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孽海》

第12章 海外冒险

作者:维多莉亚·荷特

代表团来到大厅并“对着我演讲……说是为了女王陛下好,要我接受整个省区的绝对管辖权……”   

                      ——列斯特致伯雷书

你未声明,也未听取女王陛下的意见,便接受管辖权,女王十分不满,而我私自判断,则以为此举既光荣又能致富,无何不可,然而女王陛下不会忍受我为你辩护。

                        ——伯雷致列斯特书

女王发着重誓,并称列斯特伯爵夫人为“母狼”,而后宣称“此后,休想让她进宫,并要尽快禁止你上朝。”

                    ——汤玛士·杜利致列斯特伯爵书

那本小册子造成的影响甚至及于我,我开始怀疑其中有几分是事实,便重以新的眼光看我的丈夫。凡是碍着他的人都会适时不存,这确是奇异的巧合。自然他并不常在出事现场,但是他的仆人和他的心腹却散布四处,这是我一向所知道的。

我为不安所笼罩,究竟我对我丈夫认识多少?只要小册子有一点是真的,我的处境便十分危险。万一女王终于决定要嫁给他,他将如何?这个提议他能否抗拒?我会颈子砍断,陈尸楼梯底?似乎很可能。

我想着我们三人,我们就是心思复杂的人,但也都不是吹毛求疵,过分小心的人。罗勃和伊丽沙白都在惊涛骇浪中生活,伊丽沙白的母亲和罗勃的父亲均惨死于断头台上,他们两人也险些撞上相同的命运。至于我自己,女王只希望我活在阴影中,但是我的丈夫却是个(依那本小册子的看法)能够以毒葯及致命武器对付他人,而丝毫不会良心不安的人。阿密. 罗沙特的神秘煞费苦心因永远无法澄清,众人只知在她的死能使罗勃升到女王身边之时她死去。我也想到了陶乐丝. 雪非尔,她一度也是个使他大感困窘的人物,她的指甲已经脱落,头发也几乎掉光,但她仍然未死,只是近乎死。我们知道她都经历过什么危险吗?不过起码她现在是最满足的妻子了,艾德华.史塔福那么爱她。

我愈来愈不满,女王似乎永远也不会宽容我,如果她也不愿见罗勃,我的怒气或许还可以消解。他非常富有,即使不要女王的恩宠,我们也可在他任何一座庄园中作乱地生活,而这个女主人则可以使女王的恩宠失色。

然而事实却非如此,女王旨在惩罚我,因此以将我丈夫自我身边抢走为乐,为了什么?好让她自以为他比较爱她!她渴望让我及全世界的人知道,我的丈夫可以为她随时抛弃我。他却也真的如此!他每次短暂地回来小住,我们都会热情缠绵,但不知他是否知道对于昔日的热情,我已有些改变?不知伊丽沙白有否注意到他的改变?生活如罗勃的人不可能毫无改变的,他太富裕,纵情享受,结果便是偶尔往巴斯顿小住、饮清水、过简朴的生活,以使他的痛风能祛退。他因个儿高,所以身材仍然引人注目,而他身上散发的那股鹤立鸡群的气势,也丝毫不减。他是个创造自己王朝的人,有关他的传说纷纭,致使常人谈到他时心怀敬畏,他也是全国最遭人议论的人,这正是他最喜欢的角色。女王对他的钟情将近一生时间,这也是令人无法忘怀的。但他已渐老迈,每当分别一段时间后再见他,我总讶于他的外表。

我决心尽可能使自己保持年轻的面容,不必去到宫中,使我有时间以葯草及葯水保持容颜的美丽。我以牛奶洗浴,又以特别方法清洗头发,保持其光泽。我抹胭指和香粉的技巧是其他女人所不及的,因之我仍能保留年轻的容貌。思及较我年长的伊丽沙白,不由我在镜前一阵心喜,镜中的我的肤色有如少女般鲜嫩美丽。

