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孽海》

第09章 变 奏

作者:维多莉亚·荷特

列斯特自忖野心无望,遂私下娶了心仪已久的艾塞克斯伯爵的遗孀。赛米艾得知此秘密,立刻报告了女王,因他猜测女王对列斯特的幻想,是她和安休婚姻的主要阻碍。

                          ——爱尼斯·史崔兰

以后数月,我们一直处明争暗斗中,我返回宫廷,罗勃和我只要一有可能,总是厮守着,但女王不愿放掉他,我只得眼见自己的丈夫和她打情骂俏,自然我的妒意不轻。

我深知伊丽沙白不会动真情,在这方面,她是个活在幻想世界中的人,也知道罗勃为我的动怒,极力想补赏我。有时,当着女王的面,我们会互换深情的一瞥,甚至在女王会宾厅,我也会突然感觉到他身体拥向我的力量,于是那慾念的火花便爆发在我们二人之间。我曾警告他:“有朝一日,你终会泄了我们的事。”但是眼见他甘冒如此之险表露他的感情,我仍然十分高兴,他时而耸肩作出不在乎的模样,可是我始终知道他仍愿我们的事不为人知。

新年时,我送给女王一串镶着珍珠及黄金的琥珀项链作为礼物,她称说十分喜欢,而后又说我脸色苍白,不知我的病是否已经痊愈。

罗勃先已想过,赠给女王的礼物一定要十分慷慨,以免她怀疑他冷落了她,于是我帮他选了一组镶有红宝石和钻石的钟,另外还有一些带有束发针的红宝石和钻石纽扣,我知道她会因为这是他送的礼物而乐意佩带。

我时常看见她深情的注视这些礼物,每逢别在发上时,她会轻抚着它们。那座钟,她将之搁置床头。

是个凛冽的正月,贾汉. 赛米艾抵达伦敦。他风度翩翩,能言善道,令女王芳心大悦。在他表现出为女王的容貌所倾倒时尤然,不过当女王接见这法国人时,她确实是光彩夺目。他说他的长官重提这门亲事,他深为高兴,她时常想到他,而这次看来,不会有任何事物阻挡他们的婚事了。

她与他共舞,又弹小建琴以娱佳宾。她急于要他带回良好印象给公爵,她说幸而她没有答应她哥哥的求婚,以前安休公爵曾经向她求婚,但他竟不老实,娶了别的女人,因此她很为与亲爱的亚伦松结婚的远景兴奋。

她看起来至少年轻了十岁,但是换衣服花了不少时间。她爱挑剔,发式不如她的意,我们便会挨骂。侍候她无异苦刑,然而也相当有趣。她的脾气并不暴躁,可是如果她认为我们并没有尽力,怒气仍会发作,我们的苦心,通常保存养的皮肤仍如此白嫩,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小,自然可以表现得象个初恋的女郎,但她是在自欺欺人,因为她并不愿嫁给这个法国王子。

她要赛米艾在身边,给他舒适的招待,又向他询问许多有关公爵的问题,她想要知道他如何和他哥哥匹敌。

“他不若他哥哥高。”他答。

“我听说法国国王是个美男子,他身边的年轻男人也多是俊美的人。”

“安休公爵没有他哥哥俊美。”他答。

“我认为法国国王有一些自负。”

赛米艾未曾回答,他自然不愿意被别人打小报告,说他有意谋反。

“安休公爵对这门婚事起劲吗?”女王问道。

“他已立誓要娶陛下您了!”

“嫁个素未谋面的人并不容易。”

赛米艾热切答道:“陛下,只要您发给他通过证,他会立时跑来看您。”

这会儿她的心意可就明显了,以前她总是推托,而且不签发通行证给对方。

罗勃在一旁倒是看乐了。

“她绝不会答应这门亲事。”他说。

“果真如此,那么她听说了我们的事后,又会怎么办?”我问。

“这并没有多大关系,她打算结婚,自然不能指望我也不结婚。”

女王显然很喜欢赛米艾伴她跳舞,也希望那远方的追求者能够寄信前来,她宣称渴望见他一面,可是通行证她仍然不签。

准新郎之母,凯瑟琳. 麦迪锡则蠢蠢慾动。她和伊丽沙白同样精明,知道这种情形正符合众意,而且英国女王无疑是她小儿子的最佳媳妇。

法王和凯瑟琳. 麦迪锡悄悄捎了封信给罗勃,罗勃将信拿给我看,信里他们要罗勃在安休公爵到英国来的时候作他的顾问,带他到各处参观。信中并且极力保证,这桩婚姻纸不会危及罗勃的地位。

