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孽海》

第10章 青蛙王子

作者:维多莉亚·荷特

当您的臣民眼见您将委身一位法国人,一个旧教徒,他们会何其懊恼!即使是升斗小民,也知道他当代妖女之子。他哥哥牺牲了妹妹的婚姻,并以宗教之名轻易残杀了手足。只要他是个握有实权,笃信旧教的贵族,他就不可能保护您,他一旦登基为王,则他的照顾,无异于零。

                     ——菲力·席尼

……假如上帝不阻止这场大难,一任陛下恣意而行,英国就会被另一桩英法联姻所吞没。

                     ——约翰·史塔伯

我家又兴起一项危机。潘乃珞和菲力蒲彼此早有默契,迟早是要成婚的。华德非常希望这件婚事能成,他临死前在都柏林都提到这件事。

菲力蒲.席尼不同常人,他不热衷婚姻,或许是这个原故,订婚之事一拖再拖。

我女儿的临护人亢丁敦伯爵法兰西斯. 哈斯丁来访。法兰西斯颇有几分势力,这主要是由于他的母亲。他母亲的祖先是爱德华四世的弟弟克拉伦斯公爵,因此他也有继承王位之权,他会宣称苏格兰女王的凯撒琳. 格雷之继承权都在其后。他是个极端激进的新教徒,伊丽沙白眼看着子嗣难得,将来登王位的极可能是他。

他的妻子凯撒琳是罗勃的妹妹,在罗勃的父亲最急着让子女攀龙附风之际,她和亢丁结了婚。

他见到我便说现在已是为我女儿们找婆家的时候,他已为潘乃珞找了个合适的人,我告诉他说她和菲力蒲.席尼已经有了默契,但他却摇摇头。

“列斯特已经失宠,此后恐将终生如此,潘乃珞与他家人联姻,绝非上策。罗勃.李区仰慕她,希望与她成婚。”

“他父亲才刚去世不久,不是吗?”

“是的,罗勃继承他的头衔及一笔可观的遗产。”

“我会试试潘乃珞的意思。”

亢丁敦不耐地说:“夫人,这是天作之合,令媛当感激不尽地把握良机才对。”

“恐怕她不肯。”

“她肯的,我们会要她答应。理白说,你力不敌女王,而她又是你的女儿。列斯特能否再受宠还是个疑问,但女王陛下已立誓永不留你,在这种情况下,令媛还是妥妥当当结婚的好。”

我懂得他的意思,便说我会和潘乃珞商量此事。

他不耐地耸耸肩,表示与准新娘商量毫无必要。这是天赐良缘,在她母亲不获恩宠之际,这已是求之不得,应该刻不容缓地办才是。

我清楚潘乃珞,她并非弱女子,有她独到的看法。我一告诉她亢丁敦伯爵来访的事情,她的反应不出所料。

“李区爵士!”她叫道:“我知道他,不论亢丁敦爵士如何下令,我不会嫁给他的!你知道我已许配给菲力蒲了。”

“女大当嫁,他又不表示想结婚的意图。亢丁敦说我的失宠会影响到你,所以趁你能抓到一门好亲事,早点嫁人吧!”

“我已决定了,”潘乃珞坚决地说:“我不愿嫁罗勃.李区。”

我便不再追究,因我知道我愈是逼她,她愈发顽固,或许待她习惯了些,便不会那么深恶痛绝了。

安休公爵来宫中的当天,全国民情十分激愤。他秘密地来到英国,只带了两名随从,便往格林威治宫,要来觐见女王,显然计在赢取女王的芳心。

此举使得女王芳心大悦。她对这位貌不惊人的法国王子的迷恋,任何人看了都为之吃惊。他身段矮小,几乎象个侏儒,又因为儿时患了严重的天花,皮肤到处是斑斑点点,他的鼻端肿大,一分为二,益发使得他看来古怪。此外,他又纵情声色,又不肯用心向学,不守纪律,无宗教信仰,随时会视情况信奉新教或天主教。但他确有一套迷人的功夫,也会诌媚逢迎,吸引女王。当他坐在低椅子上时,象煞了一只青蛙,女王也很快地发现了这点,她一向好替人取小名,便称他为“小青蛙”。

无法亲自看到宫中这幕闹剧,我深以为憾。一个二十出头的法国王子,又丑又装模作样地扮大情人,还有个四十多岁的高贵女王,在那大情人灼势的目光下沉吟陶醉,那幅景象一定妙趣横生,但背后的意义却不止于此,凡对女王及英国有兴趣的人莫不惊惶失措,我相信即使罗勃的最大敌人也会为了她没嫁给罗勃,而引以为憾。

