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骑士》

第十四节

作者:显克微支

这位老“弗罗迪卡”说兹皮希科和雅金卡彼此相爱并没有说错,他们甚至还彼此想念呢。雅金卡借口她要来看玛茨科的病,经常到波格丹涅茨来,不是一个人来就是同她的父亲来。兹皮希科也常常到兹戈萃里崔去。这样,几天之内他们便熟悉起来,有了友谊。他们彼此相爱了,谈着他们感兴趣的事情。在这种友谊中,也有着很大的相互爱慕的成分。在战争中已经表现得很出色的年轻而漂亮的兹皮希科,参加过好多次比武,见过好些国王,因此,在这位姑娘看来,他是一个真正有品格的骑士,特别是当她把他拿来同罗戈夫的契当或者勃尔左卓伐的维尔克比较的时候;至于他呢,他对于这姑娘的非凡美丽感到惊奇。他是忠于达奴莎的;但是,每逢他在森林里或者在家里突然看到雅金卡,往往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嗨!多美的姑娘!”他帮助她上马,双手触着她的富有弹性的肉体,就感到不自然,不禁打了一阵寒颤,全身感到麻痹。

雅金卡虽然天性骄傲,爱挖苦人,甚至有点借故生端,对他却愈来愈温柔了,常常看他的眼色,想办法讨他喜欢;他懂得她的心意;为此而感激她,愈来愈喜欢同她在一起。最后,特别是在玛茨科开始喝熊脂之后,他们几乎每天相见;等到碎铁片从伤口取出来了,他们就一起去弄那医治伤口所必需的新鲜水獭脂。

他们拿了石弓,骑上马,先到指定给雅金卡作嫁妆的莫奇陀里去,然后到森林的边缘,在这里把马交给了一个仆人,自己步行前去,因为骑着马过不了丛林。一路走去,雅金卡指着一大片长满芦苇的草地和一长列绿色的森林说:

“这片树林是罗戈夫的契当的。”

“就是那个想要娶你的人么?”

她笑起来了:

“他想要就要嘛!”

“你很容易自卫,因为有维尔克[注]作你的保镖,就我所知,这个人对契当是咬牙切齿的。我奇怪他们为什么彼此不决一死战。”

“他们不挑战,因为‘达都罗’去参加战争之前对他们说过:‘如果你们为了雅金卡决斗,我就再也不要看见你们了。’他们又怎么能决斗呢?他们在兹戈萃里崔的时候,彼此怒目相对;但是以后,他们就一起在克尔席斯尼阿的一家客店里喝酒,大家都喝个大醉。”

“傻瓜蛋!”

“为什么?”

“因为齐赫不在的时候,他们里头有一个就大可以用武力把你抢去。这样,等到齐赫回来了,发现你膝上抱着一个婴孩,他还有什么办法呢?”

雅金卡听了这话,蓝眼睛里立刻闪出光来。

“你以为我会让他们夺去么?我们在兹戈萃里崔没有人么?难道我不会使石弓或是刺野猪的矛么?他们倒来试试看!我一定要把他们赶回家去,甚至在罗戈夫或者勃尔左卓伐攻打他们。父亲是很明白的,所以他能够去参战,把我单独留在家里。”

她一面这样说着,一面蹙紧双眉,又威吓地摇动着石弓,使得兹皮希科笑将起来,说道:

“你应该是个骑士,而不是一个姑娘。”

她平静下来了,答道:

“契当保卫我,怕我给维尔克夺去,维尔克又怕我给契当夺去。再说,我是在修道院长的保护之下,任何人还是别去碰修道院长的好。”

“哦伐!”兹皮希科说。“他们都怕修道院长!但是,愿圣乔治帮助我向你说实话,我既不怕修道院长,也不怕你那些农民,也不怕你本人;我就会娶你!”

雅金卡听了这话,在原地停住,眼睛紧盯着兹皮希科,用一种惊奇而柔和的声调低声问道:

“你会娶我?”

于是她的嘴chún张开了,脸红得像朝霞,等着他的回答。

但是他显然只是在想,如果他处在契当或维尔克的地位,他会怎么做;因为过了一会儿,他摇摇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又说下去:

“一个姑娘必须结婚,而不要跟男孩子们战斗。除非你有第三个人,否则,你必须在两人之中挑选一个。”

“你用不着告诉我这个,”姑娘伤心地回答。

“为什么用不着?我离开家很久了,因此我不知道在兹戈萃里崔附近是否有你中意的人。”

“嗨!”雅金卡回答。“算了吧!”

