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情之夜》

14、温柔的夜晚

作者:维多丽亚·丽

他们第一次做爱是在淋浴中。

霍克也不知道事情会像这样发生,坚定、迅速、毫不扭捏做作,但用他的话来说,是安吉拉引他到这一步。他早就发现,作出决定,是某些她很擅长的事。

他第一次领教她做出决定的技能,是在从海滩到旅馆的一小时途中。

在霍克同彼得作一次私下交谈时,安吉拉正把他包里的东西重新装入一只借来的行李袋里——他心想,她是过于热心这项工作了——之后,霍克建议安吉拉乘一架小型飞机,立即飞往丹佛,飞机被彼得留在南边不远处一个私人飞机场里。而霍克和布兰克桑尼的人将开车回圣拉斐尔,去取他留在那里的录像带。

没有它,马钱德仍是一个可怕的威胁。

安吉拉不仅不同意,还找到了一大难理由来说明为什么这是一个极糟的主意——首先霍克已筋疲力尽,无法好好思考问题了,最后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即,力量的分散无疑会削弱他们。当霍克争辩说,他很怀疑马钱德是否会对他在圣拉斐尔的寓所进行监视时,安吉拉指出,他也曾肯定说他们离开萨米的营地后不会被跟踪,然而看看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她还告诉他,除此之外,她根本不想去丹佛,从他做出这个决定开始,她就打定了主意……

霍克让步了,但是是在彼得也同意安吉拉的理由充分之后。在给布兰克桑尼打过电话后,彼得授权他的副手与官方保持联系,注意官方关于“海魔号”的看法。然后告诉他们,他得到的命令是和安吉拉在一起,直到霍克解决了马钱德的问题。

于是,在那个黑暗、寒冷的秋晨,五辆货车离开了海滩,霍克那辆布满麻点的谢维车,留给后面的三个人,他们还在那儿搜寻幸存者——虽然并不指望能找到。霍克和安吉拉坐在一辆货车的后排,彼得坐在驾驶员旁边,于是不可能进行某种他们俩都渴望的交流。只好坐着,在毯子下握着手,分享偶尔的一个寒战从一个人身上传到另一个人身上,接着想起了他们曾经有多么靠近,以及差一点失去的一切。

拂晓时分,黑暗的景色渐渐变白,他们经过了一处海滨胜地。安吉拉身子前倾,告诉彼得,他们可以在那儿停下来休息。

他扭头越过椅背看着她,“那是一个五星级饭店,我想我们这副样子,恐怕通不过他们的门检。”

“我唯一能接受的借口就是他们没有空房间了,而我对此表示怀疑,因为停车场都没有满。”她坐回去,拉好毯子,“相信我,彼得,如果他们有房间,我们就能得到。”

彼得拿起移动电话,开始呼叫其它人。

安吉拉说得不错。实际上,她与值班经理私下一谈,没费什么时间就拿到了钥匙,在五辆货车停放时,房间里也布置好了。她甚至设法让房间服务生同意马上送早餐来,虽然霍克建议和她一起到外面餐馆里去吃。霍克上穿一件借来的圆领衫,下面仍穿着湿裤子,他告诉她,他感到没有达到五星级标准。而且,尽管他私下认为,不管安吉拉穿的是什么,她看起来像一个百万富翁,但他怀疑她是否会同意他的看法,假如她向镜子里的自己看上一眼的话。他心想,她很可能对自己的外表作此评价:又湿又脏。

接下来,他们到自己的套房去等食物,关上门,长久以来第一次,霍克知道他们是安全的。彼得留了一个人守在门口,他们的房间又位于其它人开的房间之间,甚至是马钱德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了。

从门口转过身,霍克看见毯子和湿衣服散布在起居间的地上和一张庞大的有柱脚的床上,指示着安吉拉的去向,他猜是浴室。突然响起的淋浴水声证实了这一点。他弯腰拾起一条毯子,然后又是一条,把它们搭在手臂上,又走了几步,看到了地上扔着安吉拉的湿裤子和圆领衫。

她一定是他还在门厅时脱下它们的,她甚至等不及走到浴室里。他注意到圆领衫下面露出一缕缎带与花进,一股热血涌入他的下腹。他意识到,她在脱光它们时,就知道他任何时候都可能从门那儿走过来。

水声传入他的耳中,再迈一步,他可以看到她把浴室门大敞开着。他扔下毯子,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他终于脱光了一切,走过去接受安吉拉的邀请。

浴室像房间其它部分一样装饰豪华,玻璃镶板,大理石墙围起来的这个小间比几张床并起来还大。两组黄铜龙头从相对的墙上吐出水来。安吉拉站在正中,眼睛闭着,正在努力把她的发辫解开。一股水流过她的肩头,从她紫黑色的*尖溅落;另一股流过她的下腹,抚平了两条腿之间的卷毛。

她有十足的女人味,又具有健壮的体质,这正是最吸引他的地方,他要她全部属于他,永远。现在,他也要她。

------------------

坐拥书城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迷情之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