罗勃每次小别回来见到我,都要说他是如何的惊异。“自我第一次见到你以后,你始终没有变。”此话不无夸张,但是听得我怪欢喜的。我知道我活泼有生气,使我看起来天真无邪,这和我个性极不相称,不过却使我显得与众不同,也因此我能够吸引男人。我了解自己的吸引力,这也是罗勃不断赞美的。他时常比较“母狐狸”和他的“小羊”,在贬损前者之际,我的心情也会十分愉快。他不希望我们共度的时刻浪费在舌战之中。他很多希望我们再有一个小孩子,我则处之淡然,小罗勃逝去的悲伤,我至今仍未恢复,这话出自如我种人之口,看似虚伪,然而确实是真的。我的自私、享乐、寻求赞美、寻求快乐……这些我皆知,我也知道我要达到这些目的,绝对不会谨慎,然而我仍是个好母亲。即使现在我仍感骄傲,我的孩子们爱我,我对潘乃珞和桃珞西,如同她们的姐姐,她们将婚姻中的秘密事全告诉了我。桃珞西并没有什么问题,主要是潘乃珞,她将她丈夫李区爵士的虐待习惯详细告诉我,还有菲力蒲对她感情被他知道后对她的痛骂,以及他们卧室中阴惨的生活。她的天性和我的相似,不轻易意志消沉,生活对她而言是精彩刺激的,她要和丈夫作持久的战争,还有菲力蒲. 席尼的紧贞爱情(不知他妻子佛兰丝有何感想?)以及不断期待未来会有何种冒险的事,我的女儿们和我是心心相连的。

我的儿子们呢?我偶尔会见艾塞克斯伯爵,也就是罗勃,这是因为我无法忍受长时分离才坚持这样。他住在彭伯夏的兰弗德,我认为太远了。他的性情不定,有些任性自负,但身为他的母亲,我得辩解,这点小疵在他的风度、礼貌下,变得不甚重要。他的个子修长,面容俊美,我十分喜爱他。

我劝他和家人同住,但他摇摇头,眼中露出顽固的神情。

“亲爱的母亲,”他说:“我不是要作朝臣的。”

“可是你看起来象。”

“外表并不可靠,您的丈夫可能会要我到宫廷,这我倒相信我在乡下地方过得很愉快。母亲,您应该来我这儿,我们不应分离。据说您丈夫和女王十分亲近,您离开他,他或不至于十分怀念您。”

我注意到他嘴chún撇成的鄙夷曲线,他是个不易掩藏感情的人,而他对我的婚姻并不满。有时我认为他因我关怀罗勃而憎恨罗勃,因为他要我将全部感情投注到他身上。他听说列斯特因女王而忽略了我,自然也会大为生气,我了解他。

小华德以其兄罗勃为楷模,尽可能和他在一起。华德很可爱,我常觉得他真是艾塞克斯的影子,淡淡的影子。我也爱他,但我对所有其他孩子的爱都比不上对艾塞克斯的深。

全家人围炉谈天,确实是一大乐事。家人能弥补我不去宫廷的损失,并能补足罗勃始终在宫廷,不能陪伴我的孤寂。

有了这些孩子,我已心满意足,自然不愿再生产而讨苦吃,因我年纪已不小,生对我将是苦刑,况且我该有的都已有了。

我仍记得一度我曾渴望有个罗勃的孩子。命运之神给我们这个小天使,但他却带来了如许的悲和如许的愁!我永无法忘怀的死亡,也忘不了每次他在病发作时,我在床侧守候照顾的情形。现在他已经走了,我在哀悼的时候,焦虑同时也离我而去,因为我知道他已不必再受苦了。有时我不免自问他的死是不是对我这罪人的惩罚?不知列斯特有否相同的疑问?

我并不想再要孩子,这或许是个迹象,表示我已不再爱罗勃了。

我最喜欢住的地方是列斯特庄园,因为它距宫廷最近,但距我又何其遥远!我在这个地方,见着罗勃的机会也多,那是由于他比较容易溜回来暂住,但是最多也不超过几天,女王信差便会来请罗勃回宫。

只有一次他心不在焉地回来,向我矢言对我的感情永远不渝,我们的情谊将完满无瑕,我知道他慾以从前我们秘密相会时的热切来表示,这时我才知道他回来的目的何在。

有一个叫渥特.拉雷的人使他不安。

自然我听说过此人,他的名字家喻户晓。潘乃珞见过他,说他十分英俊,魅力无穷,女王很快便纳入自己身边,据说他之如此活跃,是因有一个下雨天,女王步行回宫,面前地上有一滩泥泞,而她势必越过去,因而踌躇不前。拉雷见状,连忙脱下身上那件华丽精美的斗篷,铺在泥地上,让女王踩过去。这情景我可以想象出:优雅的手势、昂贵的斗篷,她注意那英俊男子时眼中发出的亮光,还有那人的精心思虑,他算得清清楚楚,一件漂亮斗篷的损失可以换得未来多年丰富的代价!

