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骑士》

第二十九节

作者:显克微支

“这是谁的扈从?”尤仑德走过了拉强诺夫,突然从沉思中猛省过来,像从梦中醒来似的,问道。

“是我的,”兹皮希科回答。

“我的手下人都死了么?”

“我看见他们都死在涅兹鲍士。”

“我的老战友都完了么?”

兹皮希科没有回答,于是他们沉默而勿忙地赶路,因为他们要尽快赶到斯比荷夫去,希望在那里遇见十字军骑士的信使。真叫运气,又结冰了,大路给冻得很坚实,所以他们能够走得很快。

黄昏时分,尤仑德又说话了,问起那些到过森林行宫的十字军骑士团的法师们,兹皮希科就把一切经过都讲给他听;讲到他们的控诉,他们的离去,德·福契之死,也讲到他的侍从非常厉害地捏断了邓维尔特的手臂,他一边讲,一边非常清晰地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从邓维尔特那里带着治伤葯膏来到森林行宫的那个妇人。因此在路上打尖的时候,他就向那个捷克人和山德鲁斯问起她,但是他们都不清楚她的去向。他们认为那妇人也许同那些来劫取达奴莎的人一起走了,也许是在他们走了不久以后就走的。兹皮希科现在想到,她也许是有人故意派来给那伙人通风报信的——让她万一看见尤仑德在宫廷中,就及时通知他们一声,让他们见机行事,不说是从斯比荷夫来的了,也不拿出那封捏造的尤仑德的信来,而是把另外一封预备好的信拿出来给公爵大人,这一切都安排得非常巧妙,使得这位只是在战场上向条顿人领教过的年轻骑士第一次想到:光用拳头是对付不了他们的,还必须用头脑才能战胜他们。这种想法对他说来,是并不愉快的,因为他的莫大的悲痛都已经凝聚成一种要求战斗和流血的愿望了。他心目中本来以为,即使是拯救达奴莎,也只能诉诸战斗,或则两军对垒,或则是个对个的肉搏;而现在他看出了,他的复仇和劈人脑袋的愿望也许非加以抑制不可,好比是把一头野熊加上锁链一样;得另想方法解救达奴莎。想到这里,他因为玛茨科没有同他在一起而感到遗憾。玛茨科又聪明又勇敢。他暗自决定派山德鲁斯从斯比荷夫到息特诺去寻找那个妇女,设法向她打听达奴莎的情况。他想,即使山德鲁斯要出卖他,在这件事情上也坏不了大事,相反,也许能帮很大的忙,因为他干的那行生意使他可以到处走动。可是,他想先同尤仑德商议一下,但是再一想,还是到了斯比荷夫再说吧,主要是因为天色已黑,他只当尤仑德由于精疲力竭和极度忧虑,已在骑士坐的高高的马鞍上睡熟了。其实,尤仑德骑在马上,低垂着头,只是因为不幸的遭遇使得他垂头丧气罢了。他显然一直都在想着这件事,心里极度恐怖,因为他突然说:

“我宁愿冻死在涅兹鲍士那边!是你把我掘出来的么?”

“是我同别人一起把你掘出来的。”

“在那次狩猎中,也是你救了我的孩子么?”

“我还能不救么?”

“现在,你也会帮助我么?”

这时兹皮希科心中同时涌起了对于达奴莎的深爱和对于条顿歹徒们的痛恨,立即在马鞍上站了起来,咬牙切齿,费了好大气力才说出这几句话:

“听我说:即使我得用我的牙齿去啃碎普鲁士的城堡,我也一定要去啃,非把她救出来不可。”

接着,寂静了片刻。

尤仑德的好复仇的、难以克制的天性,似乎在兹皮希科这些话的影响下,全部给激发起来了,因为他在黑暗中开始咬牙切齿,过了一会儿又说起这些名字来:邓维尔特,德·劳夫,罗特吉爱和戈德菲列德!他心里想,如果他们要他释放德·贝戈夫,他可以释放;如果他们要索取一笔额外的款项,他也会给,即使要他非得豁出整个斯比荷夫来作为代价不可,那也行;可是那些动手冒犯他这独生女儿的家伙,他终究要叫他们遭殃!

这两个骑士整夜没有阖过眼。第二天清晨,他们几乎彼此不认识了;只不过一夜工夫,他们的脸容竟改变到这种地步。尤仑德终于被兹皮希科脸上那种痛苦和不共戴天的仇恨所打动了,因此说:“她救了你,把你从死神手中抢了过来——这个我知道。但是你也爱她么?”

兹皮希科以一种简直是挑战的神情直望着他的眼睛,回答道:“她是我的妻子。”

尤仑德听了这话,勒住了马,望着兹皮希科,惊讶地眨巴着眼睛。

“你说什么?”他问道。

“我说她是我的妻子,我是她的丈夫。”

斯比荷夫的这位骑士用袖子擦擦眼睛,仿佛突然被一声骤雷击得两眼昏花了,过了好一会儿,他一句话也没有回答就催马前进,跑到队伍的头里去,默默地继续赶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字军骑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