罗勃颇觉有趣,同时也深感快慰,信中所述显示他的权力连法国人都知道。

“她绝不可能嫁安休,听说他是个丑陋的东西。”他说。

“而她又一向喜欢长得漂亮的男人。”我也加上一句。

“的确,”罗勃答道:“一张英俊的脸孔立刻就能吸引她的注意力。我警告她,要她继续和法国磨下去,结果她真听我劝告,没有发给他通行证。”

“你们独处时,她怎么说的?”我又问道:“她如何解释她对那一位法国王子卖弄风情的理由?”

“哦,她向来如此,我说她,她会说我在吃醋。”

“我始终不明白,一个象她那样聪明的女人,怎会装笨装得那么成功?”

“蕾蒂丝,你千万不要被蒙骗了。有时我认为她的所作所为都是别具用心,她故作英法两国可以结亲的姿态,以维持两国和平。我早已见怪不怪了。她坚信和平,谁能说她不对?自她登基以来,英国强盛了不少。”

“至少你现在去向她坦承一切,她是不会在发雷霆的。”

“不会?她定会震怒。”

“可是……她自己不都在打算和这个法国王子结婚?”

“不能质问她,她会大怒的。她可以结婚,但我不能,我这一生都得作她的忠实奴仆。”

“她早晚都会发现这个错误。”

“我不敢想象这一天。”

“你不敢?你一向应付她都是游刃有余呢。”

“但以前从没遇到过这种事。”

我将手臂伸入他臂弯,说道:“罗勃,你会去做的,只要施展你那令女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就行了。”

或许他仅是自以为地了解女王罢!

我秘密结婚的消息,无法不被女儿们知道。潘乃珞很活泼,外形与我十分酷似,别人一见我们,就看得我们的关系,幸而他们均宣称我们二人象是姐妹,我并不作虚伪的谦虚,但我承认此话并不假。桃珞西文静,也很迷人。这对姐妹正好都处于事事好奇的年龄,对异性,尤其充满兴趣。

列斯特伯爵时常造访我们的住处,女儿们终于察觉这事有些蹊跷。

潘乃珞问我是不是在和列斯特伯爵谈恋爱,我据实以答。她们听后,既惊且喜。

“可是他是全宫廷里最迷人的男人呢!”潘乃珞喊道。

“噢,这样子他就不能娶我了吗?”

“我听别人说,宫里没有人比得上您美丽。”桃珞西说。

“很可能那是他们知道你是我的女儿,才故意这么说的。”

“才不呢,本来就是这样嘛,虽然您是我们母亲,可是您看起来很年轻。如果您看起来老,列斯特伯爵也一样老。”

我笑着抗议:“桃珞西,妈不老,年龄大小是决定于一个人的精神和心灵,我的年龄和你们一样年轻,我下定决心,绝不衰老。”

“那我也要。”潘乃珞向我保证:“母亲,您告诉我们继父的事吧!”

“有什么好说的呢?他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人,我决定要嫁给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在呢,我已经嫁给他了。”

桃珞西有些焦急,显然这些天来,连课室中也有了谣传,不知她们有否听到陶乐丝.雪非尔事件?

“这完全是合法的婚姻,”我说:“由你们外祖父主持的。”

桃珞西仿佛松了口气,我将她拉过来,亲吻她的面颊。

“乘孩子,不要怕,不会有问题的,罗勃时常和我谈起你们,他会为你们安排美满姻缘。”

她们睁着发亮的双眸,仔细地倾听。我又说,她们的继父位高权重,全国中最富有的子弟都会以和他结儿女亲家为荣。

“女儿啊,你们现在也是他的亲戚了,他是你们的继父,但是千万记住,目前我们的结合还是个秘密。”

“噢,是的。”潘乃珞说:“女王爱他,不能忍受他和任何人结婚。”

“没错,”我同意:“所以脑中记住,嘴巴也闭住。”

