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故事》

第九章 珀耳修斯

作者:施瓦布

珀耳修斯是宙斯的儿子,出生后,他的外祖父阿克里西俄斯,即亚各斯国王,将珀耳修斯和他的母亲达那厄装在一只箱子里,投入大海。因为一种神谕告诉国王:他的外孙将会夺取他的王位并谋害他的生命。宙斯保佑着在大海中漂流的母子,引导这只箱子穿过风浪,最后箱子一直漂到塞里福斯岛,靠近了海岸。岛上有两位兄弟,狄克堤斯和波吕得克忒斯,他们统治着塞里福斯岛。狄克堤斯正在海边捕鱼,他看到水里漂来一只木箱,就连忙把它拉上海岸。回到家中,兄弟二人对遭遗弃的落难人十分同情,便收留了他们。波吕得克忒斯娶达那厄为妻,并悉心地抚育珀耳修斯。

珀耳修斯长大成人后,他的继父波吕得克忒斯劝他外出去冒险,并希望他能够建功立业。勇敢的小伙子雄心勃勃,决心砍下女妖墨杜萨那颗丑恶的脑袋,把它带到塞里福斯,交给国王。

珀耳修斯整理完行装就上路了。诸神引导他一直来到了远方,那是可怕的众怪之父福耳库斯居住的地方。珀耳修斯在那里遇到了福耳库斯的三个女儿:格赖埃。她们生下来就是满头白发,三个人只有一只眼睛,一颗牙齿,彼此轮流使用。珀耳修斯夺走了她们的牙齿和眼睛。她们要求归还她们这些不可缺少的东西。他提出一个条件,要她们指明到仙女那儿去的道路。这些仙女都会魔法,有几样宝物:一双飞鞋,一只神袋,一顶狗皮盔。无论谁,有了这些东西,就可以随心所慾地自由飞翔,看到愿意看到的人,而别人却看不见他。福耳库斯的女儿们给珀耳修斯指路,并且讨回了自己的眼睛和牙齿。

到了仙女那里,珀耳修斯得到了三件宝贝。他背上神袋,穿上飞鞋,戴上狗皮盔。此外,他又从赫耳墨斯那里得到一副青铜盾。他用这些神物把自己武装起来,向大海那边飞了过去。那里住着福耳库斯的另外三位女儿,即戈耳工。在三个女儿中小女儿墨杜萨是凡胎,珀耳修斯就是奉命来取她的脑袋的。珀耳修斯发现戈耳工们正睡觉。她们的头上布满了鳞甲,没有头发,头上盘着一条条毒蛇。她们长着公猪的獠牙,她们有双铁手,还有金翅膀,任何人看到她们都会立即变成石头。珀耳修斯知道这个秘密。他背过脸去,不看熟睡中的女人,然后用光亮的盾牌作镜子,清楚地看出她们的三个头像,并认出了谁是墨杜萨。雅典娜又指点他怎样动手,所以他顺利地割下了女妖的头。

珀耳修斯还没有收起刀,突然从女妖身躯里跳出一匹双翼的飞马珀伽索斯,后面又紧跟着一位巨人克律萨俄耳,他们都是波塞冬的后代。珀耳修斯小心地把墨杜萨的头颅塞在背上的神袋里,离开了那里。这时候,墨杜萨的姐姐们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们看见了被杀死的妹妹的尸体,便立刻展开翅膀,飞到空中追赶凶手。可是珀耳修斯戴着仙女的狗皮盔,躲过了跟踪和追捕。不过他在空中也遇到了狂风袭击,被吹得左右摇晃。当他摇摆着经过利比亚沙漠时,从墨杜萨的脑袋上滴下的点点鲜血,一直落到地上,变成了各种颜色的毒蛇,世界上许多地方从此以后就有了危险的蛇类。

