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孽海》

第15章 艾塞克斯

作者:维多莉亚·荷特

艾塞克斯:你突告失踪,擅离职守,想必已经知罪。朕一向对你恩宠有加,致使你疏忽生妄……现朕指令你接信后速来报到,不得延误。否则你将后悔。

                            ——女王致艾塞克斯

有一段时间,我全然沉醉在新婚的喜悦中,我的丈夫英俊、年少、钟爱我,也不必时常侍奉另一个女人。我的儿子艾塞克斯伯爵非常快地便成为女王的心腹宠臣,很可能将来会取代他继父的地位。

“总有一天我要女王接纳你到宫中。”他告诉我说。

他和列斯特极端不同,列斯特永远是小心行事,能够转弯抹角,见机而动,他则不会使用谋略,不会为了权宜而说出言不由衷的话。有时候我会为他担心得颤抖起来。这种性情在起初或许颇具吸引力,但对那自命不凡,惯受奉承的女王而言,他的吸此力能维持长久吗?此刻的他是个清纯天真的青年,特别爱给人难堪,他一向是惯于自负自大,是否会高估了自己对女王的影响力?

我和克里斯多夫讨论这个问题,他认为女王迷惑于他的年轻英俊,可以原谅他许多。我想,克里斯多夫自身的年轻英俊也可以使我原谅他许多地方,可是他即使再年轻英俊,我也不能忍受侮辱,女王应当也是如此。

我认为等一年再结婚比较明智,免得别人对列斯特的死因和我与丈夫的年龄差距风言风语,果然,第二年我过得十分愉快。

我们家人一向团结,列斯特最大优点便是忠于家庭,我的孩子们和他相处得极为融洽,至于第二任继父,他们仍表欢迎。

女儿中,我最喜欢潘乃珞。她和我一样,满腹鬼主意,遇到再大的不幸也不会丧气,还经常找寻刺激。不过她生活的不象我。她在国中,是美德的象征,为孩子贡献心力,她已经有五个孩子,但每到宫中,她仍然有无穷的计划。

她很遗憾女王不准我到宫中,每次她都向我保证艾塞克斯绝不会错过任何使我重回宫廷的机会。

“列斯特都做不到,你以为艾塞克斯可以做到吗?”我问。

“哈!”潘乃珞笑了笑:“你以为列斯特尽了力?”

我得承认,列斯特为我求情是要困难得多,因我是他的妻。

两个女儿和华德、艾塞克斯这两个儿子经常回到列斯特庄园。艾塞克斯和查尔士.布朗之间的友谊日渐滋长,后者既为我大伯,也和我们有如一家人。佛兰丝.席尼也是我家的常客。我们的话题十分有趣,有时候也会很放肆,我无意制止他们,怕因此使他们注意到我比他们都老。有时我也会想,不知女王听到这些话会作何感想?

孩子们之中,最鲁莽的就是艾塞克斯,他愈来愈深信自己对女王的操纵力。查尔士.布朗时常劝他谨慎,却只换来他一阵嘲笑。

我时常看着他,心中有无限骄傲。我相信他在我眼中如此伟大,并不是作母亲的偏见。他并不比青年时代的列斯特英俊。但却具有同样吸引力,列斯特似乎十全十美,艾塞克斯的缺点却使他比列斯特还要可爱。

列斯特做事之前,总计算好其结果是否对他有利。艾塞克斯吸引人的却是他的冲动,但这一点却又很危险。他还有一个优点就是诚实,他喜怒无常,有时兴致高昂参加游戏玩乐,突然间又生起病来躺在床上。他走路的姿态很安闲,步子跨得很大,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也认得出是他,每次我看到他以这种姿态走路,心中总会十分感动。他那一头深密褐色头发和那双深黑的眼睛,使他格外英挺,格外不同于女王有一种真正的深情,你可以说他是爱上了她,但是他不会委屈自己的性情去适应她,如果他意见和他不同,他也不会假装她是完全无暇的人。

我担心他这种冲动的性子不知道会伤害他到何种地步,自然时时要他小心。

每当他和我、潘乃珞、查尔士、克里斯多夫、佛兰丝. 西尼等人谈天时,他会说出自己的希望。他认为女王对西班牙人应该更加严厉,西班牙人吃了一次非常屈辱的败仗,我们更应该乘胜追击。他已成竹在胸,想要劝告女王如何行动,最主要的是要设立一支常备军。

“部队应该是训练有素的”挥舞着手臂,热切地叫着:“每打一次仗,我们就要重新训练新兵,我们的兵应该是随时待命的,我常这样告诉女王。我带军队上战场时,要的是军人,不是农夫。”

“她绝不可能让你到国外去。”潘乃珞提醒他。

“那么我用不着她的同意,自己去!”他骄傲地说。

列斯特如果在此,不知会说什么?

