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故事》

第六章 欧罗巴

作者:施瓦布

腓尼基王国的首府泰乐和西顿是块富饶的地方。国王阿革诺耳的女儿欧罗巴,一直深居在父亲的宫殿里。一天,在半夜时,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世界的两大部分亚细亚和对面的大陆变成两个女人的模样,在激烈地争斗,想要占有她。其中一位妇女非常陌生,而另一位,她就是亚细亚,长得完全跟当地人一样。亚细亚十分激动,她温柔而又热情地要求得到她,说自己是把她从小喂养大的母亲;而陌生的女人却像抢劫一样强行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拉走。“跟我走吧,亲爱的,”陌生女人对她说,“我带你去见宙斯!因为命运女神指定你作为他的情人。”

欧罗巴醒来,心慌乱地跳个不停。她从床上坐起,刚才的梦还清晰地浮现在眼前,跟白天的真事一样分明。她呆呆地坐了很久,一动也不动。“天上哪一位神,”她寻思着,“给我这样一个梦呢?梦中的那位陌生女人是谁呢?我是多么渴望能够遇上她啊!她待我是多么慈爱,即使动手抢我时,还温柔地向我微笑着!但愿神衹让我重新返回到梦境中去!”

清晨,明亮的阳光抹去了姑娘夜间的梦景。一会儿,和她年岁相仿的许多姑娘都聚扰过来,同她游戏玩耍。显然她们都是显赫家庭的女儿。她们陪她散步,并把她引到海边的草地上,这是姑娘们乐意聚会的地方。海边,鲜花遍地,美不胜收。姑娘们穿着鲜艳的衣服,上面绣着美丽的花卉。欧罗巴穿了一件长襟裙衣,光彩照人。衣服上用金丝银线织出了许多神衹生活的景致,这件价值无比的衣服还是火神赫淮斯托斯的杰作。善于呼风唤雨、常常引起地震的海神波塞冬曾把这件衣服送给利彼亚,那时他们正在热恋之中。后来,这件衣服成了传家宝,传到儿子阿革诺耳手上。欧罗巴穿上漂亮的衣服,楚楚动人。她跑在同伴的前头,奔到海边的草地上。草地上鲜花怒放,格外芬香。姑娘们欢笑着散了开来,采摘自己喜欢的花朵,有的摘水仙,有的摘风信子,有的寻紫罗兰,有的找百里香,还有的喜欢黄颜色的藏红花。欧罗巴也很快发现了她要找的花。她站在几位姑娘中间,双手高高地举着一束火焰般的红玫瑰,看上去真像一尊爱情女神。

姑娘们采集了各种鲜花,然后围在一起,坐在草地上,大家动手,编织花环。为了感谢草地仙子,她们把花环挂在翠绿的树枝上献给她。

宙斯为年轻的欧罗巴的美貌深深地打动了。可是,他害怕妒嫉成性的妻子赫拉发怒,同时又怕以自己的形象出现难以诱惑这纯洁的姑娘,于是他想出了一个诡计,变成了一头公牛。那是怎样的一头公牛啊!它不是普普通通、背着轭具、拉着沉重大车的公牛,而是一头膘肥体壮、高贵而华丽的牛。牛角小巧玲珑,犹如精雕细刻的工艺品,晶莹闪亮,像珍贵的钻石。额前闪烁着一块新月型的银色胎记。它的毛皮是金黄色的,一双蓝色明亮的眼睛燃烧着情慾,流露出深深的情意。当然,宙斯在变形前,已经把赫耳墨斯叫到跟前,吩咐他做一件事。“快过来,我的孩子,我的命令的忠实执行者,”他说,“你看到腓尼基王国了吗?你快下去,把在山坡上吃草的国王的牲口统统赶到海边去。”赫耳墨斯立即鼓动翅膀,飞到西顿的牧场。他把国王的牲口从山上一直赶到草地,赶到阿革诺耳的女儿欧罗巴快乐地采集鲜花、编织花环的地方。可是赫耳墨斯不知道,他的父亲宙斯已经变成公牛,混在国王的牛群中。

牛群在草地上慢慢散开,只有神衹化身的大公牛来到山坡的草地上,欧罗巴和一群姑娘正坐在这里嬉戏。公牛骄傲地穿过肥沃的草地,可是它并不咄咄逼人,也不叫人感到可怕,它好像很温顺,很可爱。欧罗巴和姑娘们都夸赞公牛那高贵的气概和安静的姿态,她们兴致勃勃地走近公牛,看着它,还伸出手抚摸它油光闪闪的牛背。公牛似乎很通人性,它越来越靠近姑娘,最后,它依偎在欧罗巴的身旁。欧罗巴吓了一跳,不禁往后倒退几步。当她看到公牛只是驯服地站在那里,又壮着胆子走上前来。把手里的花束送到公牛的嘴边。公牛撒娇地舐着鲜花和姑娘的手。姑娘用手拭去公牛嘴上的白沫,温柔地抚摸着牛身,她越来越喜欢这头漂亮的公牛,最后壮着胆子在牛的前额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公牛发出一声欢叫,这叫声不像普通的牛叫,听起来如同是吕狄亚人的牧笛声,在山谷回荡。公牛温顺地躺倒在姑娘的脚旁,无限爱恋地瞅着她,摆着头,向她示意,爬上自己宽阔的牛背。