珀耳修斯继续向西飞行,最后在国王阿特拉斯的国土上降落下来,想休息一会儿。这里有一片丛林,树上结着金果,旁边守卫着一条巨龙。珀耳修斯请求让他在这儿住一夜,但没有得到允许。因为阿特拉斯担心他的金果被盗,所以狠心地把珀耳修斯逐出了宫殿。珀耳修斯十分愤怒,当场从神袋中掏出墨杜萨的头颅,自己却背过身子,把头颅向国王递了过去。国王身材高大,如同一位巨人。他看到墨杜萨的头后立即变作一块巨石,简直像一座大山,他的胡须和头发变成了广阔的森林,肩膀、手臂和大腿变成了山脊,头颅变成高高的山峰。

珀耳修斯重新系上飞鞋,戴上头盔,背上神袋飞上高空。他一路飞行,来到埃塞俄比亚的海岸边,这是国王刻甫斯治理的地方。珀耳修斯看到耸立在大海之中的山岩上捆绑着一个年轻的姑娘。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姑娘泪流不止。珀耳修斯为她的年轻美貌所动心,便跟她打起招呼。“你为什么捆绑在这里?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姑娘反背着双手,起初沉默不语,害怕同一个陌生人说话。假如她能动弹,真想用双手蒙住脸。为了不使陌生人造成错觉,以为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所以她噙着眼泪,回答说:“我叫安德洛墨达,是埃塞俄比亚国王刻甫斯的女儿。我的母亲曾吹嘘,说我比海神涅柔斯的女儿,即海洋的女仙们更漂亮。海洋女仙们十分愤怒。她们共有姐妹五十人,一起请海神发大水淹没了整个国家。海神还派了一个妖怪,吞没了陆上的一切。神谕宣示:如果想使国家得到解救,必须把我,国王的女儿丢给妖怪喂食。国民顿时闹得沸沸扬扬,纷纷要求我的父亲献出女儿,拯救全国。绝望之余,国王只好下令将我锁在这里。”

姑娘的话刚刚讲完,滔天的海浪滚滚而来。海水中冒出了一个妖怪,宽宽的胸膛盖住了整个水面。姑娘一见,吓得发出一声尖叫,她的父母亲也赶紧走来。他们看到女儿大祸临头,万分绝望,母亲因内疚流露出痛苦的神情。他们紧紧地抱着捆绑着的女儿,却无能为力,救不了女儿。

这时珀耳修斯说:“你们要哭,将来有的是时间;眼下,当务之急是救人。我叫珀耳修斯,是宙斯和达那厄的儿子。我战胜了墨杜萨。神的翅膀让我飞越高空。姑娘如果是自由的,并愿意挑选配偶的话,她一定会首先看中我。但像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却要向她正式求婚,并愿意前去搭救她。你们愿意接受我的条件吗?”父母庆幸遇到了救星,连连点头,不仅答应把女儿许配给他,还答应把王国送给他作为嫁妆。

说话间妖怪已经游了过来,只有一箭之地了。年轻人见状便用脚往上一蹬,腾空而起。妖怪看到他在海面上投下的身影,便狂怒地向影子追去,像是意识到有人要抢走它的猎物似的。珀耳修斯犹如一只矫健的雄鹰,从空中猛扑下来。他用杀死墨杜萨的利剑狠狠地刺进妖怪的背部,只有剑柄露在外面。他把剑拔出来,妖怪疼得蹿到空中,然后又沉入水底,疯狂地挣扎着。珀耳修斯一再朝它身上刺杀,直到它的口中涌出了黑血。这时,它的翅膀也沾湿了,他不敢在空中久留。恰好水面上露出一块礁石,他便扇动翅膀轻轻地落在岩壁上,然后又用剑在妖怪的肚子里搅动了三四次。海浪飘走了它的尸体,不久它就从海面消失了。珀耳修斯飞到岸边,登上山顶,解开姑娘的锁链,把她交给不幸的父母亲。他受到隆重的款待,成了宫廷里的贵客佳婿。

