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孽海》

第16章 走上刑台

作者:维多莉亚·荷特

噢,上帝,请赐于我谦卑及耐心,度过最后一刻,求诸位与我同祷,为我祈祷。当我伸出双臂,将颈项置于斧刑台上,只待那一刻到来时,诸位的祷告将会使永恒的主满意,派遣天使令我至圣殿。

                 ——艾塞克斯于行刑前

身为一国之君,旁人皆以为光荣之事,当事人则不以为然。

                 ——伊丽沙白

这几年情势十分危险,艾塞克斯虽蒙受王恩,我却未见过这样玩火的人。他是我儿子,但我无时不以列斯特提醒他。

有一次他说:“奇怪,克里斯多夫怎么不提出异议?您每次提起列斯特,好似都当他为男人典范。”

“他对你而方确是典范,”我说:“不要忘了,他一生都深为女王敬重。”

艾塞克斯没有耐心,他不愿卑躬屈膝,讨人欢喜。他宣称,女王必须也和别人一样,以他的本来面目来接受他。

照现在看来,女王似乎如此,但他身在危险中。我知道伯雷反对他,想排除他,好为自己的儿子开路。他和倍肯家的孩子,安东尼及法兰西,处得不错,他们都很聪明,对他有益,只是他们憎恨伯雷挡住他们的发展。

艾塞克斯有了两个儿子,一名华德,为纪念其战死的叔叔,一名亨利。他不是一个忠实的丈夫,风流成性,不能没有女人陪伴。他一向不肯节制慾望,自然在这方面也尽情放纵,一个女人对他而言是不够的,他任慾念飞驰,见一个爱一个,以他的地位,使他不缺拜倒其下的女人。他不选择固定的情妇,而竟然跑去和女王的宫人在一起,显然他一定大为受宠。我们知道和他有往来的姑娘至少有四个,有的还替他生了孩子,成为众人皆知的丑闻。女王曾当众辱骂这些和他在一起的女孩。

我对他这种不谨慎的行为非常忧虑,因为女王对这些宫人十分严格。她们是从曾经为女王贡献过心力的家族中挑选入宫,以为酬谢这些人的。玛丽. 席尼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姐姐安布西亚死后,女王觉得她家很可怜,便将她带进宫,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女王便为她选了一门很好的亲事,嫁给彭伯克伯爵。这些女孩的父母都觉得很光荣,也很高兴,因为他们知道女王会尽力照顾他们的女儿,因此若其中有个姑娘未得女王同意而结婚,女王会生气,若其中还有她所谓的“婬行”,她更会愤恨,而若对方竟又是她的宠臣,她不知道要狂怒到何种程度呢!艾塞克斯明知,却仍然到处风流,这不只危及其地位,更伤了他妻子及母亲的心。

他逢到危险,从不知躲避,我时常担心他尚能安全地前进多久。女王愈老,愈喜欢年轻人,他迷人的时候,谁也抗拒不了他的魅力,这是我们知道的。

潘乃珞已离开丈夫,公然和情夫查尔士. 布朗住在一起。查尔士自长兄死后,便成为孟焦爵士。

潘乃珞并不得女王宠爱,虽然她和其弟都不是足智多谋的人,但女王能不计较英俊男人,却不喜欢这样的女人,何况她又是我女儿。加以女王知道她和孟焦住在一起,对她十分不谅解,但对孟焦则仍十分宽大。所幸她并不禁止她到宫中。

潘乃珞和艾塞克斯是好友,她的个性比较喜欢支使人,因此不停地想劝告他,她对自己深具信心,我和一样,也是宫中最美的女人。菲力蒲. 席尼对她的歌颂的诗,更增了她的自信。孟焦非常崇拜她,艾塞克斯也很敬重她,她该心满意足了,何况她又离开了一个她所厌恶的丈夫。

潘乃珞正在北宫和渥威克家人在一起时,信差来到,谓女王御驾在不远之处。艾塞克斯知道女王不会高兴看到自己的姐姐在那儿,还会拒绝接见,以示羞辱,便骑马前去迎接。此举使得女王大悦,但不久后,女王便知道他之如此,纯是因为他姐姐在北宫,希望她仁慈地接见她。