罗勃虽已失宠,地仍心有不甘地上朝,有时我怀疑女王演出这出闹剧只是为了激怒他。我听说她的一样蛙形的装饰品,以毫无瑕疵的钻石嵌成,她到哪儿去都戴着它。

有几天,公爵简直不离她左右,他们在花园中散步,嬉笑交谈,手牵着手,甚至当众拥抱。于是王子回国时,众人已毫无疑问地认为这个婚事必成无疑。

十月初,女王召集议会,讨论她这件婚事,罗勃仍然在列,因此我对此事了如指掌。

“她自己并没出席,”罗勃说:“因此我能够自由发抒意见。我认为这纯是政治上的冒险行为。照目前的情势来看,她和法国王子已颇相知,要她回心转意恐怕不容易,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我们都知女王春秋为何,生子恐非易事,万一怀孕,也可能危及她的性命。女王年纪够作公爵的母亲,这是劳夫. 沙德勒爵士说的,我们当然也不得不同意他,只是我们了解她的脾气,所以还是不提为妙。不过,我们得要求她让我们知道她很快乐,另外再向她保证我们会努力适应。”

“我可以发誓她不愿那样,”我打了个岔。“她要你去求她结婚,好为英国生个继承人,让她仍然做着自己是个豆蔻年华少女的美梦。”

“你说得很对,会后我们告诉她之后,她朝我们怒目而视,尤其瞪着我,并且说有些人自己结婚,却要否定别人结婚的乐趣。她又说我们劝了她这么多年,仿佛她唯有结婚生下继承人才有保障,所以她以为我们会请求她进行这件婚事,而她却多么愚蠢,竟要我们来为她讨论,这种微妙的事情,我们无论如何是讨论不来的。既然我们已使得她心生疑虑,索性不谈,让她独自静一会。”

那天她情绪甚差,不停指责每个人,我可以确定在她身边的人是最遭殃的。

即在当时,我也不信她会嫁给公爵,因为人民反对这一桩婚事,而她向来做事都会考虑到人民。

罗勃说他甚少见到她情绪如此愉快,看来似乎是那只青蛙对她施了什么咒语,他必定是个魔术师,因为象他那么丑的人,恐怕也不多见了,若是女王接纳他,那才真叫滑稽。英国人不论怎么样总是痛恨法国人的。支持苏格兰玛丽女王,用堂皇理由为她争取王位的,不是法国人么?如果伊丽沙白结婚,便正中法人下怀,国内也会兴起暴乱。安休虽然是个新教徒,但是只限于目前,谁都知道他是个见风转舵的人,今天这样,明天便不一定,在宗教信仰上更是如此。

我们到潘夏斯和席尼家人商量对策。他们盛大欢迎我们,我一向都为杜雷家的团结亲情所感动,现在罗勃已失宠,他所接到的问候竟比他在最得意时受到的还要热烈。

玛丽因为不忍见到弟弟受到侮辱,便愤而离开宫廷,菲力蒲为了同样的理由,也来到了潘夏斯。他是女王的宠儿,被女王特命为司酒倌,此次女王却准他离开,因为她说每当她明白显示出对他舅舅忿恨时,他的脸色就变得愠怒,使她恨不得掴他一掌。

与其说菲力蒲潇洒,不如说是俊美,女王喜欢他的长相和学识,也欣赏他的诚实和善良,但是能挑动她心弦的却是另一型的人。

菲力蒲极关心这件婚事,他说如果真的成了,势必将导致敬一场劫难,于是经众人决定,既然他颇富文才,便由他写封信给女王,陈述反对的意见。

住在潘夏斯的这几天就在商讨中度过,我常和罗勃及菲力蒲在公园漫步,讨论女王婚事的危机,我仍坚持她不会结婚,他们则意见不一。罗勃可以算是比任何人都要和她接近,但是我觉得我对那女人,可是骨子里就认得清清楚楚了。

菲力蒲关在书房里,终于写成了一封举世皆知的谏书,结尾是如此写的:

当您的臣民眼见您将委身一位法国人,一个旧教徒,他们会何其懊恼!即使是升斗小民,也知道他当代妖女之子。他哥哥牺牲了妹妹的婚姻,并以宗教之名轻易残杀了手足……

他指的人是凯瑟琳. 麦迪锡,因为法人恨她,全称她为“妖女”,信中所说的事,是指圣巴罗缪节大屠杀,当时因为安休的妹妹玛格丽特即将与信奉法国新教的亨利结婚,巴黎城中到处都是法国新教徒,而屠杀便是冲着他们而来。

