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孽海》

第13章 胜利之役

作者:维多莉亚·荷特

陛下,您身为世上最神圣、最美好的人,本该受尽照养奉护,每思及如此,臣不免颤抖,陛下以无比的勇气亲至国境抵挡敌军,以维臣民安全,便令人无限景仰。亲爱的陛下,但臣无法赞同此举,实为国家安全所系,而维护国家安全,乃为首要之务。

                         ——列斯特致女王书

她亲自出征,使军心大振,出人意表。

                         ——威廉·堪登

苏格兰玛丽女王的悲惨下场即将开始。其时她被拘禁于嘉利堡中,现在此堡已属于我儿艾塞克斯所有。他不愿将屋子供作苏格兰女王的监牢,并抗议此房子太小且不方便。然而他的抗议被驳回,于是苏格兰女王的最后一段生命便在这些我们家人所熟悉、嬉戏的房中展开。此时她牵涉到巴宾顿阴谋事件中,为此她付出了生命。在嘉利住了一段时间,她又被送到福特令盖堡。

全国都在谈论这件事:谋反者如何会面、传信,苏格兰女王如何参与阴谋,这一次她毫无疑问地牵连在内。华辛汉手上握有证据,于是玛丽以企图谋害英国女王的罪名被判有罪。

尽管证据确凿,伊丽沙白仍然不愿签发她的敕死令。

列斯特对她并无耐心,我提醒他,不久前他在伊丽沙白垂死之际还曾想和她谈条件。

他讶异地看着我,不了解为什么我缺乏政治头脑,若在从前,他提议的任何事,我都会同声附合,噢,是的,我确实已不爱他了。

“陛下如果不谨慎,”他激烈地喊着:“玛丽很可能会被救走!”

“大人,到那时你的情势便很不利了,我相信苏格兰女王陛下喜欢听话的宠臣,可是她一定宁愿自己挑,我相信那些一度讨英国女王欢心的人,她不可能容得下。”

“你是怎么啦?蕾蒂丝?”他甚为不解地问道。

“我已经成了弃妇。”

“你应该很清楚,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只为了那一个理由。”

“我自然很清楚。”

“那便够了,我们来研究正经事吧!”

但他没有想到,他所认为正经的事,我可不一定也如此认为。

国内百姓騒动不安,女王则以行之多年的诡计,将一切含混其词,支吾带过。这方法一向有效,但现在她的臣民想要的是在玛丽女王的鲜血中欢呼。

终于达卫逊带着敕死令走向玛丽,于是那闻之已久的景象便在福特令盖堡发生了。英国女王的大碍已除,但是她还有更大的敌人——西班牙。

女王深受悔恨之苦,她这么聪明、诡谲的人,仍要经常被恶梦追逐,只因她签了那张敕令,玛丽女王才被送往刑场。

法王说下毒是比较好的办法,这样她的死因会引起别人的猜疑,有些毒葯非常好,而且伊丽沙白的臣子中不乏经验老到之人,这是不是暗示那本小册子的内容?或者可以用一个枕头闷死她,只要技术不错,将不会有什么痕迹。但是,苏格兰女王被判有罪,还是英国女王签发了她的敕死令,使她惨遭斩首。当英国人为了苏格兰不会再威胁他们而欢腾时,伊丽沙白却深受悔恨之苦。

列斯特说他担心女王会失去理智,她对他们大发雷霆,骂他们是凶手,说他们明知她不希望处玛丽死刑,却要她签发敕死令。

这多象她的一贯作风!我对列斯特说她只是想脱罪,她甚至还说要绞死达卫逊,此话一出,列斯特、伯雷等正为大患已了除而高兴的人不免大惊,后来他们才知道,她不会如此愚笨,她所以如此,纯是为了安抚敌人。她害怕战争,也知道西班牙人正在组织舰队,预备攻打英国,她不愿法国人也同声一气,与她为敌。苏格兰势必列在考虑之内,他们先驱逐了玛丽女王,使她不得不逃亡国外,然而他们也将会了英王斩了她的首而起反感。此外,女王还有一个大患,玛丽女王之子詹姆士。

女王的悔恨比较不那么聒噪,她心中必定也承认没有了苏格兰女王,日子比较舒服,虽然斩个女王的首级可能会为以后开先例。这个安. 葆琳的女儿时常会恐惧王位不保,而且一个名正言顺的女王也会有如此下场,我相信她每思及便会更加恐惧,她并不希望废除女王成为习惯。