伊丽沙白没说什么,艾塞克斯又深信她定会答应他的任何要求,但消息传来,女王下令她抵北宫时,潘乃珞必须待在自己房里,不得出来。

冲动的艾塞克斯无法忍受这种挫折,他一向对家人爱护备至,而女王却发此对他姐姐,他实在忍不住这口气。

女王餐后,他问她愿不愿意接见潘乃珞,并说女王曾经答应过要接见,但是现在却又食言,令他很伤心,也很惊愕。女王毫不领情,严厉地说她无意让百姓传说她为了讨她他而接见他姐姐。

“不,”他愤怒地叫着:“你是为了讨好那个骗子拉雷,才不愿接见她!”而后他便继续说她为讨好拉雷,什么事都愿意做,为了那个乡下人,她宁愿羞辱他和他姐姐。

女王要他住口,但他不听,狠狠地骂了拉雷一大串,又说女王怕那家伙,而他为一位怕那种低级人物的女王服务,并不感到愉快。

这更是愚笨,因为此次拉雷也和女王同行,即使他没有听到,别人也会向他报告说他视拉雷为毕生大敌。

女王看烦了他的怒容,就对他在吼:“不准这样说!你好大胆,竟敢批评别人!你姐姐和你母亲是一个样,我就不让你母亲到我宫中。你继承了她的缺点,这已经足够使我要你滚开!”

“悉听尊便!”他也叫道:“我反正也不愿意在这听污蔑我家人的话,我可不愿侍奉这样一位君王!我会立刻要我姐姐离开这里,并且,既然你怕得罪那个拉雷,他又想要我走,我走就是了。”

“你这个蠢货,我已经厌烦你了!”女王冷冷说完,转身离去。

艾塞克斯鞠躬退下, 直接来到潘乃珞房中。 “我们立刻离去。”他对她说:“准备一下。”

潘乃珞惊讶万分。他说这是必须的,因为他和女王意见不一,他们有生命危险。

他着仆人护送还她回家,并宣称要到荷兰,为斯洛伊作战,也很可能一去不返,但这无所谓,死亡也比作这么一个不公正的女王的臣子好,何况女王一定认为已经除去心中大患。

于是他往山维治出发。第二天女王问到他,听说他要到荷兰,便派一队人马去将他带回。

大队人马赶到山维治,他正要登上一艘船,最初他不愿回去,但他们说他不回去,他们就要强制执行,他只得从命。

回到宫中,女王很是高兴,但还是责骂他的愚行,并说不能她允许,他不得擅离宫中。

几天后他又得宠了。

我这个作性的儿子运气还不错,但是他若能利用这些运气,该有多好!可是,我时常觉得他轻视这种突降身上的福分。若有人性爱玩命,那人便是艾塞克斯。

他最热切的希望之一,便是使我重返宫中,他知道我对此多么渴望,而这是列斯特没有作到的。我相信他之如此希望,部分原因是想做到继父所做不到的事。

我一直深以为憾的,便是无法到宫中,作女王身边人的一分子。列斯特走了十年了,她应该可以再接见我,我是她亲戚,而且日渐老去,她自然能忘掉我曾嫁给她甜心萝卜的事。

我给了她这个最喜爱的人。她当然知道若非我,她不会有这个既烦她又使她欢喜的男人,但是她是个恶毒的女人。我儿子知道我的感觉,他曾答应我,总有一天要让我们两人重逢。他认为不能说动她将是他的嘲讽,实现他的意愿更是对他毅力的挑战。

他现在俨如国务大臣,女王不肯让他出视线一步。众人皆知,如果谁想讨好女王,只要透过这个宠臣的美言,女王便会注意到他。

一天他极兴奋地来到列斯特庄园。

“亲爱的母亲,请您准备好,您要到宫里啦!”他喊道。

我不敢相信。“她真的要见我吗?”

“她对我说她将从房中到会宾厅,如果你当时在宫庭画廊,她要见您。”

这将是十分正式的会面,也将是新生活的开端,我不免狂喜了。漫长的放逐期已经结束了。艾塞克斯要求她见我,她无法拒绝。我们又会礼貌地相处了。我还记得从前我常以讽刺的言辞和对四周人物的批评逗她发笑,现在我们已老,可以共同回忆。往者已矣,来者仍然可追。

