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故事》

第四章 伊娥

作者:施瓦布

彼拉斯齐人是古希腊最初的居民。他们的国王乃是伊那科斯。他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名叫伊娥。有一次,伊娥在勒那草地上为他的父亲牧羊,奥林匹斯圣山的主宰一眼看见了她,顿时产生了爱意。宙斯心中的爱情之火越来越炽热,于是他扮作男人,来到人间,用甜美的语言引诱挑逗伊娥:“哦,年轻的姑娘,能够拥有你的人是多么幸福啊!可是世界上任何凡人都配不上你,你只适宜做万神之王的妻子。告诉你吧,我就是宙斯,你不用害怕!中午时分酷热难挡,快跟我到左边的树荫下去休息,你为什么在中午的烈日下折磨自己呢?你走进阴暗的树林,不用害怕,我愿意保护你。我是执着天国权杖的神,可以把闪电直接送到地面。”

姑娘非常害怕,为了逃避他的诱惑,飞快地奔跑起来。如果不是这位主神施展他的权力,使整个地区陷入一片黑暗,她一定可以逃脱的。现在,她被包裹在云雾之中。她因担心撞在岩石上或者失足落水而放慢了脚步。因此,落入宙斯的手中。

诸神之母赫拉是宙斯的妻子,她早已熟知丈夫的不忠实。他背弃了妻子,却对凡人或半神的女儿滥施爱情。赫拉的猜疑与日俱增,她密切监视着丈夫在人间的一切寻欢作乐的行为。这时,她突然惊奇地发现地上有一块地方在晴天也云雾迷蒙。那不是自然形成的。赫拉顿时起了疑心,寻找她那不忠实的丈夫。她寻遍了奥林匹斯圣山,就是找不到宙斯。“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她恼怒地自言自语,“丈夫一定在做伤害我感情的事!”于是,她驾云降到地上,命令包裹着引诱者和他的猎物的浓雾赶快散开。

宙斯预料妻子来了,为了让心爱的姑娘逃脱妻子的报复,他把伊那科斯的可爱的女儿变为一头雪白的小母牛。即使成了这副模样,俊秀的伊娥仍然很美丽。赫拉立即识破了丈夫的诡计,假意称赞这头美丽的动物,并询问这是谁家的小母牛,是什么品种。宙斯在窘困中,不得不撒谎说这头母牛只不过是地上的生物,是纯种。赫拉假装很满意他的回答,但要求丈夫把这头美丽的动物作为礼物送给自己。现在受到欺骗的欺骗者该怎么办呢?他左右为难:假如答应她的请求,他就失去了可爱的姑娘;假如拒绝她的要求,势必引起她的猜疑和嫉妒,结果这位不幸的姑娘会遭到恶毒的报复。想来想去,他决定暂时放弃姑娘,把这光艳照人的小母牛赠给妻子。赫拉装作心满意足的样子,用一条带子系在小母牛的脖子上,然后得意洋洋地牵着这位遭劫的姑娘走了。可是,女神虽说骗得了母牛,心里却仍然不放心。她知道要是找不到一块安置她的情敌的可靠地方,她的心里总是不得安宁的。于是,她找到阿利斯多的儿子阿耳戈斯。这个怪物好像特别适合于看守的差使,他有一百只眼睛,在睡眠时只闭上一双眼睛,其余的都睁着,如同星星一样发着光,明亮有神。

赫拉雇了阿耳戈斯看守可怜的伊娥,使得宙斯无法劫走他的落难的情人。伊娥在阿耳戈斯一百只眼睛的严密看守下,整天在长满丰盛青草的草如上吃草。阿耳戈斯始终站在她的附近,瞪着一百只眼睛,盯住她不放,忠实地履行看守的职务。有时候,他转过身去,背对着姑娘,可是他还是能够看到姑娘,因为他的额前脑后都有眼睛。太阳下山时,他用锁链锁住她的脖子。她吃着苦草和树叶,睡在坚硬冰凉的地上,饮着污浊的池水,因为她是一头小母牛。伊娥常常忘记她现在不再是人类了。她想伸出可怜的双手,乞求阿耳戈斯的怜悯和同情,可是她突然想起她已没有手臂了。她想以感人的语言向他哀求,但她一张口,只能发出哞哞的吼叫,连她自己听了都吓了一跳。阿耳戈斯不是总在一个固定的牧场看守她,因为赫拉吩咐他不断地变换伊娥的居处,使宙斯难以找到她。这样,伊娥的看守牵着她在各地放牧。一天,伊娥发现来到了自己的故乡,来到一条她孩提时常常嬉耍的河岸上。这时,伊娥第一次从清澈的河水中看到了自己的面容。在水中出现一个有角的兽头时,她惊吓得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不敢再看下去。怀着对姐妹们和父亲伊那科斯的依恋之情,她来到他们身边,可是他们都不认识她。伊那科斯抚摸着她美丽的身体,从小树上捋了一把树叶喂她。伊娥感激地舐着他的手,用泪水和亲吻爱抚着他的手时,老人却一无所知,他不知道自己抚摸的是谁,也不知道刚才谁在向他感恩。

