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骑士》

第九节

作者:显克微支

第二天,尤仑德根本没有回避兹皮希科,他也不阻止兹皮希科在路上为达奴莎所做的种种效劳,囚为这些都是达奴莎的骑士应尽的本分。相反,兹皮希科却发觉这位斯比荷夫的忧郁的爵爷和善地望着他,仿佛在后悔他昨天不该拒绝他的求婚似的。这位年轻的“弗罗迪卡”也好几次试图同他攀谈。他们从克拉科夫动身之后,路上原有很多机会可以谈话,因为他们两人都骑着马陪伴着公爵大人;但是,每当兹皮希科想要打听他所以不能和达奴莎结合,其中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时,谈话就突然停顿了。

尤仑德的脸变得很阴郁,他不安地望着兹皮希科,仿佛害怕自己会泄露什么秘密似的。

兹皮希科则以为,也许公爵夫人知道其中的困难所在;所以一有机会同夫人私下谈话,他就向她打听,但是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然有个秘密,”她说。“尤仑德自己告诉过我;但是他求我别再问他,因为他不但不愿意说出所以然来,而且也不能说。他准是受了什么誓言的约束,骑士们总会有这样的事。但是,天主将帮助我们,一切都会有圆满收场的。”

“要是没有达奴莎,我就会像一只套着锁链的狗,或是陷在沟里的熊那样不幸,”兹皮希科回答道:“那样一来,我就会既没有快活,也没有幸福,只有悲哀和叹息了;那还不如跟威托特公爵去打鞑靼人,让他们杀死我。但是,我先得陪叔叔到波格丹涅茨去,然后再照着我的诺言,从日耳曼人头上去拔下几簇孔雀毛来。也许日耳曼人会杀死我;我宁愿这样一死,而不愿活着看见别人娶达奴莎。”

公爵夫人用她和善的蓝眼睛望着他,有点惊奇地问他:

“那么说,你允许别人娶达奴莎唆?”

“我么?只要我一息尚存,就决不会让这种事发生,除非我的手瘫痪了,拿不起斧头!”

“这一下你可明白过来啦!”

“唉!可我怎么能违背她父亲的意旨而娶她呢?”

公爵夫人听到这话,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种事不见得从来没有过吧?”

接着,她又对兹皮希科说:

“天主的意志是强过一个父亲的意志的。尤仑德对你说了些什么?他向我说,‘如果这是天主的意旨,那他就可以得到她。’”

“他对我也是这样说的!”兹皮希科喊道。

“你还不明白么?”

“只有这话才是我唯一的安慰,仁慈的夫人。”

“我一定帮助你,你也相信得了达奴莎的坚贞。我昨天还跟她说:‘达奴莎,你会永远爱兹皮希科么?’她回答说:‘我只能是兹皮希科的人,决不会是别人的人,’她还是一朵碧绿的蓓蕾,不过她许了人家什么,就会守信,因为她是骑士的女儿。她的母亲就像她一样。”

“感谢天主!”兹皮希科说。

“你只要记住,要对她忠实;男人是反复无常的;一会儿保证忠贞不渝地爱这个,一会儿又爱那个。”

“如果我竟是这样的人,”兹皮希科激昂地喊道,“愿主耶稣惩罚我。”

“好吧,那就记住。你把你叔父送到波格丹涅茨以后,就到我们朝廷来;那时候,总有机会让你获得骑士爵位;然后,我们再看看有什么办法可想。在这期间,达奴莎也长大了,她自会体念到天主的意旨;虽然她目前已经非常爱你,但这不是一个女人所体会的那种爱。也许那时候尤仑德也会同意,因为我看他很喜欢你。你可以上斯比荷夫去,从那里同尤仑德一起去打日耳曼人;也许你会有机会给他某种很大的帮助,取得他的欢心。”

“仁慈的公爵夫人,我也有同样的想法;不过,有了您的许可,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这番谈话使兹皮希科很是快活。这时,恰好到了第一个驿站,老玛茨科的健康恶化了,必须留下来等他身体稍微好些再继续赶路。善良的公爵夫人安娜·达奴大把她随身带的所有葯品都留给了他,自己却不得不继续赶路。于是,两位波格丹涅茨的骑士同玛佐夫舍朝廷的人们告别了。兹皮希科俯伏在公爵夫人的足下,又跪在达奴莎的足下;他再一次向她保证永远忠实,希望不久将在崔亨诺夫或者华沙和她再见;最后,他用他那双强壮的手抱起了她,把她举了起来,同时以充满热情的声调一再地说:

“记住我,我最美丽的花朵!记住我,我的小金鱼!”

达奴莎把他当成一个心爱的兄弟似的拥抱着他,把她的小脸颊贴在他的脸上,泪如雨下。她一再诉说:

“没有兹皮希科,我不到崔亨诺夫去,我不到崔亨诺夫去!”