此事发生不久,拉雷便出入女王身侧,以他的风趣、机智、奉承、崇拜和过去的冒险事迹讨她欢心,同一年她就为他封爵。

潘乃珞告诉我,在某一座宫,我猜是格林威治,拉雷正陪伴着女王,他为了要试探她对他的感情,便用钻石在窗玻璃上写下这些字:

我欣然攀爬,奈何惧摔落!

他似乎在要求她保证,使他在争宠时不必惧怕。而她拿起他手中的钻石,在他的对句下写着:

既畏摔得重,何必要攀爬?

这倒是女王的一贯作风!她强调她的恩宠是得经常去努力才能获得的,任何人都不能以为无功可以受禄。

罗勃重新得宠后,原先相信地位已稳,我也相信是如此,无论他做什么,她不可能忘掉二人之间的密切关系。然而同时他也担忧年轻人升得太高,夺去她的恩宠。拉雷正是如此,他经常不离女王身畔,罗勃深以为苦,恐年轻小伙子替代他。她自然了解他的心态,便喜欢逗弄他。我相信罗勃在她身边时,她对拉雷的宠爱要比罗勃不在身边时强得多。

“拉雷喜欢装腔作势,”他告诉我:“要不了多久,他便会自以为是宫中最重要的人物了。”

“他长得很俊,”我存心使他焦急说道:“他有一种气势,专能吸引女王陛下。”

“不错,可是他入世未深,我不许他这么装腔作势!”

“你如何不许他?”

罗勃想了一会儿,接着说:“现在该是要小艾塞克斯入宫了。”

“他在兰佛德生活得很愉快。”

“但他不能在那儿终其一生啊!他今年多大?”

“才十七。”

“够大了,他可以开始开创前途。他颇有魅力,该可以有良好的表现的。”

“你可别忘了,他是我的儿子!”

“亲爱的,这是我要他到宫中的原因之一。我要为他尽我一切力量……因为我知道你深爱着他。”

“他是个值得骄傲的孩子。”

“真希望他是我的孩子!但他是你的孩子已经够让我快乐了。让他来吧!我向你保证,我会尽一切可能擢升他。”

我以锐利的目光瞪了他一眼。他的心态我很清楚,列斯特喜欢提拔家人,因为他的一贯政策是将他的“自己人”置于高位中。

“可是罗勃是我的儿子,单这项事实就足以使我们那头‘母狐狸’将他逐出宫。”

“我倒不觉得……尤其等她见了他之后,总之这值得一试。”

我笑了起来:“你似乎被拉雷逼得走投无路了!”

“他只是暂时受宠,”他冲口而出:“我认为艾塞克斯可以讨女王欢心。”

我耸耸肩:“我会要他来我们这儿,如果你那位情妇准你暂时离开她一会儿,你可以到这儿来看他、劝服他。”

罗勃说他很高兴要见我儿子,并要我安心,说他会尽力在宫中提升他。

罗勃走后,我继续思索。我可以想见他领着我儿子走到女王面前的情景:“女王陛下,这是我的继子,艾塞克斯伯爵。”

她那双棕色的眼睛立刻警觉起来,她的儿子!那只母狼的小狼!他能有什么机会?他是我在失宠前生的,不错,那时女王尚不知她心爱的罗勃对我的恋情,但是她绝不可能接纳我儿子。

他的俊美自不在话下,他的魅力也是别具一格女王喜欢围绕在她身旁的,正是他这一类的人,只有一点:他不会对她奉承谄媚。

看看他对女王会有如何的影响,必定是件有趣的事。我且听从列斯特的意见,并说服他到宫中看看会有何种情形发生。

我时常希望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如果我能预见未来,如果我能瞥见将来的痛苦,我绝不会让我的爱子去女王那儿!

女王和我个的生命是被某种悲剧命运连在一起,命中注定我们所爱的定是同一人,而我却因此要受多少痛苦!我相信她也逃不了煎熬。

“拉雷?”潘乃珞说:“他可是个挺爱炫耀的家伙呢!汤玛士. 派若就提到过他,那是我和他及桃珞西要到这儿来的时候说的。汤玛士说他脾气火爆,对他说出不当的字眼,他就会火冒三丈。汤玛士就曾和他打了一场,结果是两人各被关了六天。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海外冒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深宫孽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