么地方呢?玻璃窗看上去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击过,而不是被子弹击穿的。

后来他看到里面的头动了一下。没动多少——只是微微地动了一下——但是确实是动了一下。这个女人还活着。他走上前去……就在这时他听见了库乔的吼声,跟着是一连串的咆哮狂吠。他的第一个念头是——

(莱塞提?)

莱塞提是他的爱尔兰赛特种的猎狗,但是四年以前他的莱塞提就被人打死了,那是在弗兰克·杜德案件之后不久发生的。何况,莱塞提从来不发出像这样的叫声,接下来的第二次关键时到当中班那曼惊得目瞪口呆,一种原始的恐怖笼罩了他的全身,使他凝固了一般一动也不能动了。

他猛一转身,拔出手枪,只看见了一只狗的模模糊糊的一瞥——真是一条大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狗——这只狗跃在半空向他扑了下来。它扑到他的胸口上,把他一下子撞到那辆品托汽车的后边门上,他喉咙里咕咙了一声,他的右手臂扬了起来,手腕重重地打在了后边门的铬合金隔槽上。

他的手枪也飞了。

那只枪旋转着飞过汽车面篷,接连翻了几个筋斗,然后掉到汽车道另一边高高的杂草丛里去了。

那条狗在撕咬着地,而当班那曼看到他淡蓝衬衫上的胸口前那一大摊鲜红的血迹时,他突然间明白了所发生的一切。他们到了这儿,他们的车抛锚了……那条狗等在这儿。

这条狗可没有被包含在梅森的冷静整齐的点对点分析的小算盘里面。

班那曼和它搏斗起来,他竭力试图把他的手探到那只狗的嘴巴下面去,把它扼制住,从他的肚皮上扔下去。他突然感到肚子上有一种深刻、失利,又使他渐渐麻木的痛楚。那儿的衬衫布已经变成一条一条的了,鲜血像小河一样淌满他的裤子。他向上跃起,然而那条狗又把他推了回去,力气大得非常吓人,它把他重重地摔回到品拓汽车上,巨大的弹力使得小轿车都摇晃了起来。

他发觉自己在试图回忆昨天晚上有没有和妻子做爱。

想这件事真是疯了。

真是疯了—一

那条狗又一次冲了上来。

班那曼试图躲开它,但是这条狗预料到了他会那么做,它在朝他龇牙咧嘴地狞笑,而突然地,他感到了他一辈子也没尝过的剧痛。

这疼痛把他一下子激了起来。他尖叫着,又一次把手伸到那条狗的嘴巴下面去,把它猛地拉了起来。有一小会儿,他盯着那条狗漆黑的发了疯一般的眼睛,一种令他旋晕的恐怖袭上他的心头,传遍了他的全身,他在想:你好,弗兰克,是你,不是吗?你是不是觉得地狱太热了,跑了出来呢?

后来库乔猛咬他的手指头,把它们撕碎,鲜红的肉翻了出来。

班那曼忘掉了弗兰克·杜德,他忘掉了一切.心里惟一的一个念头就是怎样救他自己的命。他试图把他的膝盖抬起来,插到他和那条狗之间去,但是发现他做不到。当他试图抬起膝盖的时候,他的下腹部处的疼痛像烈火一样燃成一片揪心扯肺的极度痛楚。

它把我的下腹部怎么了?它在我那儿做了什么?噢!天哪,他究竟干了什么?维基……维基……

这时品拓汽车上驾驶座旁的边门被打开了。

是那个女人。

他已经见过那张斯蒂夫·坎普曾经踩上去的全家合影了,从那上面地看到了一位漂亮干净的头发盘得齐齐整整的女士,就是那种你在街上遇到了要瞟上两眼,而第二眼一般带上一点儿柔和的观赏味道的女士。

你看见了这种女人,你就会想地的丈夫真是走运,能够把这样一位佳人拥在床上。

但这个女人却是一团糟,那条狗也袭击了她。\

她的肚子上是满布着的一条一条的干血。

她的牛仔裤的一条裤腿已经被撕咬掉了,而在她的膝盖稍向上一点处绑着一条渗透了血迹的绷带。

她的脸是最糟糕的,已经不成样子,就像一个可怕的煮了的大苹果一样。她的前额上布满了血泡,很多地方被剥去了皮。她的嘴chún奇形怪状,化脓流液。她的眼睛深陷在两个深紫色的皮肉袋里。

那条狗闪电一般抛下班那曼,向那个女人冲去,它的腿僵硬笔直,发出阵阵咆哮之声。她立刻退回到小汽车里面去,砰地一声砸上了车门。

(一定要叫巡逻车来,一定要叫来!)

他转过身,向他的巡逻车奔去。

那条狗在追他,可是他比它抢先一步。

他可以关上车门,抓起话筒呼救,3号区域,警官急需援助,救援车来了,那条狗被一枪击毙,他们都得救了。

这一切只发生了三秒钟,而且只发生在乔治·班那曼的脑袋里。

正当他转身奔向他的巡逻车的时候,他的两腿支持不住了,他一下子摔倒在汽车道里。

(噢,维基,它对我的下部干了什么了?)

整个世界都是一片耀眼的。令人头晕目眩的阳光。很难看清东西。班那曼爬着,手扒着沙砾石,最后终于能够跑爬起来。他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身体,他看见一条粗粗的像绳子一样的深灰色的肠子在他的被撕成一条一条的衬衫外面悬垂着。

他的两条裤腿一直到膝盖部已经被血渗得透透的了。

够了。那条狗对他的下腹部所做的事已经够厉害的了。

把你的肠子塞进去,保持勇气,班那曼,如果你干不下去的话,你就是干不下去了。但是你一定要坚持爬到那个该死的话筒跟前,坚持把救援叫来。把你肠子塞进去,在你那又大又平的双脚上站稳———

(那个孩子,上帝啊!她的孩子也在这儿吗?)