此时她心中尚有其他事,最重要的便是西班牙无敌舰队日渐增强的威胁。

据列斯特的手下告诉我,这些时日女王很喜欢我的儿子。艾塞克斯日渐成熟,迷人的风采有增无减,在那头赭色头发和一双慑人的黑眼衬托下,面容是无比地特出。他有许多地方很象我,自负(和我年轻时一样),认为这世界为他而存,而每个人都应该和他看法一样。他唯一不是得自于我,且和列斯特完全相反的个性便是坦白。说话从不考虑后果,言必由衷。这种性格实在不适于作个朝臣,最起码我可以相信女王不会欣赏,她自小便听尽了逢迎阿谀的好话,然而艾塞克斯显然不可能做到这点。

列斯特及艾塞克斯都是伊丽沙白的宠臣,而且我相信她不会再有更喜欢的人了,因此我不免要将他们两人作一比较。说来很讽刺,她和我关系如此恶劣,但她却选中了我丈夫及我儿子为心腹。当我得知她对艾塞克斯的好感与日俱增时,我对生命又有了一新的渴望,我定要她越来越喜欢他,唯有感情可使她易受伤害。我愿尽一切帮他维持住那份恩宠,我并不能做什么,但可以给予劝告,因为我熟知她,由于我们之间的竞争,我认识了她的长处和弱点,这或许是我能助他的地方。

我担心艾塞克斯能否维持着女王的恩宠,列斯特最大的本钱在于他“将热情藏入袋中”的本领。他一次次触怒女王,但却一次次被原宥,这是我儿将要学习的一课。将深怨置于一旁,以如簧之舌控制一切。起初她或会迷上那优雅的青年,但我怀疑这能否持久。

艾塞克斯来到我这儿之时,提到女王便会流露出无限欣羡之情。

“她实在太神奇了,”他说:“谁也比不上她。我知道她年岁已高,但在她面前,谁都会忘了年龄。”

“胭脂、扑粉和假发让她掩藏得一无瑕疵。”我说:“我听陛下一位衣饰倌说,她现在正在为女王赶制十二顶假发,女王坚持要她的假发的颜色和她年轻时的发色一样。”

“这些事我不顶清楚,”艾塞克斯不耐烦地说:“我只晓得和她在一起,有如和女神相处一样。”

他向来十分坦白,当下我心中涌出一股嫉妒的狂浪。这女人先是抢了我的丈夫,现在又来了抢走了我的儿子!

我在以前曾说过,我对这个俊美的儿子一向特别喜爱,现在因着女王对他的恩宠有加,使我的感情更加强烈。

然而列斯特仍然钟爱,有时我会想,列斯特有如她丈夫,而艾塞克斯则是她的小情人。由于她天性喜欢占有的个性,她不愿让他们任何一人陪伴另一女人,即使那女人是他们的妻,是他们的母,她更不愿他们离开她身边。

这段期间,也正是情势最紧张的时刻。西班牙的威胁日益迫近,每个人心中不无阴影。荷兰又陷于危境,列斯特复被派去,此次是要荷兰人和西班牙谈和,英国海岸只要遭受威胁,女王便自顾不暇。

此次她不准艾塞克斯和继父一块儿去。

“我必须要有人使我分心。”她说。她封艾塞克斯为“护驾”,而列斯特则因此改为宫中的“总理”,她要让列斯特知道,她的“眼睛”只有他,无人能改变此情势。同时她也喜欢他那貌美的继子在一旁陪伴。

列斯特该清楚,女王的爱必是永远不渝。可怜的列斯特!现在他已是又老又病,昔日那英姿焕发,咄咄逼人的少年英雄何处去了?他已变为一个脑满肠肥的宠然大物,往日光泽的皮肤,已因过度放纵而深为百病所苦。

而她对他仍是一如往昔,经过他前妻的神秘死亡,他和我的婚姻,他对她的欺骗和荷兰那次败迹等事情之后,她仍不改初衷,真是个忠实的情妇!

