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情之夜》

13、目动武器和鱼枪

作者:维多丽亚·丽

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安吉拉落水时溅起的水花还没有完全平息,霍克就转过身来。他估计,他大约有十分钟,也许十五分钟的时间跳入海中,那之后,任何人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布兰克桑尼不是专家,霍克也没有要求他,只是强调安吉拉的安全比任何事都重要。

现在,最糟糕的事已经过去,他相信,安吉拉已经在布兰克桑尼的保护之中了。他发现自己几乎在希望会发生什么事,能让他活着再次看到她。当他把她扔进海里时,她眼中那惊恐、不相信的神色,决不是他想带入坟墓的东西。

上到“海魔号”后三十秒内,他就知道,只有一样武器是他能拿到的,但它放得如此明显,他几乎可以肯定那是一个圈套,一把远航游艇礼仪上必备的鱼枪,这一把是双管的,看上去像是已经上了膛,准备好了。在一般的船上,如果考虑到一系列严格的安全标准,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在“海魔号”上,这也可能是正常的操作程序。如果这是一个圈套,那么,总有什么迹象能让霍克很快发现。从一开始,他就注意不让自己的视线过于频繁地溜到挂着那玩意儿的墙上去。

他朝康斯坦丁望过去,发现他正在用移动电话通话,他一点也不惊讶地认为,电话那端的人一定是保罗。马钱德。

这一定意味着康斯坦丁正给他在dea 的人打电话,讨论霍克的出现,以及录像带的问题。这事讲不通的地方是,为什么霍克不用这录像带来洗刷他蒙受的冤屈。他到“海魔号”

上来就知道,这是他计划中最大的漏洞,但没有其它办法来弥补这一点。使这一诡计的全部目的是用它拖住康斯坦丁,以便有足够的时间让安吉拉离开。

康斯坦丁嗒的一声关上电话,阴险地笑起来,“马钱德说他不相信有一盘录像带,我倾向于同意他的看法。”

“不相信?”霍克迅速溜了一眼警卫们,他们仍然保持着警觉,但自他把安吉拉扔出船以来,他们的位置已有所改变。一个人靠近康斯坦丁站着,另一个靠在船尾的栏杆上,霍克自己离左舷相当近,还有一个在浮桥上,但在黑暗的甲板上他的视程有限。

“不相信,”康斯坦丁说道,“如果你有的话,你早就会利用它了。”

“那么我猜你是不想看看复制带了,我随身带的是一份复制品,我要特别强调这一点。”他用脚趾在甲板上勾出一条线,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若无其事。甚至带这么一个“复制品”都是一件冒险的事,因为他并不知道,“海魔号”

上的豪华设施中有没有包括一台vcr.因为复制带不过是一盘空白带子,这真正是一种冒险。“原带保存在一处安全的地方,当然,如果我不回去取的话,它会被送去有关机构。”

“你不相信我?”康斯坦丁的问题引起站得最近的一个警卫的一声暗笑,霍克也笑了。

“这是我自己的疑心病问题,你得容忍我。”霍克换了一下脚,向左边挪动了一点,看来就像是因为船体的晃动而保持自己的平衡一样,这一位置,使他离鱼枪更近了一点。

“如果我不是钱用完了,我根本就不会来,但你还有钱。”

康斯坦丁指着运动包,“那儿不是我的钱,又是什么?”

“大多数是纸。”霍克又向鱼枪靠近了一英寸多,“正如我刚才说过的,我破产了。”

康斯坦丁朝运动包打了个响指,被他叫做杰瑞的警卫把它递给了他,手中的枪仍然指着霍克。拉开包,康斯坦丁拿出一捆一英寸半厚的东西,两端各有一张十美元的钞票,把它撕开,下面是切得整整齐齐的报纸。那是霍克从一个布兰克桑尼的手下那儿拿到的,在某个他进去的银行中,把它们弄好,装入包里的。一阵海风吹来,把这些纸扬在空中,撒落在甲板和波浪上。

在一阵受挫的狂乱中,康斯坦丁撕开另外三捆,得到了同样的结果。警卫们已很难保持对霍克的持久警惕——他们一直没有把眼睛从他身上转开——当两件事同时发生时。康斯坦丁抓过杰瑞的枪,横过这笨重的自动武器对准霍克。突然,天空中充满了光亮与色彩。布兰克桑尼式的意外,霍克很有把握地推测。如果安吉拉不是一切都好,他们不会发出照明弹的。

霍克抓住时机,不理会警卫们的反应。往旁边一跃,他抓过鱼枪,端端地对准康斯坦丁,这毒品贩子还没从照明弹的震惊中恢复过来,警卫们也慢了一步,不过没关系,他们已丧失良机。如果他们现在向他开枪,康斯坦丁的肚子上就会插上一把鱼叉,而他们,至少,也会失业了。