这又让他想起了他自己的女儿,卡特琳娜,今年她就要上七年级了。她的胸部已经开始隆起来了,她已经长成一位年轻的大姑娘了。要学弹钢琴,她还想要一匹马。那时几乎有那么一天,要是她自己一个人穿过学校去图书馆的话,杜德就会把她结强姦了,而不是玛丽·凯特·汉德拉森。当时——

(挪动你的屁股!)

班那曼终于能够站立起来了。

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阳光明媚,灿烂生辉,而他的内脏则好像是要从那条狗咬开的洞里掉出来一样。那辆车,那个警用无线电话筒就在他的身后,那条狗已经移开了注意力;它正在发了疯一般地全力撞击那辆品托汽车的边门,一遍一遍地撞着,狂吠着,咆哮不停。

班那曼跌跌撞撞地向着他的巡逻车逃去。

他的脸庞好像一张白面饼,没有一点血色,他的嘴chún铁青。这是他见过的最大的一条狗、而它把他的内脏撕了出来,它要了我的命了,天老爷,为什么周围的每一样东西都是这样热,这样亮呢?

他的大肠小肠都从他的手指头缝里滑了出来。

他靠近了巡逻车的车门,他已经能够听到仪表板下面的无线电传呼器里的声音了,那传呼器正在发报消息。

应该从一开始就呼叫联络的。这是规定的程序。你永远也不能对规定的程序提出质疑,但如果我真的完全按规程做的话,那在杜德那次的案件里我就没法呼叫史密斯了。维基,卡特琳娜,对不起你们了——

那个小男孩,他一定得设法找人来救那个小男孩。

他差点儿摔倒了,然而他抓住了门边总算站稳了。

就在这时他听见那条狗朝他扑来,他再一次发出了尖叫。他试图加快速度。只要他能够把车门关上……噢,老天,只要他能够在那条狗扑到他之前把车门关上……噢,老天……

(噢老天!〕

泰德又尖叫了起来,而且开始用指甲抓自己的脸,这时库乔在一次又一次地猛击车门,使汽车摇晃了起来,泰德也跟着从左边向右边地抽动他的脑袋。

“泰德,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的小宝贝,请你不要这样!”

“我要爸爸……要芭爸……要爸爸……”

突然间那条狗停止了攻击,

多娜把泰德紧紧地泡在胸前,扭过头去,正好看到库乔在攻击那个男人,他正试图钻进他的车里去,可是那条狗的蛮力把他的手撞得队门上松开了。;

这以后她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她希望自己能堵上耳朵,她也不愿意再听库乔结束那个男人的生命时发出的声音了。

它躲了起来,她歇斯底里地想着,它听到有辆汽车过来了,然后它就躲了起来。

那门廊的门。现在是跑向那扇门的时候了,因为现在库乔……正顾不上他们呢。

她把手放到门把手上,把它拉起来,然后用力一推。什么也没有发生。门怎么也打不开。库乔对门框一次接一次的重击终于使得门好像被密封了一样再也打不开了。

“泰德,”她好像发了烧一样用嘶哑的声音低低地说道,“泰德,和我换一下位置。快一点。泰德?泰德‘?”

泰德全身上下都在抖。他的两只眼球又翻滚了起来。

“鸭子。”他咕啃着,“去看那群鸭子。恶魔的话。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又抽搐了起来,他的两条胳膊像设骨头似地拍打着。她开始摇晃他,一遍遍大喊着他的名字,努力扒开他的嘴,努力保持一条通气的孔道。她的脑袋里充满了震耳慾聋的嗡嗡声,她开始害怕自己会晕过去了。

这儿是地狱。他们都在地狱里面。早晨的阳光像瀑布一样倾泻到汽车上,造成了一种温室效应,干燥难熬,残酷无情。

最后泰德终于平静了下来。

他又闭上了眼睛。他的呼吸很快也很浅。当她把她的手指放到他手腕上的时候,她感到他的脉搏若即若离,虚弱无力,宛如一缕轻丝,毫无节奏。

她向外看去。

库乔已经正咬着那个男人的一只胳膊,摇晃着它们,就像一只小狗急子在摇晃一个破布做的玩具一样。每过一会儿它都会扑上那具僵直不动的尸体。鲜血……那儿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殷红的鲜血。

好像它意识到自己正在被人观察着,库乔抬起头来,从它的嘴里,鲜血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它看着她,脸上有一种神情(一条狗也能有神情吗?她发了疯似地想知道),那种神情好像在传达着严肃和遗憾……多娜的心头再一次产生了一种感觉,觉得她和这条狗之间已经很亲密地相互知晓了,并且他们两个谁也别想结束或者停下来歇息一会儿,他们会一直探究着这种可怕的关系直到得出某种最终的结论。

那条狗又一次向那个穿着溅满鲜血的蓝色衬衫和黄色卡奇市军裤的男人扑去。那具死尸的头斜待在他的脖子上。

她把她的目光移开,她那空空如也的胃在热辣辣的胃酸刺激下酸涩疼痛、她那条被咬伤的腿又针刺般疼了起来。她已经又一次把伤口撕开了。

泰德……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的情况很吓人,她的脑子冷酷地回答。那么你打算怎么办?你是他的母亲,你打算怎么办?

她还能干什么呢?如果她走出汽车,让她自己也被咬死,那对泰德能有什么帮助呢?

那是个警察。有人派了个警察到这儿来了。而要是他没有回去——

“拜托。”她的嘶哑的声音说,“快一点儿,拜托。”

现在是上午八点钟了,而外面相对来说还比较凉快——华氏77度。到正午时分,波特兰飞机场记录的气温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厄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