她仍然喜欢华美的衣饰,尤其喜欢白色衣裳,自从黑白色成为流行的颜色之后,她便一直乐此不疲,她认为白色很配自己,据我有时偷偷观赏她游行的神态所得,我倒是和她意见一致,她仔细保养皮肤,由于饮食有节制,她的身材仍然纤细,富于青春气息,一举一动庄严肃穆,远看她年轻依旧,自然散发着雍容华贵的氛围,使人一见便要相信她是不朽的。

知子莫若母,我现在知道艾塞克斯迷恋上她了,无法与她分离,整个夏季都待在宫中,和女王玩牌直到天将破晓。他的直言也讨女王的欢心,因为他感觉如何,便说了出来,他会对她倾吐他的倾慕,而这些由然之言自一个比她小三十岁的男人口中说出,以她这种个性的人而言,更是会予以珍惜。

我与她有戚戚焉。一个年轻且同你亲近的男人说出这种话,你心中会有何种感觉,我很清楚。我和克里斯多夫. 布朗的旧情重燃,自他从荷兰回来后,他变得老到、世故得多,他的需求更加强烈,不过我倒不厌恶这一点。我们继续进行幽会,而提心吊胆小心为之的乐趣使我深感陶醉。我警告他说,此事若被列斯特知悉,我担心他的命或有不保,他也如此警告我,然而这却更增加我们幽会时的刺激感。

艾塞克斯也引起宫中其他男人的嫉妒羡慕,尤其是屋特. 拉雷,他更觉得自己是被我儿子大入冷宫的。

拉雷所纪较艾塞克斯为大,自然也聪明些,他的嘴很甜,但在适当时机,他也会向女王进诤言,不似那些很快便得女王欢心的轻浮美男子,除了有才干外,他更有洞察力。女王叫他“清水”,可能她觉得他令她耳目一新,可能她喜欢他在她身边四处流动,但自她为他取昵称这事看来,她对他确有番特殊的感情。

自然宫中还是有些上了年纪的宠臣。哈顿.韩尼滋等人也如罗勃一样的发福了,但因她生性忠实,而且这些人对她仍有用处,她依旧留在他们的身边,并对他们和罗勃一样忠实。然而谁都知道列斯特在她心中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

艾塞克斯和我女儿们经常会将宫中消息带回来告诉我,潘乃珞很高兴她弟弟备受女王恩宠,她并向我保证,不用多久,他便会坚持要女王接纳我。

“我倒怀疑在这种条件下,我会去还是不去。”

“母亲,任何条件之下,您都会去的,”女儿说道:“您将不会再担任什么职务,但是您该不会在宫中作不成列斯特伯爵夫人的!”

“不知道她会不会显出她的嫉妒心。”

“她会的。”潘乃珞说:“哈顿送她一支金质束发针及一个金桶作为符咒,并且显然有所指地说陛下会用得着,因为清水一定会在她身旁,他自然是卫着拉雷而言罗!您或许认为她会要哈顿不心庸人自扰,但她却说清水不会溢出她的河岸,因为她知道她的羔羊们有多么珍贵。女王还是谢了我们这位老家伙的醋意。好就是喜欢看他们为她争风吃醋,好忘却她在镜中看见的鱼尾纹和老皱的皮肤。”

我问她婚姻生活如何,她耸了耸肩,只说她生了一个又一个,总有一天她会告诉李区,她已经生够了他的孩子,再也不要生了。

虽然她不断地怀孕,但却对她的面容或健康情形毫无影响,她仍然和从前一样美丽,充满活力。我几乎要把我自己那段情告诉她了。

她接着说女王确实很赏识拉雷,拉雷可能是艾塞克斯最大的敌手。她认为我们该警告他不必事事对女王坦白,只在女王要坦白回答时才坦白。

“你这是要他违背本性了,”我说:“我相信他绝不可能做得到。”

我们都很喜欢他,也都很以他为荣。

“但是拉雷非常聪明,”她说:“我们的艾塞克斯就不可能作得到。拉雷一直向女王索东要西,有一天女王问他何时才不再行乞,他却回此说只要女王陛下不再行善,他就不会行乞了,女王听了大笑。您知道她喜欢这种急智的,艾塞克斯就做不到。我只担心他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为自己带来危险。”

我提醒她说女王近龙臣犯了错,通常都会获得宽恕,列斯特便为一例。

“但是列斯特只有一个。”潘乃珞冷静地回答。

她没有说错。

我愈来愈喜欢克里斯多夫了,只要他克服了对我的敬畏心,便十分讨人欢喜,也十分风趣。一旦他知道我需要他的程度和他需要我一样,这种畏惧便不复存了。

他对我诉说身世,他家原是贵族,但是十分贫困。他的祖父孟焦爵士挥霍无度,他父亲则为了寻找点金石更浪费了大笔家财。他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胜利之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深宫孽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