正当婚礼在欢乐地举行时,王宫的前厅里突然騒动起来,并传来一声沉闷的吼声。原来国王刻甫斯的弟弟菲纽斯带了一批武士闯了进来。他从前曾经追求过安德洛墨达,在她危难时却舍弃了她。现在他来重申自己的要求。菲纽斯挥舞着长矛闯进婚礼大厅,并朝着惊讶的珀耳修斯大声叫喊:“我在这里,你抢走了我的未婚妻,我要报仇。无论你的宝物或者你的父亲宙斯都无法保护你!”说着,他摆开架势,准备把长矛扔过来。

刻甫斯从席间站起来。“你疯了!”他喝斥道,“不是珀耳修斯抢去了你的未婚妻。当我们被迫牺牲她时,你看着她被绑在那里,你为什么不亲自去救她,却袖手旁观呢?”

菲纽斯回答不出,他死死盯住他的兄弟和情敌,好像在思考先从哪一个下手。终于,他在疯狂中用尽全力,朝珀耳修斯掷出他的矛。可是他的眼力不好,长矛一下子扎进垫子里。珀耳修斯乘机跳了起来,朝门口投出他的标枪,标枪直朝菲纽斯飞去。要不是菲纽斯蹦跳到祭坛后面,标枪肯定会穿透他的胸脯。虽然菲纽斯躲过了,但他的一名随从却被刺中了前额,这下武士们全拥了上来,和参加婚礼的客人打成了一团。闯进来武士人多势盛,把珀耳修斯国王夫妇和新婚妻子团团围住。箭如飞蝗,从各个方向射过来。珀耳修斯背靠一根大柱,招架敌人,奋力阻止他们前进,杀死了一个又一个进犯的敌人。后来,他看到自己单凭勇力已经不起作用,于是决定拿出最后的一招。“我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他说,“我只好叫过去的仇敌帮助我了。请我的朋友都转过脸去!”说完,他从神袋里取出墨杜萨的头,朝着逼近的对手伸了过去。对手正盲目地向着这里冲过来。“让你的魔法去吓唬别人吧,”他一边冲,一边蔑视地大喊,“他们才会被你的鬼话吓倒。”可是,他刚举手投矛时,手却举在空中僵硬住了。后面的人也一个个难逃变成石头的厄运。这时候,珀耳修斯干脆把墨杜萨的首级高高地举起,让别的人都能立即看见。他用这种办法把最后的一批人变成了僵硬的石块。直到这时,菲纽斯才后悔不该这样无理取闹,挑起事端。他看着左右两面姿态不同的石像,呼喊着朋友们的名字,但没有一个回答。他不相信似地用手触摸他们的躯体,然而他们都已变成了花岗岩。他惊恐万分,一改往日的骄横,绝望地哀求着:“饶我的命吧!王国和新妇都给你!”说完他转过身子。可是珀耳修斯不想宽恕他。“你这个贼徒,”他怒骂道,“我将在岳父的宫殿里为你永远树立一座纪念碑!”

菲纽斯左躲右闪,不想看到那可怕的头颅,可是它终于没有躲过。顿时,菲纽斯神色恐怖地变成了石头,站在那里,双手下垂,完全是一副卑贱的奴仆模样。

珀耳修斯终于能够带着年轻的妻子安德洛墨达回乡了。长久幸福的日子在等待着他。他还找到了母亲达那厄。但他仍不能避免给外祖父阿克里西俄斯带来灾难。外祖父由于害怕神谕,悄悄地逃亡外地,到了彼拉斯齐国王那儿。当时,这里正在举行比武。他不知道外祖父就在这里,还准备去亚各斯问候外祖父。珀耳修斯看到比武十分高兴,他抓过一块铁饼扔出去,不幸正好打中了外祖父。不久,他就知道了他所杀害的人是谁。他深深哀痛死者,把他安葬在城外,并且交换了他所继承的王国。从此以后命运之神再也不妒嫉他了。安德洛墨达给他生了一群可爱的儿子,他们一直保持住父亲的荣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希腊神话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