她们重重地点了个头,显然很高兴。

原先我私下忖度是否该进行菲力蒲. 席尼的潘乃珞的婚事。华德和我曾认为此项姻缘十分有利,但我没向罗勃提起此事,却收到他的来信,说他已离开宫廷往万史台去,要我立刻前去会面。

旅程只有六英里,我立刻出发,路上仍不解何事使他突然离开宫廷。

我到达万史台,他正在盛怒中等待。他告诉我说他力劝女王,但女王仍然签发能行证给赛米艾。

“这表示安休现在就要来了。”他说。

“可是以前她对那些追求者都未尝一顾,除了西班牙的菲力蒲,如果说他算数,然而他并没有向女王求爱。”

“我不懂,我只知道她故意藐视我,我一再告诉她让那法国佬到这里来是最愚蠢的事。等她要他回去,法国人必然大起反感。她故作考虑状,或在纸上卖弄风情,那是另一回事,危险当然难免,可是把他弄到这儿来……简直疯狂!”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大概昏了头,结婚的念头以前也曾给她一些影响,可是从不曾这么过分。”

我知道罗勃心中在想什么,也许他的想法不错。她爱的是他,如果她风闻他已使君有妇,她的确会大发雷霆,为了她无法纡尊降贵下嫁她从小看大的仆人,她积怨爆发,很可能就是内在创伤表现于外了。她要独自占有罗勃。她可以在外游荡,和人打情骂俏,但他该知道那只是逢场作戏。罗勃现在担心她是不是听到了有关我们的谣言,看样子,这件秘密越来越难保住。

“我听说这件事,”他说:“就去见她,她当着宫人的面责问我怎敢不经她允许就进去,我提醒她说这种态度我已经行之良久,她却要我小心。她情绪很怪,我说既然她不愿我待在宫中,我会自动辞去职位,她却回说如果她不愿留下我,她自然会开口,但是既然我提起,她倒认为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我鞠躬告退,她又问我为何毫无礼法就叫嚷着冲进她房中,我说我不愿在宫人面前说,她便辞退了他们。”

“然后我说:‘陛下,我认为将那法国人送到本国,是一项错误。’”

“‘为什么?’她叫道:‘难道你希望我嫁给个从未谋面的生人?’”

“我答:‘不是的,陛下,我是诚心祈祷您不要嫁到外国去。’”

“而后她大笑,又咒骂了几声,并说她明白得很,我一向自命不凡,自以为她施了些恩惠,我就能和她共拥江山。”

“我仍然心平气和,告诉她说没有人会傻到要去和她共享江山。我只希望能为她效忠,而且如果有此良机,那便是我的荣幸。”

“接着她指责我多方阻扰赛米艾。他曾向她抱怨,说我对他冷淡,装腔作势,认为自己是女王面前的红人。她要我别再幻想,因为她结婚后还不知道她丈夫能否忍受这种情况,这时我便向她提出口头辞呈。”

“她大吼:‘所请照准,滚!滚得远远地!近来我们这一位列斯特先生似乎已过分傲慢无礼了!’”

“所以我就来到了万史台。”

“你认为这项联姻真能成功?”

“我不相信,这简直恐怖!她不可能有继承人的,不为子嗣还会为的什么?他才二十三岁,她都已经四十六了,她不是认真的,不可能。”

“我倒认为这是她玩婚姻游戏的最后机会,自然她愿意成功。”

他摇头,我继续说:“或许趁你现在失了宠,正好可以将我们的婚事公开,反正是她要你走的,你为什么不该到别处找安慰?”

“以她目前的心情,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她,必定是遭殃无疑。蕾蒂丝,老天,我们仍得等一等。”

此刻,他对女王愤怒到了极点,我便决定不再追问下去。他不停地说失宠之后会有什么惨状,象他这么得宠的人,自然会引起许多人的嫉妒,伊丽沙白女王宫廷也和世界各处一样,存在着嫉妒。罗勃是这个国家中最有权、最有钱的人,而这些均拜女王的恩宠所赐。他在斯特兰德街有幢华丽的列斯特庄园,以及那无以伦比的坎尼华兹、万史台,此外,英国南部、北部和密德兰等处,他更拥有无数土地,每年带给他的收益便不知凡几。有求于女王的,会先来找他,因为众人皆知女王对他不仅百依百顺,还巴不得能表达出她内心的情意。

然而,她是个专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变 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深宫孽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