他们默默地向前走着,想在丛林中拨开道路,但丛林现在更密了,因为灌木丛和树木都被蛇麻子藤盖满了。兹皮希科走在前面,一面扯下那绿色的藤蔓,一面这里那里地折断树枝;雅金卡肩上掮了一张石弓,跟在他后面,很像一个女猎神。

“过了那丛林,”她说,“有一条很深的溪流,但是我知道渡河的浅水滩在什么地方。”

“我的长统靴高达膝盖以上,我们渡得过去。”兹皮希科回答。

没隔多久,他们到了那条溪流跟前。雅金卡因为熟悉莫奇陀里的森林,很容易就找到了渡河的地方;但是因为下雨涨了水,河水比平时更深,于是兹皮希科没有征得她的同意,就把这姑娘抱在怀里。

“我自己能过去,”雅金卡说。

“把手臂围住我的脖子!”兹皮希科回答。

他在水中慢慢地走着,姑娘紧贴住他。最后,他们走近对岸的时候,她说:

“兹皮希古!”

“什么?”

“我既不在乎契当,也不在乎维尔克。”

他一面把她放在岸上,一面兴奋地回答:

“愿天主赐给你最好的人!你们小两口子决不会吵嘴。”

现在距离奥兹泰尼湖不远了。雅金卡走在前面,时时回过头来,把一个手指放在嘴chún上,吩咐兹皮希科不要出声。他们走在柳树和灰色的杨树中间,走在又低又潮的土地上。从左面,听得见鸟叫的声音,兹皮希科听了好生奇怪,因为现在是鸟类移栖的时候,哪来的鸟。

“我们就要走近一片从来不冻冰的沼地了,”雅金卡低声说:“野鸭就在那里过冬;连湖水也只有近岸的地方才结冰。瞧它正在散发雾气。”

兹皮希科透过杨柳树一看,看到前面好像是一片雾霭弥漫的沙洲,原来这就是奥兹泰尼湖了。

雅金卡又把手指放在嘴边;过了一会,他们到湖边了。这姑娘爬上一株老杨柳树,把身体俯向水面。兹皮希科学了她的样;他们默不出声地待了好久,前面大雾弥漫,什么也看不见;什么声音也听不见,只有四凫在悲伤地瞅瞅叫着。终于刮风了,柳树和杨树的黄叶发出了沙沙声,露出了湖水,湖面被风吹起了微波。

“你看见什么没有?”兹皮希科低声说。

“没有。别出声!”

过了一会儿,风停了,接着是一片无边的寂静。这时,湖面上露出了一个头,后来又有一个;终于在他们近旁,一头大水獭从岸上跳到水里去了,它嘴里衔着一根新折下来的树枝,在青浮草和万寿菊中间游了起来,它把口露出在水面上,推着它前面的树枝。兹皮希科躺在雅金卡下面的树干上,看到她的胳膊肘在悄悄移动,她的头向前俯倒;显然她已经瞄准了那头毫不想到有任何危险、向着明净的湖水游过去的野兽。

终于石弓的弦嘭的一声,同时听到雅金卡叫道:

“我射中了!我射中了!”

兹皮希科立刻爬得更高,透过树丛向水面望着;那水獭钻进水里,然后又在水面上露了出来,不住翻着斤头。

“我狠狠地给了它一家伙!准保它马上不能动弹!”雅金卡说。

野兽的动作逐渐慢下来,你还没来得及背诵一节“福哉,马利亚”,它就肚皮朝天,浮在水面上了。

“我去把它弄上来,”兹皮希科说。

“不,别去。这里岸边有很深的黏土。不知道怎样对付的人,一定要给淹死。”

“那末我们怎样弄它上来呢?”

“它今晚总会到波格丹涅茨的,别担心;现在我们得回家了。”

“你这一家伙可真厉害!”

“嗨!这又不是第一只!”

“别的姑娘们对石弓连看都怕看;有了你在一起呢,谁到森林里去都不用怕了。”

雅金卡听到这声称赞,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他们循原路回去了。兹皮希科问了她一些关于水獭的情形;她告诉他,在莫奇陀里有多少,在兹戈萃里崔有多少。

她突然用手拍了一下腰眼,喊道:

“嗯,我把箭落在杨树上了。等一等!”