过去几十年,我虽看过她,但是从没有在很近的地方见过,她不是骑马,便坐在马车上,看起来那么遥远,那么伟大,但是她仍然是那个害惨了我的女人,我想和她接近,为的是那样我便能再度站起来。我怀念列斯特,或许在他生命将尽之时,我暂失去了对他的爱,但是他一不在,生命也失去了美味。她可以为我带回一些事物,我们可以互慰。我虽然有个善良而钟爱我的克里斯多夫,但我却时常将他和列斯特比较,而谁能比得过列斯特?比不过列斯特,并不是克里斯多夫的错,只因为我曾被最有统领力、最刺激的男人爱过,而因为女王也曾爱过他,所以我失去了他,只有借着我和她再度亲近,我才能重新捕捉对生命的热望。只要我和她在一起,即使是欢笑也好,即使是不睦也可。

想到重返宫廷,我兴奋得难以遏止,她对我的生命具有何等重大的意义!她是我的一部分,我永远不可能不想到她,她也不可能不想到我。她失去了列斯特,感到孤单迷惘,我也如此。即使我从前欺骗自己,说我并不爱他,现在也无所谓了。

我想和她谈谈,两个老得不能再彼此嫉妒的女人面对面地谈着。我想和她回忆往昔,那段她爱罗勃,想要嫁给罗勃的日子,我想听她亲口说出她知道罗勃前妻死讯的情形。我们是应该亲近的,我们的生命和罗勃. 杜雷紧紧相缠,因此我们的秘密也该互相倾诉。

但是,我的兴奋只是暂时的。

那天到了,我小心翼翼地穿扮好,不浮夸,而且十分谦逊,我希望自己能够表现出这种态度。我必须谦卑、感恩,并以最为自然的风度表现我的欢愉。

我到画廊等着,附近有些人见了我大感惊奇,我注意到他们彼此交换着谨慎的眼神。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没有出现,廊中响了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多人朝我这里望,一小时过去,女王仍未驾到。

终于一位女王随从走近,宣布道:“女王陛下今天不会经过画廊。”

我大为失望,我相信她知道我在这里,所以故意不来。

这天稍后艾塞克斯来到列斯特庄园。

他精神颓唐地说:“我知道,您没有见到她。我告诉她说您去恭候她,结果失望而返,她说她身体不舒服,未便离开房间,但是她答应下次有机会再接见您。”他说的可能是真话。

一星期后,艾塞克斯告诉我说,经他坚持,女王要外头晚宴,愿意在走出宫中乘马车之前见见我。我想我倒可以再等一次,等她经过时和我谈谈话。我只须等等,然后我便可要求进宫,但在我得到友善的答复之前,我毫无任何权力。

艾塞克斯正生着那周期性的热病,躺在宫中套房床上,不然他便可以与女王同行,我见女王也就更为容易了。

横竖我对宫廷礼节并不陌生,于是我又装扮得当,戴着一粒价值三百镑的钻石前去,这钻石是列斯特财产变卖殆尽后仅存的少数珍宝之一。

我又一次来到会宾厅,和其他想和女王说一两句话的人一起等待,不久我开始怀疑这次是否会和上次一样,不料我不幸而言中!一会儿后,马车驾走,听人说女王已经决定当晚不去赴宴了。

我怒火中烧,忿忿回到列斯特庄园。我知道她根本无意接见我,因此使用那种对付她追求者的一贯伎俩,要你不停地希望、不停地尝试,并且随时准备面对失望。

艾塞克斯告诉我,当他得知女王不出宫时,他便起床见她,请求她不要又使我失望,但是她却顽固如石,说她已决定不要到外面晚餐,她就不要去。艾塞克斯很不高兴地返回套房,并说既然她连他这么小的请求都不屑考虑,他不如不到宫中算了。

这次他一定使女王印象深刻,因为不久后,他便带来了女王的口信,谓她愿意单独接见我。

这真是一场胜利,能够和她说话,共忆往日、重寻友谊,说不定还可以坐在她身旁,这是多么好!比在她经过时和她搭讪的一两句话不如要好上几倍呢!

我穿着一件蓝色绿质袍,内为一件浅色调的绣花衬裙,颈上是细致的花边襞襟,头戴浅灰色开鹅绒帽,上插一支弯曲的蓝色羽毛。我谨慎地让自己穿着合宜,因为我不能让她以为我的美貌不再,而暗自得意。

我进入宫中,不免猜想这次她会不会以别的借口拒绝见我,幸而这次我总算面对面地见到了她。

那真是个刺激的时刻,我跪在她面前始终不动,直到她的手放在我肩头,我听她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走上刑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深宫孽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