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孽海》

第11章 “列斯特国协”

作者:维多莉亚·荷特

列斯特伯爵换掉妻子及宠仆的方法是杀死这一个,否认另一个……

姦夫婬妇之子应被毁灭……

——“列斯特国协”

罗勃自荷兰回来,我和桃珞西及小儿子都待在列斯特庄园。大儿子艾塞克斯伯爵罗勃. 狄福洛这时已取得剑桥大学的硕士学位,他曾表示喜欢平静的生活,他的监护人伯雷认为让他到彭伯夏的兰费德过着乡居生活比较适当。他可作为一个乡绅,专心读书。如此,我见到他的机会便少了,我不高兴这一点,因为他是我最喜欢的孩子。

列斯特有了明显的年老痕迹,发色灰白,红通通的肤色也更加强烈,女王指责他沉溺酒食是对的。当我们结婚的消息走漏时,他自以为将永远失宠的泄气、无望,而今全不存在,他周身散发着自信。

他走进房中,将等待迎接他的我一把拥入怀中,说我比从前更加美丽。我知道,我的对手还是他的野心。

他回家前已去见了女王,为此我有些微愠。我知道他理当如此,但我的嫉妒心却使我失去理智。

“她热切的接见我,又责备我在外面逗留太久。她说她以为我对那低地国产生感情,因而忘了我的祖国和我亲爱的女王了。”

“或许还有你那耐心的妻子。”我插口道。

“她没有提到你。”

我笑了出来:“女王实在慈悲,没有当面侮辱我,使你的双耳难受。”

“她会改的,蕾蒂丝,我发誓再过几个月,她会准你进宫了。”

“我倒想发誓她决不会如此。”

“不,我比你更清楚她。”

“你唯一能让她原谅我的方法是离开我,或把我除掉,反正也没关系了,她已经使你回到她的宠信圈了。”

“这丝毫不假,蕾蒂丝,我相信我在荷兰能有相当美好的未来,我在那倍受礼遇,很可能被推为总督。他们那个国家正处于困境,视我如同救世主。”

“这么说来,只要你有机会,你连你的皇家情妇也会抛弃?不知她对此事会有什么意见。”

“我可以劝服她。”

“我的老爷,你对自己的说服力似乎过分高估。”

“你想不想做总督夫人?”

“非常想,既然我不能以列斯特夫人身份被接纳。”

“这是在宫中。”

“只在宫中!除了那里,还有那些地方可以被人承认?”

他握着我的手,眼里充满着野心方能点燃的热情。

“我要让我的家人各有适当的地位。”他说。

“你不是已经做到了吗?你的亲人和党徒不是被安排在全国各处吗?”

“我始终想巩固我的地位。”

“可是你看看,女王邹一个眉就会使你丢官。”

“确实,所以我一定要加强自己的力量。那个艾塞克斯也该停止在威尔士荡来荡去,他该回到宫中,我可以给他找个职位。”

“从我儿子的信中看来,他似乎比较喜欢乡村。”

“胡扯!我这个继子可是个好青年,我还想再认识他,提携他一把!”

“我会写信告诉他的。”

“至于我们俩的儿子罗勃……我也有计划。”

“他还只是个婴儿。”

“我可以向你保证,制订未来的计划永不嫌早。”

我不免蹙眉了。我很担忧小罗勃,说来似乎很讽刺,他纤细柔弱,和他父母亲绝不相同。我和华德所生的孩子个个健康强壮,而列斯特的儿子却那么孱弱,这真是命运的捉弄。他原先走路困难,后来我才发现他有一只腿比较短,所以走起路来有点跛,这个缺陷并未减少我对他的爱,我只想照顾他并保护他,但想到要为他找个门当户对的对象却使我极为不安。

“你认为什么人可以许配给罗勃?”我问。

“亚拉贝拉.史都华。”

我大吃一惊,她有王位继承权,因为她是冷诺斯伯爵查尔斯. 史都华的女儿,而冷诺斯伯爵是苏格兰玛丽女王王夫唐利伯爵的弟弟,也是亨利八世的姐姐玛格丽特.铎德的外孙。

我立刻说:“你以为她有登上王位的机会?她怎么可能?苏格兰的玛丽. 詹姆士还在她的前面。!”