欧罗巴着实高兴,呼唤她的女伴们。“你们快过来,我们可以坐在这美丽公牛的背上。我想牛背上坐得下四个人。这头公牛又温顺又友好,一点也不像别的公牛。我想它大概有灵性,像人一样,只不过不会说话!”她一边说,一边从女伴们的手上接过花环,挂在牛角上,然后壮着胆子骑上牛背,她的女伴们仍然犹豫着不敢骑。

公牛达到目的,便从地上跃起,轻松缓慢地走着,但仍使欧罗巴的女伴们赶不上。当它走出草地,一片光秃秃的沙滩展现在面前时,公牛加快了速度,像奔马一样前进。欧罗巴还没有来得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公牛已经纵身跳进了大海,高兴地背着他的猎物游走了。姑娘用右手紧紧地抓着牛角,左手抱着牛背,海风吹动着她的衣服,好像张开的船帆。她非常害怕,回过头张望着在远方的故乡,大声呼喊女伴们,可是风又把她的声音送了回来。海水在公牛身旁缓缓地流过,姑娘生怕弄湿衣衫,竭力提起双脚。公牛却像一艘海船一样,平稳地向大海的远处游去。不久海岸消失了,太阳沉入了水面。在夜色朦胧中,惊恐不安的欧罗巴除了看到波浪和星星外,什么也看不到,她感到十分孤寂。

公牛驮着姑娘一直往前,在游泳中迎来了黎明,又在水中游了整整一天。周围永远是无边无际的海水,可是公牛却十分灵巧地分开波浪,竟没有一点水珠沾在他那可爱的猎物身上。傍晚时分,它们终于来到了远方的海岸,公牛爬上陆地,来到一棵大树旁,让姑娘从背上轻轻滑下来,自己却突然消失了。姑娘正在惊异,却看到面前站着一个俊逸如天神的男子。他告诉她,他是克里特岛的主人,如果姑娘愿意嫁给他,他可以保护姑娘。欧罗巴绝望之余便朝他伸出一只手去,表示答应他的要求。宙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后来,他又像来时一样地消失了。

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欧罗巴从昏迷中渐渐醒了过来。她惊慌失措地望着四周,呼喊着父亲的名字。这时候,她想起了发生的事情,于是十分哀伤地怨诉着:“我是个卑劣的女儿,怎么可以呼喊父亲的名字?我不慎失身,必须忘掉一切!”她仔细地审视周围,心里反复地问着:“我从哪儿来,往哪儿去?难道我真的醒着,这件丑事难道是真的吗?不,我肯定是无辜的,她许只是一场梦幻在困扰我。”

姑娘说着,用手揉了揉双眼,她好像想驱除丑恶的梦魇似的。可是那些陌生的景物还在,不知名的山峦和树林包围着她,大海的波涛汹涌澎湃,冲击着悬崖峭壁,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隆声。绝望之中,姑娘忿恨不已,她高声地呼喊起来。“天哪,要是该死的公牛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折断它的牛角,可是这只能是一种愿望而已!家乡远在天边,我除了死还有什么出路呢?天上的神衹,给我送上一头雄狮或者猛虎吧!”可是猛兽没有出现,她看到的只是一片陌生的景物。太阳从蔚蓝的天空里露出了容光焕发的笑脸。就好像被复仇女神所驱使,欧罗巴突然跳起来。“可怜的欧罗巴!”她大声地呼号着,“如果你不想结束这种不名誉的生活,难道你不会感到父亲会咒骂你吗?你难道愿意给一位野兽的君王当侍妾,辛辛苦苦地为他当女佣吗?你怎么可以忘掉自己是一位高贵国王的公主?”

惨遭命运遗弃的姑娘痛恨万分,她想到了死,可是又拿不出死的勇气。突然,她听到背后传来一阵低低的嘲笑声。姑娘惊讶地回过头去,她看到女神阿佛洛狄忒站在面前,浑身闪着天神的光彩。女神旁边是她的小儿子爱情天使,他弯弓搭箭,跃跃慾试。女神嘴角露着微笑,说:“美丽的姑娘,赶快息怒吧!你所诅咒的公牛马上就来,它会把牛角送来给你让你折断。我就是给你托梦的那位女子。欧罗巴,你可以聊以自慰了吧!把你带走的是宙斯本人。你现在成了地面上的女神,你的名字将与世长存,从此,收容你的这块大陆就按你的名字称作欧罗巴!”

欧罗巴恍然大悟,她默认了自己的命运,跟宙斯生了三个强大而睿智的儿子,他们是弥诺斯、拉达曼提斯和萨耳珀冬。弥诺斯和拉达曼提斯后来成为冥界判官。萨耳珀冬是一位大英雄,当了小亚细亚吕喀亚王国的国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希腊神话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