他还来不及说他会回去给她找来,她已经像一头小獐子似的向后一跳就不见了。兹皮希科等了又等;最后他开始奇怪起来,有什么事情使她耽搁这么久。

“她一定是丢了那些箭,正在寻找,”他想:“但是,我要去看看她是否出了什么事。”

他刚要往回走,姑娘却出现了,手里拿了一张弓,红红的脸上露着笑容,肩上还背着那只水獭。

“天哪!”兹皮希科喊道,“你怎么把它弄上来的?”

“怎么弄上来的?我下了水,还有什么呢!这对我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我不要你去,因为不知道游水的人会陷进烂泥里去爬不起来。”

“我却像个傻瓜一样在这里等!、你真是个狡猾的姑娘。”

“唔,我能在你面前脱衣服么?”

“唔,要是我跟了你去月峨就可以看见奇迹啦!”

“别说了!”

“我刚刚正打算要走呢,我敢起誓!”

“别说了!”

过了一会儿,为了转换话题,她说:

“帮我绞绞辫子,它把我的背脊都沾湿了。”

兹皮希科一手捏住发辫,开始用另一只手绞起来,同时说:

“最好是把它解开。风很快会把它吹干。”

但是她由于必须从丛林中穿出去,不愿那样做。兹皮希科把水獭放在自己肩上。雅金卡走在他前面,说道:

“这一下玛茨科很快就会好了,因为治伤口没有比内服熊脂、外敷水獭脂更好的葯了。不出两个礼拜,他就能骑马了。”

“愿天主保佑!”兹皮希科回答。“我等着这一天好像等救世主降临一样,因为我不能离开病人,留在这里又叫我很难受。”

“为什么你留在这里很难受?”她问他。

“齐赫一点没有告诉过你关于达奴莎的事么?”

“没有啊,他告诉过我一点……我知道她曾用她的头巾罩在你头上。那我知道!他也告诉过我每一个骑士都起誓为他的情人效劳。但是他说,这种誓约算不了什么;有些骑士已经结了婚,还不是照样为他们的情人效劳。兹皮希科,这位达奴莎的事倒要你说给我听听呢!”

她靠拢在他身边走着,非常焦急地望着他的脸;他一点也没有注意到他吃惊的声调和目光,只是说:

“她是我的情人,同时也是我最亲密的爱人。我对任何人都没有讲起过她;但是我会告诉你的,因为你和我从小就认识了。我一定要去找她,哪怕是越过第十条河,越过第十个海[注],哪怕是走到日耳曼人那儿去,走到鞑靼人那儿去,我也要去找她,因为世界上再也找不出像她一样的姑娘了。让我的叔父留在波格丹涅茨,我要上她那儿去。没有她,我在乎什么波格丹涅茨,什么家族,什么畜群,什么修道院长的财产呢!我要骑上马走路,我敢发誓;我一定要实现我对她的誓言,否则我宁可死。”

“我本来还不知道呢,”雅金卡门声闷气地回答。

兹皮希科把一切经过都告诉了她;他怎样在蒂涅茨遇到了达奴莎;怎样对她起誓,以及后来发生的一切;还谈到他的坐牢,达奴莎怎样救了他;谈到尤仑德不肯把女儿嫁给他,他们就此离别了,他很寂寞;最后又谈到他的快乐,因为一等玛茨科复原,他就要上他亲爱的姑娘那儿去。直到他看见了牵马守候在森林边上的仆人,这才没有再讲下去。

雅金卡跳上马,立即向兹皮希科告别。

“让这仆人背着水獭跟你去吧,我要回兹戈萃里崔去了。”

“那末你不到波格丹涅茨去了么?齐赫在那里呢。”

“不。‘达都罗’说,他会回去,叫我径直回家去。”

“好吧,愿天主为这水獭报答你。”

“再见。”

雅金卡独自回去了。她穿过荒地走回家去,一面回过头去望望兹皮希科的背影;等他消失在树林那边时,她用双手蒙住了眼睛,仿佛是为了遮阳光似的。但是,不一会儿工夫,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双颊流了下来,掉落在马鬃毛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字军骑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