信发出后,我们惶恐不安地等候着。

就在此时,发生了一件事,使得菲力蒲的信倒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约翰.史塔伯首先发难。

史塔伯是清教徒,毕业于剑桥,兴趣在文学著作,由于他对天主教的恨意,使他身处危险之中。他强烈反对英法联姻,因此出版了一本小册子,名为“发现危险深渊始末”:假如上帝不阻止这场大难,一任陛下恣意而行,英国就会被另一桩英法联姻所吞没。

小册子中并无不忠于女王之处,史塔伯还自称为女王的卑奴,但我看后便知道这一定会激怒她。使女王忿怒的倒不是其中的政治及宗教观点,而是史塔伯指出女王的年龄已不可能性使这桩婚姻有子嗣。

果不出所料,女王一见之下大为震怒,下令禁掉这本书,并将有关人物——作者、出版者、印刷者送往西敏寺受审,判决结果是砍断右手,虽然印刷者后来蒙受宽恕,另两人仍难惩罚。史塔伯在群众面前挺立,说他即将损失一只手,但他对女王的忠心仍然不变,因而他声名大噪,随后,两个人的右手都被一把屠刀齐腕砍断,史塔伯砍了右手后,高举左手喊道:“天佑吾皇!”而后昏倒在地上。

这种场面报告于女王之时,想必带给她不少震撼,当时我和其他人一样认为她胡闹、愚蠢,现在回溯过去,却能发现她不无阴险的目的。

在女王和安休调笑的一两年中,她事实上是在和西班牙的菲力蒲玩政治游戏,西班牙是她所惧怕的国家,因此她最想做的,便是避免她的两个强敌结盟,而当法国国王的儿子将要成为英国女王的皇夫之际,法国如何能够与西班牙结盟?

这是何等聪明之计!只可惜当时在她身边的人都看不出来,事后回想方能一一验证。

当她和那位青蛙王子打情骂俏之际,百姓对她颇有反感,然而她深知这种行为也能够使法王和其弟失和。在当时,她也早计划她将这位新教徒的王子送往荷兰,为她和西班牙作战。

这都是后事,此时,女王和那个小王子沉浸在爱情游戏中,他或她的朝臣中,无人知晓她的动机。

罗勃和我的儿子是在一个晴朗的日子诞生的。我们为他取名“罗勃”,为他制订了许许多多计划。

能和罗勃在一起,我已经心满意足。一听到陶乐丝. 雪非尔和驻巴黎大使艾德华. 史塔福结婚的消息,我更见欢欣。伊丽沙白和安休的婚事,主要是因艾德华在中间奔走,据说,因此他的表现很得女王赞许。

他爱幕陶乐丝已有多时,但她因始终不忘列斯特,不肯与他结婚。我和罗勃结婚消息既已为人所知,她便嫁给艾德华,并宣称她和罗勃绝不可能成婚。

这个消息使我深为高兴,我让娃娃坐在膝上,深信一切在近期内都将好转,我也将能再享皇恩。

不知伊丽沙白知道了我和罗勃生下一个儿子后,会有什么感觉?我确信她渴望要个儿子的程度绝不下于要一个丈夫。

宫廷里的朋友告诉我说,她听到这个消息时沉默不语,接着却发了一顿脾气。看来,这件事已发生了效果,然而她的意图却使我大吃一惊。

每次报恶讯的都是苏西克斯,这次又是他带来了消息。

他以多少带点幸灾乐祸的神态告诉罗勃:“恐怕有祸事要临头了。女王问陶乐丝.雪非尔,她听说她有个儿子叫罗勃.杜雷。并宣称那是列斯特伯爵的合法儿子。”

“果真如此,”我问道:“她怎取称自己为艾德华.史塔福伯爵之妻?”

“女王说这是个谜团,她决心澄清。她说陶乐丝系出名门,她不准别人说她犯了重婚罪。”

罗勃坚决说道:“我和陶乐丝.雪非尔毫无婚姻关系!”

“女王认为非也,她决心要查个水落石出。”

“让她去查个水落石出,她查不出什么的!”

他是在极力隐瞒吗?我不清楚,但他确实心神为之一震。

“女王陛下认为确有其事,如此则你目前婚姻便不算数,她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青蛙王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深宫孽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