终于伊娥想出了一个拯救自己的主意。虽然她变成了一头小母牛,可是她的思想却没有受损,这时她开始用脚在地上划出一行字,这个举动引起了父亲的注意。伊那科斯很快从地面上的文字中知道站在面前的原来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天哪,我是一个不幸的人!”老人惊叫一声,伸出双臂,紧紧地抱住落难女儿的脖颈,“我走遍全国到处找你,想不到你成了这个样子!唉,见到了你比不见你更悲哀!你为什么不说话呢?可怜啊,你不能给我说一句安慰的话,只能用一声牛叫回答我!我以前真傻啊,一心想给你挑选一个般配的夫婿,想着给你置办新娘的火把,赶办未来的婚事。现在,你却变成了一头牛……”伊那科斯的话还没有讲完,阿耳戈斯这个残暴的看守,就从伊那科斯的手里抢走了伊娥,牵着她走开了。然后,自己爬上一座高山,用他的一百只眼睛警惕地注视着四周。

宙斯不能忍受姑娘长期横遭折磨。他把儿子赫耳墨斯召到跟前,命令他运用机谋,诱使伊那科斯闭上所有的眼睛。赫尔墨斯带上一根催人昏睡的荆木棍,离开了父亲的宫殿,降落到人间。他丢下帽子和翅膀,只提着木棍,看上去像个牧人。赫耳墨斯呼唤一群羊跟着他,来到草地上。这儿是伊娥啃着嫩草、阿耳戈斯看守她的地方。赫耳墨斯抽出一枝牧笛。牧笛古色古香,优雅别致,他吹起了乐曲,比人间牧人吹奏的更美妙,阿耳戈斯很喜欢这迷人的笛音。他从高处坐着的石头上站起来,向下呼喊:“吹笛子的朋友,不管你是谁,我都热烈地欢迎你。来吧,坐到我身旁的岩石上,休息一会儿!别的地方的青草都没有这里的更茂盛更鲜嫩。瞧,这儿的树荫下多舒服!”

赫耳墨斯说了声谢谢,便爬上山坡,坐在他身边。两个人攀谈起来。他们越说越投机,不知不觉白天快过去了。阿耳戈斯打了几个哈欠,一百只眼睛睡意朦胧。赫耳墨斯又吹起牧笛,想把阿耳戈斯催入梦乡。可是阿耳戈斯怕他的女主人动怒,不敢松懈自己的职责。尽管他的一百只眼皮都快支撑不住了,他还是拼命同瞌睡作斗争,让一部分眼睛先睡,而让另一部分眼睛睁着,紧紧盯住小母牛,提防它乘机逃走。