一旦离了支架,鱼枪看起来并不那么有指望,但霍克没有时间去担心这一点。照明弹还没有燃到尽头,这时,夜空中又传来自动武器略——嗒——嗒的回音。又是一个布兰克桑尼式的意外,霍克一边猜,一边看见船尾的警卫倒了下来,而杰瑞向康斯坦丁脚前的甲板上一跳。霍克没有分心去看高处的另一个警卫,因为他知道,如果他把眼睛从康斯坦丁身上移开哪怕一瞬间,他就死定了。他看也不看地向船栏移动,枪指着康斯坦丁,后者已经狂怒,操纵着自动武器,但他好像并不熟悉它。对霍克而言,这真是一个额外的奖赏,因为自动武器并不像它们看起来那样容易使用,凡事有利有弊。康斯坦丁已处于失控的边缘,但他还没有开枪,这就给了霍克所需要的余地。

他抓住机会,靠近栏杆,一条腿已跨了出去。这对他看见康斯坦丁的眼睛起了变化。他知道,快到他发射鱼枪的时候了。他等着,等着最后一秒的来临,这不是因为杀死康斯坦丁问心有愧,不,康斯坦丁该死,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一点。

霍克依然要求正义,但已失去了嗜血性。

最终,由不得他选择,他从康斯坦丁眼神中看出他马上就要开枪了,而开枪前的那一秒已经足够,霍克往旁边猛一闪,子弹射空了,他扣动扳机,鱼叉击中了康斯坦丁的胸部。

霍克往后一跃,跳入水中,往深处下潜,手里仍然拿着那把鱼枪,尽管它妨碍了他的速度。他脑海中的一架时钟告诉他,时间快完了,但别无办法,他只能尽全力离“海魔号”远一些。

当他浮出水面呼吸时,他离船还是太近,近得都听得见警卫们发出各种命令的喊声,却没有设法寻找他。这太好了,因为他不敢再潜入水中了。他转过身,开始游泳,尽量保持安静。他没有朝岸边游去,因为他不能肯定潮水是涨是落,即使他能利用它们,但“海魔号”夹在他和海岸之间,靠近它,无异是个傻瓜。

他没有游多远,一阵沉闷的水下爆炸声传到他耳朵里。

没有朝后看上一眼,因为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在波涛中奋力击水,他跳得太迟,靠得太近。安放在发动机上的炸葯,把“海魔号”变成了百万颗燃烧的火弹,死亡,雨一般降落在他周围的海面上。

在海滩上,安吉拉赤着脚,蜷缩在一床别人围在她肩头的毯子下发抖,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海魔号‘变成一团巨大的火球,使群星失色,向海洋喷撒火焰与碎片。扔掉毯子,她挑起来,向水边跑去——霍克还在那儿——但有人在她跳入水中之前抓住了她,把她带回到一个像是负责这一切的男人面前。

他拉住她,同时喊出各种命令,然后扶着她的肩,让她看水面,那儿有三个蛙人正匆忙奔入水中,很快消失在水下。

“那边还有一个橡皮艇。”这人说道,她记起来,他曾告诉她,叫他彼得。她还记得他说他为迈克。布兰克桑尼工作——这没有解释清任何事,但至少表示,布兰克桑尼既然是霍克打算把她托付给他的人,那么,他手下的人也是能予以信任的。

彼得继续道:“如果他在那边,他们就能找到他。”

“你能看见吗?”彼得正在用夜视镜张望。

“我们用的照明弹燃得很快,只是为了让对方感到意外,我们不想让康斯坦丁的人有时间寻找我们的小艇,或者,如果霍克已经跳了水,不能让他们发现他在水中的位置。不巧的是,对夜视镜而言,光线太强了,而对一般的望远镜而言,又太弱了。不,安吉拉,我没有看见。”

她感到他的手从她的肩头滑落,但她仍一动不动地,屏息凝视着海面上燃烧的火焰,“霍克知道爆炸的事吗?”