有时我提醒他列斯特从前对待女王的态度。

“哼,他和那些人一样不敢顶撞她,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假装同意。”

“不一定,他时常顶撞女王,不要忘了,他曾冒险和我结婚呢!”

“他不敢公开顶撞!”

“而他至死都是她的宠臣。”

“我也能这样。”艾塞克斯吹嘘道:“可是我是以我自己的方式。”

我不敢相信他,仍然为他担忧害怕,我虽然喜欢潘乃珞,但他还是我最喜欢的孩子。我和女王两人的关系是多么奇怪!我们爱上同一个人,而对她最为重要的人,也正是对我最为重要的人。

她仍然在为列斯特哀悼,听说她的一幅他的小画像,时常望着它,而且她将他寄给她的最后一封信放在一个小盒子里,盒上写着“他最后的信。”

是的,这真是个怪异的笑话:我丈夫死后,她最喜欢的人竟然是我儿子。

艾塞克斯抱怨自己负债太重,女王虽然赐他恩宠,却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东西赏给他,如封号、土地等等他继父曾获得的,而他又骄傲得不愿开口向她要。

他渴望能有机会冒险犯难,获得财产,最好的解决之道就在作战,假设打了胜仗,战利品也会随之而来。他并且深信英国必定要和西班牙作战,这种看法许多人也都赞同。

终于女王同意派遣一支远征军。葡萄牙前国王唐. 良东尼欧在继承亨利五世遗位后一年,便被罢黜,此后便一直住在英国。西班牙的菲力蒲国王派艾瓦公爵去占领葡萄牙,慾据为已有。葡人愤恨西班牙的霸道,因此葡萄牙便成为最佳战场。法兰西斯.杜雷克负责舰队,约翰.诺瑞斯负责陆上作战。

艾塞克斯暗示也要参战,女王大怒,他知道多言无益,但他毫不在意,便决定不告而去。

他在动身前几天向我辞行,为了他告诉我而不通知女王,我感到快慰。

他只轻轻一笑,看来他很相信自己对付她的能力。

我警告他,但是我不以为意。说实话,想到她会为了失去他而大怒,我倒觉得挺高兴呢。

他和潘乃珞两人共同讨论这件事。

他计划在离开的那晚邀请潘乃珞的丈夫李区爵士到家中晚餐,等李区离去时,他再到园中,届时马夫已将快马备妥。

“杜雷克不会准你上他的船,”我对他说:“他知道违抗王命的下场为何,他不会最冒险顶撞她的。”

艾塞克斯却笑道:“杜雷克不会看到我的,我已和罗杰.威廉斯安排了一条船,您等我上船出海,指挥一场自己的战争吧!”

“你吓坏我了!”我说,我以他为乐,他那种大胆、冲动的勇气,我想是得自我的,因为那绝不可能得自他父亲。

他开怀地吻了我,态度优雅迷人:“噢,亲爱的母亲,不要怕,我答应您,我会衣锦荣归,带着大笔西班牙金币,让所有人惊奇。我会把一部分送给女王,并且明白告诉她,如果她要我在身边,她必须也要让我母亲进宫。”

听起来多么美好,他的语气那么热切,使得我至少在当时相信他了。

他已写了几封给女王的信,解释他所以不告而别的理由,而后将信锁在书桌抽屉中。

清晨他便出发往普利第次兹,骑马奔驰九十英里后,他指派马夫带着书桌的钥匙交给李区爵士,要求他将那些信交给女王。

女王接信后勃然大怒,当时宫中的人都说艾塞克斯末日已到。她诅咒发誓,破口大骂,并说要让他知道蔑视女王的后果为何。我无法抑制对她失望、痛心的心情而产生的快乐,同时我也担心艾塞克斯这种行为会带给他多少伤害!