“但她出生在英格兰,”罗勃说:“詹姆士是苏格兰人,百姓自会喜欢英格兰出生的女王。”

“你的野心已冲昏了脑袋!”我尖刻地说:“你和你父亲一样,他自以为可以造就国王,结果却连脑袋也不保!”

“我看不出这两家联姻有何不可。”

“你认为女王会准许?”

“我想我可以……”

“讨她喜欢去劝服他!”我接下去。

“你是怎么回事?可不要因为女王不接纳你,你就难过,我说过我会设法改变的。”

“似乎你是个自荷兰载誉归国的在英雄,横扫千军,谁都要听你的。”

“你且等等,”他说:“我还有别的计划,桃珞西呢?”

“桃珞西?难道你为她找了个皇室丈夫?”

“一点不错!”

“我简直等不及要知道他是谁了。”

“苏格兰的小詹姆士。”

“罗勃,这不是认真的吧?我的女儿嫁给苏格兰女王的儿子!”

“有何不可?”

“我倒很想听听他母亲对这件事的意见。”

“不管意见如何,也都是毫无价值!苏格兰女王只不过是个犯人。”

“还是你那皇家情妇的犯人呢!”

“我相信我可以说服伊丽沙白,如果詹姆士发誓仍然信奉新教,她便可以立他为王位继承人。”

“而你,身为她的父亲,便可以统治这个国家了。如果他不能登上王位,还有亚拉贝拉,罗勃,你可得小心了。”

“我极其谨慎。”

“你确实象你的父亲,他想藉珍. 格雷使你弟弟基尔福成为国王,我再提醒你一次,结果他失去了他的头!争夺王位是件危险的事。”

“蕾蒂丝,生命就是危险的赌戏,所以一个人豪赌并无不妥。”

“可怕的罗勃,你太辛苦了,你几乎可自伊丽莎白手中拿下王位,但她却使你多年来一直悬着。真是可耻!真是一大打击!一会儿‘罗勃,我的眼睛,我的甜心萝卜!’等你以为王位就要到手,它却又跑掉了。你总算知道她的把戏,可是你又不肯放弃,是吧?所以你退而求其次地想达到你的愿望,你将权力放到你的木偶手中,由你来牵扯着绳索。罗勃,你真是个蛮横的野心家。”

“你不喜欢我这样吗?”

“你知道我宁愿你是这个样子,但是我也希望你小心。伊丽沙白重又对你恩宠有加,可是她变幻莫测,今天你是她的甜心萝卜,第二天你就是‘那个叛徒列斯特’了。”

“然而你也看到她总是原谅我。对她打击最大的,莫过于你我结婚的事,但是你若是看到我去荷兰的当天和回返之日她对我的温柔,你……”

“上天慈悲,我躲过了。”

“蕾蒂丝,你不要嫉妒,我和她的关系不比你我。”

“当然不同,因为她拒绝了你,若她接纳了你,情形就不一样了,不是吗?我只要说请你小心。不要以为她拍拍你面颊,说你吃得太多,你便可对我们这位高贵的女士随便,否则你会很快发现她绝非那么高贵。”

“亲爱的蕾蒂丝,我想我认识她比较比谁都深。”

“理所当然,你们已经是老相好。但我认为你在荷兰受到的奉承使得你有些自以为了不起。罗勃,你这样很危险,我要再说一遍,我以你糟糠妻子的身份劝你,万事小心。”

他不高兴,原来他是要我对他的计谋鼓掌叫好,并且盲目相信他的力量。他并不明白我对他的态度已改,也不了解我对自已被逐出宫外,他却受礼遇的情形憎恨已极。

然而女王一听到他那些提议,却大为震怒,他虽然饱受恩宠,却仍不能平息她的怒火,她召见他,高声痛责,还表示这两桩婚事都令她深恶痛绝,只因为两个婚事的主角都是我的孩子。

“休想要我准那头母狼藉它的子女来光耀自己!”她大声喊道,好让许多人都听到。

很明显地,她不会原谅我了,我不可能再进宫廷一步。

罗勃沮丧了好一段时间, 随又恢复以前的乐观。 “这事会过去的,”他说:“我可以向你保证,要不了好久,她就会接纳你了。”