阿耳戈斯虽说有一百只眼睛,但从来没有见过那种牧笛。

他感到好奇,打听这枝牧笛的来历。

“我很愿意告诉你,”赫耳墨斯说,“如果你不嫌天色已晚,并且还有耐心听的话,我很乐意告诉你。从前,在阿耳卡狄亚的雪山上住着一个著名的山林女神,她名叫哈玛得律阿得斯,又名绪任克斯。那时,森林神和农神萨图恩都迷恋她的美貌,热烈追求她,但她总是巧妙地摆脱了他们的追逐,因为她害怕结婚。如同束着腰带的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一样,她要始终保持独身,过处女生活,但最后当强大的山神潘在森林里漫游时,他看到了这个女神,便走近她,凭着自己显赫的地位急切地向她求爱。但她拒绝了他,夺路而逃,不一会就消失在茫茫的草原上,她一直逃到拉同河边。河水缓缓地流着,可是河面很宽,她无法蹚过去。姑娘很焦急,只得哀求她的守护女神阿耳忒弥斯同情她,在山神还没追来之前,帮她改变模样。这时,山神潘奔到她面前。他张开双臂,一把抱住站在河岸边的姑娘。但使他吃惊的是,他发现抱住的不是姑娘,而是一根芦苇。山神忧郁地悲叹一声,声音经过芦苇管时变得又粗又响。这奇妙的声音总算使失望的神衹得到了安慰。“好吧,变形的情人啊,”他在痛苦中又突然高兴地喊叫起来,“即使如此,我们也要结合在一起!”说完,他把芦苇切成长短不同的小杆,用蜡把芦苇杆接起来,并以姑娘哈玛得律阿得斯的名字命名他的芦笛。从此以后,我们就叫这种牧笛为绪任克斯。”

赫耳墨斯一面讲故事,一面目不转睛地看着阿耳戈斯。故事还没有讲完,阿耳戈斯的眼睛一只只地依次闭上。最后,他的一百只眼睛全闭上了,他沉沉昏睡过去。现在赫耳墨斯停止吹奏牧笛,他用他的神杖轻触阿耳戈斯的一百只神眼,使它们睡得更深沉。阿耳戈斯终于抑制不住地呼呼大睡,赫耳墨斯迅速抽出藏在上衣口袋里的一把利剑,齐脖子砍下他的头颅。

伊娥获得了自由。她仍然保持着小母牛的模样,只是已除掉了颈上的绳索。她高兴地在草地上来回奔跑,无拘无束。当然,下界发生的这一切事都逃不了赫拉的目光。她又想出了一种新的折磨方法来对付自己的情敌。碰巧她抓到一只牛虻。她让牛忙叮咬可爱的小母牛,咬得小母牛忍受不住,几乎发狂。她惊恐万分,被牛虻追来逐去,逃遍了世界各地。它逃到高加索,逃到斯库提亚,逃到亚马孙部落,逃到博斯普鲁斯海峡,逃到阿瑟夫海。她穿过海洋到了亚洲。最后,经过长途跋涉,它绝望地来到了埃及。在尼罗河河岸上,伊娥疲惫万分,她前脚跪下,昂起头,仰望着奥林匹斯圣山,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目光。宙斯看到了她,深深感动了,顿生怜悯之情,他即刻来到赫拉那里。他拥抱她,请她对可怜的姑娘大发慈悲。姑娘虽然迷途在外,他说,她没有诱惑他,她是清白无辜的。他指着神衹立誓的斯提克斯河,即阴阳交界的冥河,向妻子发誓,以后他将放弃对姑娘的爱情,不再追求她了。就在这时,赫拉也听到小母牛朝着奥林匹斯圣山发出求教的哀鸣声。这位神衹之母终于心软了,允许宙斯恢复伊娥的原形。

宙斯急忙来到尼罗河边,伸手抚摸着小母牛的背。奇迹立刻出现了:小母牛身上蓬乱的牛毛消失了,牛角也缩了进去,牛眼变小,牛嘴变成小巧的人的双chún,肩膀和两只手出现了,牛蹄突然消失,小母牛身上,除了美丽的白色以外,全都消失了。伊娥从地上慢慢地站起来。她重新恢复了楚楚动人的美丽形象,格外令人怜爱。就在尼罗河的河岸上,伊娥为宙斯生下了一个儿子厄帕福斯,他后来当了埃及国王。当地人民十分爱戴这位神奇地得救了的女人,把她尊为女神。伊娥作为女君主统治那地方很长时间。不过,她始终没有得到赫拉的彻底宽恕。赫拉唆使野蛮的库埃特人抢走了她那年轻的儿子厄帕福斯。伊娥不得不再次到处漂泊,寻找她的儿子。后来,宙斯用闪电劈死了库埃特人,她才在埃塞俄比亚的边境找到了儿子。

她带着儿子一起回到埃及,让儿子辅佐她治理国家。

厄帕福斯长大后娶门菲斯为妻,生下女儿利彼亚。利比亚地方就以她而得名,因为厄帕福斯的女儿曾经有过这个名字。厄帕福斯和他的母亲在埃及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爱戴。在他们死后,为纪念他们,埃及人为他们建立庙宇,把他们当作神来崇拜,她是伊西斯神,他是阿庇斯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希腊神话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