尤仑德看出她的悲伤,却不发怒。相反,他和善地向这个年轻人道别;上马之后,又掉转头来对他说:

“愿天主保佑你;别生我的气。”

“我怎么能生您的气呢;您是达奴莎的父亲!”兹皮希科恳切地回答。他向着尤仑德的马镫俯下身去,这位老人紧握着他的手,说道:

“愿天主帮助你万事如意!懂吧?”

于是他骑马而去。但是兹皮希科懂得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希望他成功;当他回到玛茨科躺着的那辆马车上的时候,他说:

“你知道,我相信他是愿意的;只是有什么隐情使得他难以同意。你到过斯比荷夫,阅历又丰富,不妨猜猜看究竟是什么道理。”

但是玛茨科病得太重了。从早晨起就发烧,到晚上,热度很高,神志也昏迷了。因此,他并不回答兹皮希科,而是吃惊似地望着他,然后问道:

“他们为什么吗钟啊?”

兹皮希科吃了一惊。他担心,如果病人听见了钟声,就是表示他即将去世。他也担心这老人也许会没有神甫来给他做忏悔就死去,使得他即使不是进地狱,至少也得在炼狱里待上好几个世纪;因此他决定继续赶路,以便尽快赶到某个教区,使玛茨科能够受到临终的圣礼。

于是他们当夜就启程上路。兹皮希科坐在马车中病人旁边的草堆上,一直守到天亮。他时时给他喝一口葡萄酒,玛茨科一口等不及一口地喝着,因为喝下去使他很舒服。喝完了第二夸脱之后,他神志恢复了;喝完了第三夸脱,他睡着了;他睡得那么熟,使得兹皮希科时时俯下身去看看他是否还活着。

他自从被囚禁在克拉科夫以来,才理解到他是多么爱这位叔父,对他说来,这位叔父就是他的亲生父母。现在他的体会更深了;他觉得,叔父一死,他的生活准会非常凄凉、孤单,除了那个把波格丹涅茨作为抵押品拿了过去的修道院长之外,他再也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也没有任何人帮助他。他想到:如果玛茨科死了,这就给他添了一个向日耳曼人报仇的理山;那些日耳曼人,他几乎为他们丢了脑袋,他所有的祖先都被他们杀死,还有达奴莎的母亲,以及其他许多他认识的、或是他听说过的无辜者,都死在他们手里,于是他想:

“这整个王国内,没有人没吃过他们的苦头,没有人不愿意报复。”这时候,他记起了在维尔诺跟他战斗过的那些日耳曼人。他知道,即使鞑靼人也没有他们残忍。

破晓打断了他的思索。天气晴朗而寒冷。玛茨科显然有了好转,因为他的呼吸比较正常而平静了。直到阳光相当暖和的时候,他才醒来,张汗了眼睛问道:

“我好些了。我们到哪里了?”

“我们快到奥尔古斯了。你知道,就是人们挖银矿的地方。”

“要是谁能得到地底下那些东西,那末,谁就能重建波格丹涅茨了!”

“我看您好些了,”兹皮希科笑着回答。“嗨!即使是筑一所石头城堡也尽够了!我们要到发拉[注]去,因为那里的神甫们会招待我们,您还可以作忏悔。什么事都由天主安排;但一个人能够良心清白就更好啦。”

“我是一个罪人,我很愿意悔过,”玛茨科回答。“我昨天晚上梦见魔鬼剥我的皮。他们讲日耳曼话。感谢天主,我好些了。你睡过没有?”

“我一夜都守着您,怎么能睡呢?”

“那末躺一会儿吧。到了目的地,我会喊醒你的。”

“我睡不着!”

“为什么睡不着?”

兹皮希科望了望他的叔父,说道:

“还不是为了爱情?我心里很痛苦;不过我骑一会儿马,就会好过些。”

他下了马车,骑士仆人给他牵过来的马;这当儿,玛茨科摸了摸疼痛的肋部;但是,显然他是在想别的事情,而不是在想自己的病痛,因为他忽然抬起头来,咂咂嘴chún,终于说道:

“我想来想去,实在弄不明白,你为什么这样热衷于爱情,你父亲就不是这样子,我也不是。”

兹皮希科并不回答,却在马上伸直身子,两手在身后一拍,头一扬,唱起歌来:

我哭了一整夜,从黑夜哭到天明,

你在哪里呀,我心爱的姑娘,我的亲人?

我即使为你悲痛慾绝,又有什么用处,

因为我心中有数,你再也不会见到我。  嗨!

这一声“嗨”在森林中回响,碰在树干上发生震荡,终于又在远处引起一阵回声,消失在丛林中了。

玛茨科又摸一摸挨了日耳曼人的矛头的肋部,呻吟了一下,说:

“先前的人比现在聪明!”

接着他沉思了一会,仿佛回想起古时的情境似的,然后又加了一句:

“不过,那时候有些人也很蠢。”

这当儿他们走出了森林,看见了森林后面采矿工人住的小屋,再过去一些,就是卡齐密斯国王所筑的城墙,和弗拉迪斯拉夫·洛盖戴克国王建造的“发拉”的钟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字军骑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