我怀疑,每次一提到我的名字,她仍然会脾气大作,照此情形看来,实在难说。

她尽可能将罗勃留在身边,我相信她是向我示威,要我知道,虽然我暂时胜了她,嫁给罗勃,但最终的胜利仍是她的。

我决定假若我不能回宫廷,也要让全国皆知我的名字。于是我开始将我们所有的房屋都布置得金碧辉煌,富丽无匹,使百姓都说连宫廷都会相形见绌。我买来最美丽的衣料,让裁缝精心裁制,我的服装也同女王的一般华丽。我的仆人皆着黑色天鹅绒制,上绣着银色野猪的图样,当我乘车经过伦敦时,我的车是由四匹白马拉着,远行时,随伴我的仆人便有五十人之多,并且车前总有一群绅士骑着马为我开道,老百姓见此浩大行列,每每以为是女王出巡,纷纷跑出家门争先恐后地看着,我也会极忧雅地对他们微笑,仿佛真是女王,他们便目瞪口呆地望着我,偶尔我还会听他们敬畏地低声说:“她是列斯特伯爵夫人。”

我喜欢这样的出游,唯一的遗憾是女王无法亲眼目睹,但我安慰自己,这种有关我的消息迅速便会传到我的敌人那儿。

女王在一月封菲力蒲.席尼为爵士,由此可见他们这家又重新得宠。说来荒谬,我是这家唯一必须被打入冷宫的一员,这种情形益发使人愤怒。

听罗勃说法兰西斯. 华辛汉伯爵想将女儿许配给菲力蒲,他并说这是个绝佳提议,因菲力蒲也该结婚了。他仍然在写些称颂潘乃珞美丽、叙述他对她的绝望感情之诗,但是罗勃说我也会同意他这一点,菲力蒲不是个需要实际行动来瑚达他热情的人。他是个诗人,热爱的是艺术,对他而言,在诗句中进行的爱情要比实际上有结果的爱情还浪漫,还使他心喜。潘乃珞则一方面喜欢被人在诗句中崇拜,一方面仍然和李区爵士共同生活着。虽然他们的婚姻不是美满幸福,至少她也为他生了几个孩子。

全家人都认为华辛汉及菲力蒲两家联姻不是坏事,佛兰丝是个很美的女孩,即使菲力蒲一时间态度很冷淡,他们相信他结婚后便会改变了。

令我颇吃惊的是,菲力蒲竟然任他们安排这桩婚事,毫不反对。

桃珞西听说罗勃主张她嫁给苏格兰的詹姆士,心里有些不悦。她告诉我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要她去做什么事,即使女王同意这么做也不行。

“我认为他是最不叫人喜欢的人,又脏又自大。您的丈夫未免太有野心了。”她说。

“你没有必要生气,”我反言相劝:“这件婚事绝对不会发生,如果我们真这么做,女王会把你、我和你的继父统统关到牢塔!”

她笑了:“母亲,她恨你,我知道为什么?”

“我也知道!”

她以无限艳羡的目光看着我说:“您永远都不会变老。”

我很高兴,这句话出自我年轻而又爱挑剔的女儿口中,确是赞美之辞。

“我想那是因为您生活得多采多姿。”

“我的生活我采多姿吗?”我不禁思量了起来。

“当然是啦!您先嫁给父亲,然后嫁给罗勃,而他原本是要娶陶乐丝.雪非尔,现在女王恨您,您却不当它一回事,仍然是一付皇家的姿态出游。”

“这种话没有人能说呢!”

“反正你看起来比她美丽就是了。”

“不会有多少人同意你的看法。”

“谁都会同意我……有些人不敢承认罢了。我也打算过和你一样的生活,我不在乎命运,若是您的丈夫要西班牙国王娶我,我会和我意中人私奔。”

“这两位国王都已结婚,即使他们没结婚,他们也不会娶你,因此我们不必担忧。”

她吻了我,又说生命是多么刺激,作潘乃珞又是多么美好,嫁了个丑八怪,同时又有宫中最俊美的青年为她赋诗,让所有人都能读到,而这种艺术品又可使她永远不朽。“我相信要享受生命的方法便是要活得愉快。”

“这句话倒有几分道理。”我同意。

我想我应该有所警觉,桃珞西才十七岁,满脑子浪漫的思想,然而我仍然当她是个孩子。此外,我忙着自己的事,从没有想到女儿也会有这些事。

亨利. 柯克爵士夫妇邀她到布朗朋作客数周,让她去玩玩似乎也不坏,于是她欢天喜地跑去了。

她刚走不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列斯特国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深宫孽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