“他策划的。”

这更加坚定了安吉拉已有的对霍克计划的看法。毯子又围在了她的肩上,她站在彼得旁边等待着消息。此时,他们后面的沙滩上变成了一个停车场,停了半打左右的汽车。

安吉拉一边等待,一边祈祷,如果霍克不回到她身边来,她绝对不能原谅他。如果霍克不在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度过她的余生。关于他们俩,她有很多计划,等他回来和他一起分享。

如果他能回来,如果他能幸存。

在她身边,彼得下着命令,听取报告,用一副望远镜看着,然后又换过一副夜视望远镜来看。当她和三个护送者从深水里浮出来,沉默着、小心翼翼地涉着齐膝的波浪走上沙滩时,彼得是等在海滩上的几个人之一。

当她要求知道他们将如何帮助霍克时,她被告之小艇的事。彼得还来不及告诉她更多的情况,照明弹就升上了天空,她看得出神,却忘了继续追问他。

第一阵枪声让她的心跳加快了三倍,但是彼得一边眼睛不离对着“海魔号”的望远镜,一边安慰她,那是他们的人开的枪,而霍克不是枪击的目标。她的呼吸刚恢复正常,又传来第二阵枪声,彼得咒骂了一声,对着他手腕上的话筒说了些什么,他没有得到答复,安吉拉觉得他也不指望会有答复。他在等待什么事,因为安吉拉注意到,他已是第三次看表了。

片刻之后,爆炸声响彻夜空,“海魔号”化作无数的火团,落入燃烧的海面,安吉拉才知道他在等待的是什么。

另一艘橡皮艇驶离了岸边,这一只装备着一个探照灯,能够扫射海面。彼得离开了她一会儿,回来时,把一杯咖啡递到她手里。她不想要,却不能不接受,因为他看上去不是那种能接受否定回答的人。

“潜水员现在应该在那片海域了,”他说道,“第一只小艇里的人正在搜寻周围的残骸,但他们只能借助火光来寻找。”

“如果霍克还在‘海魔号’上,他就死定了。”安吉拉这么说,是因为他说他们在搜寻残骸,而不是周围的海面,这意味着更坏的情形。

“小艇上的人看见他在爆炸前三十秒,也许四十秒时,从船边跳了出来。”

她很慢很慢地转过头,看着彼得的眼睛,“为什么你刚才不告诉我?”

“第二阵枪声不是我们开的,”他停了一刻说道:“我们不知道他是否在跳水前被击中了,我们的人没有再看见他。”

她脸色发白,然后聚集起剩余的勇气与希望,转头盯着黑暗的海洋,霍克在那边,他还活着。她不只是想相信这点,她必须相信这点。

她所知道的霍克,不会旋风般卷入她的生活,改变了一切,然后又飞走,留下她去回想什么是真的,什么是梦幻。

他不会留下她去单独面对,去分辨他无意中把她拖入的欺诈与危险的蛛网。现在,他对她有太多的责任,不能这样抛下她。

她所欣赏的霍克,有着顽强的决心,他亲吻过她,使她想要他的爱,使她想要他,他却又拒绝了这两者,因为不想得到得太容易,太多。他那把她逼得发狂的控制力,是她天性中固有的,如果它消失了,她知道,她会为失去它而痛海。

她爱上的霍克,教给她害怕。她从自身感受到的东西,根本不能与现在从他那儿感受到的东西相比。又因为她知道,他寄希望于她的,并为此骄傲的是什么,她把自己的害怕藏在了希望与尊严的面具后。

不理会身旁海滩上所进行的种种活动,安吉拉等待着,眺望着,甚至没有注意她不时啜上一口的咖啡已经变冷。她听见彼得在问她是否还要一些,并几乎回答好的,却意识到他实际上并没有在听她,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水面上。不发一言,他打开手电筒,光柱划过黑暗,从左到右,前后扫射着,然后他让灯亮着,对准一个地方。安吉拉几乎能听到他在暗笑,但她没有问为什么,因为在光柱边上,有什么东西在动。

当霍克一从海里浮出来,被波浪推到光柱中间时,安吉拉的目光就集中在那一点上了。波浪拍打着他的膝盖,他站在那儿,一眨不眨地瞪着光柱,水流从他的脸上流到他赤躶的胸膛上,手上提着一把样子可怕的鱼枪。

他是一个从深水里冒出来的勇士,她的勇士。如果他不知道这点的话,他应该马上知道……没有比现在更合适的时间了。安吉拉把她的毯子和咖啡递给彼得,请他关上电筒,然后踏入波涛中,靠近这个她爱的男人。

“你做到了。”她说着,抬起目光去迎接他的,心中希望自己没有请求彼得关灯——在黑暗中,她只看得见他脸部模糊的轮廓。

“你受惊了?”他声音中深沉的爱意,像一个温暖、舒适的茧一样包围了她。

“我想,是印象深刻。”一阵凉风拂到她的头发上,从她的湿辫子里扯出一缕发丝,飘在她的脸上,她没有理会,“你将为重逢做些什么?‘”

“你决定一切,安格尔,你决定一切。”他伸出手,任鱼枪滑落,等待着,他没有久等。

一迈步,她的睑埋在了他的胸膛里,他的手紧紧搂着她的肩,安吉拉伸出胳臂环住他的腰,感到一阵颤抖传遍他的全身,他们站在海浪里,分享着信任、希望和爱的温暖。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迷情之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