她即刻写了封信,命令他回国,但他却在三个月之后才回国,还将女王的信拿给我看。她写信时必定正在怒不可遏的时候。

他作战数星期,大部分是出师不利,后收到女王的信,这次他够聪明,知道最好还是快快从命。

此次远征失败,但杜雷克及诺却带回一箱箱西班牙财宝,整个说起来倒不算大败。

艾塞克斯见到女王,女王要他解释,他便双膝跪地,说见到女王他有多么陶醉,他所受的苦全都值得了。她可以惩罚他的愚行,他不在乎,只要他回到祖国,能够亲吻女王的手,便心满意足了。

他说的是真心话,回到家他确是满心欢喜,而那位穿着闪闪发光的王袍,一派君王气势的女王,又一次以其特质令他耳目一新。

她令他坐在身旁,告诉她他的冒险事迹,显然她和他在一起非常快乐,那么一切事情都可以被原谅了。

每个人都说:“又和当年列斯特一样,艾塞克斯不会犯错的。”

可能女王知道艾塞克斯出国为的是捞一笔钱,于是她决定让他在国内学习聚财,对他特别慷慨大方,结果他愈来愈富。主要是因为女王授权与他,让他征收进口甜酒的关税,这使得他有机会获得巨财。这项权利原属列斯特的,因此我知道这是个多么丰厚的资财。

艾塞克斯是女王最亲近的宠臣,而他亦以奇特的方式爱着她,但是他却不会如列斯特一样,动起与女王结婚的念头,只是崇拜她、迷恋她。我看过他写给她的信,里面洋溢着澎湃的热情,然而他在外面的风流事件却依然层出不穷,并且闹恋爱闹得出了名。自然,以他的长相、迷人的风度及受宠的程度而言,他令人无法拒绝,因此女王被他迷住了。她爱他不会象爱列斯特那么地深,但是两次情形并不尽同。这个最于直言、憎恶阴谋的青胩年如此崇拜她,她自然大为陶醉。

我以高兴、惊奇,并带着胜利的心情看着他的前进,因为他虽然有个不受女王欢迎的母亲,却能打入女王的心中。同时我也十分忧虑。他的个性太鲁莽了,似乎不见四周的危险,即使见到,他也毫不在意。但他到处都有敌人,我最怕那聪明、阴险、英俊的拉雷,女王虽喜欢他,却比上我家那两个,这夫及我子。有时想到些极讽刺的事实,我不禁哑然失笑,这有点象四方对舞,我们四人的舞序并不如女王之意,而后有一个离开了我们,剩下三个仍然继续舞着。

艾塞克斯没有理钱的头脑,和列斯特大为不同,然而列斯特死时却负着重债,不知我儿会遭到什么境况?他愈富,愈大方,为他服侍的人全得着他的好处。他们口口声声说要永远追随他,我却不免怀疑,如果他没有忠心的代价可付给他们,他们的忠心是否如此坚贞?

心爱的艾塞克斯,我多么爱他,以他为荣,却又多么为他担忧!

潘乃珞的话,使我注意到他对佛兰丝. 席尼的一往情深。佛兰兹是个异常美丽的女孩,黝黑而动人的皮肤得自她父亲,也就是女王戏称为“摩尔人”的华辛汉伯爵。她一向不多话,所以和常聚在我餐桌旁的年轻人颇有一段距离。

潘乃珞说佛兰丝吸引艾塞克斯的原因是她和他大为不同。

“你认为他打算娶她吗”我问。

“他们俩结婚,我不会感到惊奇就是。”

“她比他大,而且是有一个女儿的寡妇。”

“自从菲力蒲死后,他一直想保护她。她很安静,也不嚣张,不会干涉他的事,我想他喜欢这样。”

“亲爱的,全英国没有一个人的前途比你弟弟更光明,他可以娶任何一个富有大家族的人,但是他绝不能看上华辛汉的女儿。”

“母亲,这得由他选,由不得我们呐!”

他说的对,但我仍然不能相信。法兰西斯. 华辛汉握有大权,是女王的干臣之一,但却无法成为她的宠臣。他之所以受信赖,完全是因他的才干。他费尽心血,建立了世上最优良的侦察系统,而将参与“巴宾顿密谋”的人绳之于法,使苏格兰玛丽女王被处决的主要人物,也正是他。他生性诚实公正,但他不善聚财,也不会沽名钓誉。不过艾塞克斯全不顾及这些,他已决定要娶佛兰丝.席尼为妻。

潘乃珞、我、克里斯多夫、查尔士等人都劝告过他。查尔士问他,他以为女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艾塞克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深宫孽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